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大手笔
    &继续厚颜求月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实,对于以张镜心、姜一洪、马如锦为首的广东文武官员来说,所谓的联名参劾李守汉的行为,也只是一个官样文章。

    在起草完毕这份题本之后,张总督甚至派自己的文案师爷将奏稿抄件悄悄的送到了越秀山的镇海楼。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不送过去,手下的那些文武官员们为了在这位势头正盛的李大人面前邀功请赏,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将这份文件送到李大人的桌案上。

    不过,还好,文案师爷满面春风的回来了。

    之前想象的雷霆震怒,刀斧加身都不曾发生。相反,“李大人托我向督臣您致意。这是礼单。”

    文案师爷从袖口中取出了李守汉的礼物清单,另外,还有李守汉亲自修改过的奏稿,用词造句要比张总督的原稿严厉的多。

    &这李大人要么是绝顶聪明之人,要么幕府之中有高人!”顾不得看那长长的礼物清单,张镜心仔细的阅读完毕奏稿之后,仰天长叹一声。

    如今,广州城皆在南中军的控制之下,各位大人的家丁、亲兵之类武装都被缴械收编。各个衙门担任警戒、护卫任务都是由南中军承担。鞍前马后、院内门前都是南中军的人马,这弹劾也只能说是妇人被人强行入港之前的叫喊,便如同院子里的姑娘们说的,“奴家是卖艺不卖身的。”可是人家已经提枪上马了,你又没有反抗的能力。除了口中叫喊几声,剩下的便只能闭起眼睛来享受了。

    抱着这种心态的广东文武,不管是否是发自内心的,对于总督剿抚事宜行辕发出来的军令和政令倒也是一一遵从。

    从广州港口上,新近从南中抽调来的两个警备旅上万人马集结完毕,又一次的令广州百姓惊讶了一次。

    &将军还有这许多人马?”

    沿着珠江一直到海口,虎门等处,如蚁般聚集了大量的人群,忙忙碌碌往来穿梭。人群中有广东本地裁撤下来的兵丁,也有虎门当地百姓。自从英夷被击败之后。这里要做的一件事便是恢复家园。重新修建被英吉利人炸毁的炮台。

    除了虎门炮台之外,守汉还打算在珠江口选择地势,再行修建两座炮台,南北对峙。形成一个炮台群。这样一来便可将珠江口彻底控制在自己手中。另外。守汉不打算将入粤的南中军长期驻扎在广州这个花团锦簇的城市之中。还是选择一些战略要点驻扎吧!于是,大片的军营在虎门等处开始兴建。

    除了修筑炮台、军营之外,更多的人集中在了黄埔港工地。守汉打算将广州这座繁荣了千余年的港口城市进行扩大。疏浚一下水道,扩建码头和泊位,至少可以停泊以后要兴建的那些数千吨排水量的艨艟巨舰,而首选的目标便是黄埔。

    这里地处珠江与东江的交汇处,与东莞、增城等处接壤,向两广腹地可沿东、西、北江航道沟通广东省各地和广西,与100多条河道相连接。出海便是南海,南下可以去南中,北上则是福建、浙江等处。守汉已经决定要在广东的珠江流域建立起一支内河水师。通过这些河道水系将整个两广牢牢的控制起来!

    &人!”

    看着港口建设工地上那些往来穿梭络绎不绝的民工,广东布政使姜一洪不由得一声感叹。

    &此之壮丽场景,只怕是只有国朝初年才能见到。如今>

    姜一洪在虎门会议之后便有投效之心,与守汉走得很近,对于这样一个两广本地的高阶官员,守汉也乐得做出一副千金买骨的姿态来。也好安抚一下广东各级官吏之心。

    &不算是什么,也是以工代赈吧!”

