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下与北上(三)
    杨嗣昌于崇祯十年八月提出了“四正六隅”十面之网的策略作为剿贼方略,并于当年十月正式提出,得到了崇祯的批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军令中,杨嗣昌要求各部下三月苦死功夫,把数年未竟之功完成。

    &之愚计,要使陕抚断商、洛,郧抚断郧、襄,楚抚断德、黄,皖抚断英、六,凤抚断颍、亳,而应抚之兵仍堵潜、太,江抚之兵急堵梅、济,东抚之兵直堵徐、宿,晋抚之兵横截陕、灵,保抚之兵飞渡延、津一带。然后总理提边兵,监臣提禁旅,豫抚提左(良玉)、陈(永福)等兵,同心并力,合剿中原,为不尽不休之势。倘闯、过大贼透出关东,则秦督提左(光先)、曹(变蛟)、祖(大弼)诸帅之兵与之俱出。下三个月苦死功夫,了十年不结之局。是在我皇上赫然一震怒间耳。……断断乎可三月而平贼也。”

    杨嗣昌的这个战略得到了崇祯的大力支持,命令颁布之后,各地的官军们不再敢玩弄保存实力、养贼自重这些花样,而且军粮军饷也得到了较为充足的保障。这便令官军士气得到了提升,很是打了几个狠仗。

    陕西三边总督洪承畴和陕西巡抚孙传庭,在明朝官员中都是既有工作能力又敢于任事之人,统率的陕西(包括三边)的官军比较骠悍,号称“敢战”。就时间而言,又正赶上了“三月平贼”的最后期限。洪承畴和孙传庭同朝内掌兵权的杨嗣昌有矛盾,唯恐追剿不力。会受到朝廷的处治。而当得知李自成所部出川返回陕西,携带大批辎重的军情之后,在可以剿杀闯贼夺取辎重缓解自己压力扩大军队实力的巨大诱惑之下,陕西官军各部以百倍的疯狂分头扑向农民军李自成部。在洪承畴所统总兵曹变蛟、左光先、祖大弼、副将贺人龙等部官军的追击下,出川不久就连遭失利,人员和马匹损失很大。李自成“仅领三百丧败之众抱头鼠窜”。

    而在中原各地剿贼的熊文灿左良玉等人也是捷报频传,先后逼得各大股流寇宣布愿意接受招安,闯塌天刘国能、射塌天李万庆等人干脆就是投降官军。

    为了能够让在前线带兵的洪承畴、孙传庭、左良玉、猛如虎等人作战无粮饷后路之虞,崇祯皇帝除了继续祭起“加派”这个利器之外别无他法,户部尚书程国祥更是迎合朱由检和杨嗣昌的意图。别出心裁地引唐代为例。建议税房间架,向城市居民征收门面税。朝廷据此发布诏令说“暂借民间房租一年”。规定不论大、小户,一律按门面征收税银一钱。有的地方官趁火打劫,自行规定“每门面之内有房一间即税银一钱。”

    为了能够确保税收征收到手。杨嗣昌建议在户部内添设总督省直剿饷侍郎一人。推荐傅淑训担任。“得自用吏分部郡县,不及额者以乏军兴论。”给自己挣得了一个可以媲美皇祖嘉靖皇帝“家净”的外号“重征”之外,更是将目光投向了答应给岁贡内库五十万银元、二十万石粮米的李守汉。

    除了下旨意到守汉在京中的公馆内温言督促外。崇祯更令手下心腹大太监王承恩派遣太监到京城的隆盛行中找寻门路。

    好言好语将前来传达崇祯本人意思的太监吴良辅安顿好,李沛霆顺带着同吴良辅做成了一笔小生意。

    &下虽然是商人,学得是陶朱公之术,却也喜欢读些书,久闻宫中藏着当年永乐爷编著的一部旷世巨著《永乐大典》,一直想拜读一番,可惜没有机会啊!”

    &大掌柜打算读这部书?”

    吴良辅眨着眼睛似乎很有兴趣的看着李沛霆。

    &但在下想读,便是在下的东家也一直以为恨事。当日离京之时只说不能向陛下求个恩典,去拜谒一下这部巨著的庐山真面目。”

    李沛霆说的声色俱佳声泪俱下。

    &将军和大掌柜要是有意打算读这部书,奴婢倒是能够效一些犬马之劳。”吴良辅不动声色的望着李沛霆的脸。

    &是奴婢们在宫里办事,这个,有些人情常例是少不了的。”

    只要你开口要钱就好办!

