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诬告、计议
    被曹化淳绑进东暖阁的高起潜仍是头戴嵌金三山帽,身穿簇锦袍服,腰上玲珑玉带的打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只不过,形容颇为憔悴。四十多岁的他身材本是很魁梧,走路虎虎生风,若不是面白无须,外人定会认为他是一员猛将。

    杨嗣昌偷眼看去,高起潜神情憔悴无比,早没了那日大声在自己面前吹嘘如何向卢象升索取爱马和要求宣大、关宁两部分兵时的风采,头上的嵌金三山帽破了一个大洞,有几处还凹陷了下去。身上的簇锦袍服更是满身泥土,斑痕累累,更有几个被烟火熏烧出的破洞。

    在他身后,前屯卫总兵王廷臣、玉田总兵曹变蛟、山海关总兵马科、蓟镇总兵白广恩四位关宁军的大将,虽然没有上绑绳,但也是精神疲惫,身上甲胄污损破败不堪。

    刚一见到崇祯,未等崇祯发作,高起潜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崇祯膝前,大放悲声。

    &爷!奴婢没想到今生今世还能再看到皇爷的!今天见到皇爷,奴婢就是死在刀剑炮火之下,也是死而无憾了!”

    见到高起潜的这番做作,杨嗣昌心中大慰。以他对崇祯性情的了解,凡是被他信任的人,大多不会有事。当然,像袁崇焕那样太让他丢了皇帝面子的人除外。高起潜初为司礼监太监,被大太监魏忠贤排挤调到直殿监洒扫。在魏忠贤被刚刚登基的崇祯除掉后,高起潜与曹化淳、王德化等人深得崇祯皇帝宠幸。出任掌印太监,崇祯五年开始登州监军,后又到宁、锦监军。高起潜自称知兵,通军事,其实却是怯丑不敢战,惟割死人首冒功。

    但是有一点好处,就是让崇祯认为他是忠心家奴。

    有这样一番哭诉,高起潜便死不了了。

    &个奴才!如何将朕数万大军败得精光!?”

    &爷!奴婢之败,非是奴婢麾下将士作战不卖力,杀敌不英勇。而是。而是。奴婢不敢说!”

    高起潜的话,很有技巧的将崇祯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下,我军不过三万有余,且衣甲兵器不全之饥疲之师。如何面对二十万东奴铁骑昼夜不停以数百门火炮轰击?”

    杨嗣昌听到这儿。不由得漂亮的眼睛一跳。这头阉货果然是在信口雌黄!

    高起潜作为援军的总监军,负责战场军功记录,又负责各军粮饷装备的供给。他曾在关宁各地监军多年。京师给援军的粮草,他便优先供应关宁各军,宣大三镇官兵只得少量粮草,都是愤愤不平。

    这些事情,兼管兵部的杨嗣昌如何不知道?

    要说卢象升所部因为饥寒交迫而兵败倒也有情可原,他高起潜和关宁诸将丢失的粮草辎重还少吗?那日王承恩离京之前曾经铁青着脸告诉他,数万石粮草,百余门花了大钱从南中买来的大炮,都成了建奴的战利品。

    这些都不去管他,且看他高起潜如何收场。

    &爷!奴婢有罪,兵败丧师自然该死!但是,奴婢就是拼着一死,也要参一个奸臣,拆穿他的假面具!免得此人继续祸国殃民1”

    杨嗣昌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他本能的感觉到要出什么大事了!

    那边高起潜仍然叩头如捣蒜,口中叨念不止。

    &爷,奴婢领军马至鸡泊,本应速速援救卢大人,然而距离卢大人不过数十里,便遭遇到了将近十倍于我的建奴围攻。建奴全数身着铁甲,兵器亦都精良,更有数百门火炮昼夜不停向我军营垒内轰击。弹丸如雨落下,我兵血肉横飞!”

