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安置所
    &还有几个小时,三月份的月票就过期了,各位,千万别浪费,投给咱们的猪脚如何?!多谢了!

    大家想来,自己的随身衣物被褥等物,虽然说污秽了些,但毕竟也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正所谓敝帚自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但是,就这样被一把火烧了,未免很是让人心疼。

    只是在李华梅为首的在场南中军众人眼中,这些衣物未免有些过于腌臜破烂,很多衣裳多次缝补,正是所谓补丁摞补丁,破旧的如百衲衣相仿。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布料的原本颜色。

    有一个土人帮佣,拿起一床棉被,上面更是大窟窿小眼无数,破洞处露出黑乎乎的棉絮,那帮佣用藤拍拍打了几下,但脏得却连一丝棉絮都飞不起来。里面怕是跳蚤满被,自然要收走焚烧。

    &的不去。新的不来。”

    一个执法头目在一旁高声呼喊。

    &着箭头行走,到前面被装处领取衣物,大人一套,小孩二套,棉被一床。留在这安置所观察几日后,会有屯堡安置你们。到屯堡后,会发下基本的生活用具,农具、口粮,帮助你们搭建房屋。当然,这些都是将军府暂时借给你们的,以后要在你们上缴的钱粮税赋之中扣除!”

    听得要发放新衣服,流民排成的长龙又缓缓的向前移动。

    华梅随着那喝她剩粥的妇人母女到了领取女装的库房前。

    一名胖胖的妇人打量了一下她们三人,向库房内吆喝了一声。“成年女装两套,一大一中,女童女装一套,大号!”

    三套红色的女装,俱都是用纺织得十分细密的棉布制成,月白色小衣齐全,两套成年女装包裹内中更有两条为女人月事时使用的,那妇人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女儿,自然一看便是知晓此物做何用处。虽然能够泼辣到去喝李华梅的剩粥,但是看着包裹中那月事专用之物却也有些羞人。快手快脚将李华梅的那套衣物递给她。将自己的衣物赶紧抱在怀中,唯恐被人发现。只有她的女儿,只怕是从小到大也未曾穿过属于自己的一件崭新的棉布衣服,抱着布包跳跃不止。

    &布包也是好布制成。回头可以给你阿爹缝制几条布袜子!”

    妇人们以百人为一队。到那几间冒着热气的澡堂中沐浴冲凉更换衣物自不必说。

    洗澡完毕。众人更换好了新近发下来的衣服,那妇人看了一眼李华梅,不由得喝了一声彩。“好俊俏标致的人物。”

    &姐,你也不错。”

    用皂角洗净了身上脸上的泥垢汗水,那妇人露出了本来的面貌,虽然算不上什么美人,却也是五官端正,她的女儿更是一张女孩子应该有的青春面庞。

    互相夸赞了几句,三人继续随着人群向前行走,“妹子,前面是干什么的哦?你识字,给咱们看看?”

    前面一长溜在流民行进的道路上摆放着数十口大桶,里面不知盛放了些什么,一阵阵药味向外飘荡。

    李华梅翘脚向前望了望,那旁的标识牌上写的是“用药处”三个字。

    &姐,没事,是给咱们发药的。那桶里装的应该是汤药。”

    &药?人没有病为什么要喝药?!”

    &在乡下老家听田主说,南中这里是给人喝药之后,让人迷失心智,之后变成行尸走肉,只知道干活的活死人,丢到几十里深的矿井里去挖矿!”

    &扯!”

    一个执法头目领着几个执法在人群中往来穿梭巡视,听到人群中有人如此议论,传播这路边社消息,不由得勃然大怒。

    &下南中疫病流行,将军大恩大德,派人四下里采购药物,各村各寨各镇都要按照人头服用,你敢说将军的坏话?!”

