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南倭货币互换协议
    专门为松平信纲调来表演的两哨火铳兵让他大开眼界!

    原来铁炮还可以这样用!

    数百名火铳兵排成三列间隔在两米以上,为的是不妨碍各自的火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也许有朋友要问,为啥不把燧发枪拿出来,那些不已经是主角部队的主流火器了吗?废话!眼下不是要打算把火绳枪这种即将淘汰的产品大量卖给鬼子吗?)

    间隔七步左右的队列顶着对面的箭雨向前缓缓移动,当然那些箭都是去掉了箭头代之以染料的,为的就是让人们能够统计受伤、阵亡、丧失战斗力的数字。走到距离对方军阵五十步的地方,一声铜号声响起,所有人从肩膀上取下火铳,吹燃火绳,检查药池装填弹丸,举起火铳在军官的口令声中一起扣动扳机!

    密集的三排弹丸将对面用以模拟军阵的近千个排列整齐的稻草人打得草屑乱飞,被炙热的弹丸穿过后,很多的草人开始冒烟燃烧起来,一时间校场上烟雾弥漫烈焰飞腾,越发的显得这一轮射击的威力惊人。

    &来铁炮抵近射击有如此惊人的威力,要是用了对付西南诸藩的兵马,应该是简单有效,只要征召些足轻,训练好使用铁炮便是与大筒的威力相媲美了!”

    松平信纲决定,大胆的做一回主,将准备用来购买大筒的资金全数用来购买铁炮!

    &史大人,不知道大将军能够出售多少铁炮于敝国?”松平老中满脸都是诚挚的笑容。

    &要问老中大人你了!你打算买多少。我们便可以卖多少给你!”

    李沛霖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人联想起偷到了鸡的老狐狸。

    &是否还是四十贯一支,每支含子药二十发?!”

    松平信纲紧张的盘算了一番,又重复了一遍之前南中军对外销售火绳枪的价格。

    不过,这次让他很是意外。

    李沛霖举起一根食指摇动着,“不不不!四十贯那是之前的价钱,如今这个价钱要调整一下。”

    听了沛霖这话,饶是松平信纲涵养再好,也不由得在心中一阵大骂。“八格耶鲁!你们这群没有信义的东西!混蛋!见我们打算要买你们的东西。便坐地起价!”

    可是转念一想,这又能够怪谁呢?要怪似乎也应该先痛斥一番岛津家才是,是他们在南中军为难之时坐地起价,大发一通不义之财的。这才导致了南中军要在对德川幕府的军火贸易中搞堤内损失堤外补。

    &于德川将军采购这些物资、武器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扶桑国内的稳定和谐。经过将军批准。我们准备在这次对扶桑的贸易中给予优惠政策。”

    见松平信纲的脸如同万花筒一样变幻了一番之后。李沛霖这才缓缓的说出了答案。

    这话一出,几乎令松平老中高呼大将军满赛了!

    能够保持原来的价格交易,本来就已经是令松平信纲喜出望外了。而在这个基础上还能够有些优惠,这如何不令他怀疑昨晚上在那天竺胡姬身上向天照大神祷告时被在天空中观看这一幕肉搏的大神听到了,并且以无上法力保证了这个愿望的实现。

    &长史大人向将军大人转禀一声,我征夷大将军幕府,准定购买,购买三千支铁炮!”

    略微盘算了一番,松平老中报出了一个足以威慑整个日本列岛的数字。

    &知大将军可否允准?”

    带着些忐忑,带着些期盼,松平信纲用孩子希望从父母手中得到玩具和新衣服的心情期待着李沛霖的答复。

    &千只?只打算买这些?别的物品呢?”

    李沛霖今天的目的完全是一种要清仓大甩卖的味道。

    于是,又一次被忐忑不安的心态击中了。如果今天要是有血压计的话,松平信纲的血压估计从一百二到二百二之间往返了多次,情绪如同云霄飞车一般。一时飞上云霄,一阵冲进低谷。

    &在有这样一个机会,你如今多买一支铁炮,便等于多买了两支!”

    李沛霖的话,充满了玄机和诱惑。

    这话将松平信纲如坠五里云雾之中。

    什么叫花一支铁炮的钱,买两支铁炮?

    这是一个什么逻辑?如何计算出这样的结果?

    &平大人能够在我南中军疫病流行之际不远万里送来急需的药物,足见盛情。我等便也不当你是外人。这铁炮制造,关键是铳管最难制造。我南中每月便是全员加班,也不过是月产数千根铳管,除去各处营伍装备以外,能够拿出来外销的不过每月数百只罢了。眼下库房之中库存火铳不过六千余支,我家将军的意思,有意将这批火铳一次性出售,不知老中大人可以做的了主吗?”

    六千支铁炮?每支四十贯,就是是有优惠,至少也要准备二十四万贯,再加上其他的采购物品,只怕将军就是将今年的全部收入都拿出来,也未必够!

