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伏虎开山对排队枪毙(上)
    正月二十三日,彤云密布,北风呼啸,天地间酝酿着一场暴风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连接济南府与长清县的官道上,数千两白旗军马策马狂奔而来。

    被数百身着南蛮甲的巴牙喇兵、亲卫家奴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在人群中护卫着多尔衮,脑海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两日前,饶余贝勒阿巴泰引领二百余人狼狈逃回济南。冲进济南府便因为战马过度疲劳马失前蹄而葬送了两颗门牙。余下的人等也是个个虚脱,很多人马匹口吐白沫,倒地脱力而亡,这让在宫门附近值哨的正白旗巴牙喇兵们很是手忙脚乱了一番。

    在德王王宫中见到了多尔衮阿巴泰立刻伏地请罪。

    听了南蛮军如此狂妄悖逆的挑战行为,豫亲王多铎立刻暴跳如雷,嚷嚷着要立刻点起军马往长清去,踏平这座小城。

    &五弟,稍安勿躁,且听饶余贝勒讲完。”

    听得眼前这个七哥将长清之战的诸般情形一一说清,特别是岳托、杜度二人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多尔衮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老实说,两红旗满洲兵马损失,甚至是被明**队消灭,却给他带来了一丝窃喜。这无疑是削弱了代善那个老儿的实力,让自己在清国的地位更加巩固、突出。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也更加让那个黑胖子视自己为眼中钉。

    此事如果处理不好,只怕在那个黑胖子的推波助澜暗中煽风点火之下。其余六旗会视两白旗为仇敌。

    而且,此辈南蛮军如果不能杀杀他们的锐气,只怕以后再想如此在明国腹地长驱直入的大肆劫掠,是比登天还难。

    &五弟,你领大队军马在后压阵,我同饶余贝勒前锋先行。我要用咱们两白旗包衣的火铳,来会战一下南蛮的火铳!”

    从巨鹿战役杀败卢象升之后,多尔衮便注意收集从明军手中缴获的火铳,特别是鸡泽战役,更是缴获众多。利用几次战斗下来俘获的前明军官兵。他为自己编练了一支拥有四千余支火铳。将近三千余人的火铳兵。当然,按照八旗制度,这些人属于他睿亲王的家奴包衣。

    攻克保定后,更是将原保定车营的部分下级军官和老兵抬旗。成为他正白旗的旗下人。对于这些人严加训练。每三天组织训练一次。每次每兵射击十枪,在距离目标四十一弓的距离上射中目标一枪以上者,每一枪多尔衮赏银五钱。中八枪者零赏银三两。在重金赏赐的诱惑下,这些人倒也是忠心,将自己所学所知竹筒倒豆子,并且纷纷献计献策,为这支火铳兵的发展和技术、战术提出自己的见解。

    在多尔衮身后紧紧跟随着他的织金龙纛的,便是这支有睿亲王旗下包衣家奴组成的火铳兵。

    这些人一色缴获的明军对襟棉甲,肩头背着火铳,腰间和胸前带着搠仗药管铅袋火绳诸物。为了免得被自己人误伤和区别披着同样甲胄的明军,这些人在肩头都缠着一块四寸宽的白布。三千余人的队伍分出了三大块,各自以旗号区分。每千人一队,分作二十小队,每队五十人。其中火铳兵占了六成,另有二百藤牌兵和二百长枪兵。

    在一面甲喇军旗的引领下,手执暗红色藤牌的藤牌手在前紧紧跟随着军旗下的甲喇章京,在甲喇章京身后,则是二百名长矛手紧紧的护卫着六百火铳兵。一路浩浩荡荡的向长清开来。

    在三千火器包衣身后,则是二十个牛录的两白旗包衣牛录组成的队伍,那些从长清战场一路逃回济南的包衣牛录,得知被俘的那些同僚们的命运之后只得逃归多尔衮面前请罪。多尔衮倒也没有按照八旗军法追究他们丢失主将擅自逃跑的罪责,只是让他们跟随大军往长清去报仇。但是气势和杀气更加浓烈的还是那些两白旗旗丁、白甲兵们,冲天的杀气令天空密布的彤云显得越发低沉阴暗。

    这支由八旗满洲、八旗蒙古、包衣们组成的庞大队列,在济南往长清的道路上拉开了浩浩荡荡数十里长的行军路线。

    &酋墨儿根台吉多尔衮引大军数万前来报复?!”

    消息传到长清时,县衙里正在就阵斩岳拓、生俘杜度,斩杀两红旗、两白旗首级近万这样的大捷进行庆祝。

    守汉很大方的分了近千颗军功首级给长清当地,感谢当地官员和父老仗义援助。同时,那些京营官兵和锦衣卫也平均得到了一个人两颗的军功首级。至于说那三个战阵之上置岳拓于死地的甲长、战士,则是共同分配了那十万银元的赏赐。

    这个消息,令县衙里本来十分热烈的气氛登时一滞!本来如阳春三月草长莺飞一般欢乐的气氛立刻变得和外面的天气一样晦暗阴霾,刚才还在意气风发吹嘘自己战功的吴游击只觉得一阵尿急,险些尿了出来。

    &了多少?”

