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南中军的善意
    &下一章将有些重口味情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特此预告!继续求月票啊!

    &川幕府是日本唯一合法政府!”

    &为与德川幕府有着长期友好合作关系的大明军政当局,我们有必要协助维持盟友国内的政局稳定和社会秩序!”

    &中军协助倭国防御,帮助倭国消灭南蛮邪教!”

    在日夜兼程赶回江户的船上,松平信纲打开了那份文件的副本,草草的扫了两眼,立刻觉得眼睛一热。眼泪几乎流了出来。

    文件抬头便是开宗明义,宣布了德川幕府的正统法律地位,之后更是表明了对于此次岛原之乱和九州风潮的态度。

    走到船舱外,迎着凌烈的海风,向远处的船队眺望过去,如同小山一样的大货船,吃水线压得极低,顶着海风奋力向前行进。这十几艘大船上,俱都是上好的粳米、白糖、棉布等物,名义上请将军转送给天皇陛下,实则也是对德川家的一种抚慰。

    &十万石上好粳米,十万贯通宝,哼哼!公家什么时候这么富裕过?”

    一旁的一名奉行冷哼了一声,表示对穷滴滴的天皇家族及其公卿组成的公家的不屑。

    的确,天皇的经济实力甚至不如一个中等的大名。一个中等大名一年还有几十万石高的收入,可怜天皇连这些都没有。否则也不会闹出紫衣事件来。

    被海风吹了一会,稍稍的令头脑清醒了一二。乳名三十郎的松平老中继续回到自己的船舱之中阅读那份文件。

    在条约的开头部分,写明了签署这份文件的目的和意义。

    &约此方之国民有在彼方领土全境内居住、旅行与从事商业、工业、文化教育、宗教等各种职业的权利,以及采勘和开发矿产资源、租赁和保有土地的权利;并且在经济上享受国民待遇。

    此方商品在彼方享有不低于任何第三国和彼方本国商品的待遇,此方对彼方任何物品的输入,以及由此方运往彼方的任何物品,“不得加以任何禁止或限制”。此方船舶可以在彼方开放的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内自由航行,其人员和物品有经由“最便捷之途径”通过彼方领土的自由;此方船舶包括军舰在内,可以在遇到“任何危难”时,开入彼方对外国商务或航业不开放之任何口岸、地方或领水。”

    &对于我幕府而言简直就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啊!”读到此处,松平老中不由得慨叹一声。“天照大神保佑!我德川家还有几百年的运势啊!”

    接着便是若干详细条款。承认日本的唯一合法政府是德川家光领导的征夷大将军幕府。有权代表日本签署一切与南中军有关的条约,南中军不得与任何一家大名或是自称代表日本之势力签订条约。

    日本承认苦夷岛为大明领土,归属南中军管辖。南中有在四国、本州和虾夷岛居住、往来、经营工商业及开矿等项特权。

    日本所出产之各项产品,由德川幕府统一组织出售与南中军大将军府。南中军不得委托或从任何一家大名手中购买相关特产。包括海产品、农业产品、林业产品、手工制品、矿产品等。

    所有日本沿海之港湾、岛屿南中军水师概有停泊、驻锚之权利。幕府须提供相关便利。代为雇佣人手进行建设。

    南中军不得出售武器或可以用于军事用途之产品与日本国内之大名。如需购买者。须持有德川将军幕府开出之执照。

    凡购买南中军军事装备。南中军有义务对幕府及大名所属武装进行教育、训练等项服务,并提供相关之升级换代改造服务,相关发生之费用由该装备拥有者支出。

    日本如需建设兵工厂等。南中军有义务帮助建设。同时,为防止南蛮邪教在日本国内蔓延,对于往来日本之南蛮人,南中军有义务协助日本进行遣返。

    同时,南中军可以在四国、九州、本州等地拥有开矿、建筑海港和船厂及筑路的优先权。若有第三方欲在上述地区择地建造或开矿者,幕府有义务先行咨询南中军当局意愿。

    为确保上述条款之落实,南中军有责任及义务协助德川幕府将为祸九州地区之叛贼、教匪彻底剿灭,并在日本国内禁止一切南蛮物品(书籍、图画、人员、药品、船只、器、武器)等项之流通。并协助幕府将与叛匪有关人员流放。

    平定叛乱后,南中军不得在九州地区有土地要求,或为日本国内之大名说项,增加土地石高等项。九州之乱平定后,九州归属于德川将军直属!

    如果不是亲手从李华宇手中接过了这份文件,松平信纲打死也不会相信这份文件时出自南中军之手。

    条条款款,完全都是为日本方面,或者说是为德川幕府考虑。

    甚至要将数万里的九州变成将军的直属领地,虽然说这里出产的石高不多,但是,要是归属将军一人所有,那么,将军的实力要比现在增加数倍不止!

    &们在广州、在南中之时,可曾听说有我德川家哪一家大名的公主在李大人的后宫之中?”

