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燃烧的鹿儿岛(上)
    &不好意思,笔误,之前提到的锅岛直茂,早在猪脚穿越之初就挂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在应该是锅岛胜茂。对不起大家了。

    请大家用月票砸死我吧!

    在松平信纲、德川义直等人的指挥之下,数万幕府大军一日之内攻克岛原城,将为祸数月,引起九州变乱的天草之乱平息。

    大军还有数万人未曾下船便有如此之捷报,这在历代征伐中也是少见的。

    不由得老中松平信纲写成文书,与藩主德川义直联名向将军德川家光报捷。

    报捷归报捷,如何处置善后,却是一件难事。

    松仓家已经败落,幕府正好可以将岛原地区列入幕府直属地域,但是,不远处的福冈藩黑田家等人该如何处置?

    命人将岛原城内草草收拾一番,将遍布于城头上下的尸首检点一番,那些作乱的教徒尸体丢进大海。幕府阵亡将士照着条例抚恤。松平安顿好了这一切,这才到华宇的大帐中毕恭毕敬的邀请殿下入城。

    &中大人,今岛原教匪已平,我们是不是该进攻犯上作乱的岛津等西军余孽了?”

    甫一落座,李华宇的问题便来了。

    &下,外臣今日前来便正是为了此事。一俟大军调齐,我军便南下鹿儿岛,平息岛津家的叛乱!”

    为了这次平乱,德川家光将军也是下了血本,征调了十五万人的军队前来。准备将这意图谋逆作乱的岛津家彻底从日本铲除!

    这几天,不断的有关东诸侯的军队源源不断的开到下关,准备渡海进入九州讨伐岛津叛军。

    这些大名们都清楚的很,一旦岛津叛贼被打垮,那么,少不得大家要坐在一处重新分一下骨头。岛津家把九州搞得天翻地覆,他倒下了,大家势必要在他的尸体上开一下宴席,就像当年秀赖死后,家康将军对诸侯进行转封一样。大家的石高是不是也要多一些呢?

    基于乘火打劫扩充实力和地盘的想法。遍布于四国、本州各处的百余家外样大名表现出了比亲藩和谱带大名还要积极,几乎是自带干粮前来下关地区集结。

    对于这些,水师往来于海上的南中军自然是一清二楚。

    &中大人,不知有没有想过俟大兵将岛津逆贼铲除后。如何收拾残局?”

    遥遥举杯同德川义直示意了一下。二位殿下将杯中的黄酒一饮而尽。

    &日大难。”

    面对着李华宇的问话。松平信纲想了许久才从牙缝里迸出这四个字。

    照着以往的做法,岛津家被灭掉以后,势必要将土地、百姓转封给在此次战役中有功之人。当然。将军和他的近臣们是分得最大份额的那部分人,但是其余各家诸侯也要分上几根骨头才是。

    但是,家光将军已经决定此番战事结束后,接受南中军的美意,不再进行转封活动,九州之地全数归属于幕府,作为幕府的直辖土地。这样一来,幕府便在日本具有了绝对压倒性优势地位。任何一家大名都不敢挑战幕府的权力。

    但是,若是各家大名没有分到骨头,这势必会对幕府心怀怨念。为了平息怨怼,焉知家光将军会不会学曹操一样,借人头来平息怨气?而自己的这颗人头,似乎长短宽窄轻重正合适啊!

    幕府的几位老中中酒井忠胜、阿部忠秋、堀田正盛、稲叶正胜这几年见自己在将军面前呼风唤雨,在背后做的那些小手脚小动作,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一旦那些大名们鼓噪起来,这些人不在将军面前乘机给自己上烂药那才叫见了鬼了!

    被酒精和美食熏得两眼通红的德川义直见松平老中紧锁的眉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中大人!您放着眼前的菩萨不拜,却在那里胡思乱想什么?”

    &人的意思是?”

    德川义直端着酒杯用油乎乎的嘴示意一旁举着筷子正在研究鱼生的李华宇。

    &请殿下教我!”

    &是家父帅的意思。”

    华宇命人取过一封书信,翻检出几页递给了松平信纲。

    &父命人用快船送来。内中谈到了九州平定后贵国重新恢复秩序的事情,更提到了不能进行转封所面对的问题和解决之道。一家之言,算是我父子的美芹之献吧!”

    &乔梓的主意定然是为我德川家谋划万年之计!”

    德川义直和松平信纲从座位里离开先恭恭敬敬的向华宇行了礼表示感谢,这才开始阅读这份家书。

    守汉的信里先是夸奖了儿子几句,诸如阖家大小平安勿念之类的话之后,便是进入了正题,首先表示已经责令有司组织船只往日本,运去粮食布匹肉类咸鱼等物以供军需,这批船只抵达日本后可以用来转运军队用于征讨叛逆。战事稍缓时可将俘虏运回。

    在信中,最关键的便是提到了在战后重建的问题。

    守汉很有见地的提出了将眼下的石高制恢复成石高与贯高并行的制度!

