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岛原乱起
    能够令素来有“智慧伊豆”之称的松平信纲逼得扬言要在守汉的总督府门前剖腹自尽,以死相要挟,可以想见事情的严重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松平信纲跪在府门口地上,上身**,一身细致的白肉被寒风吹过,起了无数的小疙瘩,腿旁边放着一柄肋差,身后的家臣双手拄着一柄长刀站立准备充当他的介错人,用手中的长刀斩下松平老中的头颅。

    在眼下权势熏天的总督两广剿抚事宜的李守汉门前有这样的景象,不由得不令素来好热闹的国人围观。

    一时间,前来奔走于门下的广东各级地方官员,借着年关将至,试图同守汉拉近些关系的省城官员,还有在辕门附近的一众闲汉们,在外面围了一个厚厚的圈子,在那里指点议论。

    &平老中,你在贵国也算是有品级有体面的人物,如何却使出如此无赖的手段?”

    鼓乐声中,辕门大开,守汉在数十名亲兵的护卫下来到大门前,朝着纷纷向自己跪拜行礼的众多官员百姓拱手施礼后,施施然来到了一副视死如归毅然决然表情的老中、伊豆守松平信纲面前。

    &人,若是大人不肯见外臣,不能答应外臣的要求,那么不但外臣要剖腹以谢罪于我家主公,便是外臣的随员,也有一半人要在大人府门前剖腹谢罪!”

    &啧啧!这大年根底下的,你在我门前弄得血污遍地,死尸横陈。多不吉利?惹恼了我倒没关系,把我手下的人惹恼了,我也不好帮你说话了!”

    松平信纲能够做到老中的位置上,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听守汉话语语气中的意思,立刻一跃而起,向前跪爬几步,“外臣也是忧心国事,故而出此下策!望大人海涵!”

    能够逼得松平信纲出此下策的事情,自然是大事。

    这就是在日本历史上不亚于关原之战、大坂冬之阵和夏之阵。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就是著名的岛原之乱!

    岛原之乱。起于肥前国的岛原半岛,这里本属于外样大名松仓氏所领,当时的松仓氏家督为松仓胜家,是个冷酷无情而又贪得无厌的家伙。就在今年(大明崇祯十年。宽永十四年、西元1637年)秋季。岛原半岛及其南方的肥后国天草群岛闹起了大饥荒。可是松仓胜家仍然按照旧例征收年贡,并将交不起年贡的数名农民残酷处死。

    若是一般的处死也就罢了。九州哪一年藩主不处死几个不按照公六民四比例上缴贡税的农民?但是,好死不死的是。这些农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们是秘密信仰天主教的教徒。松仓胜家逮捕了这些教徒之后,便要为他们举行“踏绘”的仪式。所谓“踏绘”,是指将刻有耶稣受难像的木牌扔在地上,让怀疑为教徒者用脚去踩,肯乖乖从命的定非天主教徒,或者虽是教徒却有心悔改,否则就将被处以火刑。这种方法并非松仓胜家所创,而是幕府搞出来并到处推广的无聊花样。

    但是,这群教徒看来是有着坚定信仰的。拒绝举行踏绘。于是,便被处以火刑。

    这就点燃了早就积压了许久的矛盾。同为外样大名,松仓家不像岛津家,属于最早同南中军展开贸易活动,有着天然优势的外样大名。但是,既不如人家有优势,又要在一年一度的参觐交代中不能在西南诸藩中落了下风。于是便只能在农民身上打主意。征收赋税标准是九州地区最高的,农民到南中打工寄回来的辛苦钱也要被公家收取一层赋税,并且还要七折八扣的计算汇率,如此一来,这就可想而知矛盾积累的多么严重了。

    十月二十日,岛原有马村纷起一揆,杀死了松仓氏的代官林兵右卫门,并且攻破藩武器库,团团包围住了松仓氏的本城——岛原城。

    二十七日,天草群岛也爆发一揆,与岛原一揆南北呼应。天草群岛乃是肥前国唐津的谱代大名大久保氏的飞地,唐津藩的代官三宅重利领兵镇压暴乱,却于十一月十四日被一揆打败,身首异处。天草一揆进而包围了富冈城。

    一揆军在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昔日西军领袖小西行长的家臣益田好次之子、天草四郎时贞领导下,数股力量合而为一,在围攻富冈城受挫后,立刻转往已经废弃的原城,笼城固守,这里虽已废弃不用,但是基本的土垒木墙还没有被扒平,这就给了一揆军一个很完美的根据地。

    &些事情我都听说了。贵主上家光将军不是派遣板仓重昌前往九州,纠合附近诸侯前往征伐。否则,这群教匪也不会退往原城去!”

