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向皇帝报捷
    &马上就月底了,大家看看箱子底是不是还有月票呢?求订阅、求月票、求支持!

    崇祯十二年二月初四,当王承恩的报捷队伍刚刚抵达京城时,崇祯皇帝朱由检正在乾清宫东暖阁内发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些日子以来,便没有一个可以让他感到舒心的消息。刚刚有确切消息传来,奴酋多尔衮领大军于正月十五攻破济南,德王朱由枢,奉国将军朱恩赏等城破被俘,城内所有百姓被掳。

    不但如此,清军仍在山东各地肆虐,兵锋似有直逼衮州,青州、胶州、登州、莱州诸府迹象。而在鸡泽战败的高起潜,和在德州畏缩不前的援剿总兵祖宽,以贼奴势大兵强为由,上书皇帝要求暂且避其锋芒。这些没有的文书,看得崇祯肝火上撞,眼前一阵阵发黑。

    难道,大明文官武将,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挡住清军步伐吗?局势糜烂如此,清兵如入无人之境。

    &守汉到了哪里了?!朕不吝功名官职,特旨提拔他,又将两广归属于他管辖,如今朝廷危难之际,他却一点消息也无?!他想干什么?!”

    这个消息还是数日前送到的,已经连续几天山东方向未曾有半点消息送到,整个内阁之中都在做着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整个山东被建奴洗劫!

    山东的各个亲王、郡王,都是皇家宗室,更有衍圣公府孔家,如此一来,朝廷该如何向天下臣民交代?如何向读书士子交代?

    此时他深锁眉头。在阁内来回踱步,心下害怕非常,山东,到底情势如何了?会不会果真如内阁所担忧的那样?为什么没有塘报了?

    此次建奴入寇,连克名城,保定、济南,这都是有总督、巡抚,甚至是藩王封国的所在,就这样丢了?!先是卢象升巨鹿阵亡,然后是高起潜鸡泽战败。之后是张其平弃城而走。如今济南府也是宣告陷落!还有没有更坏的消息?!

    他心中七上八下,各种念头纷至沓来,一阵阵不安。

    而在他身旁,杨嗣昌、薛国观等人眼观鼻鼻观口端然稳坐。眼皮向下耷拉着。不敢抬起眼睛来。个个都在躲避着皇帝的视线,唯恐一个不小心召来皇帝的莫名怒火。

    &下,今日内阁收到祖宽发来的塘报。奴酋多尔衮引军马万余出山东,行军队伍长达数十里,入夜灯火如长龙,似有回师直隶、京畿之象。”

    &旨北上的左良玉部于沧州地界多次与东奴游骑接战,小有斩获。”

    杨嗣昌终于找了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来搪塞皇帝。

    正在君臣数人在暖阁之内无计可施坐困愁城之际,在暖阁外面当值的大太监曹化淳领着吴良辅小步跑了进来!

    &爷!皇爷!大捷,大捷,济南大捷,王师斩首奴贼两万级,阵斩奴酋岳托、多铎等人!并有缴获盔甲旗号,伪王织金龙纛等物!”

    崇祯睁圆了双眼,几乎快要冒出火来,“好个大胆的奴才!如此放肆!”他在申斥吴良辅如此胆大妄为,胆敢编造如此惊天动地的谎言。而在阁内的大臣们,听清楚后,也是满脸不可置信,个个都不由自主站起来。

    薛国观身为内阁首辅,不由自主猛地站起身来,由于动作过猛,身旁小几上摆放的茶盏被袍服带倒,先是将他的蟒袍打湿,之后茶盏掉到临清金砖铺就的地上摔得粉碎,犹自恍然不知。

    &公公,这位小公公说什么?”

    &大人,我大明官军济南大捷!斩杀辽东奴贼二万级,缴获铠甲兵器无算,更战阵之上斩杀奴酋伪成郡王正红旗旗主岳托!收复济南府!眼下,报捷的王公公王承恩已经快要进城了!”

    &么?!王承恩回来报捷?!”

    众人立刻不在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了。

    内阁重臣们都知道,王承恩和王德化二人都是皇帝派到广州催促李守汉出兵的天使。如今王承恩回来报捷,那么在济南打败多尔衮、收复济南府、阵斩岳托的,定是李守汉所部无疑。

    这也就说明了为啥多尔衮所部开始撤出山东的缘故!