    此时,在他背后,一个随行武士低声用家乡话同他汇报。

    &中大人,属下日前在码头上遇到了岛津家的古贺一雄奉行大人,他正在从船上向下搬运金银,属下便与之手下人攀谈,据说,据说岛津大人也有意大量采购铁炮盔甲等物!”

    这武士的话,让松平信纲如同拨云见日!

    原来所谓的花一支铁炮的钱买两支铁炮,源出于此!

    不错!铁炮制造起来费时费力,以岛津家为之骄傲的种子岛铳产量也是每月不过百挺!若是自己从以出产火器而著称的南中这里将所有的火铳全部买下,令岛津家一时无法购买到足以装备起一支铁炮队的铁炮。不正是花了一支的钱,买了两支铁炮?

    我这里多了一支,你那里便少了一支!一进一出,不正好是两支铁炮?

    想想日后在战场上相遇,自己麾下的数千铁炮队向岛津家的队伍泼洒弹雨,而岛津家却无能为力的情景,松平信纲决定,买了!

    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少不得要向南中将军府好生的软语相求。说些好话。让他们同意自己这边能够分时分期的将这些货物运走,给付价款。

    &史大人,这些铁炮,我谨代德川将军全部购买了!”

    也许是因为破胆了的缘故。松平信纲大人显得极为有气魄。

    &是有两件事情要请长史大人体谅一番!”

    一是给付价款问题。别的不说。单单是这六千支铁炮,便是至少二十多万贯钱,这笔钱换成银元是二十多万。但是同样的南中通宝却足可以令大名们联合起来推翻德川家。

    在《石见银山旧记》一书所载,早在1309年(延庆2年)时周防国大名大内弘幸往访石见国时,在参拜北斗妙见大菩萨之际便有采银的纪录,后来臣从于大内义兴的出云国田仪村铜山主人三岛清右卫门帮助大内家在1526年(大永6年)3月开掘出地下的银矿脉,其子大内义隆继位后在1533年(天文2年)透过博多的商人神谷寿贞招徕工匠,以从海外学习的精錬技术灰吹法大幅提升银的产量。当时日本极盛时银产量年约200吨,石见银矿极盛年生产38吨(百万两),价值约一万贯。

    所以,这二十多万贯的南中通宝,若是在日本国内,势必会造成群起而攻之的局面。用日本国内的货币比值兑换的话,便是要两千多万两银子!

    这也就是之前为什么九州的大名们要承揽信局往九州汇兑业务的原因。巨大的兑换差价带来了巨大的利润。

    不过,这个问题被笑意无限的李沛霖轻松化解,顿时令松平信纲有一种打算纳头便拜的冲动!

    &然贵我两家所使用的货币之间有着如许的巨大兑换差价,不但不利于往来贸易,而且易为奸人所乘,借此而扩充实力觊觎大位。”李沛霖就差直接说出来这样的货币比价对于西南诸藩的利益大大的超过了给他们带来的损害了。

    &便不如请老中大人与在下一同商讨一下,签订一份契约,规定贵我双方的货币彼此之间的互换比例,和互换金额便是。如此一来,对于扶桑与南中与大明的贸易活动都是有百益而无一害。不知松平君以为如何?”

    货币互换是个什么东西,不但松平信纲不懂,便是说出这个词汇的李沛霖也是半通不通。但是,这个说法和提议,包括今天出售给德川家如此多的铁炮,都是守汉同南中军高层们精心研究过的。

    一下子便将库房里堆积的这些老旧的火绳枪全部处理掉,换来的资金可以用来扩大生产规模,增设炼钢高炉,多设几处船厂,将早已设计完成的新胜利号等主力战舰建造起来。

    在守汉印象里很多的穿越小说中,猪脚都是将石见银山和佐度岛抢到手中,作为自己产业和军队资金的来源。但是,这些人没有想到的一点是,一个国家没有了硬通货,会爆发什么样的社会危机?

    当年日本之所以爆发了倒幕运动,不是什么西方资产阶级意识的觉醒,而是因为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大肆的在日本兑换金银以牟取暴利。造成了日本国内的大量黄金外流,进而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

    守汉可不想因为短时间的谋求利益,把日本引向了另一个极端,那可是多少黄金都无法收拾的局面。

    为了些许利益,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巨大的隐患和恶邻居,这个可是守汉不愿意看到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保留石见银山、佐度岛在幕府的掌握之中,让幕府组织人力物力进行开采,之后一船一船的运到南中来购买各种各样的工业品和生活必需品,这,也就是白头鹰控制拉美等国家的手段翻版而已。

    通过货币控制你的经济,把你的经济绑到我的工农业体系上来。让你成为我的附庸,为我提供工蚁、原材料和充当产品倾销市场。

    完全没有必要把佐渡岛、石见银山抢过来,费心费力的自己组织开采冶炼,只需要跟鬼子达成使用主角的货币交易就行了,到时候鬼子会哭着喊着把自己家里的黄金白银送给主角“铸”币的。

    这样的手段要远远比出动舰队荡平日本各国来得简单容易得多,成本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效果却是使用武力的数倍。

    居心何等毒辣!但是,这样的手段在松平信纲眼中却是南中李大将军又一次向幕府释放出的善意!

