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军火大采购
    从松平信纲口中,南中军的高层们嗅到了扶桑三岛上空弥漫的火药味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以岛津家为首的外样大名们正在私底下紧密的扩充军备,采购武器,储存粮食布匹食盐罐头肉食等物资,随时准备再来一次大坂冬之阵和夏之阵。

    哦,不太对,冬之阵和夏之阵都是幕府以合法的名义讨伐逆贼,而岛津家等西南各藩属可是没有天皇赐给的名义的,顶多是和应仁之乱相同的下克上行为。

    松平老中从袖中取出了一份长长的采购清单,双手呈上。有人接过来,打算递给守汉,守汉摆摆手,示意他交给李沛霖,让李长史念给大家听。

    &开九转钢制胸甲五千套,长矛三千柄,铁炮一千支附带子药二十发,火药二千桶,长刀一千柄,猪肉罐头五千箱,牛肉罐头一千箱,食盐、精糖各一千石,细棉布一万匹。”

    听了一阵,众人不由得面色凝重,这只是长长的采购清单的一部分而已。

    &兄,你请先停一停。”

    守汉摆手示意李沛霖停下,众人齐齐的将目光投射到了矮小的三十郎松平信纲老中身上。

    &打算采购些什么?”

    守汉的语调里听不出一丝感情,更无法分辨喜怒哀乐。

    &臣打算在大将军这里一次性购买粳米二十万石,大筒五十门,国崩二十门。配备各自的弹药各二十发。”

    &购如此之多的武器盔甲枪炮粮米等物,莫不是要对谁家动手?”

    守汉的语气冷得像冰。

    吓得松平信纲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大声为自己分辨。

    &上大将军知晓,实在是下邦打算用于勘平内乱,震慑宵小之用!鄙主上打算将幕府直辖之三万铁骑尽数用南中所制之坚甲利兵装配齐全。以弹压国内各藩!”

    &压各藩?这个理由倒也说得通。可是,你弹压各藩要那许多的大筒和国崩做什么用?!”

    配合着守汉的话,旁边有人仓朗朗将腰间佩刀拔了出来,刀身与鞘口镶嵌的磨刀石相互摩擦,发出一声犹如龙吟一般的声音。

    &要一次便购买二十万石粳米。这些粮米,发下去够三万人吃一年,若是蒸饭,更是够五万人吃一年!你这分明是要打仗!准备的军粮!”

    松平信纲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急切了一些。忘了之前和南中军进行一番沟通,贸贸然便将采购清单拿了出来,让大将军误认为幕府采购这些物资是意欲对南中军和大明不利。须知,关白丰臣秀吉讨伐朝鲜。意欲将中国四百座州变成日本的故事。可是刚刚过去几十年而已。

    &在是因为萨摩藩岛津家为首的九州西南诸藩因为最早与南中开展贸易。实力膨胀过快,这几年每每有野心膨胀之势,我家将军不得不早作提防!今日外臣到南中来大肆采购一番。也是做未雨绸缪之事!”

    自古家丑不可外扬,但是一旦说出来了,第一肯定是实情,第二说出来的人势必会觉得全身轻松自在。眼下的松平信纲就是如此。

    守汉心中偷笑,这厮也是一个甫志高的同类,稍微一咋呼就什么都说了。他难道不知道,西南各藩手中增加的那些刀枪盔甲武器铁炮都是从我这里买走的?

    &平老中请起。莫要见怪,实在是因为当年万历年间贵国逆贼平秀吉那厮骚扰朝鲜,令我大明至今记忆犹新。贵老中又一次购买如此多的刀枪给养,难免令人生疑。”

    &是!你早说嘛!早说要对付岛津家的那群混蛋,我们不就没有这场误会了?!”李沛霆故作粗鲁的大声大气的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们这群假惺惺的混蛋!”心里恨得不行的松平信纲,恨不能拔出腰间的太刀来讲眼前这个家伙一刀斩为两段,谁不知道岛津家锅岛家都是和你南中军最早开展贸易活动的?不说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最起码,你南中军中有不少人是娶了九州女人吧?!

    当晚,南中军的几位高层,比如执掌隆盛行的李沛霆、执掌河静制造的冯默峰,负责顺化城驻军的莫钰联名共同宴请松平老中,给伊豆守大人压惊。

    多达三十道的热菜,十多道凉菜,七八样点心,每上五道菜必定上的一道汤类,令自恃在扶桑也是一人之下百万人之上的松平老中,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从九州乡下到江户的土包子。

    松平信纲还好些,毕竟也是在德川将军身边吃过见过的人物,但是,随同他一道道南中来的随员可就很不给他争气。

    一个武士看着一只肥美的母鸡在熬制成金黄色的汤汁之中半浸着,竟然忍不住让人听到了口水滴答到了木屐上的声音。若不是今日是南中军高层设宴宴请,只怕松平老中能够当场下令让那武士切腹。

    一群天魔女身着短裙,腿上则是延伸到大腿根部的吊袜带和丝袜,伴随着阵阵令人心神荡漾的鼓声乐声在灯火摇曳之下摄人心魄的扭动着身躯。

    便是在这酒色美食具备的情景之中,松平老中同南中军的几位大人开始了亲切热烈敞开心扉的交谈。

    &豆守大人,请试试这台湾来的鹿肉。”

    &平兄,不妨尝尝这山猪肉。”

    &纲大人,请品尝一下这牛肉滋味如何?”

