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反客为主
    &对不起大家,孩子生病,耽误了许多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看在在下在病房里抓紧时间码字的份上,是不是给个月票呢?!谢谢!

    来到各位将军阵列前的军需官抬起脚将装着银元的银箱箱盖踢开,将内中用红色桑皮纸包裹的银元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一名护卫随手取出一个红色银元卷,用力掰断,一阵清脆悦耳的轻响,几十枚银元跌落到银箱之中。

    顿时,营伍中一阵惊叹之声响起。

    &照建制上前领饷。大将军的恩典,务必要发到每个人手里!”

    按当时的营兵编制。十一人一甲,两个伍长,各管火铳兵、长枪兵一伍,外加甲长一人。五甲为一队,设队长一人。四队为一哨,设哨长一人。两哨为一总,设把总一人。

    将南中军发给广东官军的恩饷发到每个人手中,这无疑是将广东官军的真正实力通过这种形式不动声色的进行了一番调查。

    那些军需官都是多年的老手,对于营中士兵,是老兵油子,还是临时拉来凑数的壮丁,可谓一目了然。

    &丁上前领饷!”

    马如锦可是想不到这一层,只是兴奋的挥手令手下的数百名家丁上前领取每人三块银元的恩饷。

    那些平日里骄横惯了的家丁早已摩拳擦掌,听得主帅这般吩咐,立刻一阵怪叫便冲了上来。

    &砰砰!”

    军需官身旁的护卫抬起手中的火铳对着他们冲来的地面便是三铳。

    &兵吃粮这么久了,不知道站队吗?!”

    &回去!按照建制站好队再过来!”

    &于冲突者。视为哗变,就地处决!”

    几个手中擎着火铳的护卫高声吆喝,有那手快的,将悬在腰间的套筒刺刀从牛皮刀带上抽出,套在火铳铳口,稍稍旋转,听得咔哒一声轻响,知道刺刀已经同火铳紧密结合在了一处,火铳此时已然是一根短矛。

    &给老子站住!丢人现眼的东西!站队!站好队再去领大人的赏钱!”

    马如锦也觉得手下的这群家丁很给自己丢人。

    他命手下人将早已准备好的兵册递到了那军需官手中,历年来的经验和习惯让他对这不知道品级的军需官毕恭毕敬。谁让人家手中握有粮饷大权?

    军需命人抬过一张桌子。搬张椅子坐在旗脚下,他按照兵册和编制点名,每点到一个人,便要抬头看看此人的相貌气质。和身上的衣甲情形。之后旁边有人会听从他的吩咐在一份簿子上奋笔疾书记录下他对这个领饷之人的判断。之后有人填写好粮牌,上面有这个士兵的性命、级别、应该领饷的金额。军需亲手将粮牌发放到每个士兵手上。每个领到粮牌的士兵在旁边护卫的指引之下到一旁领取自己的那份恩饷。每个领到白花花银元的士兵都是眉开眼笑千恩万谢,整个阵列之中一片欢乐祥和喜气洋洋的气氛。

    不过。就在这领取军饷的过程中,军需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在这个流程中逐渐梳理了马副将的营伍情况。

    一个很小的手段,便将那些被临时拉来凑数的家奴佃户清理了出来。

    &什么名字?”

    领取粮牌时照例问一遍。

    &什么名字?”

    拿着粮牌领钱的时候再问一遍。

    一千多营兵便是如此被梳理了一遍。

    对于那些不能说出自己姓名,或是必须要经过别人提醒才能说出自己在兵册上名字的士兵,很不幸的,兵册上被做了记号。

    特别是那些肤色黧黑,手脚粗大,神色略带些慌张,身上衣甲不全之人,在他们所说的名字后面,更是标注了一个在军需官眼中一清二楚的特定符号。

    除此之外,人们便毫无异动,和任何一个长官新任,给部下发些赏赐一样,只是冷眼看着那些家丁手中拿着银元在那里或是兴高采烈,或是粗野的议论、狂笑,讨论着是拿着银子去大吃大喝一场,还是去嫖赌一番。

    一旁与这些广东本地官军并列廖旅一个营官的队伍,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这样的举动。人群中突然暴雷也似的一声大吼。

    &们吃谁的饭?”

    接着,是更加强烈的一阵吼声,仿佛本能一般。

    &们吃主公的饭!”

    &们拿谁的饷?”

    &们拿主公的饷!”

    &们扛谁的枪?”

    &们扛主公的枪!”

    &们该给谁卖命?!”

    &们该给主公卖命!”

    &们打仗为的是什么?”

    &们打仗是为的自己!”

    &了家人能够过上好日子!”

    整齐有序的一问一答结束后,便是这一营人齐声的朗诵。

    广东官兵先是被这雄壮整齐的吼声吓了一跳,跟着便是集体的嗤之以鼻,“嗤!拿谁的饷就给谁打仗卖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过,军官们的想法就要复杂得多了!

