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各取所需的交易
    &贴吧里辩论的很热闹,但是,是不是请大家在辩论之余到这里来支持一下呢?或是给个月票,或是帮忙订阅一下再去辩论?

    继续求月票了!

    这一仗,双方从上午打到了日落,见再打下去都占不到什么便宜,双方便在淅淅沥沥落下的冻雨中缓缓的脱离接触,各自收兵。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检点伤亡,不由得令双方的主帅各自肉疼不止。

    南中军这边阵亡七百余人,重伤六百余人,几乎人人带伤。

    伤亡主要来自于多尔衮的火铳战术,所谓的伏虎开山阵和被称为五龙出水的五列射击法,给南中军的火铳战术上了深刻一课。

    至于说其余的伤亡,便是来源于双方的拼刺和肉搏阶段。虽然那些藤牌手和长枪兵也算配合默契作战勇猛,但是面对南中军喜欢在铳管里上上一枚弹丸之后再冲锋的恶习,这些藤牌手们便悲剧了。

    在南中军习惯的步兵在炮火掩护下以刺刀集团冲锋的打击面前,两白旗损失更多。

    &白旗损失重甲兵三百六十三人,旗丁五百,包衣牛录一千一百零九人。”

    &白旗损失重甲兵二百七十九人,旗丁四百七十七人,包衣牛录一千二百九十七人。”

    兄弟二人在帐中听得一连串的数目一阵阵心惊肉跳。

    那些包衣牛录的损失二人压根不放在心上,只要打仗。这些人便有的是。可惜的是一千多人的重甲、旗丁。这是两白旗的根本。这么算下来,单是重甲和旗丁,两白旗便有五六个牛录被取消建制了。

    &些火铳兵伤亡如何?”

    &主子的话,三千火铳兵,只逃回来了一千六七百人,很多人都有伤在身,能够拿起火铳的,只有一千出头,请主子示下,这些人要不要执行军法?”

    &账!他们不但不能杀。还要好生的给本王养起来!有伤的给治。没伤的好酒好肉养活着!以后这些人还要派大用场!”

    冻雨很快变成了雪渣,跟着便是小雪花,很快变成了大片的雪花飘落。

    白天的疆场上,偶尔闪着几盏昏黄的灯火。那是双方的辅兵在打扫战场。收拾尸首。将己方的伤员抬回去救治。白天的血战,让这些辅兵们都对对方充满了敬畏,彼此之间形成了微妙的默契。

    大雪很快便将铺满了血肉的战场覆盖了。

    在野猪皮的女婿、额驸镶白旗固山额真钮祜禄图尔格(他娶了和硕公主穆库什为妻。算起来是多尔衮的姐夫。)陪同下,在营盘之中巡视了一圈,温言抚慰了那些受伤士兵一番之后已经是将近四更天。多尔衮接到弟弟多铎派来贴身亲随送来的急报,“有客人来拜访!”

    &哥前来,莫非是为那李守汉做说客?”

    见大帐之中,李沛霆正在与多铎推杯换盏喝的高兴,多尔衮也不多说,有包衣为他脱去了沾满雪泥的靴子,盘腿坐在李沛霆对面,端起酒碗喝了一口之后开门见山质问李沛霆的来意。

    &说客?没那个兴趣!十四弟,你二哥只对做生意有兴趣!”

    &生意?二哥,这里可是刚刚死伤了数千人的战场,有何等生意可以做?莫非您如今连棺材都卖了?!”

    多铎与李沛霆相处的关系最好,也对这个帮助他兄弟三人发财致富的二哥满怀敬意,言语中便是那种熟不拘礼的亲近。

    李沛霆朝着四外看了看,帐门口站班的几个巴牙喇兵都是身披重甲外罩南中胸甲,腰间佩着呲铁钢刀,一看这身行头便知定是二人的心腹。

    &者是要收购些什么?二哥放心,济南城中财宝金帛堆积如山,子女人口多达数十万,二哥只管开口便是!”

