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武装索伦部
    &有月票吗?给点!

    事后过秤这头野猪王体重重达437斤!根据博穆博果尔等人的经验,在这春季体重达到400斤左右的野猪,经过夏秋两季的进食,在10月份会长到500斤以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样的野猪,便是部族里的勇士一起出动也未必敢于搠其锋芒,更不用说将一头进入癫狂状态的野猪王置于死地了。

    看得博穆博果尔、多西等人惊恐、羡慕、庆幸诸多情绪混杂在其中,犹如打翻了盐糖罐子,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科尔帕更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还在微微冒着白烟的火铳,心中却在将眼前的火铳与见过罗刹人的火铳做着对比。

    &人老爷这个,似乎要比罗刹人的强多了。”

    李沛霆护卫们的举动,无意中在索伦人面前展示了一番自己的力量。

    &人,把这里收拾一下。”

    林文丙满面春风的出来迎接博穆博果尔等人。

    &们大掌柜的在里面等候大头人!”

    看着几个亲兵护卫将诚惶诚恐的博穆博果尔一行四人引进大殿之内,林文丙笑了笑,喊过几个伙计,命他们带着招募的土人速速将院内被野猪毁坏的东西收拾起来,将院子打扫干净。

    &们几个,拿着大掌柜的令牌,到库房把那些带来的盔甲兵器一起搬来。堆在大殿门口!”

    大殿内,早已没有了释迦摩尼和他的一干弟子们的塑像,这里被隆盛行的人们改造成了一个类似于大堂功能的建筑。用来作为隆盛行在这里的商业活动。

    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商品整齐的按照功能罗列在殿内。刀枪斧头之类的工具放在一起,粮食油盐白糖烈酒砖茶集中摆放。铁钉铁锅火石火刀火镰这些生活工具和布匹则是被上述的劳动工具和生活必需品抢尽了风头,可怜兮兮的在一个不那么引人注意的角落里。

    这些货物如果在内地。慢说是南北二京,就算是富庶些的州府也会被人嗤之以鼻,不能够登大雅之堂的货物。但是在这极北苦寒之地,却是最能够打动人心吸引人们眼球和想法。

    &们,这些,可以?!”

    达瓦利亚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努力使自己的视线从那些可爱的货物上移动开来。但是他很悲哀的鄙视了自己一番,终究还是未能抗拒那些闪烁着可爱光环的货物诱惑。

    大殿的屋顶上安装了几块用玻璃制成的亮瓦,在头顶上投射下来的阳光照射下。大殿内光线颇为充足。让人们可以清楚的看清那些涂抹着油脂的刀斧,晶莹洁白的食盐,散发着粮食味道的巨大口袋,颜色漂亮动人的棉布。

    &然可以,只要你有我要的东西,这些东西,都可以!”

    自小便听叔伯们讲述如何与这些蛮族打交道的诀窍、门道、经验的李沛霆,很是大方的挥动双手,将殿内的货物划了进去。

    &有!”

    &有!”

    &有!”

    三个来自精奇里江的头人忙不迭的表态。从背后的桦树皮筐中取出一颗颗保管加工十分小心的数十颗头颅。

    一个个头面表情狰狞的头颅在大殿地上滚来滚去,看得李沛霆一阵恶心。虽然出身将门,但是他最擅长的事情却与作战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了!好了!这些人头本官已经看过了。尔等可以来同我宁远伯府进行交易了。”

    对于李沛霆口中的自称,从博穆博果尔到多西和奥尔迪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不同,他们只是关心自己能够交换多少物资。

    &可是有二十二颗恶魔人头,照你们定的价格。我可以换,可以换。”达瓦利亚头人一时有点算不过帐来,他只是骄傲的昂起巨大的头颅。不住的晃动着这颗满是油污肉屑草棍的脑袋。

    &们担心,你是不是有那么多的盔甲刀枪来把你们的承诺兑现。”

    同隆盛行几年的贸易下来,博穆博果尔也丰富了不少的词汇,懂得如何进行讨价还价,如何为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

    &头人,不知道你带来了多少货物同我进行交换?”

    &的部族带来了六十部雪橇的黑貂皮,二十部雪橇的玄狐皮,还有和树林那么多的虎骨、熊掌、生金、人参、东珠。为了这些,我部族里的小伙子们忙了整个冬天!”

    听着博穆博果尔有些得意的炫耀自己的实力,李沛霆一阵好笑。拥有了金属工具和大批的武器,索伦人的猎杀野兽活动效率立刻提高了何止数倍?从木质长矛骨制箭头一下子飞跃到熟铁刀枪,九转钢制工具,这个台阶一下子迈过了数千年。

    &们虽然没大头人那么多,可是也有和我们手指脚趾加起来那么多的皮毛,还有你们汉人喜欢的恶魔头颅!我要那种可以一刀砍掉野猪脑袋的刀,还要粮食、盐、布、铁锅!”