    &爷!您只知道那人每年用粮米银钱供奉,却不知道此人同样将大量军器火炮出售与建奴,通敌资敌啊!皇爷!”

    &了,这个阉货死定了!”杨嗣昌心中哀叹,他决定要迅速抛弃这个议和派的同盟者。

    说什么不好,说李守汉与建奴有勾连?还资敌、通敌?你个阉货!莫非是割了你下面的小头的时候,把你上面的头也割掉了不成?动动脑子想一想,编瞎话也要编的象一些!

    崇祯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出气的声音也是越发的粗重。跪在高起潜身后的唐通等人已经将肠子都悔青了,不该和高起潜一道来趟这趟浑水。

    &们四个总兵,都是朕的爪牙鹰犬,血战归来,朕暂且不怪罪你们,先起来说话吧!”

    唐通、曹变蛟等人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知道皇帝不会将他们这些带兵官如何处置了。顶多就是申斥一番,罚些俸禄。剩下的事情,皇帝如何处置高总监便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了。

    见崇祯将四个总兵与高起潜区分开来,杨嗣昌暗暗心惊,急忙离座叩头道“皇上,微臣以为,关宁军众将虽然丧师失地,然在此国家危急之时,能够保存一些兵马也是好的。所以微臣认为不若朝廷下道圣旨。赦免诸镇将官的过错,他们感恩之下,更会竭力为朝廷效力。”

    听了杨嗣昌这话,四位总兵越发的笃定了。这次打败仗的责任一点都没有了!

    &们带回了多少人马?”

    &禀阁老,卑职等人虽然被建奴重重包围,又有炮火轰击,然部下健儿用命,拼死冲杀,虽折损颇多,然仍旧有半数以上将士突围而出。但盔甲马匹兵器损失颇多,营中兵士伤亡需要抚恤救治,望速速发下银钱兵器马匹,免得将士们寒心,无法御敌。”

    马科的话,不尽不实,他所部正兵营中,逃出生天的不过千余人的家丁,其余众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形,总共逃回的不过六千余人,上哪里去找那半数以上的将士?不过。这些事情自然难不倒这些老油条,如今这乱世,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实在不行,抓壮丁就是了!

    &爷,此皆奴婢统带将士血战之后及时转进,方才能够保存这支人马啊!”高起潜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形势明显对自己不利,急忙出声邀功。

    &账东西!你这奴才!自己战败不说,还妄自诬陷大臣,传言出去。岂不令忠良将士心寒?!来人!”

    一旁的曹化醇急忙答应一声。“奴婢们伺候。”

    &狗奴才肆意诬陷朕之股肱大臣,挑拨君父臣子关系,拉出去!杖责五十!然后发往天寿山康陵充当洒扫太监!”

    一连串的惨叫声被寒风夹杂着刑杖击落在**发出的沉闷响声吹进暖阁之中。听到这声音,唐通等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崇祯皇帝哼了一声。“张其平擅自放弃保定坚城。致使京师南面屏障尽失。此人如今躲藏在何处?”

    杨嗣昌急忙回道“此人如今与刘宇亮一道在天津军中。”

    &锦衣旗校出京将其拿京问罪!”

    &人速速传旨与洪承畴、孙传庭二人,若是十日之内不能引大军出娘子关,并做收复保定之举。前年的梁廷栋便是他们二人的前车之鉴!”

