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疫病、移民
    有了这样的硬件条件和管理制度卫生习惯,疫病还能够如此蔓延爆发,看来此次的病症来势凶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华梅、李华宇二人不敢耽搁,立刻将用米醋熏蒸过的掩口巾带好,询问来迎接他们的官吏。

    &家父帅现在何处?我们能否前往?”

    居家为父子,受事为君臣。这是守汉教育子女的一条规矩,二人身为长子、长女自然是对这条规矩知道的很清楚。

    &将军此刻应该正在议事厅,同各司各方衙门的大人们议论两广平乱之事,日前接到陈大人急报,有英格兰人商船炮击虎门炮台,引得广东省城及周边城垣动荡不安。眼下广东各处官军的陆营和水师纷纷朝虎门一带开进,防备英格兰人进犯,各处的乱匪本来已经蛰伏,见有英格兰人生事,官军调防之举便又有蠢蠢欲动之态势!各处剿贼兵力顿时便显得捉襟见肘,大将军正在考虑是否增调人马往广东去。大小姐和大少爷可以先行回内宅去,想来大将军处理完公事自然会回内宅去的。”

    二人听了这话,自然不敢怠慢,风风火火的回到了王府。王府的门楣上用白纱妆点,正中间扎了两朵硕大的白花。

    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议事厅的大门、窗户被执事人等向外打开,使得空气能够流通,让室内的人们感觉凉爽些。透过门窗的空隙,姐弟两个看见父亲守汉正在高踞在交椅之上,听得手下的人们在热烈的争论着什么。

    站立在议事厅外的近卫营士兵和守汉的亲兵们。见是华梅和华宇过来,虽然没有拦阻,但也没有放他们进议事厅的意思。

    &公子,大小姐,主公有军令吩咐,若是徐统领和李沛霆李总办、林文丙林副总办到此,请立即入内议事。”

    见不是戏,二人自然不会去在这个时候去触李守汉的霉头。

    沿着由昔日银安殿改成的议事厅两旁的甬路,姐弟两个人飞也似的冲进了内宅之中。

    &娘!阿娘!”

    回到了家中的李华梅和李华宇,立刻又变成了两个小孩子。

    &呦!二位小祖宗!”迎面正撞见盐梅儿的心腹人蔡婆子。老婆子已经是两鬓见了银白。却是精神不减,领着十几个丫鬟婆子向外走来,与华梅走了个正着。

    &婆婆好!”

    &婆婆,两月不见。您老的身体还是这么健旺!”

    李华宇和李华梅也是一半是出于真心。一半是客套敷衍。好是一顿甜言蜜语的朝着蔡婆子进行了一番轰炸。

    没法子,如今的南中将军府也算是门排画戟户列簪缨的高门大户,很多之前没有的规矩和排场都生了出来。像蔡婆子这样有体面有身份,手中掌握着一定权力的佣人和奴才们,便是李华梅和李华宇这样的少主子见了也要好好的攀谈几句,客套一番。

    &婆婆,我和弟弟从耽罗回来,别的都没想起给您带,就带了几根朝鲜王送来的高丽人参,还有几盒珍珠,您拿去炖汤喝最是补养精神不过。”

    &阿姐说,珍珠用处更多,可惜我愚钝,很多用处都忘记了。”

    姐弟两个一唱一和一搭一档的,犹如苏州评弹的说书先生一样,将蔡婆子说的心花怒放。

    &了我的二位小爷!你们都是老婆子一手带大的!你们那点小心思老婆子还能不知道?好了,都是你们的一番好心,从那极北苦寒之地给老婆子我捎东西回来,便是带着一捆柴草回来,老婆子也是心里暖和的!何况是人参和珍珠?!”

    花花轿子人抬人,年老成精的蔡婆子,也要把面子十足的还给二位少主子。

    &婆婆,府里这些日子,出了什么事情?”

