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南下与北上
    四月的广州,正是花团锦簇草长莺飞的季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珠江两岸从去年的战火中恢复了过来,几处村子里农夫牵着耕牛扛着犁杖准备下地耕田。

    沿着珠江抵达广州城内,天字码头上,一群广东省内各地的官员聚集于此。

    从官员各自袍服上的禽兽图案上可以看出,这些广东本省的文武官员品级从七品知县到三品参将都有,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站在码头上,身后的亲兵家人仆人也都是蔫头耷脑丝毫没有生气,与这大好春光生机勃勃的景象大相径庭。

    一阵鼓乐传来,一队仪仗旗牌气势如虹而来。

    &精神着点!李大帅和姜大人来了!”

    官员们互相提醒着,努力做出一副笑脸来迎接顶头上司李守汉和两广布政使姜一泓。自从英夷窜扰虎门之乱后不久,朝廷便有旨意到来,调两广总督张镜心北上入京,听候弹劾。这虽然比令锦衣旗校拿问进京下狱好些,却也是极大的惩处了。倒是守汉上下打点,内阁几位大佬,宫中几位有体面的大太监处都塞了无数的好处,最后,免去了张总督的议处,令其致仕还乡荣养。

    不过,两广总督之位倒也没有再派人前来,只是一直由姜一泓大人署理。

    这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了李守汉对于两广的控制。

    而守汉控制广东后的第一步措施,就是安排两广官员分期分批往南中去参观。这些官员就是担心去了那传说中的烟瘴瘟疫之地,有去无回。故而才在这里哭哭啼啼垂头丧气。可是不去的话。广西可还在镇压各处土司和教匪的叛乱,要是得罪了李大人,一道军令下来,命自己去剿匪,死在匪徒刀下还好说,若是被匪徒掠了去,只怕连朝廷抚恤都没有了。

    &位同僚,请了。”

    两广布政使姜一泓倒是红光满面的。双手作揖向给他行礼参见的广东官员们示意。

    &某不才,日前应督臣之邀请,往南中游历一番。有几句不成文的诗句在此。请各位同僚品评指点一二。”

    姜一泓开始口中吟诵起自己二月里去顺化等处采购粮食军器时所作之诗句。

    &入南中眼界开,此身疑似入蓬莱。若携刘阮亲到此,错认桃源不肯回。”

    对仗、比喻、词句、典故一样不缺,姜大人的这首诗做的不错。稍稍的将众人的心安顿了下来。

    &位同僚。李某既然邀请各位往南中游历一番。自然要尽地主之意。本应亲自陪同各位前往。奈何军务缠身,圣命不可违。只好令犬子华宇陪同各位往南中一游了。列位此行的一切事务,本督已命人安排妥当。各位的饮食起居衣食住行,大可放心。南中虽然偏僻蛮荒,但也有些赏玩的景色的。”

    &路坦荡如砥,车马奔驰如飞,房屋楼宇有高至六七层者。各个工场作坊烟突如林,入夜之后城镇火树银花。各位,大有可观啊!”

    姜一泓又在那里很是煽情的渲染了一下自己的南中见闻,众位官员这才勉强打消了生死离别的情绪,同作为南中军代表的李华宇等人含笑一一见礼。当得知眼前这个金冠锦袍如玉树临风般的少年,不久前刚刚在扶桑做得好大一番事业,杀的扶桑尸山血海,数十万人沦为劳工、奴隶之时,不由得众人一个个顿生敬意,后背一阵发冷。

    区区一个少年人便如此狠辣,若是李大人本身出手,又会是何等景象?几个官员心中不由得暗自揣测。

    江面上一阵骚动,十几艘运粮卸货的船只急急忙忙的的跟着码头上人的呼喊指挥调整风帆移动位置,两艘刚刚卸完粮米的粮船未等脚夫在码头上站稳,就急匆匆的收起了跳板,起锚为远处从珠江口逆流而上的几艘水师军舰让出泊位。

    为首的战舰,正是守汉的座舰伏波号。

    这条头尾长约二十丈的艨艟巨舰,一直在广东军政官员心目中,就是南中军武力和威慑力的象征,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李守汉本人的座舰,南中军水师的旗舰,便是船本身数千料的吃水、那众多的风帆,大大小小数十门各种口径,一次齐射可以将一座城镇变成一片火海废墟的威力,都让官员们对这条舰船又敬又怕。

    &列位往南中一游,自然是乘船前往比较合适,船只穿过琼州海域,便是进入了我南中军辖区,自河静登岸,在河静看一看那里的工场矿山船厂,之后沿途南下直抵顺化、柴棍地域,各位大人可以体察一下南中民情风俗。然后便从金兰湾上船折返,经琼州稍事休息一二之后,再回到广州。列位以为如何?”