    &守汉又打了胜仗?如此一来,该如何封赏他?”

    杨嗣昌的思路立刻从如何抵御建奴的入寇,跳转到了怎么对付内部的问题上。

    朝阳门外沿着通惠河的官道上,熙熙攘攘,虽然有建奴入寇的事情,但是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朝中高官勋贵,都是需要一日三餐。这里俨然成了一个热闹的集市,从公侯之家到升斗小民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隐隐约约中,忽然听得远处蹄声如雷,似乎数百骑远远狂奔而来,京师要地,何人如此胆大敢策马狂奔?想起不久前兵临城下的鞑子,很多人无不颜色更变。

    守朝阳门一个京营副将,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正要带着家丁上前查看,忽然他目瞪口呆,那群骑士越发近了,马队之中几面大明日月旗被急速奔驰带起的风撕扯的笔直。马队中的骑士不过数十人,但却是一人三马的配备,一律都是膘肥体壮的良驹。为首之人的衣着相貌更是令这位副将大人腿肚子开始转筋。

    头戴嵌金三山帽,身着蟒袍正是标准的宫中有体面大太监的装束。一张原本阴沉的脸,经过风霜战火的洗礼变得阴沉中更平添了几分杀气,更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身后随同他策马狂奔而来的随从,不是锦衣卫,就是宫中太监,个个飞鱼服,绣春刀!更有十余个三千营中的旧日同僚,这群人个个洗脱了当日的跋扈嚣张,多了些百战精锐。血里火里打过滚的气度。

    为首之人那张脸,副将大人曾有幸见过,正是饱受皇上宠幸的,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王承恩王公公,当日为了见到他,副将大人可是花了三千两银子,自然是扒了皮也认识骨头。听说他前不久领人往广东催促勤王兵马,如何今日这般急促的出现在此地?再看这位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王公公,此时不住的往马后胯上抽上一鞭子,急促匆忙之极。副将大人正要迎上前去讨好巴结一番。或许自己可以就此搭上王公公这条线。

    他脸上堆积起笑容。正待上前打招呼,就听对面马队之中几个人不住的叫喊道“快闪开!把拒马搬开!”

    &刘,你娘的好狗不挡道!”

    口中叫骂,马蹄声却是丝毫未见平缓。二百余匹战马直直的冲过来。一直冲进入城门洞中。几乎将这刘副将与他手下十几名家丁踏翻在地,快马加鞭声中,策马滚滚而去。

    &刘!晚上到我府上来!有好事关照你!”

    一声吆喝由近而远。

    随着这二百余骑狂奔入城。一连串的呐喊声在沿途街道上响起。和马蹄铁下那一闪即逝的火星一样,迅速将整个城市的情绪点燃!

    &捷!大捷!王师济南大捷!斩首二万!斩杀奴酋岳托、多铎!!”

    顾不得一路疲惫,众人在王承恩的示意下,扯开嗓子在京城内的街道上声嘶力竭的一路舞大喊。

    &捷,大捷,奴酋多尔衮败走,王师收复济南!”

    &捷,大捷,王师大捷!登州、莱州、青州、兖州等诸多城池无恙!”

    &捷!大捷!陛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檄调劲旅北上,迭挫奴贼凶焰,现大军正追击北上!”

    他们沿途所经过的,大多数为京师富贵人家,几乎所有的宅院内都是惊呼声不断,沿途所有的官衙民宅都沸腾起来,无数的鞭炮先后炸响,较之除夕之夜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有无数的闲人跟随着王承恩这支犹如千军万马一般的马队一路奔跑,口中不住的欢叫。

    这一刻,王承恩体会到了当年三宝公公的感觉!

    整个京城几乎都沸腾起来,只有一个个声音在天地中回荡“……大捷……大捷!”

    &岁!万岁!”

    虽然已经从王承恩派入城提前报信的小太监口中得到了消息,但是这满城之中的鞭炮声,山呼万岁之声越来越大,听得越来越清楚。这声音令他又惊又喜,全身都不可控制的哆嗦起来,心中暗道王承恩果然会办差使!他大步走到东暖阁门口,顾不得寒风凛冽,倚门翘首等待。

    终于,在一群大小太监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王承恩出现在他眼前时,崇祯的眼中不由得有些湿润了。

    &想不到二月间便有如此风沙!”