    多尔衮吃了几口肉,喝了半碗热汤,身上暖和了许多,神情也温和了不少。

    &好,二位贤弟,二哥此次前来,确实是要同二位做一桩天大的生意。生意做得成了,只怕二位贤弟会得到你们想不到的好处!”

    听得李沛霆如此信誓旦旦,不由得多尔衮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几年同李沛霆联手在辽东大作生意,也令他的眼界开阔了不少。但是李沛霆如此信口开河,却令他有些不满。

    &哥,且先说说,要做什么生意,是要用您手中的何物来交换我们手中的什么东西?”

    &五弟说得好!痛快!简单!我把两红旗卖给二位贤弟!”

    &哈哈!”

    多尔衮兄弟一阵仰天大笑。

    笑声未落,多尔衮便神情一冷,“二哥,还说不是来当说客?两红旗已经被那李守汉打得筋断骨折,岳托和杜度都落入了他南中军之手,您却说要将两红旗卖给我二人?试问如何买卖?”

    一旁的几个侍卫见主子冷面质问,二话不说,各自抽出腰刀。只要多尔衮一声令下,立刻将李沛霆乱刃分尸。

    &几个奴才,你们的主子还没有说话呢,你们着急拔刀做什么?十四弟,今天你砍了我,你们两白旗来年冬天是不是不打算过了?”

    李沛霆脸一板,也拿出了宁远伯府少爷的派头来。

    &哥,别生气,我二哥也是担心您和对面的南中军有什么往来瓜葛。怕被那个胖子知道之后对您不利!”

    &话!要是和他们没有往来,我能够有那么多东西卖给你们?再说,那个胖子难道不知道我在南中?那些老西不也在大明各地给他采办军需?他可以有老西儿,你们兄弟就这样对你们二哥?”

    李沛霆和多铎一番对答,令多尔衮哑口无言。

    多尔衮摆摆手。示意那些亲卫退出大帐,倒身形下拜,“二哥,莫要见怪,只是你来的突兀,这事情实在突然。”

    &套俗礼就免了。我问你,这生意你做还是不做?”

    &二哥您说。”

    &问你,当年佟大伯停下的规矩,战场上夺回尸首并背负还乡者,可以获得死者的一半家产。这规矩现在还有吗?”

    &祖高皇帝的规矩。哪个敢不执行?!”

    &我的奉命大将军,如果你夺回了成郡王、扬武大将军、正红旗满洲旗主岳托的尸首,正红旗是不是该有一半的牛录人口兵马归你所有?”

    &个?”

    多尔衮眼前一阵金星闪动。脑子里混乱不堪。从父亲努尔哈赤定下来的额规矩上看。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在十王亭上提出这个要求。可有人敢出来反对吗?”

    &等!二哥!莫非岳托已经?”

    &错,岳托已经战死了!”李沛霆用了一个比较中性的词汇来说明此事。

    &杜度呢?”

    &度?”李沛霆用了一种比较暧昧的眼神看了看发问的多铎。“十五弟,杜度因为说出了和你一道在济南的风流韵事,此时正在享受东厂的诸多刑法呢!”

    多铎咧着大嘴笑笑,只管端起酒碗大口喝酒吃肉。

    &哥,那面和你是怎么说的?”

    多尔衮显然是为李沛霆的条件打动了。能够将岳托、杜度二人夺回或者救出,不管能不能将两红旗纳入囊中,自己在八旗中的地位和威望都是别人无法比拟的了。宝座上那个人就算想动自己,也要好好的斟酌一番了。

    &四弟,二哥只是一个居中传话的,谈的好,你们两家给我一份跑腿钱。谈得不好,哥哥只当是雪夜访友了。”

    南中军提出的条件,用两红旗满洲的两位旗主岳托和杜度,换回在济南被多尔衮兄弟监押的德王一家,以及在济南被他们俘虏的数十万百姓。

    &不可能!”没等多尔衮发话,多铎先跳了起来,“一具尸体,一个杜度,换德王和他那个儿子、还有镇国将军朱恩赏还凑合,还想换济南的几十万人?门儿都没有!”