    &样,只要能够让我家主公逞心如愿,公公只管吩咐。”

    &乐爷留下来的这部书,光是目录就有六十卷之多,全部书籍更是有两万两千多卷,不知道大掌柜和大将军打算读那部分?”

    &请公公将这六十卷目录取来,容我向我家主公禀明。看看主公是。。。。。”

    &家虽然是个没卵子的,但是也喜欢个痛快。这样,李大掌柜,咱家若是将这部书给你从宫中弄出来,你能够给咱家什么好处?”

    如此直截了当的要钱要好处,真真让李沛霆有些意外。不过也好,这样单刀直入,省的双方盘马弯弓的彼此绕来绕去了。

    一万石米的米票,轻轻的推了过去。

    但是,又被吴良辅轻轻的推了回来。

    &里各处管事的公公太多,这个,不够分的。”

    时下京城里一石上好的南中粳米大约是三四两银子,这一万石便是三四万银子。可吴良辅竟然说不够分!

    &是给公公的。至于其他公公处,另有一份,烦请公公代为转达。”又是一张一万石米的米票推到了吴良辅面前。

    &一卷书送到小号时,另有五石米交给送书来的公公带回。”

    一个黑心太监,一个无良奸商,在达成了一笔盗窃国宝牟取私利的交易后各自离去。

    趁着河流解冻之际,李沛霆以督运粮米为借口出京直奔天津。沿着几条河流旁竣工不久的大道,只消两日便抵达了泥沽。乘船出海。

    只不过,船只方向并不是直接向南,而是向北。

    他要在庙岛群岛附近同北方南下的伙计们会合。

    &计们除了要将各自的生意、收支等情形一并交接之外,各处的山川、河流、兵马、户口、矿藏、出产等也要报告与我。我才能够向主公您禀报。”

    驻守沈阳的商号伙计讲说了这样一个情况,开春以来,原本每年都要闹的春荒,粮价飞涨银价暴跌等情形出奇的没有出现。这令本来打算利用这个时机大捞一把的隆盛行很是恼火。

    一番打听之后才得知,原来有山西商人用海船从关内运来了大批粮米,前后有数十船之多,虽然对整个辽东仍旧是杯水车薪。但是对缓解压力。安定人心却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然没有利用这个粮价飞涨银价暴跌的机会捞到好处,但是大批的银子不用去买粮食了,便如潮水一般涌入了隆盛行在中街的店铺之中。八旗贵族各级将领军官大臣们纷纷为自己和家里人、手下得力的奴才们购买各色棉布、绸缎、珠宝首饰、肉食罐头、砂糖等各类奢侈品。

    &这钱花出去当真是快!比关内的尼堪官军逃得还快!”

    &事!大不了今年再进关去抢一次就是了!”

    &么?又要进关围猎了?”

    &错!我的本家兄弟在皇上的葛布什贤超哈营当差。他说。皇上把关宁军那边送来的议和使者算卦的周瞎子送回去了。告诉他。今年我八旗大军要进关,而且走那条路都告诉了他!”

    &这。皇上也特意的英雄了!”

    &一看你就没有好好的读三国演义,这就是诸葛亮用的空城计!”

    两个建奴军官肆无忌惮的闲谈被伙计们记下来逐级向上汇报,直到李沛霆这里。

    对于入关劫掠,建奴上下已经把它当作一场赏心悦目的事情来做了。进关抢劫,抢钱抢粮抢人口,回来之后还有军功,大家的官职还可以往上升一升。可以照着军功分配赃物,然后便可以用抢来的财帛女子好生的享受一番。

    如此一来,建奴内部已经将进关劫掠作为一项促进实力发展良性循环的工作来做。

    &洪太给我的书信里,也是隐约透露出了这番意思,他让我今年秋季之后送货色过去的时候要在沈阳多住几日,‘俟府库宽裕,便支付价款与吾弟!’他们可没有秋粮赋税,不进关抢,他上哪里给我找那近百万两的银子?就算拿皮毛人参抵价,最好的货色也不在他手里!”

