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永宁寺的春天
    &继续求月票啊!

    崇祯十二年三月十六日,庙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天空被昨夜的一场春雨洗涮的分外湛蓝。农历的三月中旬,按阳历算,己经是接近五月,如果是在关内,特别是江南,正是草长莺飞,暖风吹得游人醉的季节。

    可是在这极北的塞外,黑龙江旁边,昼夜温差依旧很大,甚至偶尔还会有几滴冻雨飘落。对于来自南方的人们来说,仍旧是苦寒难耐,所以众人依旧不敢将厚厚的秋冬衣脱下。

    站在新近草草成就一个格局的奴儿干都司所在地永宁寺前,李沛霆举着手中的望远镜往左近眺望。

    极目望去这里土地肥沃,水草肥美,特别这里地处黑龙江流域地区,河流众多,森林绵亘,草滩茫茫,一片一片的白桦林,水草丰美之处遍地,除了略有些寒冷之外,便是得天独厚之所。

    疏林、柳丛、草地,还有河水蜿蜒,湖泊处处,一片片的桦树,枫树,很多树叶,正在慢慢的发出嫩绿色的新芽,到了秋天,这里就会出现一片金黄火红,交相辉映叠翠流金的景象。

    刚刚解冻不久的黑龙江,奔腾咆哮着带着上游注入的雪水由西向东日夜奔流入海,两岸植被茂密,森林繁多,不时可见一处处草滩。

    虽然已经进入了春天,不过这片土地却还依旧颇有肃杀之意。虽说天高云淡,风清气爽。青草也开始渐渐的拱出冻得坚硬的地面,不过一些山地平川的草地,还是略显枯黄,远处山脚下白桦林与落叶松林也开始悄然变换叶子的颜色,将树林染上了一簇簇的嫩黄色。

    这些都无可争辩的说明,春天降临到了这片土地上。

    远处黑龙江的江边湿地上,从南方急急忙忙赶回的候鸟成群结队的争夺着自己的势力范围,为生儿育女打下基础。

    站在高处,看着湿地里天鹅、大雁、野兔、狍子、狐狸等飞禽走兽无数,不由得李沛霆心旷神怡。顿时觉得胸襟开阔了许多。塞外景色。自有不同。

    “。。。。。篱、鹅、鸿、雁之类满其中,远望如人,立者、坐者、行者,白者如雪。黑者如墨。或驰骑逐之即飞起。人去旋下,翩跹回翔于水次。望之,便如阿方索等人所绘之西洋油画卷。”他提笔在日记中写到。

    这片土地。地域宽广,地势平坦,只有一些丘陵起伏。黑龙江这边,东北面不远有山地还有大片众林,密布白扬,针叶林、白桦林,夏季林涛阵阵,秋季金黄火红,不时可见黄羊、狍、兔等物出没。

    看黑龙江对岸,一样大片的平川草甸,视野开阔。

    庙街西面,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集市已经变得热闹非凡。

    用砍伐下来的白桦木、落叶松、黄花松等木料搭建成的木栅内,人来人往,叫嚷声不绝于耳。

    随同李沛霆前来庙街的林文丙等人,早已对同索伦人、达斡尔人、鄂温克人、鄂伦春人的贸易熟极而流,在木栅内搭起了数十个帐篷,去掉一面的帷幄,将各个帐篷出售的货物让人一目了然。

    除了粮食以外,还有众多的肉瓷罐,布匹,茶叶,盐巴,烈酒、铁锅等生活物资,甚至蜂窝煤、铁钉等物也有出售。

    众多索伦各部之人在这些帐篷之间往来穿梭,努力克制着自己已经看花了的眼睛,挑选自己中意且又必需的物品,众多的黑貂皮、松鼠皮、黑狐皮、人参、生金、东珠等黑龙江的特产被用来交易这些隆盛行的商人们从万里之外运来的生活必需品。