    之前在会议上说出的关于作战的粮草、军饷、以及赈济被兵火吞噬了家园的百姓等款项,守汉除了拿出三成分润广东各级官员将领之外,大多数是用在了这广州黄埔港的扩建上。

    大批的钱粮投进去,自然招引来很多来这里干活挣钱吃饭的人。广东虽然素称富裕,但是在各处都有乱贼各霸一方彼此攻战的情况下,要想找一个可以踏踏实实赚钱吃饭的活计还是不那么容易的。

    于是,由于干活就有油水丰足的饱饭吃,每天收工时还要照着工作量有工钱可以拿,不说被裁撤的兵丁,各处营造厂的泥瓦匠、木匠,便是左近乡村的农户,都背着行李卷利用这秋收之后的农闲时节争先恐后前往。

    不过,更加令姜大人大跌眼镜是,在总督两广剿抚事宜李大人召集的会议上,守汉又抛出了一个更加令人吃惊的计划。

    敲打着两广的舆图,上面的山川道路河流城池,在守汉的敲击之下发生着颤抖。

    &官既然执掌一方,便要考虑这两广的长治久安。本官决定,利用冬闲时节,组织人力修建道路!以省城为中心,先行修建从省城到宝安县的海边,之后是从省城往潮州、省城往广西、省城往肇庆、省城往雷州的各条道路!”

    看着舆图上那纵横交错的数条道路,广东的各级官员都颇为兴奋。

    历来这修桥铺路之事,都是官员的主要政绩,可以树碑立传不说,而且,自己的腰包也可以再鼓上些。

    但是,短暂的兴奋之后,几个颇为现实的问题被姜一洪提了出来。

    &人。这修路之事,固然是千秋功业,福泽万民之举,可是,属下以为,此时似乎不宜进行此项事宜。一来,两广各处匪患猖獗,便以本省为例,乱贼、联庄、溃兵、山贼,处处皆是。还不算那些结寨自保的团练,广西则是更加猖獗,各处土司、土官纷纷作乱,兵戈扰攘。此时修筑道路,此一不妥。”

    &乱贼未平,不宜修路。姜大人说下去。”

    &二来,广东广西被兵火所困,钱粮赋税收缴不易。广东在这珠江流域还好些,到粤北等处。便是苦不堪言。府库空虚。钱粮不济,如何修筑道路?此二不妥。”

    &是为了修筑道路而加派田赋,只怕各处民变更如火上浇油一般,一旦形成燎原之势。恐怕我等不好向天子交代!”

    &大人果然是老成谋国之人!这也就是本官为什么要先行修筑省城至宝安县海边的道路之缘由!

    守汉先是好生的夸赞了姜一洪一番。之后站起身来。用手指点着宝安县到省城广州的道路。

    &位同僚,请看。我南中军在港岛有码头,有库房。大批的钱粮可以自南中海运至港岛。然后有小船接驳至大埔墟,之后便可以由陆路运抵各处城镇。若是道路修通,这便可以将大批的钱粮源源不断的运抵省城运到需要的地方去!各位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却原来如此!原来大家只要拿出府库里的钱粮来垫支一下,完成这条道路修建之后,可以堆山填海的银子粮食便会从海上源源不断的运过来,大家的腰包和功绩更是随风而涨,这买卖,划得来!

    &其扬汤止沸,不若釜底抽薪!”守汉缓缓的朝着在座的广东官员灌输着自己的看法。

    如今各处破产的农民成为游民、饥民、流民,如果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他们下一步就会变成暴民。而修路这样技术含量低,对于劳动力数量又要求很高的事情,便会将数十万民夫救济一番,而这些民夫后面,则是数十万个家庭得到了稳定的收入,有了衣食来源,鬼才会去造反。

    听完了守汉这份高论,张镜心总督不由得缓缓点头,这样的举动,既将有可能造反的人稳定住了,又修建了通衢大道,成为了自己的千秋功业,可以让子孙世世代代的传颂。

    这位李大人,果然是有一手的!同样是要花钱粮,人家这钱粮花得一笔钱粮花出去,可以收到好几处效果!