    对于岛原之乱,守汉在之前便得到了禀告,除了指示在九州的商人在经商过程中注意安全,可以大量的收购人口之外,更可以向一揆军出售各类武器。否则,以一揆军那乌合之众,如何能够击溃松仓家和大久保家?

    &人想来是从贵处商人口中得到了消息,但是,此消息已经过时!此辈之猖獗,远非大人可以想见!”

    北九州地区乃是天主教传播的中心区域,战国后期有大量平民甚至武士都皈依了天主教,这些人在“大殉教”后都被迫潜伏了下来,趁着这次动乱再度抬头。因此固守原城的并非仅仅数万农民,其中也掺杂了很多信奉天主教的浪人。作为西军重臣的后裔,四郎时贞首先是这些浪人们的领袖,之后才是天主教徒的领袖。据说这位英俊少年乃是上帝派遣来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日本天主教信徒的,具有莫大神通,能活死人,肉白骨。教徒们无不尊奉他为“天人”、“天使”。一切都唯四郎时贞马首是瞻。

    而受命前来征讨叛贼的板仓重昌来到九州,坐镇岛原城中,集合了包括松仓胜家、锅岛胜茂、有马丰氏等周边诸侯,集合兵马,准备向原城发起猛烈进攻。

    &集了如此多的兵马?这不是很好吗?以泰山压顶之势一举荡平匪类!”

    &人!若是如此,外臣又何必在大人门前以死相逼?”

    松平信纲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在锅岛胜茂引了三千军马前来汇合之后,岛津家家主、刚刚从江户城回到萨摩的岛津光久,也是自告奋勇的领了五千军马前来会战。而老将桦山久高,同样不顾耄耋之年,领了两千人前来。

    看着这群精锐之师。全数用南中装备武装起来的足轻、铁炮。不由得令板仓重昌喜出望外,他已经看到了天照大神向他招手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该死的鹿儿岛马鹿!”

    提起了萨摩藩岛津家,松平大人便不由得怒火中烧。

    &日参觐交代之时,岛津老狗前来。替换走了他的儿子光久。便是为了今日!”

    &话怎讲?!”

    听得岛津家似乎有异动。守汉不由得收起了那副意定神闲的神情,他本能的感觉到,可能有些事情要出现偏离原有轨道了!

    特别是听得岛津忠恒替了自己的儿子岛津光久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参觐交代后。守汉的后背就开始有些发冷。老人替自己儿子去,以一具老迈之躯换了儿子年轻的生命,这分明就是从容赴死!

    &一日,我德川家重臣板仓重昌命各家军马列阵于原城之外,准备对原城发起攻击。但是,当明确头敌的松仓家败下阵来,二敌的有马家足轻要动未动之际,位于整个军阵右侧的岛津家、桦山家、锅岛家,却调转矛头,趁我军本阵阵势一时混乱之际,大举向我板仓将军本阵冲击!”

    一万平日里用大米饭喂饱了的萨摩兵,分成五队,以铁炮开路,长矛如林突刺。登时将毫无准备的板仓重昌杀的大败。

    一面冲击,岛津家队伍中不时的爆发出如雷般的口号声,“此地就是乌头坂,要为丰久公报仇!”

    &退肯定是死,前进或有生路。咱们往前吧,杀开一条血路回国去!”

    岛津丰久正是在关原之战中为了掩护当时的主将惟新斋而战死于乌头坂,那一仗,岛津家出动的一千六百人,回到国内的只有八十人!至于说后退是死路,前进或有生路的口号,更是当日岛津家主将惟新斋所高呼的!