    为了在站在身旁的薛国观、杨嗣昌等人面前维持住皇帝的形象,他有意找了一个借口。

    但是此时,众人都将注意力投到了那个急匆匆奔来的太监身上。

    王承恩向前奔跑了几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旋即又爬起来向崇祯这边一瘸一拐的奔来。

    &上!奴婢奉旨南下调兵入卫,幸不辱命!大军先战于长清,再战于平安店,三战于济南,先后斩杀奴酋岳托,阵斩伪镶白旗满洲固山额真以下贼奴头目千余人,斩首贼奴二万。收复济南府城!先将此战战况题本奉上!”

    带着嘶哑的声音,王承恩在空旷的宫殿前大声向皇帝崇祯禀告自己这一次外出办事的成果,听得崇祯同学不住点头,眼中热泪盈眶。

    众人看着王承恩身上那件蟒袍上大大小小的孔洞,上面有的还带着被火烧过的痕迹,有箭矢射过的。以天使之尊,尚且如此,可见这一仗打得之惨烈。

    &战乃是皇祖在位时,辽东老奴起兵作乱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崇祯在喃喃自语中给这一次胜利定了性。

    &终于可以告慰太庙了!”

    &下,还是先请王公公将题本送上,了解此战详情之后再说?”内阁首辅薛国观低声提醒了崇祯一句。

    那边吴良辅早已很识相的将王承恩搀扶起来,“老祖宗一路辛苦了!这是奴婢们脸上都添了光彩!”

    暖阁之内。方才的沉闷气氛随着王承恩的到来一扫而光,众人顾不得朝廷内阁首辅、次辅、尚书的身份,几乎是额角交接的拿着几份由李守汉、德王朱由枢、王承恩、王德化、泰安游击、三千营吴游击等人联名上奏的题本。

    崇祯见到朱由枢的名讳,心中骤然一宽,原来日前传说德王一系尽数被俘虏之事乃是谣传,如果德王被俘,如何又出现在报捷题本之上?

    一份报捷题本写得花团锦簇,词句瑰丽,起承转合,将连番血战描写的如同历历在目一般。其中惊险动人之处。更是令人惊骇不已。

    不过,这些人都是看惯了这些官样文章的老油条了,自然知道大明将领、官员讳败为胜,将小胜变成大捷的本事。

    可是。王德化、王承恩都是皇帝身旁得宠的大太监。断无同李守汉一道为了些许军功沆瀣一气欺瞒皇帝的道理。更何况。还有德王千岁的附署。于是众人更不怀疑此战的真实性。

    &公公,这上面说阵斩岳托,可是实情?!”杨嗣昌指着题本上一句要紧的话含笑向王承恩发问。

    &错。此獠当日与镶红旗伪旗主杜度一道引数千真奴,上万鞑子,万余附逆官军猛扑长清,督臣李守汉当即悬赏十万银元,凡有擒斩此贼者赏银十万,升一级,此獠果被我军于阵前斩杀。那十万银元的赏赐,咱家也是经手发放给有功将士的!”

    &托的盔甲、旗号、兵器等物,已经虽奴婢一道进京,更有擒斩各级东奴头目之甲胄旗号等物,过于繁杂众多,奴婢急于进京向皇爷报喜,故而命他们在泥沽登岸之后火速赶来。”

    这就不会有错了!没有那个带兵将领会为了虚报战功自己掏出十万银子来犒赏部下。更不会有缴获的盔甲旗号兵器等物押解进京了!

    &伴,这题本上说,几次会战,你也亲自领人上阵操炮,炮毙建奴若干?”崇祯此刻心情极好,手中挥舞着题本册子,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容,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日后的内操,便要全数交给王承恩来办!能够与建奴对阵不落下风的心腹人不用,用哪个?!

    &公公,这缴获之物中,据报还有伪镶白旗满洲固山额真织金龙纛一面?可曾属实?”

    杨嗣昌捻着漂亮的胡须,低声下气的向王承恩问话,不知道为啥,面对这个从战场上归来的宦官,他这个科甲正途出身之人竟然有些抬不起头来!

