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和稀泥、暴怒
    &接着求月票啊!

    京城的气氛被点燃之后,就形成了一股热浪,而且在朝廷的推波助澜之下,更有一浪高过一浪之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月初六,当王承恩进京报捷之后的第二天,朝阳门城楼上、城门洞里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百姓。

    作为进京报捷的将士代表,吴游击领着一些京营同僚得意洋洋的在城门附近领着数千京营将士维持秩序。

    昨天,当人们还在沉浸在大捷的消息兴奋之余,另一个让大家更为兴奋的消息传来,南中军即将押送缴获的建奴各级将领、军官的盔甲、旗号等物,并数百名建奴俘虏进京献于阙下!

    消息很快便在京城内外传遍,得知得胜官军即将要入城献俘消息百姓们,顾不得严寒,有人太阳未曾出头便跑了占位置,更有甚至是半夜三更便出来占位置的。有聪明些的朝阳门守卫官兵,索性用绳索拦出一个个区域,之后高价卖给来看热闹的京城富户。

    沿着官道,两侧的街道上,屋檐上,树梢上,甚至是河道内漕船的桅杆上,都有人在那里翘首等待着。

    &吴,谢谢啊!你给我的那块祖母绿我找珠宝行的人看过了,至少我能够赚一半的银子!那几颗珠子,我就打发家里的女人了!”

    守卫朝阳门的副将低声细气的同吴游击陪着笑脸,二人虽然官阶差了好几级,可是京营子弟。那个不是背景深厚?特别是吴游击这一趟差使跑下来,既立了军功,又在两位公公面前拉上了关系,“一道同建奴打过仗嘛!”同时又在皇上面前挂了号,正所谓简在帝心,很快就会青云直上。这个时候不巴结,什么时候巴结?

    &了!来了!”

    人群之中一阵骚动,开始向街道中心涌动。

    远处,数十辆大车耀武扬威的插着大明日月旗和南中军的铁血军旗,浩浩荡荡而来。

    &那就奴酋的伪龙纛!”

    有眼尖的百姓一眼便看到了在为首的车上。木架上悬挂着的正红旗满洲旗主岳托的织金龙纛。龙纛下一个十字形的木架上,岳托的盔甲、认旗、兵器都堂而皇之的被罗列在那里。

    欢呼声立刻沿着大道如潮水般响起。

    紧随而来的车辆上,更是插着一面镶白旗满洲固山额真的龙纛,在礼部官员小心翼翼的字迹下。这杯标注为伪奴酋镶白旗满洲旗主多铎。后续跟进的车辆上。更是插满了各色建奴军旗。正红旗满洲、镶红旗满洲、正白旗满洲、镶白旗满洲,至于说蒙古八旗的旗号龙纛,则是被很随意的堆积在了一处。显示对于斩杀蒙古八旗兵的不屑。

    &伪奴酋头子的盔甲上!”

    一名京营千总有些惊讶的指着岳托盔甲上一个个破洞,那甲叶上面满是孔洞、血迹,而被认定是多铎盔甲的镶有红边的鎏金铠甲上,更是满布着刀痕枪刺过的痕迹。

    &弟,现在知道什么叫牛皮不是吹得了吧?”

    吴游击指着络绎而来的数十辆车上,那无数的建奴军旗,从壮大、分得拨什库、拨什库、牛录章京、甲喇章京、梅勒章京、巴雅喇纛章京,涵盖了建奴各级军官头目。在这千百面军旗上毫无例外的都是弹痕累累,有的还有火烧过的痕迹。

    这些带有明显官爵地位色彩的盔甲、旗帜之后,七八辆大车上,更是乱糟糟的堆放着各种各样带着浓厚建奴特点的兵器打得断折的虎牙挑刀,用桦木为柄的精铁镰刀,沉重的铁骨朵,只有半截枪杆的虎枪,从这些兵器上,看得出那一次次战斗的惨烈残酷。

    短暂的沉寂之后,一阵震耳欲聋欢呼声响起。饶是京师百姓眼界宽阔,但也不曾见过有鞑虏如此级别的人物被自己的军队擒斩,缴获如此丰富。

    &叫各位乡亲父老欢喜!本将身边这位将军,便是我京营将士参加此番作战斩杀奴酋岳托的好汉!”