    那梁廷栋因为畏缩避战,以总督之尊被卢象升与李守汉军前正法,这件事朝野军民都为之震动。

    而崇祯对洪承畴与孙传庭的不满也是非止一日了。

    当日洪承畴与孙传庭在潼关大败李自成后,他就急切盼望二人能阵斩李自成等人,最好将他们擒获献俘。最后二人奏疏传来,官兵大捷,流寇全军覆没,不过没有找到李自成等人的尸体。对于剿灭流贼之事,朝廷上下也是有所共识。那就是剿贼定要剿灭头目。或是生擒或者是斩首。否则,只要头目、老营尚在,便是斩杀流贼再多,假以时日,呼啸间便可纠合数万、十数万饥民成为新的流寇。

    而就在洪承畴孙传庭二人引秦兵出关勤王的路上,又一个对他们极为不利的消息传来,在他们奏报中已经死去的李自成,和已经全军覆没的闯营,又一次出现在了邓县、灵宝一带。当时崇祯便是大怒,差点下旨将洪承畴与孙传庭逮捕进京治罪。最后忧虑如此作为,可能会将这五万勤王大军瓦解,甚至引起哗变。为本来就十分艰难的剿贼形势火上浇油。所以才按纳下心中的怒火,继续与他二人虚与委蛇。洪承畴才能出众,崇祯早在心中有了安排,日后少不得要有大用场,不过对孙传庭,崇祯皇帝不会轻易饶恕。

    对皇帝的心思,杨嗣昌当然心知肚明,而且他与孙传庭之间也因为剿贼军饷、方略诸事有着深深的矛盾。

    杨嗣昌初任兵部尚书时,为了推行他的“四正六隅”全面围剿方略,增兵十二万,加派军饷银近三百万两。孙传庭对此持有异议,他认为连年征战,民力疲竭,此举未必能收到预期效果。这无异于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白白的将良民逼成了流民,为流贼提供了兵员。当时大明汇集各处巡抚上报的招兵募马数额时,唯独孙传庭奏疏未送到,杨嗣昌乘机发难,孙传庭上疏申辩,你来我往,两方早结下深深的梁子。

    此时杨嗣昌敏锐地察觉到皇帝对孙传庭的不满,他心下暗喜,或许继卢象升后,孙传庭又是他对付的下一个目标。

    &卿还要多多督促诸军,努力杀敌才是。”

    崇祯虽然对别人疾言厉色,但是对杨嗣昌还是很客气的。

    保定府城中,八旗的各色旗帜减少了不少,八旗满洲镶蓝旗和八旗蒙古正红旗、镶红旗三部已经出发押运大批劫掠来的财物、人口,缴获的兵器盔甲马匹,往盛京去献给黄太吉。

    在保定巡抚衙门前,高高矗立着四杆巨大的织金龙纛,龙纛的主人,一个是正白旗旗主、奉命大将军睿亲王多尔衮,一个是他的弟弟镶白旗旗主多铎,另外两个则是分别属于两白旗的巴牙喇纛章京。

    在原本属于巡抚大人的书房内,那些之前巡抚大人收集来的字画、善本书籍、古玩等物被几个巴牙喇兵监督着十几个包衣仔细的收拾起来,装到箱笼之中。

    &哥。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还收拾起来?有那些工夫,还不如去抢些人口和金银!”

    多铎对多尔衮如此重视这些破旧的字纸和发黄的画片,还有那些长满铜绿的瓶瓶罐罐,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些都是破烂。

    &些东西对我们没有用,可是,在盛京,有人会出高价从我们手里收走的!”

    &哥,您说的是他?!”

    多铎这才恍然大悟。

    &错,咱们出征前一天,他在盛京的掌柜到我府中来说。此次进关。若是有书籍字画古董之类的缴获,他们隆盛行都可以高价收购!”

    &我的二哥啊!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旗下的那些奴才们,这会只怕正拿着这些好东西引火取暖做饭呢!这群狗奴才!”

    &主子,咱们破墙入口之后的那天。正白旗的巴牙喇纛章京就奉命来知会了奴才。奴才已经和下面各个甲喇、牛录的奴才们悄悄打过招呼。不准用纸张点火取暖做饭,不得毁坏自己不认识的东西。”

    &嘿!”