    马如锦副将有些嫉妒的暗自揣测。

    但是,这是他们看到的,他们没有看到的,还有不少。

    香港到广州的道路修建起来,要消耗大量的烧灰和粮食、铁制的工具等物,这样对于南中的农产品和冶炼业、制造业而言都是件好事。

    这条道路修通了,大量的南中货物便可以沿着这条道路向周围的墟镇扩散,而不仅仅是像以往一样,只能沿着珠江缓缓的向内地扩散。做到真正的产品下乡。

    这只是从商品经济角度来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将大量的珠三角地区多余人口有意识的向外转移,缓解南中的劳动力紧张局面,进一步达到改变南中人口结构的效果。

    而另外的几条道路,其目的也是如此,只不过不如从广州到宝安这条如此急迫罢了。

    莫说是这些道路修建完成连接成网,便是一旦正式开工,在哪里开工,南中军的手便深入到了哪里。随着道路的延伸,南中出产的各类商品,便会如同潮水一样涌向各处穷乡僻壤。而同样的,这里的居民在自己的劳动产品无法抵御蜂拥而至的南中商品时,除了等死之外,便只能选择与南中军融为一体,成为这架机器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道路修筑期间,也是大量的劳动力被组织起来接受编制、接受纪律约束灌输最好的机会,可以这样说,这些道路的施工工地便是南中军预备队的最大训练场。

    而眼下在广州附近的四个旅的兵力足可以在任何一个方向扑灭任何一支起来造反作乱的队伍。至于说在广西的那些土官、土司们,守汉已经下令,不得有军事装备和可以作为军事装备的物资输入,同时,抽调了三个旅的兵力沿着西江和红河北上,沿途扫荡这些造反作乱的割据势力。

    日后,这些道路一旦修成,军队的开进、粮草辎重给养的运输,便不再是什么大难题。割据势力产生、地方豪强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交通的不便利。这些道路的修建便是要在硬件上扼杀豪强和割据势力出现。

    从某种意义上将,这几条道路修通之日,便是南中军彻底控制两广之时!

    可惜,在座的广东官员们却看不到这一点。不过,能够做得到总督和一省布政使的人都不是易于之辈,略略沉思了一会,张镜心同姜一洪眼神之中却露出了一丝焦虑。

    &人!”

    张镜心如今也默认了守汉似乎是他上司的情形,将本来可以称呼李大人的姓氏隐去,从某种程度上确认了二人的上下级关系。

    &粤东一带,虽然不像粤北、粤西那样烽烟遍地。却也是隐患重重。大人此举。固然是利国利民,但是,若是那些强梁之徒出来滋扰大人应该如何处置?”

    明末的广东地方,与现代的广东不同。大片的土地山林还没有得到开发。加之河道纵横。交通不便。山高林密。自然便是滋生土匪的温床。他们各占山头,打家劫舍,穷凶极恶。严重影响了当地百姓的生产生活。而这些人往往有着复杂的背景,有人做着海上走私的生意,有人背后则是宗族。

    以此时潮州府为例,它的行政区域包括了韩江中下游的大部分地区,计有海阳、潮阳、揭阳、程乡、平远、饶平、惠来、大埔、澄海、普宁、镇平等县。在明清两代人的笔记中,潮州最为难治。“郡地滨海,其民多贾贩,不知诗书,有赀百万不识一字者。以防海盗故,乡□筑砦,编户聚族,以万数千计。置兵储粮,坚壁足自守。村落相接,一语睚眦,辄合斗杀,伤或数百人。其豪集亡命,肆意剽掠,探丸□网,猝不可捕。逋赋自若,催科之吏不敢入砦门。又有卤□之利,奸民水陆转贩,利兵火器与之俱,吏卒熟视,莫敢谁何。”

    除了民情强悍,好勇斗恨,嗜利轻生的特点之外。乡村聚族而居,烟户繁密,加上明末海盗纵横,各处为了自保,多筑围建堡以自卫,久而乡无不寨,高墙厚栅,处处皆然。其弊也,莠民藉以负固,敢于拒捕抗粮。官吏捕治为难,半由于此。