    战国时代的大名们计算年贡额度,有两种基本方式,即“石高制”和“贯高制”。前者以粮食为标准,石读作“担”,本是重量单位,一石为一百二十斤,后来转作容积单位,一石也即一斛,合十斗或一百升或一千合;后者以货币为标准(当时日本国内不铸钱,用的都是中国外流过去的铜钱),一贯即一千文钱,后来“贯”这个概念在日本也转化为重量单位,一贯仍等于一千文,而所谓重量单位的一文,就是指的一枚永乐通宝的份量。

    在咱们粗略想来,理当是商品经济较发达的近畿地区采取贯高制(因为流通的钱多)。而主要的粮食产地则采取石高制(方便征收米粮),然而事实上的情况正好相反。大名们才没有那样温良谦恭,他们既需要米粮来养活家臣,也需要钱币去购买领地内不出产的各种物资,诸如铁砲、马匹等等,所以农民越是缺什么,他们反而越要收什么。

    然而征收钱币作为年贡,甚至强制规定农民必须上缴永乐通宝这种质量好的钱币为年贡,使得农民们不堪重负,纷纷逃亡。因此贯高制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战国大名们又被迫逐渐转向石高制。等到丰臣、德川两家崛起先后统一日本,则石高制也就在全国范围内固定下来。后世对于战国大名的领地大小、财政来源,往往用年贡额来推测和计算,一般也都采用石高制。

    但是石高制还分表高和实高两种。所谓表高。是指在所谓太阁检地后所确定的年贡额。而实高是指封建大名所实际能够征收的年贡额。在德川幕府建立后,战火逐渐熄灭,大名们将主要精力从对外扩张转向内政开发。领内年贡数日益增加,中央政权却不可能每年都检地核准,所以实高和表高往往差着十万八千里。

    越是边远地区,越可开垦新田,增加石高,发展速度很快,畿内地区则没多少发展空间了。

    打个比方来说,伊达政宗受封大片南部陆奥的土地,主城定在仙台,再加上常陆国一万石和近江国一万石,宽永十一年(1634年)计算的表高为六十二万石。然而事实上到了宽永十三年(1636年)政宗死去,经过不懈的努力,大力开垦荒田,仙台幡的实高已经接近一百万石了,时人俗称为“仙台百万石”。

    若是将九州这些看上去贫瘠的偏僻之地分配出去,免不了又有大名经过数年的卧薪尝胆,变成又一个仙台百万石。

    &父帅的意思,是将此次战后的转封,与幕府开放通商口岸之事结合起来。将口岸额定的税收拿出一部分作为年金来赏赐给这些有功大名。”

    石高制度与贯高制度并行,这个法子似乎不错。既丢给了大名们骨头,又不会让这些白眼狼们吃得过于肥胖了。而且,这丢骨头的手和骨头,都在幕府手中,一旦哪个大名有异心,立刻便可以致他于死地!

    松平老中的脑子飞快的转了几个圈,同德川义直交换了一下眼神,都觉得此法可行,只是要再精细一些。

    当下,众人都不再提议此事,只管饮酒谈些风花雪月喜闻乐见之事。

    不数日间,大批军队渡海而来,数十家大名见一日之间素称坚固的岛原城便被攻破,天草时贞四郎的数万乱党连同城内百姓俱都成了南中军的战利品,不由得一阵咂舌。这岛原城可是由以筑城出名的松仓家建造数年而成,想不到一日便完蛋了,自己的那城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

    对这些远道而来征讨叛军之人,少不得幕府方面要出来安慰一番,褒奖几句,之后便是重申军令。

    抢劫可以,不得乱杀人。

    人是要送到南中军那里换取粮食钱布的。

    这话说的众位藩主们心头犹如火炭一般热,本来嘛!大家大老远的跑来这九州,为的不就是财货嘛!既然人也可以换东西,那咱们就先抢东西再抢人就是了。

    安排了行军建制序列,以松平信纲为总指挥,黑田家为第一军,德川义直为第二军,李华宇与松平信纲居于中军,浩浩荡荡的十五万人水陆并进沿着北九州向南一路攻城夺地而来。

    福冈、丰前、丰后、佐贺跟长崎等处都是一鼓而下,岛津家军队都是稍稍接触后便立刻撤退,留下一座空城给征讨军。

    不过,便是这一座座空城,也是令征讨军中争吵不断。

    黑田家面对着第一军各部冲进福冈城中大肆抢夺极为不满,几乎与几家大名发生火并,好歹这也是老子的地盘,好不容易才抢回来,正要重新收拾一下家业,结果先是被岛津家抢了一遍,之后再被你们抢一把,还有什么能够给我留下来?

    就连那些种地的农民你们都不放过?!以后还有谁给我缴纳年贡?!

    大军便是这般吵吵闹闹的一路向南,奔着熊本而来。

    熊本。北九州与南九州的接壤处。由于地理上的原因,熊本自古以来就是九州地区的政治中心。岛津家的四万兵马在这里依托阿苏山山形地势据险而守。试图在这里阻击南下的征讨军,之后再玩弄老办法,吐出在九州风潮中所获得的土地,回到萨摩继续养精蓄锐以待时机。

    &本地方贫困,岛津家又以吃饱饭为诱饵,大肆招收农民入伍充当足轻,这一仗,只怕死伤比岛原城还有严重些!”