    督标营、道标营、正兵营的闻讯赶来令整个场地更加的人喊马嘶,越发的热闹或是混乱起来。

    按照他们的话讲,咱们也是广东官军,一样是来战红毛逆夷,这赏号自然是一文不能少。

    不过嘛!

    &么?马老兄,你说什么?要一个一个的兵去领钱?开天辟地以来,这军饷可都是发到咱们这些带兵官手里,然后再往下逐级发放,什么时候变成发到每个吃粮的粮子手里了?!”

    &是!要是都点名发饷,咱们,咱们该怎么办?!”

    题中之意。要是都一个个的点名发放,不但无法克扣了,各自营中的真实实力也是暴露的一清二楚。

    不过,能够混到游击、参将、副将、总兵的人都不是傻子,很快便找到了应对之法。

    &老兄,把你的兵借给我先用一下,点名发饷之后,我分你人头军饷的一成!”

    &是!老夏!把你的兵借我用用!我也分你一成!”

    &王!借兵马一用,分你一成!”

    &邹!”

    &施?!”

    &成?想都别想!”

    面对着同袍们的要求,以马如锦为首的一群官将们异口同声的拒绝!

    &了四成提也休提!”

    &成!”

    &成!”

    &成!”

    &交!”

    一场士兵租借协议就这样短暂而又迅速的达成了。

    很奇葩是不是?但是这却是在中国的军队里。特别是到了历代封建王朝末期经常出现的一景。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清末谴责小说。里面对军队如何吃空饷、如何对付上峰的点验等招数有着淋漓尽致的描写。

    孙中山在广东组织所谓的护法军政府时,便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某些失意或者是下野丧失实力的军阀,对咱们的先行者吹牛说自己拥有若干若干实力,之后便是要军饷、要给养、要补充。若是广州派来了点验大员。便从左近的军阀部队里租借些部队来。

    先行者得知这部队有如此的实力。自然要想方设法的供养起来。然后便是分派作战任务。这些军阀们便躺在姨太太的床上抽大烟,等着前线的战报。

    别的部队打胜了,他们也报捷。然后要犒赏,要军饷、要补给、要丧葬费,打败了,就更好办了。要补给,要恢复建制、要武器弹药。

    于是,先行者少不得为了护法和革命大业,对广州市内和郊区的百姓大肆的搜刮一番,以供应这些欲壑难填的统兵大员们。

    前面乌龟爬开路,后面王八跟着爬。有了这样的先例,各省在内战中失败的军阀纷纷南下广州投奔革命大业,在中山先生的领导下进行护法大业。

    一时间,在广东,云集了几乎各省的军队,什么豫军、陕军、赣军、滇军、桂军、黔军等等。这些部队普遍有一个特点,将军比校官多,校官比尉官多,官比兵多、兵比抢多,枪比子弹多。

    这种怪现象一直到了他在黄埔有了自己的军队以后。

    不过,眼下在明军中,这种事情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

    &公,咱们花了十多万银元的代价,也算是值得了。”

    守汉的中军帐中,木牙狗依旧保持着他那万年不变的表情,用着怪异的音调朝着守汉禀告军情。

    &力如何?”

    &如我们之前向您禀告的那样,广州省城附近、珠江两岸直到入海口这一区域内的官军,编制上有数万人,实际上的可战之兵不过二千有余,都是各位官员、将领的亲兵、家丁之类角色!”

    &好!火候到了!”

    有的时候混官场要靠手段,但是更多的时候是要靠实力。守汉如今就可以骄傲的说,在整个长江以南的明军中,没有一支部队能够与守汉如今在广州左近的部队相匹敌。

    将手中的账本丢到一旁,守汉美美的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

    &木,替我传一个令,让广东的各级官员明日一早到营中参见!”

    &公,内地这群官吏从骨子里未必能够看得起咱们们回来参见您吗?”

    守汉冷笑一声,双脚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踩着用来防潮铺就的木板,上面柔软的羊毛毯子脚感很是不错。

    &来?那就更好!皇帝给我颁发的那枚奉旨督办两广剿抚事宜的关防是什么?就是个铜疙瘩?咱们在广州布置的几千兵马是泥捏的?面塑的?!”

    &是敢不来参见上司,本帅便以这总督的名义,将胆敢肆意妄为之辈锁拿,然后指名参勘。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

    守汉这话不是白说的。在他的幕府中,专门给皇帝和朝廷写题本的人已经起草好了草稿,大概意思就是某某官员不听节制,桀骜不驯,以至于逆夷犯界,生灵涂炭,天朝威仪受损等等。

    可以肯定,这样的一份题本上去,被李守汉的银子粮食喂饱了的皇帝和朝廷大佬太监们,肯定会把屁股坐到守汉这边。更何况。守汉手中那支军队的战斗力。可是朝野上下有目共睹的。

    所以,哪个官员榜上有名,一定会被京城中派出的缇骑逮捕进京下狱的。

    而在这里的所有官员都不是傻子。在接到了南中军派人送来的公文后,虽然也有人在同僚面前跳脚大骂。义正词严的斥责李守汉的跋扈妄为。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却没有人缺席。