    问了从人这一句,松平老中自己都觉得好笑,若是有哪个大名的女儿嫁给了李守汉做妾,不做妾,哪怕是一个通房大丫头,那么这个便宜老丈人同样可以在日本问鼎一下天下人的地位了!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可是,除此之外,更无别的解释了。看看暹罗的那位,不就是两个女儿嫁给了李守汉,如今又有天朝的封号,每年手上还有无数的银钱入账,过得比暹罗王还要舒服些。

    唉!

    &还能不能再快些?”

    急着要去向江户城中忧心如焚的家光将军禀报这一喜讯的松平老中不断的催促水手加快速度。

    &经是满帆了。不能再快了!”

    &不管!帆满了。你们就组织人去给我划桨!”

    崇祯十一年正月初八,本州下关码头上,人头攒动,旗帜飞扬。

    无数从五位下以上官衔的达官显贵们齐聚于此,等候迎接那天朝大军的到来。

    虽然海风罡烈,但是大名、旗本、老中、奉行,却丝毫不敢怠慢。原因无他,在他们身后,树立着明正天皇兴子和德川家光将军的旗号。

    明正天皇兴子?没错!是女的,日本历史上倒数第二位女性天皇。后水尾天皇的女儿。一位内亲王。

    本来兴子可以四平八稳地过自己皇女的生活。可是她出生之后不久就发生了赫赫有名的“紫衣事件”。

    &衣”是授予僧人荣誉和地位的象征,在《禁中并公家诸法度》中明确规定朝廷不能私自授予紫衣,但向僧人授予紫衣是朝廷的一大经济来源,所以她那穷疯了的爹后水尾天皇一次向70多位僧人授予了紫衣。当然。这种行动不一定仅仅是经济上的考虑。也是尝试着向幕府的权威提出挑战。所以。德川幕府的反应也是很快,1627年,德川家光授意京都所司代板仓重宗宣布。今后只要是违反《公家诸法度》中关于紫衣条文的人,一律免职受罚。朝廷则表示“今后总之不会再做这种无效的事”。

    这场公家和武家的博弈,以枪杆子的获胜而告终。

    但是,正如张文祥刺马之后就来了一个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样,来而不往非礼也。跟着便爆发了“春日局参拜事件”。熟悉“野望”系列游戏的人对春日局都不会陌生。她是斋藤利三的女儿、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奶妈。&衣事件”发生不久,春日局在幕府的授意下近京谒见后水尾天皇,但历来的规定是只有“从五位下”以上官位的人才能入宫晋谒天皇。而作为一个幕府老妈子的春日局当然不可能有从五位上以上的官位,但是迫于幕府的压力,后水尾天皇不得不接见了她。

    在这两件事之后不久,后水尾天皇自己都觉得窝囊,索性退位不做这个天皇,让有着德川家族血统的女儿,年仅七岁的兴子内亲王即位为天皇。成为了天神在人世间的代言人。

    可是,天神在世界的投影也是要吃饭穿衣的。

    在收到了十万石上好粳米之后,(别问我为啥从二十万石变成了十万石,飘没、损耗懂不懂?)在公家众公卿的极力蹿托下,明正天皇兴子前来迎接这位李大少帅。

    而三代幕府将军德川家光,则是在阅读了松平信纲带回来的条约文本后,满眼热泪的决定,要来亲自迎接这位对于德川幕府有着于危难中援手,有着存亡续绝之义的李大将军之子。

    顺便就在下关码头上当着数十位本州、四国的大名签署这份《南倭友好通商航海协定》。

    &只可惜南中军只要求几个港口作为通商口岸,还要由幕府来指定,这便如何是好?这许多的诸侯,哪个都是巴望着将自己的港口变成通商口岸呢!”

    条约里明文规定,要严格执行宽永锁国令,将南蛮的歪理邪说杜绝于神国净土之外。诸多条款,完全都是站在德川家的角度上考虑的。家光将军不由得暗自庆幸,祖父当年称病不出,没有去朝鲜作战,是多么的正确英明之举!

    前几日接到对马岛宗家送来的急报,李大少帅的船队已经在琉球、台湾等处集结完毕,不日便可抵达对马岛,请将军安排迎接事宜。于是,四国、本州之地的数十位大名便被拉来迎接。并且作为观礼人员,观看这场签字仪式。

    &德川家与南中军签订了这样的盟约,看这群首鼠两端之人该如何抉择!”

    这是松平老中给家光将军出了这个主意之后恶狠狠的话语。

    &了!来了!”