    李华宇作为陪同团团长,慢条斯理条理清楚的将行程安排讲说了一遍,听得众人如醉如痴。

    &为要运粮到广东广西,一来赈济灾民,渡过春荒,二来是要确保剿匪部队的军粮。还要将在扶桑的俘虏押运回来修建广东与广西之间的大道,这船只便短缺了不少,家父帅又没有撒豆成兵的本事,没奈何,只得委屈各位,乘坐家父帅和我南中军水师的炮舰了。”

    有那善于揣摩上意的官员立刻转动起聪明的大脑,从李华宇的意思中读出了若干层意思一,我们是有经济实力的!在这三四月份的春荒季节,我们有余粮可以供给两广的军需民食,确保两广社会秩序物价稳定。第二,我们是有军事实力的,不信,你们去看看那些从扶桑一船一船运来的俘虏!第三,我们是有经济实力的,可以在两广的高山大河之中修建道路桥梁的!第四,我们是把你们当成自己人了。否则,像统帅的座舰这种国之利器,怎么可能让你们随随便便的上去乘坐?

    李华宇的这一番话,说得在一群官员家眷中安抚那些或徐娘半老或花枝招展的官员女眷的盐梅儿和黎慕华眼睛里不由得泛出了泪花,儿子出去这一番历练,果然是长进了!

    有那官员已经开始在打腹稿,准备写南中游记的开篇,如何用最华丽的辞藻,最唯美的篇章来渲染一下主公的这一份恩德。

    从船上发出干脆利落的口令声,被装饰一新的伏波号。在水兵们齐心协力的动作下。几个技术动作便稳稳地停泊在了天字码头的栈桥旁。

    鼓乐声中,官员们鱼贯登上伏波号战舰,开始用好奇的眼睛四下里大量这条从未如此近距离接触的战舰,人们开始从忐忑恐慌中解脱出来。取代的是好奇。看着炮位上那巨大的火炮。官员们不由得豪气顿生。“有如此坚船利炮,主公何愁不能杨威于异域?挽狂澜于即倒?”

    几声号炮响起,以伏波号为首的六条舰船缓缓的离开了天字码头。在珠江上画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向珠江口驶去。

    望着远去的点点帆影,码头上又是抽泣声响起一片。盐梅儿和黎慕华等人少不得又要安慰一下这些女眷,“莫要难过,一两个月就回来了。到时候给你捎回几块天竺和大食的珠宝来不是好事?”

    &是,莫要悲伤,城里的隆盛行新开了两家店面,专门售卖些上好的宝石首饰,我方才命人告诉掌柜,今日暂时不对外营业,专门等候我等。”

    珠宝对于女人的诱惑是巨大的,听到有这样的好消息,女眷们缓缓止住了哭泣,纷纷上轿随着盐梅儿的仪仗道队逶迤而去。

    &张什么?!”

    坐在自家轿车内的黎慕华,看着远处盐梅儿的仪仗警卫,心中不由得一阵泛酸旋即又是一阵得意,“我的儿子是长子,如今又开始办事了,这份家业日后谁说了算,还不一定!”

    &大人,你我也要回去办事了。”看着码头上渐渐恢复了原状,守汉含笑对着姜一泓打着招呼。

    &该如此,督臣请!”

    码头上转眼之间又是一片繁忙杂乱的景象,无数的脚夫冲向刚刚抵埠的几条粮船,准备将这半天失去的损失夺回来,将休息过来的体力变成一根根竹签子,下工时可以换取通宝的那种。

    码头上的繁忙景象自不待言,只说船队出了广州水域,乘着一帆南风,缓缓的升起了风帆,那帆吃饱了风便开始加速,登时令乘船的官员们大呼小叫起来。

    什么叫风驰电掣,什么叫几若奔马,都不足以形容这船只的速度。

    &些!慢些!”

    有官员吃不住,口中不住的哀告着船上的水手,祈求能够将速度降下来。

    &经慢了。这伏波号最快可以到每个时辰行驶九十余里,眼下还不到四十里,如不是为了等候那几艘小船,咱们此刻本来应该出了珠江口了!”

    看着船只的城镇村庄牧童耕牛农夫渔舟飞也似的向后退去,这本来可以令官员们诗兴大发,吟哦出些佳句来的风景,却成为了令这群饱学之士心惊肉跳的景象。

    &个时辰能够行驶九十余里水路,三天,至多三天便可以抵达河静。装上粮食,之后向北贩运,从珠江口到闽江口便算上五天,半月便可以走上一个来回。”

    精于财赋计算的管粮郎中一边抓住了船上的栏杆,一面不住的在心中算计,如何能够将此次往南中之行同自家生意结合起来。

    在确定了要去南中之后,许多人家族中便有亲眷上门,要求一同前往,生死不论,只要可以同行即可。为的就是能够获得将南中出产的粮食、食盐、精细白糖、布匹、各类铁器、熟铁运到福建、江西湖南等处贩卖。

    &夫,不瞒你说,我这边接头的人同郑家有往来,只要咱们能够从南中采购到粮食,不用咱们操一份心,直接在南中的几处港口上,便可以将契约转手给他郑家的商号,一律加价三成。这是无本万利的好买卖啊!”