    &位!请满饮此杯!为我家将军寿!”

    在李沛霆等人不断发起的酒肉攻势下,松平信纲觉得自己过得空前充实,尽管说被烧酒那高浓度的酒精将整个人变得仿佛要燃烧起来。

    &平兄,你们为什么要买那许多的大佛郎机?”

    看看松平信纲的酒喝的差不多了。眼睛开始发红,一对瞳孔死死的盯着舞池中一个甩动着及腰长发的天竺胡姬,那胡姬一双长腿,一副水一般柔软的腰肢,一双大大的眼睛四处抛撒着诱人的眼波。李沛霆心中不由得也是一荡,“这矮子!倒是会挑女人!这胡姬弄到床上,一定是匹胭脂马,一大尤物啊!”

    心中虽然想着女人,但是却不敢误了正事。

    从已经被酒精弄得有些口齿不清的松平信纲口中,众人套出了德川家打算大量购买国崩(也就是大佛郎机)的目的。

    原因很简单。就是一个要保持对外样大名和旧日的西军余孽的军事优势!

    而岛津家。不但是最早同南中军展开贸易而获得火炮的外样大名,同时也是最早领略到火炮威力的大名。

    早在丰臣秀吉统一日本的时代,岛津家便同大友家进行过火炮的实战。只不过,那个时候岛津家是被大友家压制着打!

    依靠着繁华的博多港和与葡萄牙等南蛮诸国之间进行的贸易。大友家在当时的日本是最早应用铁炮国崩等西洋火器的。不但最早建立铁炮队。同时也最早引进了国崩。并将其用于实战之中。

    在天正十四年,也就是神宗万历十四年,当时的岛津家家主岛津家久亲率两千五百兵马兵马围困了大友宗麟所隐居的丹生岛城。尽管丹生岛是四面环水的坚城。在横扫九州的岛津军面前却显得无比脆弱。幸而丹生岛城内装备了大友氏最先进的大炮“国崩”。年迈的大友宗麟尽管处于隐居之中,却在这危急时刻显示出了英雄本色。面对城兵数量有限,岛津军士气高昂的事实,大友宗麟即命令武宫亲实发射安置于城中的“国崩”。

    一声炮响之后,岛津军虽然人员损失不大,却因此陷入混乱。守军中的臼杵镇尚父子、柴田礼能父子(平清水口)、吉冈甚吉、利光彦兵卫、吉田一祐等人顺势率军冲杀,将岛津军杀败。正是因为丹生臼杵城的难攻不落和大友家诸将的奋战,大友家才一直等到了丰臣家九州讨伐军的到来,

    也正是因为此次失败给岛津家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对于铁炮和国崩的追求,是历代岛津家家主的目标。

    几代人下来,岛津家从各种途径搜罗来的铁炮已经在扶桑各个大名之中位居前列。这几年,通过与南中的贸易,大量的采购铁炮和火药,不客气的讲,萨摩藩的铁炮队已经是扶桑数一数二的了。

    想想岛津家可以动员起来的将近两千铁炮队,德川将军就睡不安稳。

    所以,松平信纲便是要大量的采购大筒和国崩,哪怕为了采购这些而付出一两自重一两银的价钱也是在所不惜的!

    &来是这样!”

    守汉将调查室、商情室送上来的敌情通报摘要递给了李沛霖。

    &兄,这上面说的情形和二哥他们同松平打交道时了解到的情况基本一致,眼下德川家有些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一般了。想要大量采购军备,扩充武力,提高手下武士的待遇,以应对即将到了的战乱。”

    &公的意思,这火炮到底卖给德川家还是不卖给德川家?”

    &们不是担心岛津家和西南诸藩的铁炮队吗?告诉他们,火炮一来贵,二来炮手训练不易,消耗又大。真正能够在战场上形成战斗力,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与其说花大钱购买火炮,也就是他们口中的大筒和国崩,倒不如用之前的预算经费多买些铁炮回去。铁炮手训练起来比足轻步兵还要简单容易些,几千铁炮手一齐射击,威力不比炮队大得多?!”

    &公的意思,沛霖明白了。不卖给他们火炮,只鼓励他们购买火绳枪!正好可以将库存的火绳枪清理掉!”

    &错!还要将那些替换下来的长矛计算一下,能够卖给他们多少。既然倭国要内乱,要打仗,我们为什么不帮他们一把,让他们的仗打得更加热闹一些呢?”