    &铎!你坐下!二哥是来帮咱们的!有话好好说!不得对二哥无礼!”

    训斥完了多铎,多尔衮转过脸来满面春风的对着李沛霆。“二哥,您大雪天气跑到我这里来,这份情,我们兄弟必须得领!可是,南中李大人的这个条件,却是有些让我们为难。不知道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妨!二位贤弟有什么要求只管说,谈生意嘛!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嘛!”

    三个无耻的家伙便在大帐之中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交换的货物便是各自手中对方的高级俘虏。

    镶白旗的营盘内,饶余贝勒阿巴泰的织金龙纛在他的大帐前,被咆哮的风雪打得垂头丧气,如同今日营盘之中的士气一样低迷。

    帐内灯火通明,努尔哈赤的七儿子阿巴泰同努尔哈赤的女婿钮祜禄图尔格正在对坐饮酒。

    端起了黄铜酒碗,喝了一口,大概是因为扯动了伤口,图尔格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神情。

    &的!这南蛮的刺刀和他们的烧酒一样,都他娘的烈性!”

    &过,大将军对你却是不错,不是将缴获的南蛮救命包马上派人给你用上了?”阿巴泰给妹夫割了一块肉,用手沾了调料,以银柄小刀递给了图尔格。

    白天的时候面对着南中军的集团刺刀轮番冲击,两白旗的军队一时不知所措。征战多年,从未见过敢于当面与八旗军展开野战,率先进行白刃肉搏突击的军队。

    南中军的进攻战术,一如火铳战术一样,排成阵列,一波一波往复不止。第一波次冲进近前,率先用弹丸招呼一番,随后,人随着弹丸挺着刺刀杀入阵中。用刺刀与长枪兵、藤牌手搏杀。

    近距离的搏杀,那些长枪兵和藤牌手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刺刀较之长枪短小一些,掉转灵活。比藤牌手手中的大刀却又长了一些,一时间,杀的那些前明军不由得掉头便走。

    第一波次的兵士也不追赶,原地停下装填弹药,为后续部队后卫。第二波次、第三波次的兵士随即掩杀过去。

    两白旗火铳队只有四成人拥有可以进行肉搏的长枪大刀,如何抵御配合熟练默契的刺刀组合进攻?很快,在经历了两轮弹雨洗礼和刺刀突击之后,火铳队被南中军用刺刀赶了下来。

    &好!这群家伙要冲击大阵!”

    在多铎身旁的阿巴泰和图尔格一眼便看出了南中军的目的所在自家的败兵在前,南中军的火铳兵在后,两翼则是南中军的骑兵墙一般阵列突进。渐渐的超越了南中军的步兵队伍。接替步兵驱赶着那些败兵冲击本军大阵。不时的有炮弹从南中军头顶掠过,砸进身着一色白甲或者镶着红边白甲的队伍当中。

    &白旗>

    听得主子发出号令,图尔格一马当先,领着麾下的数百名白甲兵。督率着近千名重甲冲向前方。试图接应自家败兵。阻击南中军的追兵。

    甫一接战,图尔格便暗自一口冷气,明明对方的骑兵在自己的标准评判。就连旗内那些拥有马匹的包衣骑术都比他们好些,但是,在那些手执长矛的骑兵面前,素来号称敢战无敌的重甲、旗丁,被人像猪一样追赶的气喘嘘嘘,嚎叫不止。

    &马!结阵步战!”

    图尔格立刻根据对方的情势做出调整,命令身后的四百名白甲兵,全数下马,列阵,将自家败兵放过。

    &敢于冲阵者,立即射杀!”