    &错!当日我军将士与建奴血拼肉搏,数百白甲兵护卫一大头目向我军阵猛扑,我军将士以火铳环击,更以铳刺攒刺。那大头目以骨朵相还击,被我军将士刺倒在地,敌军阵势当即大乱,我军乘势抢夺回此物。”

    &时军阵之中便有人大声呼喊,主子死了!”跪在暖阁外面的吴游击,小心翼翼的补充了一句自己当日的见闻。

    &么说,伪奴酋豫亲王镶白旗旗主多铎死了!?”

    众人皆是面带喜色。

    能够一战斩杀奴酋两个王爷,击溃、消灭四个满洲八旗主力,这在辽东军兴以来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阁诸位先生今日便要辛苦一下,拟出章程来,看看如何封赏、嘉勉有功将士。传旨,明发邸报,将济南大捷之事告知勤王诸军,以为激励!若有再斩杀奴酋旗主王爷者,朕,定有重赏!”

    待内阁诸位先生鱼贯退出东暖阁,往内阁处办差去,王承恩见诸位先生远去,立刻吩咐小太监严守门户。

    &爷!奴婢等有罪!”

    崇祯的心脏猛地向下一沉,他的眼睛紧盯着王承恩从袍服内侧取出的一个油布包裹。

    这是以王德化、王承恩、李守汉三人的名义写给崇祯皇帝极机密的题本,内中附着德王等人联名的请罪奏本。这份题本中详细讲述了济南战役的真正战果擒斩岳托、生俘杜度,交换蒙八旗旗主龙纛若干,两红旗满洲几乎全灭,更斩杀了数千附逆官军。

    而平安店战役,更是以数千疲惫之师,对阵数万入寇奴骑,更面对数千附逆变节官军的火铳对攻。“然将士用命,赖二祖列宗之洪福,仗陛下之威烈,全军上下全力搏杀。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擂动战鼓为全军助威,奴婢更亲操火炮,侥天之幸炮毙敌酋数名。”

    经过苦战之后,双方见都占不到什么便宜,便各自收拢队伍,悄悄撤兵。

    &将军与奴婢们商量,为了保全皇家体面,便忍痛将生俘的杜度、岳拓的尸首与建奴进行交换,换回了德王一系宗室男丁,更有被掳的十余万百姓。奴婢们擅自做主,最该万死!”

    王承恩痛哭流涕,不住的以头抢地,口中低声呼喊“有罪!”

    可是作为皇帝的朱由检又怎么能治他们的罪?

    如何说?

    &们不应该为了保全朕的体面,保全大明皇室的体面,而用自己的战功来同建奴手中交换出朕的兄弟?”

    比起那些将领来,此时在济南的李守汉,可以称得上公忠体国四个字了。

    &个事,还有谁知道?”崇祯紧紧的捏着德王等人的请罪题本,因为用力关节有些发白。

    &皇爷,事情是李将军的一些手下去办的,都是苗瑶溪硐之辈,汉话尚且说不利索。请皇爷放心!奴婢们和李将军已经商量好,对外便说德王一系当日破城时仓促逃出城外躲避,后被我大军游骑所遇。至于说被俘之事,完全是道路传言,建奴造谣。”

    几个心腹太监,得力臣子如此维护自己的权威,崇祯满意的微微点点头,“大伴,传旨。德王丧德,封国有失可见其私德之一斑。着即前往凤阳祖陵请罪,闭门思过。”

    &李将军那里,该如何封赏?”

    崇祯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对于这样一个臣子,该如何处置,令他颇为犯难。

    &爷,这是奉国将军朱恩赏恳请奴婢带给皇爷的题本,说只能够给皇爷本人看。”

    朱恩赏的这个题本,除了哭诉、请罪等言辞之外,与德王朱由枢领衔的那份题本不同的是,他在里面大骂李守汉。

    &里面所谓的李某以极低价格强行收购各位宗室手中的王庄田地之事,可曾属实?”

    题本中提到了李守汉用五百银元的价格从德王手中强行购买了位于潍县、日照等处的大片良田。“贪婪狂暴,率兽食人,莫过于此!”

    &也是有的。李大人所部伤亡颇多,很多人一时无法乘船南下,李大人便欲购买些田土将这些将士临时安置于此。待他们伤情好转便乘坐海船南下。”

    &了德王的王庄之外,还有别人的吗?”

    &南各个宗室,皆有土地被李将军购买。”

    听得这个消息,朱由检的嘴角浮现出来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