    如今这些都成了各处乱贼的巢穴。一时间各股武装力量之间割据一方,征粮派款,彼此攻伐,互相吞并。导致的结果就是民不聊生。在潮州民间流传着这样的歌谣人难做,难做人,不遭官府亦遭兵。兵好做,好做兵,多支钱粮不出征。歌谣之中嘲讽着官军的不作为。

    而另外一首歌谣则是**裸的拆穿了官军与贼匪之间的关系打劫得金银,分些与总兵。谁人敢厮杀,冠带送来迎。可惜痴呆汉,不来从我们。

    对于这些武装,守汉在陈天华的禀帖中已经有所了解。其中固然有着像廖冬至这样的良家子弟因为受人欺压而揭竿而起,但是也有不少类似于吴六奇这样的野心之辈,乘乱而起。更多的是很多平日里便危害乡里的流氓无产者,打着一个冠冕堂皇的旗号,或是抗粮抗税,或是保境安民。实际上则是横征暴敛祸害一方。

    明明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奸淫掳掠,让百姓深恶痛绝。却偏偏要打出劫富济贫、伸张正义、保境安民的旗号来,也是百姓无奈之下对他们的箴默罢了。

    但是,不管旗帜打得多么光明正大,本质上都是不劳而获的流氓无产者思想在作怪。

    对于这些不事生产、专尚破坏的武装,守汉没有别的态度,就一个字,>

    借着剿匪这个有着名正言顺的理由,合理合法的将盘踞在两广各处乡间的宗族势力、割据势力一一荡平,最后完成对于两广的控制。

    但是,鉴于这些武装力量之中的复杂性,守汉还是决定要先礼后兵。

    &大人,我意已决,对于盘踞各处的盗匪、乱贼、联庄、民团等类武装,要先行告知,给其指出出路。便如昔日韩愈相公告鳄鱼文一样,三日不能五日,五日不能七日,否则日期一到便是大兵抵达,玉石俱焚的结果。”

    &此甚好,也是给人一条自新出路,让他们能够为国出力。化外之民便成为编户齐民。”

    &此便有劳张大人了,实不相瞒,本官和属下官员,要说带兵打仗,治理地方都是不含糊的。唯独这笔墨上的本事,却是提也休提!”

    &终于承认有不如我等的地方了!”

    张镜心心中一阵窃喜,口中却谦让道“广东全省文武官员之中,若论文字之锋利,当无人出姜大人其右!”

    于是,这一篇发往两广各处,以总督两广剿抚事宜、总督南中各处军马粮饷事务和总督两广军务兼广东巡抚的名义联名发布的公告便在布政使姜一洪的如椽大笔之下一挥而就。

    &东旧称富饶之地,乃频年以来盗贼充斥,师旅繁兴,民物凋残,狼狈已甚。以求其故,皆是有司不良所致。而有司之不良,其说有四。用人者以广东为瘴海之乡,劣视其地。有司由科甲者十之一二,而杂行者十之**;铨除者十之四五,而迁谪者十之五六。彼才既不堪,又自知其前路之短,多甘心于自弃。”

    。。。。。。。

    &大将军奉圣命赴粤省办理剿抚事宜,凡各处结寨自保、拥兵自重者,或以梁山为家园,奉盗拓为祖师者,若愿卖刀买牛洗心革面复为良民者,大将军秉承上天好生之德,给予新生之路。此文到日,务必停止彼此攻伐,不得滋扰乡民擅自派粮征税。约束部伍收拾军器马匹等物,听候大将军派员点验。倘有冥顽不灵怙恶不悛,挟众称戈意图恃险顽抗者,大军到日杀无赦!此布!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一篇杀气腾腾的文字很快便在秋风中张贴在两广各处府城州县,被有心人一一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