    几个执法狞笑着朝着那说话的汉子围拢过来,手中的短棍在手中拍打着。这一幕吓得那妇人母女二人浑身战栗,那汉子是她们同乡之人,眼见得一顿皮肉之苦是少不得了。

    最可怕的是,据说南中这里执行的是保甲连坐制度,一人有事,全家遭殃。一家有事,全甲被罚。这人在背地里污蔑南中的政务,不要连累了大家才好。

    不过那些执法倒也没有为难其他人,只是将那说话的汉子从人群中如同苍鹰扑兔一般捏出来,拉到那药桶旁,用竹筒舀了一勺灌到他的嘴里,为首的执法头目喝令一声,“不许动!就在这里站着!让大家看,看你会不会变成傻子!”

    傻子没有变成,那汉子倒是被吓得尿湿了新领的裤子。浑身汗出如浆,口中告饶不止。

    众人见状,不敢怠慢,依次上前领取那一碗汤药,喝到嘴里只是觉得一阵苦涩,少顷,身上开始出了些汗,想是那些药物在发挥作用了。

    华梅在身旁护卫的低声告知中得知,那些药物是从扶桑等出寻觅来的大青叶的根茎,主公说是什么板蓝根,对付时下流行的时疫最是有效。只是扶桑的各个大名现在见南中军大量收购,有些坐地起价的意思。之前一担子晒后干净的板蓝根才换一套铠甲兵器,如今不曾加工过的也要换一套了!气得大将军在府里很是骂了一通扶桑矮子。但是也是无奈,此物虽说广西、广东、云南、贵州等地也有分布,但是路途遥远不说,到处战火纷飞,怕是采办到了,也是病情耽搁了。

    只得咬牙给他,日后再想办法收拾这些鬼子。

    华梅点点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岛津家、锅岛家、桦山家这些年在我们身上赚取的银钱好处也是不在少数了,只怕到时候。吃下去多少,连本带利都有吐出来的那一日!”

    &过药的父老,全部跟我走,前往地字号区,进行户口技能登记。”

    几个大嗓门的执法口中吆喝着,摇动着三角小旗,黑压压的人群,继续缓缓的向前移动,随着他们往前方而去。

    正前方的空地边缘,同样矗立着一排栅栏。木栅上开着几十个口子。栅栏的口子旁边,搭建有一间小屋,屋内有桌子,一些办事人员坐在桌子后面。不时的询问着入内人员的一些情形。很快流民又被分为数十批次。排队进行户口技能登记。

    那妇人一家人期期艾艾的站在书案前。有些惶恐的面对着这些办事人员,看着桌上摆放着的笔墨纸砚、一张张的户口帖子,朱砂印泥等物。还有一个个方形菱形的戳子,不知道是用来派什么用处的。

    &名,年龄,来自何处,几口人,在家乡做什么为生,有什么种田以外的技能,可曾会读书识字?”

    听得那办事员程式化的询问,那妇人的丈夫定了定神。

    &人,黄林夏,来自佛山,一家来了四口,儿子在路上走散了。就剩下老婆和女仔在一起。读过几天书,能够算账。在佛山的时候在铁厂打铁,不吹牛,咱打得东西经久耐用,左近的几个铺子工场都说好。”

    &了!按上斗箕!”

    那办事员快手的在户口帖子上写好了黄林夏的基本情形,描述了他的体貌特征。在职业技能一栏中填上了冶金、打造铁器的字样,在上面郑重的盖上了带有编号的戳子。

    眼下南中对于各种流民的入境实行分理梳清,将入内流民的职业技能和家庭情况详细登记,这样既方便他们就业,也便与南中进行人口管理。同时,对于那些意图不轨的各派力量试图进入南中刺探军情的人员也是第一道防线。

    对于黄家这样拉家带口的人,自然是管理甄别不是那么严格,若是孤身或是结伙而来的青壮,便是另外一种态度了。

    在三份户口帖子上都留下了自己的斗箕之后,黄林夏珍而重之的将户口帖子收好。

    &好这个,在安置所呆几天,看看你身体没有什么毛病,会有人来这里招工,你若是手艺好,试工被选上,你就有好日子过了。咱们南中实行的是计件工薪制度。下一个!”