    当日一战,萨摩兵从德川家康本阵前掠过,突散福岛军,践踏筒井军,越过关原,战斗力之强悍,令德川家康为之赞叹!其所部被称为“德川四天王”之一的井伊直政,所部多为甲州名将山县昌景的遗臣,也号“赤备”,乃是德川军中第一王牌,结果在此仗中,直政肩膀中了铁砲,回去即伤势恶化,辗转病榻一年多后终于辞世了。

    这几十年来,岛津家不断的厉兵秣马,而其余各家,包括德川家的旗本,承平日久,战斗力蜕化的厉害。这此消彼长之间,差距就越发的打了。

    在九州,因为自然条件的恶劣,士兵能够吃饱便是莫大的幸福,更何况是每天三顿,都可以吃饱白米饭?在冲阵之初,岛津家的各级武士们便告诉士卒,“想让孩子也吃饱饭吗?不想以后继续过那种挨饿的日子,就只管往前冲!”

    以将近一千支南中火绳铁炮为前导,岛津家的铁炮队将三段击发挥到了极致。一排射击,一排装填,一排预备射击。滚滚而来的队伍,铁炮如雨而下,对板仓重昌的本队进行猛烈轰击,之后更是长枪如林而来,毫无准备的板仓大人,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会被方才还俯首帖耳的友军反噬。顿时惊慌失措,对整个军队也丧失了控制能力。

    方才还在原城之中踞城而守的一揆军,自然不是宋襄公那种要等对手渡河完成列阵完毕才肯出击的人,他们身上根本不具备那个上古贵族的风度,奉行的是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见敌军内讧,立刻大队人马蜂拥而出。

    &童大人有令!凡是斩杀魔鬼者。甲胄兵器归本人所有!”

    一揆军中不时的有浪人高声叫嚣。作为前武士的浪人,自然对幕府军中那些身披南中甲胄,手中擎着南中刀枪的旗本武士满心的羡慕嫉妒恨。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在两路人马的夹击之下,幕府军十不存一。主将板仓重昌的人头,更是被锅岛直茂策马冲入本阵之中,单骑讨取而去!

    这一仗下来,数万幕府军,七八家大名的精锐,被一万萨摩兵和几万农民和浪人组成的乌合之众。冲击的乱七八糟。追杀数十里。直退到岛原城中才勉强算是稳住了阵脚。

    岛津光久很大方的将缴获的数千柄太刀、竹枪送给了天草时贞四郎,并且留下了千余石大米给他充作军粮。自己领着人马押着俘虏的农兵抬着缴获的辎重刀枪离开岛原半岛,收拾九州地面上的各个大名去了。天草时贞四郎自领着一揆军攻打岛原城不提。

    短短的一月时间,九州各个大名。或是被岛津家攻陷。或是被岛津家裹挟。或是主动的在光久提出的奉诏讨伐逆贼德川家的旗号下集结起来,号称要讨伐逆贼德川家,将大政归还于天皇陛下!

    一时间。四国、本州各处的各个外样大名,流窜于各处的西军余孽纷纷蠢蠢欲动!各处的浪人更是成百成百的聚集到一处,在街市上公然佩刀高歌而走,有的浪人团伙赫然打出了当年西军各个大名的旗号和家徽。德川家几代人的基业岌岌可危。

    责令岛津家主岛津忠恒剖腹之后,德川家的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召集各个亲藩大名、谱代大名和参觐交代的外样大名议事,讨论如何平定在九州爆发的叛乱。

    但是,与以往一呼百应的天下人景象不同,这次议事,几位外样大名竟然是拖拖拉拉的到了会场。

    &不知死活的东西!”

    松平信纲命人将岛津忠恒的人头、佩刀向各位大名传阅了一番之后,各家大名都明了了幕府和将军的态度,这一仗,没有退缩,必须打下去!不然,态度若是暧昧不明的话,势必会被假借天皇名义的岛津家所乘,演变成又一次的应仁之乱!