    &价三成?兄弟,你莫要欺负你姐夫是读书人。不懂得经营之道。”一旁的夫人对娘家兄弟的贪心不足有些看不下去了。

    &石粳米连运费到广东最多也就三分银子而已,江南七月粜米的价格最低都是五钱银子一石!这米价翻十倍也不过三钱银子一石,你却说加价三成?当真将你姐夫和我当成羊牯宰吗?!”

    &说了,他郑家不是和李家关系走得很近吗?为啥不自己出头去买粮食?反而要在底下做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定是有条见不得光的发财路子,不能让李家知晓。这若不是能够有几十倍的利钱,他郑家的银子是海水漂来的?大风刮来的?!”

    被自家姐姐夹枪带棒的一通排揎,当小舅子的败下阵来。只得拱手认输。

    &我那亲姐姐!的确如您所说,郑家是加几倍的利钱收这些契约,可是,兄弟我也要有些银钱过手才是啊!”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姐姐姐夫和小舅子达成了协议。小舅子会在利润中分得一成作为车马费,再有一成是分润给给小舅子跑腿儿的一群闲人。

    抱着此去南中便是生死阴阳看法的,和到南中来带着搂钱的耙子来的人各占了一半。不过,其中也有异类。

    这个异类此时正站在舰首。迎着略带着些咸湿味道的暖风。同船上的军官和水手们用一口南直隶官话东拉西扯。

    这位。就是我们在以前看到过的曾经在广东旅游时为广东物价之低廉而慨叹的江阴徐弘祖。这次,恰好他应同乡之邀请到广州游历,听说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到南中一游。立刻钻山打洞死皮赖脸的要求一同前往南中,享受这样一个公费旅游的机会。

    船只在经过内伶仃岛与大铲岛洋面,即将进入珠江口时,远远的额,两艘船只飞也似的劈波斩浪而来。

    &好快!莫要被它撞上了!”

    徐弘祖大声疾呼着,试图提醒水手们注意。

    &的船?”

    &旗号是李二掌柜的船,这么猛的南风,还挂满了帆,这是有什么急事不成?”

    &南风起了。又逢春荒季节,正是往北方往内地贩运粮食的好季节。李二掌柜的不着急才怪呢!”

    几个水手一面议论着,一面将手中的火绳朝着舰首的两门大佛郎机的引火口触去,向远远驶来的船只鸣炮致敬。而同样的,对面的船上也冒起了两股细小的白烟之后隐约有炮声传来。

    &舅也不知道又有什么大生意,竟至如此?”在自己的船舱之中,同几个知府参将游击说话品茶的李华宇,从舷窗之中看着李沛霆的船只如两条飞鱼一样从身边掠过,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不由得心中有些纳罕。

    但是,纳罕也只是转瞬即逝,华宇还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付眼前这些广东的文武官员。

    出了珠江口船队沿着广东沿海继续南下,所有的风帆都升到了桅杆顶上,借助着风势,越发的行动快捷起来。徐弘祖在船舷观赏着舰船飞驰而过的景色不由得高声吟诵起来,“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诗句。身后的船舱中传出一阵阵呕吐晕船时稀里哗啦的声音。

    借助从信号兵那里花言巧语借来的望远镜,徐弘祖仔细的眺望着海岸线上那无数沿着海岸如同蚂蚁一般正在登岸的人头。

    &位长官,那是什么?”

    对于徐弘祖的尊称,被问的甲板炮长很是高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海岸线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

    &应该是大少帅此次从扶桑弄来的劳工俘虏之类的。这些人应该是分到高州、钦州、廉州这一带修筑道路的。”

    对于两广要大肆修建道路的事情,徐弘祖倒也知道一二,但是动员民夫可是一件大事情,各地官吏都打算在这个事情上好好的大捞一把。不想李家父子奇兵突出,居然用扶桑国那些只要管饭吃,就可以每天干六个时辰两头不见日头的苦力弄来修路了?!

    从那一团一簇的人头上可以看得出,这些人至少在万人以上,单单高州钦州一带便有这许多人手在此修路,那么,素称是广东精华的珠江两岸、从省城到宝安、从省城到潮州等处的道路,想必筑路的人手更多。

    &是自然!主公要求通往宝安的道路要在端午节前通车,自然要加派人手日夜赶工了。”

    那炮长很是得意的回答了徐弘祖一句,“这路一通,省城里的米价布价油盐价钱就不要打算有什么变动了。”

    天色很快便在这风驰电掣的行进中暗了下来,天边如同一架黑色的纱幕缓缓落下,很快天地间便昏暗了下来。船队本来打算夜间穿过琼州海峡,但是看船上这些老爷们一个个吐得有气无力死去活来的样子,若是持续航行下去,只怕有的人连胆汁都没的吐了。华宇只得下令船只在徐闻县停泊下来,让这群老爷们能够稍事休息,养精蓄锐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