    图尔格很清楚事态的严重性,八旗兵向来都衔尾追杀别人的,何时打过这种败仗?如果自己让这些残兵败将冲进阵线让整个两白旗军阵动摇的话,那不但是自己,甚至有可能连累整个友军崩溃覆没。

    他领着白甲兵拼命弹压,亲手砍下了几个哭叫声最大的火铳手脑袋,鲜血和杀戮才让这些败兵清醒过来,绕过他的阻击线进入军阵,崩溃的局面暂时缓解了。

    但是随之而来的,则是海潮汹涌而来的南中军兵马。

    &驸,怎么办?”

    一名甲喇章京有些不知所措。

    &蛮火器厉害,搏杀凶猛,让重甲兵冲上去,用长枪大戟同他们搏战!同他们搅在一起,不能让他们的大炮有机可乘!”

    &惜咱们来的仓促,没有带盾车,否则定要让这群南蛮好生知道一下厉害!”那甲喇章京恨恨的在马上骂了一句,旋即跳下马来,招呼家奴为他整理盔甲刀枪战斧骨朵等兵器。

    清兵作战,如果不是过于仓促,向来是盾车在前,后面有弓手与铳手,又有死兵与锐兵。他们盾车,下面有轮推动,前面是厚实的木板,皆铺盖着厚厚的皮革棉被,以此来遮掩铳弹。(看着是不是有点像土八路的土坦克?)

    &鼓!出战!”

    图尔格看着不远处挺着刺刀冲来的南中军,低声吼叫了一声。

    激昂的战鼓声响起,随着鼓声,满语、蒙语、汉语的喊杀声呐喊声四处响起。

    呐喊声中,千余名白甲兵和弓手各自将手中步弓拉得满满,四寸长的箭头斜斜指向半空。一阵弓弦的嘣嘣响声中,空中划过一道道死亡的轨迹,直奔南中军的追击队形而去。不由得令南中军的队形稍稍为之一滞!

    激昂的战鼓声中,身披重甲的两白旗死兵,又有明盔明甲的巴牙喇兵随后压阵,向着眼前的南中军猛扑过去。一时间,狭窄的地域内,南中军的刺刀和重甲兵的长枪虎枪大戟交织在一起,血腥胶着的对刺。

    长枪疯狂刺来刺去,长刀砍来砍去,狭窄的空间,留给双方施展技巧的空间几乎没有,只有最简单的刺和砸!除了刺还是刺,除了砸还是砸!每一个动作出手,都会有相应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滚热的鲜血不断从双方战士身上流出,将脚下寒冷的土地浸润开来,随即便冻成冰碴。

    图尔格挥动着手中沉重的铁骨朵迎面砸去,面前一个南中军队官下意识举起手中火铳进行格挡。咔嚓的一声巨响,图尔格硬生生的将队官手中的火铳砸得枪管与枪托分家。跟着骨朵砸中了那队官的肩膀,血肉飞溅,夹着骨折声音啪啪作响,那队官的肩膀整个塌陷了下去。甲胄破碎之处,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茬子。

    两名家奴一声欢呼,正待上前斩下那队官的头颅,顺便脱剥下他的甲胄。

    不料想几声怒吼,数名南中军士兵悍不畏死的挺着刺刀冲上来,以刺刀连环突刺,逼得图尔格也只能挥舞着手中的骨朵连退几步。眼睁睁看着那队官被几名手下抢了回去。

    &南蛮!果然是好对手!”

    图尔格杀得凶性发作。索性脱剥了身上重甲,露出一身筋肉虬结,赤露着上半身,一手骨朵一手长刀。领着手下兵马与吴标所部反复冲杀。

    &南中军果然是强悍!”

    &余贝勒、成郡王和安平贝勒输得不算冤枉!”