    科尔帕唯恐自己吃亏,急忙吼出了自己的目的。

    &们怎么会没有那么多的货物?我们从来都是担心你们手里的东西少!”

    就在几个人在李沛霆面前吵成一团的时候,林文丙施施然的走进了大殿之中,手中拿着一对四五寸长的野猪獠牙,这是刚刚从被乱枪打死的那头野猪王身上取下来的。

    &丙,告诉外面的伙计们,把所有的仓房都打开,让我们的朋友们看看!”

    吱吱哑哑的声音不断在永宁寺内上空响起,一座座关闭的严严实实的大门被人们用力推开。呈现在索伦人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宝山。

    堆积如山的粮米口袋,货架上被人粗鲁的码放在一起的铁锅、刀枪、盔甲、布匹,食盐。看得众人眼睛一阵阵发花。

    不过,更加令人震惊的场面则是在大殿前。

    在那里。数千套盔甲、堆积如山的各类兵器,一千张弓和数万只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索伦部众人的眼光和脚步。

    这些盔甲兵器都是在长清战役时缴获的建奴制式兵器,除了挑出一些用来献给崇祯和朝廷作为军功之外,另有一些被送给了漕帮帮众,用来武装他们的走私队伍。其余的,都在这里了。

    因为本身所处的地理环境所带来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的接近,博穆博果尔们对于眼前这些粗大结实的骨朵、虎枪、虎牙刀、月牙斧头、铁鞭、挑刀、镰刀等兵器有着接近本能的喜欢,如果不是那些南中出产的兵器品质要比这些熟铁制成的来得好,恐怕他们第一时间会选择眼前这种清国官兵使用的武器。

    &

    一声嗥叫。一名多西手下的部众几个箭步蹿到了武器堆成的小山前,从那里挑选出一杆虎枪,一柄长柄挑刀,在手中挥舞的虎虎生风。

    虎枪,起初是为了搏杀猛虎而设计的。刃身如刀,枪锋非常锐利,纵使虎熊凶猛,皮骨韧厚,也能一击刺穿。所以靠枪刃处左右各有一小段鹿角棒。非常必要。虎枪长近九尺,单只枪刃便长达九寸,刃上更有数道血槽。枪刃一道道棱起,使得刃身有若圭形。这柄虎枪枪头上颜色深红。不知饱饮了多少敌人的血。

    枪杆近半处有枪头与杆身相套连的铁管,靠近枪刃套处,左右还各有一段鹿角。下垂两根长长的皮条。这是防止刺入目标太深,伤及自己。

    而那长柄挑刀刀身窄而弯曲。连刃带杆,长近七尺。若被劈中,定连人带马成为两半。

    这些兵器都是女真人这种渔猎采摘民族在数百年中与残酷的自然环境搏斗,与战场上的敌人搏斗所积累总结下来的经验制成,这部众一眼便看中了这两件兵器,也算是识货之人。

    有人带头,当下索伦人便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对于上好兵器的渴望,当下一声发喊,如渴马奔泉倦鸟归林一般,数百人一起扑向那些兵器铠甲。

    &头人,我的这些货物,够不够支付你的那些雪橇上的货物?”

    李沛霆不以为忤,他知道,这群索伦人如同山林里被猎人追杀的野兽一般,已经掉进了自己设下的陷阱,而且是兴高采烈的自己跳进去的。

    &不够!不够!”

    多西有些结巴的吼道。

    &们带来的东西,不够支付这些!”

    这些索伦人虽然粗鲁野蛮,但是却也淳朴,草草的估算了一下,便黯然神伤了。部族中的儿郎们如果每人都取到了自己喜欢应手的兵器,还有那些可以抵御野兽爪牙的盔甲,只怕带来的皮毛、山货,便无法再采购部族中需要的日用品了。

    如此一来,部族何以度过春荒?

    几个头人都是垂头丧气,眼巴巴的看着手下的小伙子们兴冲冲的在兵器宝库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兵器,却又不能去制止他们。

    &头人,我堆在这里的单是铠甲就有三千件,足够你将你手下部族众多武士武装起来了。还有许多的刀枪利斧骨朵,光是硬弓就有一千张,难道你还嫌少?”