    刘副将趁机将一记马屁拍到了自己的同袍兄弟身上。

    顿时,来观看此件盛事的百姓越发的兴奋了!原来,斩杀奴酋岳托的好汉竟然出自京营之中?乃是京师人士?顿时觉得与有荣焉!

    人群潮水般的涌到吴游击和他身旁的十几个将士身边,满是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好汉!好汉!”

    吴游击和他手下十几个参战将士,早已兴奋的如同醉酒一般满面通红,不住的向四下里拱手致意。

    &哪!大人腰间带的正是鞑子的腰刀!果然是斩首鞑子头的好汉!”

    人群中有人欢叫着。

    兴奋的人群冲破京营将士的阻拦,将吴游击这十几个人抬起来,在街道上夸官游行起来!在沿途百姓们崇敬的目光中,欢呼跳跃之中,这些当日与建奴苦战的京营将士顿时觉得,有这一日,便是当日战死也是值得的了!他们个个昂首挺胸,骄傲无比。

    更有那正在思春的少女们,见到如此英武豪迈的好汉们,不由得将手帕香囊等物雨点般向这群将士丢了过来。

    崇祯下旨,将缴获的盔甲刀枪旗号放置于天街之上,令有司搭起席棚供百姓观瞻,待大军入京之后,再行将斩获首级叠成京观供百姓唾骂。

    顿时,京师百姓陷入一片欢腾之中。前往观看盔甲旗号兵器的道路上更是摩肩接踵,初春的天气了人们拥挤的挥汗如雨。想要找一个较为理想的观看位置,少不得要向五城兵马司的士兵们塞上几个南中通宝才可以。

    此时京城各处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兴奋无比的京师百姓,每每遇到相熟的京营将士。少不得要上前攀谈几句,打听一下斩杀鞑子头目的那些好汉的情形。茶楼酒肆娼寮妓馆之中,到处都在议论此次大捷。

    而在朝阳门附近的几家南中商号,更是门庭若市,无数的京城富户、官员勋贵们登门拜访,大肆采购一番。捎带着同南中李大人拉拉交情。

    这些官员们都很清楚,眼下,大明朝廷太需要这场胜利了,太需要提升军民的士气民心了,所以在清兵还未出关时。就迫不及待地庆祝大捷。释放压抑己久的情绪。也向天下万民宣示,朝廷是有能力保护百姓的。虽然说相关的有功人员,礼、吏、兵诸部还在紧张商议,该如何封赏才是。但是。以如此巨大的军功。李大人如果不能封爵。朝廷恐怕难以应对天下万民之口。

    此时不攀交情,套近乎,难道等着人家封了候伯之后再上门投帖求见?

    但是。此时内阁和司礼监正在头痛不已,争吵不休。

    首先讨论的便是如何安置济南获救百姓事宜、如何抚慰山东地方。收复济南,南中军和司礼监二位大太监联名上报解救被掳百姓十数万,加上附近的数十座州县,近百万被建奴骚扰蹂躏的百姓吃穿无着,希望朝廷能拨付粮米衣物药品,或者至少要指示这些百姓该怎么处置。

    户部摊开双手,一脸无辜,“我手头既没钱又没粮!还是请陛下发内帑救济灾民才是!”

    司礼监作为崇祯的家奴,自然不会同意将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一点家底交给这群人去发财,要发财,咱家自己不会发?!

    更加令人挠头的是,对于有功将士该如何封赏?