    &妇黄何氏。丈夫是方才的黄林夏,这是我的女儿,没读过书。在家时除了料理家务之外,便是纺纱织布,贴补家用。差不多每五天能够织造出一匹布来。”

    &按上斗箕!”

    &会纺纱织布,过几日一样有织布场来这里招工,你要是验工验上了,挣的银钱不一定比你家汉子少!”

    那办事员递过户口帖子令黄贺氏在上面按斗箕,李华梅看了一眼上面登记的信息,在职业技能一栏里写着纺纱织布。

    &人也能出去干活挣钱?”别看黄贺氏敢抢李华梅的粥喝,但是对于女人也能到工场做工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胆怯。

    &短见识了吧!如今咱们南中,女人出来干活经商务工的,不在少数!最有名的便是那苏四娘,人家的伙食堂,可是开遍了南中各处,哪一家的厂矿工场不是把伙食外包给她?!每天赚的钱比她当总办的夫君一个月的薪金只多不少!”

    &就是说,我以后如果去了您说的那织布厂,也能赚钱养家?不比这死鬼赚的少?”

    黄贺氏恢复了女中汉子的英雌本色,指着自己丈夫的身影询问着办事员。

    &也得看你自己的手艺如何了!下一个!”

    黄贺氏将户口帖子紧紧的抱在怀中,拉着女儿向前走,一面走,一面叮嘱女儿,“等安顿好了,娘就找一部织布机好生的教你织布的手艺,这样以后你也有可以给自己挣一份嫁妆,免得以后受夫家的气!”

    按照公事流程,对于一批流民进行了身份甄别、职业技能鉴定之后,便是进入隔离检验检疫阶段,在这为期三五天的隔离期间里,除了观察流民是否有隐疾和传染病以外,便是将这批移民的身份技能资料整理之后上报。

    然后或是安排去种田,或是由相关的工场来进行试工。若是技能过关,便是签订试用期契约,这些人便是进入到了各个厂矿工场,去从事冶金、纺织、制造等行业。

    黄家这一家人很幸运,他们会进入河静制造和纺织行业,成为为南中军制造生产各类工业品的生产线上的一员,操作着果下马纺织机生产棉布,用九转钢、熟铁、呲铁钢制造各种金属器具。

    而大多数人则是被办事员无情的在职业技能一栏上写上种田二字,不久以后,他们会被按照户口帖子上的编号。打乱宗族姓氏、地域分布。甚至是操着同一种口音的人都不会安排在一甲之内,到南中各地去从事种田开荒等活动。但是,最起码是保障了衣食无忧了。

    当然,这只是粗略的分类。若是在种田中再行分类。有人还会养猪养牛养鸡养鸭养蚕。有人会敲猪骟马,还有的人会种植茶树种植花生、芝麻、柑橘、香蕉等各类经济作物,都会在这段隔离期间有人专门对他们的职业技能进行甄别分类。同时也是防止奸细借机混进来的一个手段。

    你说你是种田人。手上没有老茧,说起农耕桑麻之事一窍不通,那你不是奸细谁是奸细?这样的做法可能会有冤枉的,但是很少有漏网的。

    剩下的时间对于黄家一家人来说是有生以来最为闲适舒服的日子了。

    在安置所帮佣的引导下,一家人来到了自己的住处,虽然是一排排房屋中的一个大通铺,中间用竹子隔成一个个小间,好多户人挤在一起,不过他们已经心满意足。

    女人们忙着在水池边上将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洗干净,而男人们则是四下里同左近的“邻居”们进行着攀谈,这也许就是日后的最早一批朋友。小孩子们则是蹦蹦跳跳的在一起玩耍,交流着各自的语言。