    应仁之乱中,东军控制将军足利义政、后土御门天皇和后花园上皇,西军则控制义视和南朝的后龟山天皇之重孙,双方均以自己为正统,称对方为贼军。战争持续了十年之久。

    见将军家光态度坚决,一门众重臣和四大天王之类的幕府重臣纷纷表示拥戴,自忖自己的实力无法与岛津家相比拟,不能问鼎天下人的宝座,那索性还是发挥墙头草的本色,坚决站在德川家一边,看风头火色不对时再进行倒戈。

    于是,各个大名也是纷纷表示拥戴将军,对逆贼岛津光久进行讨伐!

    不敢保证那些外样大名是否当真是真心拥戴家光将军讨伐九州逆贼,会不会在私底下里同岛津光久有些什么偷偷摸摸你来我来的勾当。但是至少在表面上,德川幕府算是稳定了内部的态势,可以集中精力来对付在九州的岛津光久了。

    但是,从九州传来到达江户城的消息却是一个比一个坏。

    在百余门大筒的轮番轰击之下,相良家的军队坚持了不到二个时辰便彻底崩溃,整个城池便被一拥而入的岛津家士卒武士拿下。

    至于龙造寺家,则是被锅岛直茂单骑出阵,对着对面的武士们高喊,“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是锅岛直茂!龙造寺隆信的弟弟!难道龙造寺家的武士要把刀砍在自己兄弟的脖子上吗?!肥前国是太阁大人封给龙造寺家的,还是和我一道讨伐逆贼德川家吧!”

    整个九州,便在岛津家的大炮或是劝说下迅速变换了旗号。原本在这里的亲藩大名、谱代大名,在众多火炮和越打越多的旗本、足轻围攻下,多者坚持四五天,少则当天便告城池失陷。

    九州之地到处都是为太阁大人报仇的口号。

    德川家在九州已经没有了一处立锥之地。

    &军大人!我们必须要对九州逆贼进行讨伐了!否则一旦他们渡海进入本州、四国,势必变成燎原之势!”

    如今隐隐然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的松平信纲为家光将军出谋划策。

    &今不仅是岛津逆贼作乱,岛原城也被信奉南蛮邪神的一揆军攻陷,松仓家完了!本州、四国等处信奉邪神的愚民愚妇,都在暗中串联,准备迎接一揆军和岛津逆贼!我们若是不能尽早扫平叛逆,将军父祖两代人的基业便毁于一旦!”

    但是,当德川家光下达动员令,召集各处兵马准备渡海进行讨伐,至少也要在海边设立防线,防止岛津家的军队冲过海峡时,更加恶劣的消息传到了江户城的天守阁。

    &么?!”

    这消息吓得正在小姓身上采摘着菊花的家光将军差点没有将命根子折断在小姓的谷道之中。

    &军!我们的忍者刺探到的消息,岛津家和天草时贞四郎的一揆军,都派人前往长崎的南中商馆,同那里的南中商人接洽,准备大量采购大筒、火药、刀枪、盔甲、大米、肉类。据说可以用金银铜硫磺人口等一切南中采购清单上的物品来支付货价,要采购至少可以供应十万人一年的食物,二十万人的刀枪盔甲,二百门大筒!看来逆贼们是确实要以下犯上了!”

    这一下,家光将军便再也坐不住了。

    岛津家作乱虽然气势汹汹,但是也好对付。一揆军的乱贼,虽然作战勇猛,悍不畏死,但不过是一群浪人和农民组成的乌合之众,更是不在话下。但是,若是这些乱贼逆贼们得到了南中军的物资和武器支持,二百门大筒?足可以将本州、四国的任何一座城池夷为平地!

    在这样强大的威胁面前,家光都可以揣测到那些外样大名的态度面对着城外一字排开的大筒,这些家伙们会很痛快的升起昔日西军的旗帜,宣布加入讨伐逆贼、奉还大政的正义之师。

    不过,这样的举动也提醒了松平等人,“与其扬汤止沸,不若釜底抽薪!岛津逆贼和一揆军手中的钱财人口,各种货色,有幕府手中的多吗?他们可以去买,我们也可以去!不但去,而且要断了他们的来路!”

    于是,总督府门前便上演了切腹的戏码。(。。)

    &喜欢爽文的朋友,**来了。大家可以猜一猜,猪脚打算怎么应对?顺便求一下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