    李沛霆嘴角上翘,露出了一阵得意笑容。

    &啊!这人参貂皮鹿茸角,东珠琥珀红玛瑙、虎骨熊掌猛虎鞭,还有什么生金元狐;最好的货色都在李大掌柜的手里控制着!”

    守汉端起茶杯向李沛霆举起,“来,为李大掌柜贺!”

    &主公贺!”

    从对黑龙江流域蛮族开展贸易一来,这一地区大量的上好土产皮毛通过林文丙、阿七、奥尔迪等人之手,被海船运到了京城运到了留都,变成了白花花黄澄澄的东西,变成了粮食棉花。

    换取这些皮毛的物品,则是些索伦人喜闻乐见的尖兵利器,可以一箭射死黑熊的硬弓,可以将熊掌一刀斩断的快刀,可以刺死老虎的长矛,可以烧煮食物的铁锅,可以烹制出美味兽肉的精盐和香料,还有勇士们喜欢的烈酒,女人们喜欢的漂亮花布。

    为了方便这些顾客的贸易,隆盛行很是体贴的增开了两处商贸点。一处在奥尔迪头人的城寨中,一处则是设在了原奴儿干都司所在地永宁寺。大批的虎骨熊掌皮毛人参东珠珊瑚玛瑙之类的土产通过这里源源不断被海船溯江而上,之后转运到南北二京苏杭镇江扬州等地,换回来数万倍于交换货品的银钱。

    &是阿七、奥尔迪送来的要货数量。”

    在一堆清单中,李沛霆找出了被誊写了一遍的永宁寺分号的报表。

    长刀一千五百口,长矛一千支。铁胎弓五百支,长箭三千只,棉布六千匹,大米一万石,大小铁锅三千个烈酒、精盐若干。

    草草的看了一下,守汉不由得撇撇嘴。

    &手下这些人忒不长进!如此小家子气!”

    &日若不是你们那个林文丙赊购给博穆博果尔那家伙那些刀矛弓箭,你们如何能够在去年一下子收了上万张上好皮毛?如何能够将一件玄狐皮子卖到了上万银子?!”

    隆盛行将这些皮毛拿到手,立刻在原来加工的基础上进行精加工,守汉戏称为装修。最上等的精品毛皮,除了毛皮本身的质地以外。更是将南中“特产”的宝石与毛皮进行捆绑式销售。将红蓝绿各色宝石雕琢后镶嵌入动物的眼眶之中。远远望去,仿佛那些小精灵的眼睛正在与人对视,一下子便为毛皮增色不少。这样的一张玄狐皮围脖,在南京被人用一万银元买走。还大叫便宜。立刻便在南京城里成为了炫耀身份的象征。没有买到这种标识着自己身份奢侈品的人们。纷纷丢下全价货款。要求在来年入冬之前必须要有这样,甚至比这还要豪奢的皮货。

    而这些,全部来源于当初林文丙赊购给博穆博果尔的二十张铁弓和五百支箭、五十支长矛、二十柄钢刀。靠着这些凭空而来的精利武器,博穆博果尔很是迅速的将附近几个数百人规模的小部落吞并,一下子手中的人口和猎场都扩大了数倍不止。

    整个夏天,黑龙江流域的蛮族中都在战火中度过。

    奥尔迪、博穆博果尔同忠于建奴的巴尔达齐们打得死去活来,部落里的勇士们将头上有金钱鼠尾辫子的索伦人同胞视为最好的猎物。一个夏天的猎杀,那些归顺了建奴,接受建奴册封并与建奴通婚的索伦部落,损失了数百名可以入选白甲兵或是充当死兵重甲的勇士。虽然归顺了建奴,可是他们手中依旧是狼牙做的箭头,木头做的弓,如何与全副金属兵器的博穆博果尔等人抗衡?

    &以我说,你们在庙街、在苦夷岛等处准备的货色实在是小家子气。要在今年过年之前,帮助博穆博果尔装备起来至少五百个全甲战士!给奥尔迪装备起三百个人来!”

    &外,我再拨给你们二百只火铳,十门大小佛郎机。除了在各处守卫之外,要给博穆博果尔训练出五十个火铳手,给奥尔迪训练出三十个来,要配备齐至少够打一百五十发子药的火药。”

    &么优厚的条件?主公,火铳可是连官军和辽东反贼都没有卖过啊!”