    华梅就门口悬挂着的白花向蔡婆婆询问详情。

    &们先去照着夫人的意思去准备东西,到各处去传夫人的话。”很是威严的将身旁的婆子和大丫头们打发掉,蔡婆婆左右望望,这才向华梅和华宇姐弟俩讲说起缘由来。

    却原来是李华梅的一个弟弟李华宣、一个妹妹李华柠,在这次疫病流行中不幸感染了时疫夭折了。

    &一块板砖拍了过来!“又让猪脚的儿女死了!你和猪脚有仇是不是?!”)

    且慢来!

    这不是现代,这是17世纪啊!君不见,著名的炕钱盛世,炕席和雍正的儿子里也是夭折的比比皆是?那还是当时可以享受到最高医疗卫生水准的人,他们的孩子还如此的夭折,普通百姓的又如何?

    在一战过后的欧洲,一场西班牙流感的爆发,要了多少人的性命?以千万计算!

    在这个时代的南中地区,随着人口的大规模流动,没有良好医疗卫生习惯的流民大量涌入,势必是会造成疫病的流行和爆发。

    华梅听了蔡婆子的介绍,才知道门口的两朵白花,是给弟弟华宣、妹妹华宁的,一时便也无语。

    蔡婆子向他们姐弟二人行了一个礼,“老身还有些事情要去料理,向二位少主子告罪了。”

    &娘,外面的情形到底怎么样了?”

    在为庆祝李华梅、李华宇、徐还山等人凯旋而设立的家宴上,李华梅忍不住端着一杯南海仙露向阿娘盐梅儿询问。

    而徐还山因为是李守汉的最早亲随,身份与众不同,也是有资格、有情分参加这样的家宴。听了华梅这样的问话,也是停杯不饮,目光只管看着守汉夫妇二人。

    &爷,这场疫病到底是因何而起?若是需要银钱。药物,不妨从我们此番收获中列支便是!”

    &病的种类。王廷奇王先生已经查出来了,是流感和天花两种疫病混合在了一处,故而病者、死亡率很高,但是,幸好主要集中在了新近入镜的移民当中,另外一部分便是集中在了老人和孩童身上。福伯日前因为操劳过多,也是病倒了。”

    &爷爷也病倒了?!”听得府中辈分最高的福伯也是感染了这场流感,华梅姐弟不禁失声惊呼。

    &先生去看过了,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嘱咐了,凡是有病人的地方。要用米醋熏蒸。病人要静养、要隔离。暂时杜绝与外界人员的接触。”

    &爹,为什么每次疫病流行,都是从这些流民这里引起的?”

    李华梅发现了一个规律性的问题。

    &被南中军各地视为慈母,主持着南中军医护、慈善等事务的盐梅儿。一声长叹。“二丫。你明日随母亲去流民安置所看看便知晓了。”

    &爷,华宇也回来了,不如让华宇明日一道随他姐姐去见识一下也好。”

    黎慕华急忙为儿子争取着这样的机会。

    守汉看了黎慕华一眼。没有说什么,只管去同徐还山议论着如何利用眼下的各个岛屿去展开南中军的战略构想。

    木栅后面,是一个极大的空场,占地极广,用三合土和烧灰等做了硬化,容纳万人没有问题。

    此时在这片空地上,或站或立,或躺或卧,黑压压的满是操着两广各地各种口音的流民,桂柳话、客家话、广府话、潮汕话,混杂在一起。人们便是按照各自的口音和方言,自觉的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各人身旁,什么行李装备都有,当然,大多是些破破烂烂的铺盖和随身衣物锅碗瓢盆之类,在华梅的眼里,只怕丢到地上都不会有人去捡。

    围绕着空地边缘,有一些在内地官军之中,精悍程度足以担任家丁的人,头戴斗笠,身穿窄袖排扣的南中军号衣,腰间扎着一巴掌宽的水牛皮腰带,上面的黄铜腰带扣擦拭的锃亮,左臂上佩戴着红底黄字的袖章。“执法!”