    历史上俄罗斯人战据西伯利亚,仅在一五八六年,向当地土著收取毛皮贡物,国库就获得二十万张黑貂皮、一万张黑狐皮、五十万张松鼠皮以及许多海狸皮和貂皮。

    到十七世纪中叶,从西伯利亚毛皮中得到的岁入估计,占了国家总收入的三成,除支付了在西伯利亚的行政开支后,还保有大量的盈余,收获可谓非常丰厚。

    对于此次北上到庙街的收获,李沛霆根本不考虑是不是会赚钱,他要考虑的只是能够赚取多少倍的利润而已。

    除了用这些生活必需品换取索伦人手中的皮毛东珠人参生金之外,更大的交易目的则是在永宁寺中进行。

    围绕在永宁寺周边,临时搭建起了一些小营盘,用隆盛行提供的帐篷和这些被统称为黑龙江蛮族习惯的仙人柱构成了居住所在。营盘内,几十人,或百十人,几百人的照着各自不同的部族聚居在一起,这些营盘内的部族,来源复杂,彼此之间关系也不那么融洽友好,但是在这里,没有人敢于互相仇杀攻击。

    &是来我们这里贸易的,都是我们的朋友,若是有敢于伤害我的朋友的,我们必将驱逐之,并永远不再与其进行贸易活动。”

    这是当初林文丙定下的规矩,在这里被当成金科玉律一样执行着。

    从精奇里江支流西林木迪河流域千里赶来的达斡尔部头人多西、科尔帕和达瓦利亚三个人在博穆博果尔的大帐内狼吞虎咽的啃着一头野猪。

    &方来的汉人真是天神一般,这猪肉如此烹制一番竟然味道这样的好。”

    矮壮的多西三人,端着巨大的铜碗喝着烧刀子,狼吞虎咽的吃着红烧野猪肉,猪肉的香味、烈酒的香味在大帐内弥漫开来,让在大帐内外站班的武士们不由得一边嘲笑这三个家伙没见过世面,一边却又不住的狂咽口水。

    几年的同隆盛行贸易独占活动下来,让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等人赚取了比阿穆尔河水还要多的利润。博穆博果尔本人的部族,已经拥有了数千户之多。很多人都是这几年归附或是被他征服的小部族。其中的青壮年战士,每人至少拥有一件金属制成的武器,而不再是用骨头、石头来磨制箭头。

    而作为最早的贸易伙伴的奥尔迪,虽然没有那么多的人口部众,但是部族的武装力量却是强悍程度更高。百十名战士每一个都是一杆长矛,一柄铁打的长刀,一张弓,数十只铁质箭头的长箭。这样的装备在黑龙江地区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了。

    &肥的野猪,好香的酒!”多西、科尔帕和达瓦利亚三个人将一头三百斤重的野猪吃掉了两条后腿之后,终于依依不舍的打着饱嗝。放下了手中的铜碗。这么巨大的野猪。能够将其放翻,之后用南方来的各类佐料烧制,配以烈酒。博穆博果尔只是用一头战士们狩猎得来的野猪,便不动声色的向这三个人显示了一下自己的力量。这些人虽然是部族头人。但是平日在山林之中。何曾吃过这么味美的食物?茹毛饮血正是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写照。就算有盛事、喜事也不过烤头猎杀的黄羊、狍子罢了。味道是根本谈不上的。只能说是烤熟了而已。

    &头人,我们当真能够用这些恶魔的头颅换取我们想要的东西?”科尔帕用皮袍的袖口擦擦嘴上的油渍,仍旧有些怀疑的眨着被酒精烧红了的小眼睛。

    多西、科尔帕、达瓦利亚三个人作为精奇里江支流地域达斡尔部族的头人。此番前来庙街,除了虎骨、熊掌、皮毛、人参、生金这些索伦各部共同的特产之外,还用桦树皮筐带来了五十颗他们口中的恶魔头颅,也就是罗刹人的头颅。跟着这些头颅一起来的,还有这些罗刹人使用的物品,用来证明他们的身份。

    当然,这些物品里没有罗刹人使用的兵器,那些大斧子、长矛之类的武器,已经被三个头人老实不客气的分给了自己的得力手下。

    辗转从别的部落那里得知有这样的汉人在庙街进行贸易,三个饱受罗刹人骚扰之苦的头人互相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没有这个收购恶魔头颅之事,也要将部族中猎获的皮毛虎骨熊掌等物换成那些生活必需品不是?