    &白旗倾巢而出!多尔衮在前,多铎在后!牛录旗约有百余面,更有三四千手执火铳之兵马!”

    吴游击只觉得胯间一热,一股液体蓬勃而出。

    诸位大人不由得脊背一阵寒冷。

    两白旗主力尽出?那就是说此次入关劫掠的建奴主力全数扑来了?还有五六万之多?!咱们费了半天的力气也就是对付了两红旗的几千鞑子和万余人的新附军而已!而且连番苦战之后,士卒可还有再战的勇气和体力?

    从二位王公公到长清知县和几位县城中的头面人物,无不将目光投向了居中而坐的守汉父子。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一点信心和动向。

    &万?!不少!”

    守汉玩弄着手中的酒杯,声音不大。但却令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宝,咱们现在每个兄弟身上还有多少弹药?”

    &主公!火铳兵每个兄弟还有二十发左右在身上,炮弹尚多!大批弹药都在辎重营中储存,子药约有百万发。”

    &本官还以为弹药不足了呢!火铳兵眼下还有多少可以拿起枪出战的?”

    &军可战之兵在七千上下。”

    &少了!每人开六次火铳也就够了!”

    &爹!我可以开十次!”

    李华宝跳起来挺着小胸脯满脸都是兴奋。

    看到了这对父子的表现,在场的官员无不暗自摇头,“那些建奴又不是纸扎的草糊的,就站在那里让你用火铳去打?”有人在心中暗自嘀咕着。

    一身富商打扮,在众人眼中十分神秘的李沛霆,也是面带笑容的捏着酒杯站起身来,“列位大人,莫要惊慌失措。请先满饮此杯。听在下为各位分说一番,我军之胜,奴骑之败!”

    众人无可奈何的喝下杯子里的苦酒,用复杂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李大将军面前的红人。且看他会说些什么。

    &军第一胜。胜在气。我军新胜。斩获众多,连奴骑入关劫掠的大头目多尔衮的副手岳拓都被我军斩了,其同旗兄弟。更是被我军生俘,军中士气大振。建奴之败,亦败在此处!战败之后,人心惶惶,士气低落,伤兵满营人皆不愿战,不敢战!”

    &军第二胜,胜在和!我长清十数万百姓与南中军万余健儿,早已生死与共血肉相连,便是护卫二位天使的京营壮士、天子亲军,亦是杀贼勇士。此战我军胜在和!反观建奴,内部以力为上,崇尚强者为尊。奴酋黄太吉多年来对除了他亲领之两黄旗与其子之镶蓝旗外,不免多有打压。多尔衮此番前来复仇,大半是为了应付差事,堵塞其余各旗之口。免得落下闲话和给奴酋洪太以把柄!”

    &管是全军气势汹汹而来,只怕多尔衮未必会为了两红旗被消灭的事,将自己的嫡系兵马白白消耗掉!要知道,在八旗内部,是以兵马人口实力为尊的!此战,只怕是稍有损失他就会以伤亡过大为由撤走全部人马!”

    &军第三胜,胜在。。。。”

    尽管是李沛霆分析的入情入理,有理有据,但是众人听得还是将信将疑。

    &位今日且欢宴,明日看我南中军大军破贼!为我大明再立新功!”

    距离长清县城十余里的平安店,这个时候还是叫做董家庄。

    驻马在张店村头的石桥头,看着大队人马通过石桥往长清方向急进,多尔衮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是不时的抬头看看天,天空的云层越来越低,从北方和黄海上刮来的风正在云层高处激烈碰撞融合,一场大雪正在快速酝酿。

    在多尔衮的脑海之中也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头脑风暴。他记忆中,不论是父汗出战还是黄太吉出征,或者是自己自领一军出战,凡遇到的明军面对着自己铁骑的进攻无不望风而溃。但是这古怪的南中军,却为什么自从崇祯九年以来能屡屡击破满蒙八旗各旗兵马?

    打败一次很常见,被同一支军队打败两次以上就似乎有问题了!如果这个事情不能解决,以后李守汉此人、他手下这支南中军,迟早会是大清兵的心腹大患!

    一名心腹牛录章京快马从前锋方向奔来。

    &主子!南中军的首领李守汉派人前来!请主子示下,见还是不见?”

    使者没有带兵器,只是赶着几辆大车,身后两个从人手中捧着两个木盒,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家主公日前回猎于齐鲁,颇有收获。正在饮酒庆功之余,听闻将军引军马前来,不胜欢喜。特命在下送礼物前来劳军,区区薄礼,不过是煮熟的整猪五口,南中出产的肉罐头五十箱,烈酒四十坛。供将军犒赏部下之用。”

    &家主子知道我前来,却派你送酒肉给我军?”