    要知道,这次的军功,内阁、兵部的大人们几乎一点发言权都没有。两次前往广州请兵北上,都是司礼监的功劳。而眼前这位回到司礼监主持大局的王承恩公公,更是亲自发炮轰击建奴的狠人。

    如此一来,首功自然是司礼监和李守汉的。至于说下面将士的功劳,如果敢于克扣贪墨一点,只怕京营那些大爷们便要率先鼓噪起来。皇帝本人也打算把京营好生锤炼一番之后派上大用场的。

    难民安置、有功将士封赏,这一堆问题压在了内阁头上,倒是司礼监大小太监们一个个得意洋洋,仿佛他们也是在济南战役中立有军功一般。

    倒是礼部尚书杨嗣昌颇为能够和稀泥,知道如何揣摩崇祯和司礼监、李守汉等人的心思,从中找到一条解决之道。

    他在向崇祯皇帝奏对时提出建议,济南的十数万被救百姓,以及周围数十座州县的难民,请李将军拿出一个条陈出来进行妥善安置,毕竟现在畿南各地仍有东奴肆虐,为了防止百姓重新被掳,还是先由李将军负责管理起来为上策,至于说日后这些难民该如何,朝廷悉数听李将军的意见,不为遥制。

    虽然这个方案遭到了户部与司礼监的强烈反对,这无疑是将这十余万百姓和数十座州县的人民置之不理,甚至是拱手送给了李守汉。但他们的反对声音崇祯皇帝当然没有理会的兴趣。反倒认为杨嗣昌之言老成谋国。

    别的不说,单就安置、救济这十数万百姓、数十座州县所需要大批的粮米钱财崇祯皇帝哪里拿得出?当下同意杨嗣昌的建议,那些获救的大明百姓,被建奴骚扰蹂躏的州县,皆由李某提出救济安置方案,朝廷无不准许。

    第二桩事,便是如何调处从陕西一路而来的洪承畴、孙传庭与此刻正在济南的李守汉三人之间的关系。

    正月十九日,总督洪承畴和陕西巡抚孙传庭奉旨率军北上入卫京师。崇祯听从枢辅杨嗣昌议,进洪承畴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总督蓟、辽军务,孙传庭总督保定、山东、河北军务。

    但是,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李守汉在何处,便以秦军之强者为上。明发圣旨诏令天下。如今万余南中军齐聚山东,且又先声夺人立有大功。如何能够让李某屈居于孙传庭麾下?

    便是李守汉自己无所谓,他手下的那群骄兵悍将们,能够对孙传庭俯首帖耳吗?只怕两军到了一处,冲突立刻便起来了!

    以南中军战力之强悍。装备之优良、粮饷之丰厚,又有收复济南,击毙奴酋,斩首二万的功劳在手,如何瞧得起只是与流寇周旋,一年顶多发七个月军饷的秦军?只怕不打起来就是好的!

    一番争论之下,朝廷诸公又发挥出来了和稀泥神功,令刚刚出太行山的洪承畴、孙传庭部,会同保定巡抚张其平等部,负责收复保定、易州等处城池。

    令李守汉引军缓缓沿运河北上。沿途收复沧州、临清等地。督率援剿总兵祖宽、入卫总兵左良玉等部。

    &奴入寇之兵有左右翼之分,我大明军马亦同样有东西路应对。东路军统帅李守汉,西路军统帅孙传庭,以洪督总领勤王兵马便是。”

    这样的方案自然是能够被内阁和司礼监所接受。双方皆大欢喜。

    于是。在经过一番明争暗斗之后。新近蹿红的太监吴良辅,抢到了前往南中军宣读圣旨的差使,领着数百名在他这里花了钱的锦衣卫、京营将士出京南下。一路小心翼翼的往天津而来,准备乘船到山东宣读旨意。

    就在他出京的那一天,在济南城的李守汉,正在同王德化大发雷霆。

    起因是原驻守德州的援剿总兵祖宽,引数千兵马到了济南左近,派人进城投递公文,不但言辞上以平级对待,对守汉和南中军傲慢放肆,更提出诸多要求。

    &公公,这厮不过是祖大寿门下一个家奴出身的人物,靠着祖某在皇上面前吹嘘,皇上不以其出身卑鄙大力提拔,才有了今天。不思报君王厚恩于万一,每遇奴骑辄避去,更以杀戮良民冒充军功。如今却放言令我让出济南半城城防与他,更要为他提供所部数月粮饷以供军用?还大言不惭的的令我将被俘的原关宁军将士交来使带回,以便各归建制?笑话!他有何德何能何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莫非朝中有大佬授意祖宽如此?”