    守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李沛霖很熟悉这种笑容,但凡是他露出这样的笑意。就是又要对某个势力下手了。

    &有一件事。主公,日前我们在泰卢固的商人得到了泰卢固苏丹的授权,允许他们在苏丹辖区内自由选择土地种植棉花等作物,开发矿山。但是苏丹要在类似这些活动中收取赋税。呈文已经到了公事房,请主公的示下,这种事情,”

    &后有这种事情,都可以答应!”

    守汉斩钉截铁的回应着。

    能够自由的在别人的国土上购买土地,种植作物、开矿伐木,这是多少帝国主义者费尽心思才能够获得的权利啊?如今这苏丹拱手相赠。这种好事怎么能够放过?

    而且即便是缴纳赋税。以工业产品的高额附加值,那点赋税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就算是苏丹收了税,也是要用来采购各种奢侈品和军事装备,这些钱不过是在苏丹的府库里转一了一圈罢了。

    棉花的种植面积越大。粮食的种植面积就越小。在没有化肥没有农药的时代。粮食产量的变化,同种植面积是息息相关的。

    。。。。。。。

    两天后,在顺化城外的大校场上。沛霖又一次的见到了德川幕府的军购代表、老中、伊豆守松平信纲大人。

    看着眼眶有些黑眼圈,脚步有些虚浮不稳的伊豆守大人,沛霖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这扶桑矮子,似乎对那些腰细、腿长、黑发齐腰的天竺胡姬一点免疫力都没有!一旦遇到便是旦夕折伐不止,浑然不顾自己的元阳是否充足。

    &史大人,今日召唤外臣来,可是有好消息相告?”

    虽然这几天被几个天竺胡姬伺候的如同身在云端,飘飘然不知所以,自觉神仙亦不过如此,但是松平信纲对于自己的使命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豆守大人,实不相瞒。却有一事向贵使相告。”

    李沛霖依旧是一副彬彬有礼的世家子弟风范。

    &家主公与我等商议了数日,又为贵主上考虑一番,以当下贵主上所面临的实情,包括钱粮的支付情形。我家主公决定,暂时不卖给你们大筒和国崩。同时,决定增加对你们的粮食出口数量,一次可以卖给你们四十万石粳米。”

    &松平信纲身后的一名知行不由得惊叹了一声。

    一次卖给德川家四十万石粳米,这足可以令德川家将军的直属旗本、亲藩大名、谱代大名动员起来的全部军队美美的吃上一年以上的白米饭了!

    听到身后有人惊呼,松平信纲也知道这样的数字足以令人惊讶,但是,将军大人交给自己的使命是要购买到大筒!

    他倒也直爽,心里想到什么便直接说了出来。

    &来贵君臣之所以要购买大筒,便是打得这个主意!”

    守汉一声长笑。笑得松平信纲有些不知所以,随即有些恼羞成怒。

    &将军!有什么话便请当面直接说!不要如此嘲弄敝国之人!”

    &中大人,我家将军并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们选错了武器。”将台的一旁,腰间别着指挥旗的炮队营营官黄雷挺,面带真挚的向松平老中解释着守汉发笑的由来。

    &却须知,一门炮,自重多少,便是要用多少重量的金银来购买。这便是一大笔开销。之后,炮子要钱,火药要钱,这钱便如流水一般的用出去。这还只是购买火炮时的开支。”

    &炮到手之后,大人能够将火炮摆在那里只是用来观赏吗?少不得要选拔精锐,操演火炮。方才我说了炮子要钱、火药要钱,这炮子打出去还可以捡回来之后打磨一下再用。可是火药需要添置。而且炮弹出膛之后,需要用菜油清理炮膛,又是一笔开销。这林林总总的算下来,一门炮从我南中军出去,到贵将军部下真正操演成熟、形成战斗力,只怕又是一笔海量的银子!”

    黄雷挺说一句,松平信纲的脸便白一层,等到黄雷挺说完,松平老中大人的脸已经变得如同白纸一样。虽然说眼下在石见银山、在佐度岛都在进行着热火朝天的采掘金银活动,而且两处金银产区都进入了出产金银的高峰期。但是,如此浩大的开支,也是将军大人承受不起的!

    更加要命的是,这中间除了金银消耗之外,更是时间的耽搁!怕是只有天照大神知道岛津等西南诸藩和那些该死的猴子余孽们什么时候会起兵反叛?要是当真是将大筒买了回去,尚未操演成熟,炮手尚未成军,这些杀不尽的反贼已经起兵造反,到那时,将军大人怕是要有人出来切腹谢罪了!

    想到这几年执掌与南中的贸易,虽然也是广结了不少善缘,但是也有无数人嫉妒自己,嫉妒自己手中那可以令人朝夕之间变得穷通富贵的权力,还有那府中密室里储藏的金银!到了那个时候,这些人会说自己一句好话吗?

    松平信纲想到此事,登时浑身直冒冷汗。

    &谢将军赐教!多谢将军为敝国上下如此考虑!”信纲大人忙不迭的朝着守汉和黄雷挺等人叩首不止。身后的随从人员更是如同鸡啄碎米一般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