    多尔衮看那使者一副不卑不亢、礼数周全的样子,心中一阵惊异。

    &我家主公深知将军此来的目的。与日前岳拓、杜度二人一样。不过是会战尔!然日前岳拓、杜度二人搏战之力甚弱。我家主公深以为憾,三军将士亦不能尽兴,故而命在下送酒肉给将军,以为厮杀助兴。”

    这话说得很客气,但是却夹枪带棒。

    咱们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来的!不过就是要打仗!和前几日岳拓、杜度等人一样,没什么稀奇的。不过,那两个家伙不禁打,我家主公和全军上下都觉得不过瘾,特意给你们两白旗送点好吃的好喝的,希望你们别那么没有用!

    有站在帐中的通事低声将使者的话语翻译给众将听了。这番话。不由得众人火冒三丈,一个个齐齐的抽出腰间马刀。

    更有几个性情暴烈之人将刀架到了使者的脖子上,只等多尔衮一声令下,便将这胆大妄言的家伙乱刃分尸。

    &不错。是我南中出产的上好钢铁打造而成。不知道如何落到尔等手中?”

    那使者也算得上一条好汉。数柄马刀架在脖子上,还有心思鉴定钢刀的品质。

    &样的刀,我军中最多。来日会战,定有无数马刀相赠。”

    &账奴才!哪个要你们这样对待使者?!”

    多铎虽然暴烈乖戾,但是对于二哥,他却是敬服异常,见二哥脸上颇为温和,便开口将那些军官喝退。

    那使者见多铎出来喝止住了军官,便不再出言讥讽,而是命手下人将两个木盒交给了多铎、多尔衮兄弟。

    &

    木盒中的物事令兄弟二人不由得颜色更变。马上将木盒盒盖封闭紧密。

    木盒之中乃是杜度、岳拓二人的头盔。上面虽然满是硝烟味道,但是作为郡王和贝勒的头盔,却依旧可以看出主人的身份。

    &物的主人眼下在何处?”努力使自己的语调控制的平和舒缓,不令周围的人听出有异样之处。

    &叫将军得知,此物主人眼下正在我军中!”

    得了!两红旗彻底算是完蛋了!两位旗主都落入了南中军之手。

    多尔衮便无心再问,命人写了一封回书,叫使者带回。书信之中对守汉以酒肉相赠之事表示感谢,“将军远来辛苦,军中无以为乐。明日便在平安店前令士卒儿郎搏杀一番,以助酒兴!”

    &哥,李某人这一举动为的是什么?不会是在酒肉中下毒吧?”

    &蠢!难道他会不知道我们就算是饮食他的酒肉也是要找人验看一番?他这是向我们示威,炫耀他的强大与武功。试图激怒我们马上出战,老子偏偏不上这个当!”

    &哥,这招是不是和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给司马懿送女人衣服那招一样?”

    &错!正是如此!”

    当下,兄弟二人便传令全军停止前进,便在这平安店附近扎下临时营寨,歇息一晚,来日出战。

    &军中酒肉全数下发!牛录以上军官者,每人另给肉罐头一个,烧酒一斤!”

    多尔衮的大帐之中,两白旗的将领们围着一口肥猪,各自用小刀割肉,一口酒一口肉,吃得颇为酣畅。

    &冲这口肥猪,明日出兵,咱也要给那些南蛮好好点颜色看看!”几个甲喇章京用油花花的手在身上随意的抹拭着,将新做的战袍弄得油腻不堪。

    &余贝勒,你与南中军交过手,你来为大家分说一二。这南中军如何战法?能够令我大清兵屡屡战败?”

    阿巴泰心中一阵尴尬,只得放下手中银把小刀连忙恭敬地道“回奉命大将军,南中军战力,不亚于我八旗。甚至稍胜一筹。其部之铳炮威力巨大,姑且不说。其军之纪律严格,军纪森严,部伍整齐,乃是我生平所未见。正红旗的奴才们在攻打其军阵时,已经到了弓箭可以射入其队伍之中,其火铳居然还不发射。一声号令之下,立时变阵,将隐藏于阵中的火炮让出,之后火炮一轮一轮的轰击,火炮后更是火铳,两红旗奴才的铁骑、重甲死兵、白甲兵便在这样的铳炮结合之中折损严重。”

    受这个时候技术观念所限制,此时就是杀了阿巴泰,他也说不出步炮协同这个词来。只是本能的觉得,南中军的火炮运用之歹毒,前所未见。

    听得多尔衮微微点头,“除了炮火歹毒之外,便是火铳犀利?”

    &是!其军阵不过薄薄三层火铳,阵中还夹杂有数十门火炮。我重骑冲击百步之前,其阵火炮弹丸齐射,方圆尽是他们的弹雨,重甲勇士立时折损严重,人马扑倒不绝。火炮之后,其阵火铳轮发,生生将我重骑冲击之势阻碍。该部训练极为精良,他们装填铳弹快速,一波一波铳弹不绝,我近千重甲勇士,便如此折损!”

    &部虽火炮犀利歹毒、火铳齐射威力大,但也不足为奇。我大清兵所见明军中,火炮火铳精良的为数不少。然其部不单单是靠火炮火铳,搏战也极为悍勇。每每便在火铳给我军重大杀伤之后,全军火铳上铳刺,铳刺如林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