    今日要行庭参之礼。

    以兵部侍郎、总督两广军务兼理粮饷事务兼广东巡抚张镜心、布政使姜一洪、参政陈之美、陈以诚,按察使黄承昊、按察副使邵名世、按察佥事商周初、广州知府余自怡等文官。同马如锦、夏之木等武将,按照各自衙门、品级的不同各自手执手本在营门前衣冠肃立,准备参见总督两广剿抚事宜、龙虎将军李守汉。

    不过,什么时候都有些奇特的人和事情发生的。

    就在官员们在营门口好奇而又兴奋、忐忑的观察着在眼前的那些执勤警戒勤务的兵士,并且在揣测眼前这些虎贲之师是不是李总督、李大将军的家丁,这些若是都是李大人的家丁,那么,此时在广州城中的那些人马算是什么?若是都是家丁,李大人该有多少家丁和钱粮?!正在努力展开联想能力的时候,巡按御史葛征奇很是不屑的来到了众人面前。

    &区一个二品衔的龙虎将军,一介武夫尔!诸公何以如此隆重?竟以全副衣冠、下官礼节在此等候?”

    &御史,不得胡言!李大人乃是皇上钦点之人!与国朝社稷有大功之人!”

    作为两广官场的首脑,虽然对李守汉的跋扈作风十分不满,但是,守汉很有先见之明的将崇祯御赐的仪仗罗列在营门前。好,你们不服我可以,皇帝所赐之物你们也不服吗?那么,你们将皇帝,这位你们每日里无时无刻不念上数十遍的君父置于何地?

    葛征奇眼睛扫了一眼张镜心,“督臣,此辈武夫,正是仗着有些微末功劳于国家,便在这里擅作威福、予取予求。我等所读圣贤之书,正要弹劾此辈武夫!为天地之间还一片清明!”

    &

    张镜心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督标中军参将和马如锦等一群武官已经有些蠢蠢欲动,愤愤不平之色溢于言表。很明显,李守汉发放恩饷的举动和日前展示出的实力,已经令这些人起来了投靠之心,而葛征奇的话,无疑是将广东整个武将集团都推到了李守汉那边,正所谓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这要是土木之变之后,武官和勋贵集团遭到了毁灭打击,导致文官集团一家独大。文官集团通过执掌粮饷等事,将武将们视若佣仆厮养,可以随意凌辱虐待,呼来喝去的时候,慢说是专业就是参堪官员的巡按御史,便是一个管粮郎中,都能够昂首接受总兵的跪拜。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这位李大人,手中握有强兵数万,皆虎贲精锐之师,又有艨艟巨舰在水上扬威,每艘舰船罗列大小火炮数十门,一炮之威当可开山裂石。更令这些官员们不得不服气的是,这位大人不用广东的军饷,这就更加无法遏制了。

    若是要用广东的钱粮军饷的客兵,这些大人们少不得要挑剔一下,便是有皇帝的圣旨和任命,可是县官不如现管。你莫说你是李守汉,便是当年的飞将军李广,也要受霸陵尉的气。

    但是现在,张镜心觉得,自己的命运似乎就在营中那位李大人的手中。

    看着那些目不斜视的士兵,张镜心心中恍然有一种感觉,似乎他们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而又强大无比的力量。这股力量,是他不能理解的。在这股力量面前,自己便如一只蚂蚁那样渺小,他们要碾死自己,似乎也如碾死蚂蚁一般轻而易举。

    在阵阵秋风之中,他们昂首挺胸而立,手中紧握着兵器,那股百战之师的傲气,看得张镜心心中震动不己。

    有些凉意的秋风掠过,吹得众人头上的火红色盔缨上下飞舞,火苗一般,远远的望过去,一片翻腾火红的颜色。

    一边的巡按御史葛征奇犹自在喋喋不休。

    他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广州知府余自怡,这位出身南直隶婺源的知府,为南中军和广东本地官军筹措了数百口肥猪和几万斤腊肉之类的肉食,准备做劳军之用。

    虽然葛征奇的品级只有正七品,比起余自怡的五品首府知府来要差得多,但是,自从明朝开国以来设立巡按御史开始,便奉命巡按地方,虽然品级低,但是职权和责任却非常重大。“所按籓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

    职权范围包括了巡视仓库,查算钱粮,勉励学校,表扬善类,翦除豪蠹,“以正风俗,振纲纪。凡朝会纠仪,祭祀监礼。凡政事得失,军民利病,皆得直言无避。”

    基本上所巡按之地的各种事务,军政、民政、司法、财政、教育等方面都能伸进手去。

    眼下,葛御史便对余自怡所筹备的劳军物资产生了兴趣。

    他准备上前去质问一番余自怡知府,这些猪羊肉食,从何而来,是否出自府库,此笔经费该出自何笔款项,是否有从中中饱贪墨之事。

    看到葛征奇满面乌云的朝着自己过来,身为首府的余自怡心知不妙,这个该死的乌鸦怕是盯上了自己。当下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准备来应对此人的骚扰。

    正在此时,守汉营中一声炮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