    在阵后高坡上。多尔衮冷眼看着图尔格与阿巴泰领着人马反复冲杀。但是始终无法将南中军阵型击破。倒是不时的有炮弹落在自家军阵后方造成一阵血肉飞溅,引发阵阵小小骚动。

    不断的有受伤或者阵亡的两白旗军官和旗丁被从前方抬回来,一具具血肉模糊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身躯看得众人不由得心为之一阵阵揪紧。

    &死的尼堪!真是能打!”

    多铎骂了一句。却又无可奈何。

    他不知道,此时的南中军也是到了强弩之末。

    守汉父子二人身边只有不到二百人,营务处的全部军官都下到了第一线,基层军官伤亡到了四分之一。

    就连王承恩都领着七八个小太监到炮队麦天生那里去自告奋勇充当炮手,王德化则是又一次拿起了鼓槌猛敲战鼓。二位天使都知道,此战,要么是二人名留青史,要么就命丧于此,绝对没有第三种选择。而那些护卫二位天使前来的军官则是纷纷将脖子尽可能的缩短些,再缩短些,唯恐令李大将军看到,命自己带队上前去与这些疯了的建奴拼命。

    双方都在苦苦的坚持,希望对手能够先崩溃,先坚持不住。

    &子!饶余贝勒手下伤亡过半,请主子派援兵上去!”

    &将军!警备旅快要顶不住了!”

    &诉七哥,南中军还没有疲惫!让他再顶住!”

    &近卫旅给吴标调二百人过去,把本将军身边的人调一百人给近卫旅!”

    &人!那您身边岂不是没有人了?!”

    &话!本官这里还有儿子!那能说没有人!?”

    华宝身边的五十名护卫齐声高呼,清脆的童子音在炮火和喊杀声中越发的突出。他们是历次征战后烈士遗孤,被守汉养在身边,虽然不是视若己出,却也是恩宠调教有加。

    轰然一声,镶白旗固山额真图尔格的织金龙纛倒地,跟着便是一阵大乱,有人在战场上高呼,“额驸死了!额驸死了!”

    南中军这边见一面镶白旗织金龙纛倒了,更是齐声高喊,“多铎死了!多铎死了!”

    两白旗的阵脚渐渐有些慌乱。

    &是罪该万死!”图尔格想起白天的一幕就是一阵恼羞成怒,狠狠的将手中的铜碗砸在桌上。

    同那些南蛮士兵搏杀,令他不住的惊奇,明明个人武艺稀松平常,随意一个余丁甚至随军的包衣家奴都可以一个打几个那种。偏偏两个以上挥舞着刺刀便不好对付,十个巴图鲁对阵十个南蛮子就很吃力,一百个对阵一百个肯定吃亏。

    稍稍走了一下神,一个南中军士兵觑见空子,一个前进直刺,奔他的脖颈而来。图尔格急忙脚下移动步子躲闪,同时挥动手中长刀格挡。可惜仍旧稍稍偏了一下,四尺长的铳刺将他的肩膀整个刺穿,一阵鲜血登时便飙了出来。

    两名家奴抢步上前,一左一右将那名南中军士兵刺到,用手中的虎枪狠狠的向他身上猛刺。旁边的南中军从图尔格的甲胄旗号和身边护卫等诸多情形上判断出此人定是个镶白旗的大人物。一时间数十名南中军纷纷朝着图尔格倒地的位置扑来,转眼间,图尔格的镶白旗固山额真织金龙纛便倒地被南中军抢了去。

    跟着便是一片“多铎死了!”的呐喊声。

    南中军士气大振,吴标挥动着手中铁棒,大声叫喊着,“冲上去,杀了多铎,十万金币!”

    &仗不能再打了!”多尔衮见有人将四额驸图尔格抬了下来,肩头的铳刺还在微微颤抖,失血过多的图尔格嘴唇发白,口中尚且喃喃呼喊冲杀不已。

    &铎!领人马上去!接应咱们的军队撤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