    他们手上拿着短棍,腰间的水牛皮带上挂着法绳,防止有人打闹喧哗、维持秩序。从他们说汉话那有些怪异的口音,和他们与汉人有些不同的面貌特征,可以推断出,这些执法大多都是暹罗、苗瑶溪洞这样出身的归附之人。

    这些归附之后过上了前所未有好生活的人,几乎家家都供奉了守汉和盐梅儿的长生牌位,他们眼里心中,大明皇帝是遥远而不可及的人物,而就在城中王府的李守汉,则是带给他们这一切的人。

    随着木栅门的开启,从外面又涌进了一群新来的移民,将这个空场空余的部分填充的满满当当。

    &了!今天马上就要开饭了!大家不要拥挤!照着各自的编队站好!哪一队先行列队完毕,哪一队可以先去吃饭!粥饭都有!”

    听得马上就要开饭,人群立刻骚动起来,按照每队一百户的编制,乱糟糟的开始列队,一时间,男人的叫喊声,女人的叫骂声,孩子的哭声,将移民安置所的上空渲染的越发的纷乱嘈杂。

    队伍勉强算是站好,人们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粥饭清香,越发的感觉饥饿难耐,盼望着立时吃饭喝粥。

    一身从府内仆人那里借来的旧棉布衣裙的李华梅,凝神观望着周围的人们,试图从他们每一个面孔当中了解到他们的故事。在她身旁几个护卫亲兵同样是一身便服,腰间藏着短火铳,怀揣着利刃。不远处的一个男子腹中发出一阵雷鸣之声,他咬了咬下唇,心下难过一路过来,一家人饥寒交迫。眼下两广各处烽烟大起,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传说,只有这南中,算是一块乐土,人人有活干,人人有饭吃。他希望,日后凭借自己双手,能让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当当。”

    一阵锣声敲起,然后空地上人群再度涌动喧闹起来,一个执法头目站在高处大声叫道“开饭时间到!各队依照顺序,跟随引导人员有秩序进入饭铺,一个饭堂满员,跟随引导员进入下一个饭堂。”

    &人随身大件物件。放归原地不得带入饭堂,本所负责看管,不会遗失……”

    又有几十个身强力壮面目狰狞的执法,手中高擎着短棍,冲上前来,对想要挤到最前头的一些流民青壮,毫不客气劈头就打,棍子只管朝着他们身上皮糙肉厚的地方,只打得他们滚到地上哀号求饶不敢再挤为止。

    李华梅随着人群进入饭堂之中,眼前这座饭堂。用竹木为骨架。覆盖着稻草搭建而成,地上同样是用竹子一破为二铺设,以隔绝地面上的潮气。整间饭堂显得既庞大又简单,但是宽敞明亮。一条条长桌。竹制凳子摆着。放眼看去。往两边一直蔓延过去,怕不是有二三百张之多。

    此时每张桌旁,都坐满了人。大体按户聚集,密密麻麻都是衣衫褴楼的人头。

    突然进入这种干净整洁的环境,众人都有些仓促不安,个个坐着不敢乱动。

    &人坐好,不得乱走乱动!违反者,整桌人口都轰出去!粥食小菜,会一一抬来按桌分好,不必担忧分不到……”

    饭堂内,又有执法在来回喊着,宣讲用饭的纪律。同时还有一群一群的土人苦力,抬着木质的大桶,里面都是满满的米粥、碗筷等。一桌桌分来,闻到粥菜的香味,很多流民更是坐立不安,很多人更是把头极力往分发食物碗筷的土人苦力那个方向望过去。

    终于,轮到他们了,两个抬碗筷的苦力,点了点他们人数,这一桌一共八口人,一个个大海碗,摆上了他们桌面,还有筷子。便是三尺幼童一样分到一个与大人一样大小的海碗。

    还有一个脸盘大子的盘子,摆在桌子中间。

    随后,抬粥的人中,一个大勺子,舀着热乎乎的浓稠米粥,倒入一个个海碗内,一大勺的小菜,也倒入那个脸盘似的碗内。

    众人顾不得说些什么,只管飞也似的端起海碗来,顾不得米粥烫嘴,一边吸着米粥,一面口中不住的下咽。

    而华梅还是习惯性的端着碗四下里张望,打算去找个地方洗洗手再吃饭。

    &姐,别找了,还是先吃吧!”