    一种新的语言便在这大通铺的交流中悄然形成。

    类似于大明的官话,但是又不太相同。

    当晚,人们的晚饭在玄字地域的饭堂内享用,虽然依然是粥,但是每个人却有了一个腌制的冒着红油的鸭蛋,男人们美滋滋的用筷子挖着蛋壳上的鸭蛋碎屑,口中不住的遗憾着,“要是有口酒喝就好了!”夜晚,安置所内掌起了灯火,有执法手执刀枪在各排房屋间往来巡逻。屋子里传来一阵阵呼噜声、梦呓声,甚至是磨牙放屁的声音。人们都睡得十分香甜,这应该是他们南下这许久以来睡得最安稳、最舒心的一夜。

    第二日依旧是浓稠香甜的米粥,却多了几样小菜,鸭蛋之外更多了一碟香肠摆在了饭桌正中供人们取食。中午,开始吃饭,除了大盆的米饭以外,整盆的炖鱼炖肉更是晃花了众人的眼睛。几个来自于珠三角地区的移民家庭更是吃出来了盆菜的感觉。

    除了吃饭之外,这一日人们仍旧无所事事。但是到了午后,安置所的管事到各个筒子房内,组织起各家听候先生的宣讲。讲述在南中各处生活应该注意的各种事项。更悬挂了几副挂图让众人观看。

    &不得先生说不能吃苍蝇爬过的食物,你看那图上画的,想不到南中的苍蝇如此巨大!”

    黄贺氏抱着女儿悄声的指着图上描绘的一只巨大的红头苍蝇在食物上爬过的情景,大为惊叹。

    除了观看挂图,听先生讲解之外,更加直观的例子也有。

    几个执法将十几个贪图近便,不去公共厕所解决问题,而是在房前屋后随地便溺的家伙绑成一串,脖子上挂着纸牌子,在各个房间之中往来巡游供众人观看。

    有那淘气的孩童在这群倒霉蛋前后左右奔跑,不时地用手指刮着脸,“羞羞羞!”

    不过,第二天对于黄家夫妇而言就没有那么闲适了。

    有安置所的管事按照登记簿子上记载的住处按图索骥而来,告诉他们,有河静制造和纺织厂的用工主事前来招募工人,要他们前去试工。

    黄贺氏很是拘禁的给坐在桌案后面的五个妇人行了一个万福,“民妇黄贺氏,见过五位管事。”

    &必多礼。看过你的登记薄子,在家的时候自己纺纱织布?”

    &的。只不过是自己一人在家织造些布匹罢了。不敢与这里制造的精细棉布相比。”

    问话的管事妇人满意的点点头,示意黄贺氏去看一旁摆放的一架机器。

    黄贺氏眼前一亮,一部果下马纺织机的简装猴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为啥用简装猴版,大家想来都明白,保密嘛!)机杼、木质的梳齿全部用九转钢制成,内地通行的八个纱锭改装增加成了十二个纱锭,机器的锭子也进行了牵伸,加上了一个滑动架。并且,在滑动架上按上可以旋转的锭子。纺纱的时候只需将滑动架前后移动就可以了。

    而正式版本的现役纺织机已经升级到了二十四个纱锭了。

    有一个管事妇人上前来为黄贺氏演示了一番机器的操作,完毕之后示意她上前操作一二。

    黄贺氏手上到底有点斤两,虽然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机器,但也是积年的纺纱织布好手,一磅棉花也纺出来了洁白精细的细棉线。

    &看是个熟手。定了吧!”

    几个妇人商议了一番,递给黄贺氏一张契约。

    &要是愿意,就在上面签字画押按手印。以后便是纺织厂的女工。每月计件取酬,底薪不少于五块银元,有一餐饭食,加班的话也有饭食供应,有加班费。”

    &可愿意?”

    &意愿意!”

    黄贺氏忙不迭的满口答应,上前在契约文书上画押按上了手印,领了五块银元的安家费,欢欢喜喜的回到下处。

    那边黄林夏的试工也是不错,两口子满心欢喜的捏着包裹里的十块银元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娘,那个和咱们一道来的姐姐那里去了?这几日都未曾见过她?”

    黄贺氏的女儿想起了李华梅。

    &是啊!那个漂亮小姑娘去那里了?我还打算请他吃顿酒饭庆祝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