    于是,三个头人便领着部众一路千里奔波而来。

    &可以以我的部众向佛库伦起誓,你们得到的,只会比你们想象的多,不会少!如果你们要的,比你们得到的少了一颗麦子,我赔你们一斗!”博穆博果尔信心满满的向着这三个头人保证。

    &果真的像您说的那样,大头人,我们愿意归附到您的旗帜下。为您去斩下头颅,猎取野兽。”

    &断河水,砸碎石头。”

    &光山上的树林,摘取敌人的人心!”

    得到了多西三人的宣誓保证,博穆博果尔也不再多言,命人出去取来三份礼物。

    &们每个部族我送一百斤盐、二十斤糖,二匹布,四把刀。这算是本大头人赏给你们这些新近归附部众的!”

    斤是什么概念,科尔帕这些人不知道,但是盐和甜如蜂蜜的糖、布匹、刀这些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甚至说,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

    三人眼中闪动着狂喜的小火苗,命人将这些好东西搬回到自己的帐中。

    &后,也就是太阳升到头顶之后,你们三个人和我一道去见汉人老爷的大老爷。”

    当博穆博果尔领着三个新来的贸易者出现在永宁寺前时,这里的景象令多西、科尔帕们惊得舌头半天都无法收回去。

    用整个的松木一分为二制成的门板,将城池对外的通道守卫的严严实实。厚重的大门在滑轮等工具的帮助之下,开启却显得异常轻巧。

    而紧贴着用木栅围成的城墙,则是一排用木头夹着石子、黑土垒砌起来的房屋。房屋的后墙成为了城墙的一部分。房门对内开放,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的,这些房屋除了居住人员以外,更多的是各类货物的库房和马厩。看着房间里堆得和树梢那么高的货物,闻着阵阵粮食混合着茶叶、烈酒的味道,达瓦利亚甚至开始揣测。“要是带着儿郎们抢上一把,是不是这个春天和夏天就很容易度过了?”

    春季是野物交配繁衍的季节,按照这些部族所笃信的萨满教的说法,这个时候是不应该进行猎杀的。而前一年冬天所猎获的果实经过一冬天的消耗业已吃得差不多,所以,渔猎采摘部族也有青黄不接的春荒季节。

    几座房屋前,架起了巨大的铁锅,有人将宰杀好的野猪、狍子等野物剁成大大小小的肉块,丢到锅中炖煮,阵阵的肉香引来了不少猎犬在附近眼巴巴的看着。

    而在铁锅的不远处。十几个彪悍的家伙正**着上身。用手中的利器宰杀着捕获来的野猪。一个看似很瘦小的家伙,上身套着一件皮裙,皮裙上满是鲜血和猪油的污渍,很是随意的挥动着手中的一柄大刀。等候着同伴将一口巨大的野猪从栏舍中沿着狭窄的巷道驱赶出来。

    和给野鹿取茸一样。经过狭窄的巷道。野猪被驱赶到一个十分坚固狭窄的胡同里,只有头颅露在外面,那头巨大的野猪獠牙狰狞。头蹄乱刨兀自挣扎不已。那看似瘦弱的屠夫脸上带着一丝快意的狞笑,几步走过去,猛力向下挥动大刀。

    刀光闪动,一颗体重有三百多斤的野猪猪头便心有不甘的被砍了下来,几个屠夫的帮手手脚麻利的用木盆收拾从野猪脖腔里喷射而出的鲜血。

    &些盐来!”