    人群一阵骚动,海天之间出现了几个黑点。几点白帆,接着便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转眼之间,几条双桅横帆船很是蛮横的冲到了码头上,将原本已经清理的十分清净的水面上又搜罗了一遍。看着这些南中军水师船只如此耀武扬威,不由得几个亲藩大名、谱代大名心头有些火起,作势便要发作,但是,看看人家船上那巨大的大筒,再看看端坐在赤间神宫中的天皇与将军都是脸色依旧。也只得悻悻作罢。

    八艘双桅横帆船将整个下关水面控制之后。四艘运兵船护卫着一条更加庞大的座舰出现在了栈桥边上。从桅杆上高悬的认旗人们知道,这便是李大少帅的座舰了。

    在大船的侧面,一条悬挂着对马岛宗家徽号的小船,如同在狮子旁边的鬣狗一般。狐假虎威。

    以松平信纲为首的几位老中。立刻招呼在场的人。按照当年太阁丰臣秀吉迎接大明天使的礼仪准备起来,跪在码头上准备迎接李大少帅。

    鼓乐声中,一股钢铁洪流冲上了码头。人们身上的铠甲衣袍装具,几乎晃花了在场诸位大人的眼睛。

    如果说衣甲刀枪还可以用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但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各类火炮,被倭人称为大筒、国崩的大炮,看得武家诸人眼睛发直。

    &大将军,满赛!”

    &大将军,威武!”

    &武!满赛!”

    有那脑子灵光的大名、旗本,率先高呼起口号来,喊得最响的,居然是几个外样大名。

    鼓乐和欢呼声中,八百步兵飞一般的登上了码头,列队完毕,两个四百人的大方阵,横纵各二十个排面,刀裁斧剁一样整齐。紧接着,又是四百人的部队登岸列队,与上述部队有些不同,此辈皆着长靴,腰间配有长刀,乃是四百名骑兵,不过,暂时没有马匹。

    这些骑兵的马匹则是要幕府方面来提供。这一点在对马宗家报信时便说明了的。虽然日本不出产好马,土产的战马都是些比狗高不了多少的,和这个时代的倭人倒也般配。不过搜遍各个大名、官员的个人马厩,四五百匹好马还是能够凑出来的。

    三百炮手,则是位列于骑兵队伍之侧面,考虑到搬运较为麻烦,一些大家伙便没有从船上卸下来,只有那些大佛朗机被卸了下来,列阵于前。

    所有的方阵在海浪拍打堤岸的声响和欢迎的鼓乐声中,鸦雀无声,只是偶尔有衣襟被海风卷起时的扑啦啦声。

    威武雄壮的军容,让武家的大人们想起了一支传说中的军队。

    故老相传,当年有这么一支军队,对阵数千武士也未曾一败,无数武士的头颅反倒被他们砍下,成了他们的军功首级,灵魂成了无法转生的孤魂野鬼。这支军队便拥有着在滂沱大雨中屹立数个时辰而不乱不动的阵容、军纪。

    &去之后,赶快将库房里找出来的那些西军旗帜重新收起来吧!免得引火烧身!”

    方才率先高呼口号欢迎李华宇少帅的一位大名看了这军阵后暗自侥幸。决定还是坚定不移的团结在德川幕府旗下讨伐岛津家的叛逆比较合适一些。

    至于说那些西军的旗帜,还是留在地下室里,等着交给孙子吧!

    一番耀武扬威之后,李华宇在几名随行将领的陪同之下,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迎大明天朝上使!”

    照着日本国内的规矩,所谓天皇不可见,诸侯不可仰视等规矩套下来,在场的人在松平信纲等几位幕府老中的带领下,齐刷刷的跪倒在地,低头看着李华宇的靴子尖,口中吟唱着迎接前来征讨叛贼教匪的李大少帅。

    &跪者何人?”

    头顶上飘了一句带着浓厚日本味道的大明官话。众人虽然跪倒在地,但是不问可知这说话的人是是谁。

    一身大明武官打扮的对马宗家家主,丝毫不顾及众位同僚在心中的诅咒,也压根听不到众人在不住的亲切问候他的历代祖先以及家中女性亲属长辈。

    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众人只得将目光偷偷投向隐然是迎接大礼领头人的松平信纲老中大人。

    倒是松平老中,颇为有涵养。听得这话,不以为意,反而高声报出自己的官职、品级。

    之后,按照公家一个,武家一个的顺序,在场众人依次报出自己的官职姓名爵位等。

    几十位关东诸侯、将军直属旗本,老中等武家要员,和公家诸位公卿一一报名已毕,又是宗家家主一副令人讨厌的嘴脸说了一句。

    &去!”

    接着,他弓着背转身向人群中被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的李华宇笑道,“禀告少帅,前面是倭国一众文武大员前来迎候大少帅。请大少帅示下?”

    &位辛苦了。华宇何德何能,敢劳动诸位大人到此迎候?”

    到底是世家子弟,华宇的做派便令众人心情舒畅了许多。

    &位大人请起。”

    华宇的手在空中虚扶一扶,诸位文武大员们在松平老中的带领之下纷纷叩头谢过之后站起身来。

    &下,一路风波远来辛苦,下官谨代同僚问候了。”

    作为熟人,松平信纲用了这个比较含糊,但却是意义深远的称号来称呼李华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