    中军行军队伍中,松平信纲忧心忡忡的对李华宇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熊本的东北部有阿苏火山。西南部有不知火海(八代海)。因为有这两座陆地火山和海上火山。古时就有“火国”的说法。正如我中华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火国的恶劣自然环境,使得当地人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特别凶狠蛮野。战国时期,日本便流传着“天下九州兵第一九州熊本兵第一”的口号。刚刚被平定的天草之乱中那些坚守不退拼死力战的一揆军中便有不少熊本人。而在我们熟悉的历史上。冲进南京进行大屠杀的野兽组成的第六师团就是熊本师团。

    但是这一仗还是必须要打。否则。熊本城这个钉子拔不下来,这十五万人的军队便不可能放手南下攻打岛津家的鹿儿岛城!

    原因很简单,这座原本是堵住岛津家北上通道的熊本城。如今却成了岛津家的北大门,牢牢的钉在了北九州与南九州之间的通道上。

    想法子绕过去?不可能的!

    熊本城的建设地,就选在了位于隈本东南的茶臼山丘陵地带,横跨坪井川,而肥后的白川和井芹川则成为了天然要害,是日本筑城史上并不多见的占据天险的平山城。

    就算是少数部队能够偷偷的迂回过去,大队人马如何能够过去?即便是从山岳间逢山开路、攀藤附葛的越过去,这十五万人的粮食辎重该如何保障?

    粮道在后面,随时可能被岛津家在熊本城的守将锅岛直茂那厮切断,到时候,这十五万人不饿死就得跳海!

    不得不佩服这座城池的建造者,日本历史上更加有名的筑城大师加藤清正地点选得实在是太刁钻了!

    &人清正,强悍、严厉,实乃酋中名将也。”在随同丰臣秀吉入侵朝鲜之时,加藤清正便以强悍耐战而被明军牢记,但是,更加应该让明军记忆犹新的,是他在朝鲜主持修建的那些倭城,特别是蔚山倭城,更是让明军流尽了血。再加上又碰到杨镐这么个窝囊废统帅,唉!不提也罢!只可惜了那些明军将士。在这之后,加藤虎之助清正之名,传遍整个日本。

    回到国内后,一心修建自己的主城,加藤清正更是将全部心血都投入到了这座熊本城上。

    熊本城是一座平山城,城池采用蔚山倭城时的技术。整个城池全长53公里,西南及东北一带是古城千叶城,被称为出丸。清正特别擅于建造石垣,因为上半部称作“武者反”而闻名。将主要防守设施都集中在南方,以应付假想敌萨摩藩的入侵。

    熊本城的天守阁更是为日本所独有的一正一副形式。天守是连结式望楼型,大天守是5重6层及一层地库,称为“第一天守”。小天守是3重4层及一层地库,称为“第二天守”或“御上”,是城主夫人的居所。城东北是清正建立的丰国庙迹(立田山中腹),而城西南妙解寺迹(花冈山麓)与细川家两个灵庙连结。

    除了天守阁以外,那些在日语中被称为“橹”的城楼,更是星罗棋布。之丸五阶橹、饭田丸三阶橹、宇土橹、监物橹(长冈图书预橹)、平橹、五间橹、北十八间橹、东十八间橹、源之进橹、四间橹、十四间橹、七间橹、田子橹各橹环顾于城垣四周,上面的箭眼射孔,不但可以供弓箭手铁炮手对城下进攻队伍射击,还很人性化的考虑到了射击死角问题,上面提到的“武者反”就是具有反斜面,为射手们提供最佳射击角度的设施!

    听完了松平信纲介绍的关于熊本城的情况,看着有那手脚麻利的军官们用杯盘茶碗之类的摆设出的熊本城周围地理和防御设施,不由得让南中军诸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尽管李华宇是初临战阵,但是梁宽等人可都是在战场上滚打了十多年的老油子,端详着地图,再看看那几乎处处陷阱道道机关埋伏的熊本城,众人心中无不大骂这个筑城的加藤清正十八代祖宗。

    &然此城如此坚固,易守难攻,为何岛津家却轻易取得?”

    李华宇突然想起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搞清楚了岛津家的做法若是能够照方抓药,重新来上一回不是更好?

    &下,那岛津家早已有了预谋,当日板昌君在岛原平乱时,他们就派遣间谍混进熊本城。板昌君阵亡后,他们便派遣一部冒充回鹿儿岛催要补充的使者突袭熊本,里应外合,夺取了熊本城!”

    &今,守城的是锅岛胜茂那厮,早已将熊本城守得铁桶相仿,这些取巧的招数皆不可用!”

    看来,奇袭、骗城这些招数都不能用了。只能是全军往熊本城方向开进,在城下与素有勇将之名的锅岛胜茂硬碰硬的干上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