    一个护卫提醒了华梅一下,这里,不是府里,没有那么多的洗手池子。便是有,外面那些洗手池子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去那里洗手。

    饭前洗手,在这个时候,几乎是一句笑话。

    &慢点!你个饿死鬼投胎的!”

    与华梅同桌的一个妇人口中训斥着自己女儿道,她嘴上如此说,心中却着实难过,自家孩子,多久没这样美美的吃了?

    饭堂内没有人说话,只是一片排山倒海般稀里哗啦的喝粥声音,流民们饿得久了,多半狼吞虎咽的,好在只是喝粥,又只是一大海碗,若是吃饭,很多人可能会腹涨而死。

    &粥浓稠而不倒,还有咸菜,看来每日拨付给移民的口粮,这些家伙倒是没有敢贪污多少。”

    华梅一小口一小口喝着米粥,心中却想到了不久前发生的那次风暴,不由得想起这些家伙是否贪污的事情。

    &子,这粥不要钱,赶紧的,多喝点,可惜只有一碗。

    那妇人督促完自己的女儿喝粥,三口并作两口的,将自己碗里的粥喝光,笑眯眯的,招呼着坐在自己身旁凳子上的李华梅。看这妹子,定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这粥都不肯大口的喝,这可都是上好的白米熬成,就算是太平年月也不可能家家户户天天用白米熬粥。

    &口不好,喝不下去。”

    华梅客套了一下,将手中的竹筷子放在了海碗上。

    &若是不肯喝,那我便替你喝了!”

    那妇人倒也动作麻利,未等华梅说话,立刻劈手抢过华梅眼前的海碗,三下五除二的将剩下的多半碗粥拨到自己和女儿碗里,捎带着用舌头舔了舔碗底上的几个米粒。

    这样一幕,看得华梅不由得胸腹间一阵烦恶,几乎要呕吐出来。

    。。。。。。

    &过饭的,全部往这边走,洗澡,领衣服,男左女右……各进各的澡堂……”

    同样的执法头目在站在饭堂外面的人们队列前高举着黄铜皮大喇叭喊道。

    在人群的角落后面,又是一阵棍棒击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和惨叫声传了过来。却是几个流民中的青皮后生,觑得众人不注意,寻了一个角落里拉开裤子便在那里排泄,正被一群执法撞见。

    众人心中一凛,许多人强忍住胯下的尿意,四外打量着寻找五谷轮回之所。

    越过眼前前这个大空地,不远处引来了一股河水,靠近河水边有几间热气腾腾的大房子,似乎便是执法头目说的大澡堂。

    而在这里,一些脸上蒙了一块白棉布,用两根细绳子挂在头上的郎中医士,在旁仔细打量他们。

    旁边还有桌案,一些脸上同样蒙了白锦布的苦力帮佣们,很是认真的检查他们携带的衣衫被褥。而在后面一个仓库似的库房内,堆满了一个个巨大的布包,里面全是大小型号不一的男女衣衫被褥等,由不同男女人等发放。

    一个个包裹与被褥,被翻开,一堆堆衣裳被褥,稍一检查后,除少量干净的衣裳。还有身上一套穿的,众流民大部分的衣衫被褥,都如垃圾似的,被那些脸上蒙了白布的帮佣收走。

    一堆堆的放入推车内,然后推过桥去,众人就见那方一处黑烟滚滚,似乎在焚烧这些衣衫被褥。

    众人见了,立刻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