    &史大人!不知道您所说的货币互换,是如何兑换?”松平信纲用带着颤抖的声音向这位执掌着南中军民政财政等事务的李沛霖大人询问。

    &后贵我两方大宗商品交易的话便是全数用南中所铸造的银元、金币。贵方若是用白银的话就是一两白银兑换一枚银币,用金判的话就是两枚金判兑换一枚金币。”

    如此算来,在日本方面看。同南中的贸易用金判是最划算不过的了。因为两枚金判的重量差不多是37克。主角一枚金币重50克,其中含金白银跟铜若干,怎么算鬼子都是用金判最划算。

    但是。关于南中通宝在日本的内部流通问题。立刻便涌上了松平信纲大人的脑海。对于南中通宝在日本国内的坚挺程度他作为执掌对南中贸易的老中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而且从通宝的兑换价差中他也是获利不少。一旦通宝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只怕各个大名也要造反了。

    这些家伙家中府库里不知道囤积了多少的南中通宝!一旦贬值。便是一堆废铜烂铁,这些家伙不造反才怪哩!

    他如今是想到了什么便说什么,已经顾不得什么礼仪体面了,脑子里只有自家地窖里和将军府库里那码放的整齐有序的一串串泛着青黄色光芒的铜钱了。

    &人!那南中通宝又该如何?此物在敝国国内地位之坚固远非大人所能够想象!”对于那些靠着出卖劳动力和女儿在南中获取了几十贯通宝的普通农民、低级武士,松平老中大人连想都懒得想,他关心的只是幕府将军和自家的利益,当然,同僚们的利益也要考虑到。

    &中大人,这些细节问题我们是不是换个场合再谈?”

    李沛霖有些不悦了,这群扶桑矮子,给了三分颜色便要开染坊!

    饶是松平信纲小姓出身,早就将脸皮练得三十二磅克龙炮都打不穿的地步,但是听到了李沛霖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操切了些,对于钱财的关注显得过大了。

    当下一行人离了看台回到将军府中,便在府中的议事厅内就如何深入开展南中与扶桑的贸易进行了坦诚友好的谈判。

    松平信纲有了货币互换这个法宝压阵,胆气壮了不少。也难怪,单单一个石见银山每年便可以出产上百万两白银,换成南中的银元,便是百万枚银元,何况还有以佐度岛、土肥金山等著名的江户时代三大金山。幕府有着充足的货币储备,可以用来支付购买的货物价格!

    于是,松平信纲和他的贸易代表团便如同一群暴发户一样,在南中的外贸商品中疯狂采购起来。

    几乎所有之前商定的贸易数量都被推翻,至少增加了一倍以上。

    众人心里都很清楚,一旦货币互换协议被德川将军用印批准,那么势必会在扶桑国内造成巨大的物价波动,至于说怎么样的波动,大家现在无法分析到,所以还是利用现在的这个机会为自己和将军大人多储备些物资才是!

    不过,在此之前,李沛霖同松平信纲于密室之中就军事装备采购优惠问题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争论。

    照着松平信纲的意思,打算照着一支铁炮三十枚银元的价格支付,而南中方面则需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五发子药的配送。但是对于这样的狮子大开口,李沛霖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的。已经说了要给你打折了,你还要求返劵?

    但是,看着一副忠心为主表情的松平信纲,突然间李沛霖一阵好笑,“该死该死!居然忘记了天大的公事,地大的银子这句话了!”

    果然转换了思路之后,谈判便顺利了许多。

    &平老中,这样如何,我们依旧按照每支铁炮四十元的价格进行交易,但是,每二百支铁炮,我做主送给贵主上十支铁炮如何?”

    赠送实物,这远比打折要合适得多。

    这每二百支多出来的十支铁炮,通盘计算下来便是三百支。不论是按照四十元一支的价钱回去向德川将军报账,还是寻觅一个合适的买主,比如说财大气粗的大阪十人众,或者是某个库房里堆着不少金判的大名,这九百支铁炮都是一笔巨大的诱惑。

    很快,一笔巨大的军事贸易便告完成。

    紧接着,便是各类民生物资,生活必需品的采购。

    不过,有一个问题令松平大人为难了。

    光是粳米便是数十万石,这如何运回日本?

    &关系,如果贵使愿意在这些货价上加一笔运费的话,我们愿意为扶桑军民送货上门,便在江户交接如何?”

    &便也可以让那些水师学堂的学生娃娃们有一次出海实习的机会,见识一下东洋大海的风光。”

    李沛霖又一次为东洋顾客着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