    听得二哥如此为自己考虑,如此的体恤自己。把什么事情都悄悄的为自己做了安排,不由得多铎咧着大嘴笑出来声。

    &面的奴才们报上来的数目我也粗粗的看了一下,让随军的几个蛮子笔帖式算了一下。如果照着李家二哥给我的报价算,光是我这边的收获就可以给全正白旗的人换上三身新衣服的布匹!”

    &哥,能够给整个正白旗的旗丁换上三身新衣服?”

    多铎有些吃惊不小,想不到那些之前只能用来引火的破烂如此值钱!

    &五弟,你听差了。是整个正白旗的人,不只是旗丁,余丁家眷,连同那些包衣阿哈都算上。”

    &个!?”多铎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警觉的向外看看,院子里,警卫的兵士都是他和二哥的巴牙喇兵。

    &没有算错?连那些新归附的奴才都算上?”

    他所说的是那些出身关宁军的包衣。他们被分别编成了五十七个牛录,多尔衮很大方的分给了弟弟二十个牛录的包衣兵马。

    &错。算上了他们。”

    多铎越发的惊奇了,他打着哈哈,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子,酒席齐备了。”

    四个人围着一张紫檀木饭桌坐了下来。桌子上杯盘罗列,大小十几个菜肴将一张圆桌摆的满满。

    不过,虽然入关之后缴获丰厚,但是这些满洲贵族们却还是喜欢牛羊肉制成的菜肴。多尔衮手下的管家命人宰了几头肥羊,用来给主子们做菜。

    火苗欢快的舔舐着精钢制成的锅底,锅里的汤水翻滚着,鲜嫩肥美的羊肉在辣椒与花椒的映衬在载沉载浮。

    &说,虽然关宁军打仗不行,可是这日常行军起居的器具确实不错!”多铎赞叹了一句。用手中的筷子敲打了锅沿儿。“这套家伙,不管是行军打仗,出外行猎还是在府里都用得上!下次再遇到了,可是要好好的给底下的奴才们抢几套回来!”

    &次我们在巨鹿从卢象升和高起潜手中缴获的好东西确实不少。”镶白旗的巴牙喇纛章京给主子凑着趣。

    &哥,昨日奴才们来给我说,镶蓝旗的济尔哈郎那个奴才回师北上的时候,可是夹带了不少缴获走。奴才们说,就连二哥你命他带回盛京向咱们那位皇帝八哥献礼的几十门大炮的炮膛里、炮车上,为了掩人耳目都塞进去了金银锭子!二哥,你为什么那么厚道,把咱们两白旗将士拼死拼活从宣大军、关宁军手中缴获的战利品全数上缴了?!特别是那些大炮?!多好的大炮啊!我敢断言,那个黑胖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的大炮!”

    镶蓝旗的济尔哈郎带回去了从宣大军和关宁军营地中缴获大佛郎机八十门,小佛郎机一百五十门,都是一色的南中货色。另有大将军炮一百门,十二磅炮二十四门,二十四磅大炮四门,大多是在各地城池中缴获的。

    对此,身为豫亲王的多铎很是对二哥多尔衮的大公无私颇有不满。

    要知道,私藏战利品、私自带领家奴出征以获得更多的财物,在清军上下已经是一件公开的秘密。为此,黄太吉多次下旨申斥,甚至用撤职杀头来威胁清军官兵和满洲亲贵,但是在利益面前,他的这些措施显得苍白无力。

    连清军士卒都有私藏银两的习惯,他们在大明各地掳获后,每人身上至少都私藏十几、二十两银子,回到盛京之后用来享受。

    士卒私藏金银,而军官和将领贵族们则是将各自的家奴随行出征,命他们为自劫掠财物,以便回到盛京后可以大肆挥霍一番。

    而济尔哈郎本人,除了携带大批家奴出征之外,更是大肆贪污中饱从中截留镶蓝旗缴获劫掠来的财物。这也就有了为什么镶白旗的探子发现在炮膛里都塞进了金银锞子的缘由。

    相比之下,多尔衮这种公正无私的行为就显得有些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