    木盆里放了些咸盐,用来和鲜血搅合在一处,为下一步使用猪血做准备。

    &快的刀!好狠的汉人!”

    三个头人都是山林中狩猎的大行家,自忖这么大的一头野猪,自己部族之中的武士就算是可以猎获,至少也要七八个人并力完成,不知道汉人用了什么法子捕捉而来,而最难得的是,居然一刀就能将猪头砍下来?!这样的刀,只怕用来砍人的话,可以一刀砍几颗人头了!

    &是我这次能够换几口这样的好刀回去,那就好了!”

    &人就是富庶啊!用这样的好刀来杀猪?!这应该是给部族之中最强悍的勇士的!”

    三个新人正在胡思乱想,那边却出了事。

    不知怎么搞的,一头野猪竟然撞开了用碗口粗的木头围起来的木栅,开始在院内东一头西一头的到处乱撞。

    &好!”

    三个头人口中无不是惊呼大叫了一声,野猪发起狂来,便是山林之王的老虎,力大无穷的黑熊也要退避三舍。最要命的是它那一身满是油脂、松香打磨过的皮毛,一般的兵器对它很难起到作用。

    这头发了狂的野猪,在这样牢固狭窄的区域内往来狂奔践踏,带来的危害是巨大的。今天,这里不知道要损失多少财货,多少人受伤甚至是殒命。

    那头瞪着血红色眼睛的野猪,将满身黑乎乎的钢针一样的猪毛如刺猬一样的竖起!

    &啊!是野猪王!”

    科尔帕不由得大声惊呼,手中丝毫不敢怠慢,立刻拔出了巨大的斧头,这还是不久前同罗刹人交战的战利品,斧头的原主人已经变成了交易的硬通货躺在了桦树皮筐里。

    野猪群中的猪王是成年公猪中最为凶悍的白蹄老公猪,体重一般在350斤以上,极个别体重会超过400斤甚至接近500斤,它们独自镇守几匹大山。在它们镇守的大山里老虎黑熊都会对它们退避三舍,所以这种头猪又被猎人们称为老孤猪、座山猪。这种皮糙肉厚的老公猪凶恶狡猾、诡诈奸滑,凭借它刺刀般锋利的獠牙纵横山野,猎人不敢打(怕伤人伤猎狗),虎豹也不敢捕,是名副其实的&大王”。

    &是白蹄子的!”

    多西也是面带严霜,手中挥舞着大刀,三个头人将博穆博果尔围在当中,很有默契的将他保护起来。

    这头在永宁寺城寨中四处奔跑的野猪,黑色鬃毛、白蹄、无睾丸,这些迹象都在无声的向外传递着它的实力。野猪种群中的大公猪数年保持过多的交配次数,蹄壳会慢慢变成白色,公野猪中出现白蹄猪的机率约为1/10000,因病害或敌害失去睾丸后,会变得残暴无常,甚至无端攻击同类。

    &野猪的巨大獠牙深深的刺入了一根粗大的拴马桩,将那根坚硬的木柱撞得木屑乱飞,巨大的冲击力令深埋在地下数尺的拴马桩摇摇欲坠。

    &火!”

    就在这野猪短暂停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一声高呼。之后发生的事情令科尔帕、多西、达瓦利亚三人,包括博穆博果尔都是终生难忘。

    十几个隆盛行的护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院子里,三五成群,从几个方向隐隐的围住了那头野猪王。

    &砰砰>

    一连串的铳声响起,打得刚刚从木柱深处拔出獠牙的野猪王身上喷出几股血柱,口中嘶鸣不止,作势还要向前扑出。

    &砰!砰>

    又是几声铳响,那头野猪王终于轰然倒地不起,头蹄乱动一阵,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