    大明湖北岸的北极阁上,李守汉和王德化二人原本带着一众文武大员公余闲暇之际到大明湖上玩赏一番,打算领略一下这里的“一阁、三园、三楼、四祠、六岛、七桥、十亭”,却不想难得的一番闲情逸致,被祖宽这厮毁坏的一点也无。

    本来想领略一下四面荷花三面柳半城春色一城湖旖旎风光的李守汉,被祖宽这份无礼狂妄加无知到了极点的公文气得脸色铁青。身旁站立的三个旅长,十几个团长更是一个个拔刀在手,口中叫骂不止,只待守汉一声令下,便将出城去将祖宽擒来鞭笞一番。

    &将军,这厮好生无礼!咱家也是生气的紧!不过,这家伙是辽西祖家出来的人物,更是当日卢大人剿贼之时得力之人,如果对他痛加申斥,只怕会。。。。。”

    虽然眼下与南中军休戚与共祸福相共,但是王德化想起那尾大不掉的关宁军来,就有些头疼。其中祖家的势力更是辽西诸将之中最为雄厚庞大,且通过联姻、结拜等关系盘根错节。前番斩杀了附逆关宁军,便是无形中与关宁军结下了仇。如今如果再与祖宽冲突起来,只怕从此南中军集团与关宁军这群军头们便永无宁日了。

    擦擦几下,守汉将那份盖有援剿总兵关防的公文撕得粉碎,扬手便打到了使者的脸上。

    &去告诉你那祖家家奴。这就是本将军的答复!”

    &你好大的胆子!”使者也是丝毫不肯示弱,自从跟随祖将军在中原各处作战以来,便是总督巡抚这样的高官,见了祖将军也是要好言安抚的,区区一个土司官,竟敢如此胆大妄为?

    &诉你,济南,是本将军领着全军将士浴血拼杀得来,便是这位王公公,身为天使,身份何等尊崇,当日尚且擂鼓助威。你们有何德能,张嘴便要半个济南城为尔等驻扎?”

    &敢大言不惭的索要与我军将士同样的粮饷供应?更一要便是几个月?好!你去砍几千颗真奴的人头来!此时奴酋多尔衮正在出山东路途之上,道路绵延数十里皆是建奴押运的被虏百姓和财物,击败建奴夺回辎重财物百姓,漫说要几个月的粮草,便是要本官下厨做饭也未尝不可!除此之外,半粒米也无!”

    &人!”

    廖冬至、吴标、鲁云胜、麦天生、黄一山、炎龙等人一起插手行礼,甲胄和佩刀碰撞在一起叮当一阵乱响。

    &这厮四十军棍,随行来的人每人抽二十鞭子,赶出济南!”

    &将遵令!”

    几十个亲兵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如狼似虎的将这使者拖曳在地,便在北极阁的大殿前拔掉了他的裤子,抡起军棍招呼起来。

    北极阁二丈多高的石砌高台下,被缴了刀剑剥掉衣甲的这群关宁军们一个个浑然没有了对付百姓时那副侵掠如火贪狠如狼的威风,哆哆嗦嗦的和即将被宰杀的猪羊没有什么区别。

    一个漕帮的帮众很乐意干这种活,一边挥动着生水牛皮裹着铜丝制成的皮鞭抽打着这群关宁军大爷们,口中兀自不住的叫骂。

    &人,祖宽无礼放肆,训斥一番也就罢了。何必如此大动干戈?”脸上很是关切,内心之中对于守汉同关宁军起了冲突这件事,王德化早就乐得开了花。

    &群只知道糟蹋国家钱粮的货色,也配在本将面前放肆?数万人对上千余真奴不敢放一箭,任由建奴往来搬运子女玉帛的无用之辈,别说区区一个家奴出身的祖宽,便是全军皆至,本将也不惧!”

    &是!我南中军以不足万人之兵砍了二万建奴的人头,你们不服气,也去砍这些人头回来!”

    吴标朝着那个被打得有出气没进气的使者身上啐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