    李沛霆有些惊讶了。这群冰天雪地里的蛮子,如何能够让自家主公如此看重?难道就是为了那些皮货和人参东珠等物?

    &公,这火炮用于防卫,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若是要用火炮为商站防御,那就要在黑龙江择地筑城啊!”

    &错,我就有此意!”

    在永宁寺等处筑城,并且在黑龙江流域择地建造内河港口码头仓库等设施,是守汉自从与辽东开展贸易以来一直念念不忘的想法。有了码头,大船便可以将无数的物资卸下来在仓库中储备,供给人员消耗贸易之用。

    而将大炮安放在这些城寨,为的就是加强防御力量。

    &公,大可不必这样吧?那些索伦人连铁制盔甲、兵器都不全,如何与我军抗衡?这两年下来,他们与辽东建奴已经翻脸成仇,只能将各色山货卖给我们,否则便无法生活下去,又如何能够与我等翻脸?”

    这便是李沛霆作为商人的局限性了。守汉也不好发作。就算是索伦人要依赖于隆盛行的交易才能保证各类生活必需品的输入,但是他随着武力的增强,势必也会起了弱肉强食之心。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就是这样,否则一旦有事,在万里之外的冰天雪地之中,如何求生?

    更何况,除了索伦这种尚未完全开化的民族之外,一支更加贪婪的民族也在失必儿(明代史料称呼西伯利亚的名词)的荒原上出现了。

    在我们的历史上,俄罗斯的探险家、民族英雄阿维尔基耶夫、哈巴罗夫等人,先后于崇祯后期出现在了黑龙江流域,并且为俄罗斯族在这片土地上打下了永远的烙印。但是,眼下这里成为了守汉继满剌加之后又一个现金来源地,他会容许别人觊觎自己的钱袋子?显然是不能!

    在守汉不是很深刻的印象里,阿维尔基耶夫这个家伙应该是崇祯十二年初抵达石勒喀河与额尔古纳河的汇合处,并且发现了黑龙江,然后命名为阿穆尔河。最扯淡的事这孙子竟然在这一块发现了金矿跟银矿,然后回去大肆宣扬。四年后,该死的哈巴罗夫就来了。

    在抵抗罗刹人的入侵过程中,用着最原始武器的索伦人进行了最勇敢的抵抗。只可惜,狼牙制成的箭头无法将罗刹人的熊掌射穿。

    这也就是为什么守汉要大力武装起博穆博果尔、奥尔迪两个部落的原因。

    想象一下,能够在以战力强悍而著称的八旗满洲中充当重甲死兵的索伦人,一直到鸦片战争时期都是清军的王牌部队,这样的兵员素质,若是用南中军备武装起来,以对付那些流氓、小偷、强盗、流放犯人组成的探险队,岂不是手到擒来?

    李沛霆虽然不明白守汉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多年来的经验证明,对于这位爷的一些看似天马行空荒诞不经的做法,最好还是先去执行,说不定在执行过程中便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我马上安排阿七、文丙他们在黑龙江各处择地筑城,雇佣当地土人,采伐树木,搬运土石。”

    &二哥,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这个人,要么不做,要么就是照着修京城那样做,有必要吗?”

    守汉明着批驳暗着很是亲热的挤兑了李沛霆一句。

    &看之前在黑龙江口修的寨子就不错,用两层木材中间充填上泥土,版筑成墙。多用些木材,将城寨搞得大一些就是了。城外再修筑几座炮台,互相之间可以彼此呼应掩护就是上佳之选!”

    这样算了下来,筑造一座城寨,雇佣土人、采伐树木,所花费的不过就是几十口铁锅的价钱罢了,在黑龙江地域,巨大的树木是不值钱的。只可惜太过于遥远,天气寒冷,动辄便是半年的风雪天,道路运输不便,否则,在黑龙江将树木砍伐了,运到海口好生风干了便是造船的上好原料。

    &哥,等城寨筑成,便可以好生的询问一下那些土人,他们手中的那些生金是从何处来的,说不定,这里会有金矿呢!”

    守汉又给李沛霆丢出了一个巨大的诱饵。(。。)

    &马上到月底了,还得麻烦大家,把月票有富裕的投出来。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