    李沛霆又在众人的颓丧情绪上加了一把火,泼了一桶油。

    看着部族中的小伙子们兴冲冲的将棉甲在隆盛行伙计的教导下穿在身上,头上又扣上一顶铁盔,手中擎着虎枪,腰间别着长柄挑刀、镰刀,另一只手中拎着几个满是凸起尖刺的铁骨朵,就象小版的狼牙棒。这些骨朵都是建奴专为对付目标的重甲与盾牌而装备,数十步以外投掷出去,中者无不是骨断筋折。背后更背着巨大的步弓,兽皮箭壶里满是一支支二寸长铁质箭头的长箭。这些箭头个个大而沉,开有血槽,有若三棱透甲锥,破甲与放血能力极强,若是中箭,很快就会流血过多而死。

    这些常年累月在山林中与野兽为伍的索伦人,有着近乎野兽的本能,一眼便知道哪些武器对于那些动物具有最大的杀伤力。一个个不由分说。立刻将自己从头到脚的装备起来头上是带着避雷针的铁盔,身上是锁子甲、镶铁棉甲。背上、手中、腰间满是各式各样的武器,脚上几个武士已经套上了铁网靴。

    这些人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做武装到牙齿。如果知道的话,他们一定会很乐意做到这个地步。

    做完了这些,所有的武士们一起用小孩子期盼大人手中糖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头人们,希望能够从他们嘴里得到赞许和同意。

    &尔迪,你看这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咱们该怎么办?”

    作为黑龙江地方的大头人,如今部众最多势力最大的博穆博果尔,知道如果让这几百个武士脱下身上的甲胄,放下身上手中的武器。只怕自己这个大头人当得也就没有什么威信了。这些武士,会为了拥有一套可心趁手的兵器铠甲带着老婆孩子跑到这些汉人这里来。

    &头人,我已经给部下儿郎们买了二百套盔甲刀枪弓箭,儿郎们已经连着两天歌声不断了。”

    奥尔迪的话说的很直接,不由得让博穆博果尔在心中暗自叫了一声苦!凡是就怕有对比,自己的部众看到别人有而自己没有,会怎么想?特别是那些认为跟着自己会有好日子过的部族。

    &头人,咱们是买还是不买?”

    多西、科尔帕、达瓦利亚三个人围了过来,他们身上也是套上了两件甲胄。身上腰间背后满是兵器。

    &是冬天我有这些东西,能把那些到我的村寨附近骚扰的罗刹人全部干掉!”

    &位大头人,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和索伦人最熟悉的林文丙带着和弥勒佛一样的笑容操着一口流利的索伦语走了过来。

    &掌柜,实不相瞒。”奥尔迪用生硬的汉话同林文丙解释。

    &要说库房里的好东西。单是这些东西,就让大家很是欢喜了。可是,可是。”奥尔迪作为南中军与索伦人贸易的中介桥梁,一时间也有些口吃了。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们的东西似乎不够!”

    多西带着怨怼几乎是用吼的声音说出了众人的心声。他的话一出口,众人虽然觉得颇为尴尬。但是也是一块石头落了地。反正家丑已经说出来了,就看这位李大掌柜如何处置吧!

    李沛霆露出了一切皆在我手中掌握的笑容,双手一拍。

    随着他这一击掌,从大殿后一阵轰轰的响声由远而近,仿佛又有数百头猛兽齐声吼叫,又仿佛黑龙江水涨潮一般。

    从大殿的两侧,各自冲出一百五十人的前清国重甲死兵!这些人一律身披重甲,手中举着九尺长的虎枪,身后背着巨大的步弓,腰间佩戴着宽大的砍刀,还悬挂有几个骨朵。

    &

    &

    一些胆小的博穆博果尔手下见到这些当日可以扫荡平一个村寨的建奴死兵,不由得惊呼失色,有人甚至准备跑到马厩那里抢夺几匹马立刻逃走。这些人给他们带来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这些死兵重甲远远的绕了一个圈,将那些要逃走的人圈了回来。各自持枪肃立不动,让博穆博果尔等人大为不解。

    &头人,这些人,是我家主公与建奴作战时俘获之人,主公将他们送给了我,作为我北上的护卫。据说此辈很多都是你索伦各部之人,你看这些人战力如何?”

    &愧!胜过我部族中武士!”

    博穆博果尔倒也直爽,直言不讳。

    &头人难道就不想把你族中勇士也变成如此敢战能战之人?!”

    李沛霆的话,说得柔声细语,仿佛是魔鬼的诱惑,但却无疑是摧毁几个头人心理防线的最后一击。

    看着多西、科尔帕、达瓦利亚不住吞咽口水而一动一动的喉结,博穆博果尔也知道,拥有一支强悍的武装力量,对于这些头人们而言意味着什么。

    &大掌柜的指教!”

    他咬了咬牙,毅然决然的下了决心。

    &三千套盔甲,七千件兵器,一千张弓,三万只箭,我便以五折的价钱卖给你们。”

    大殿之内,面对着围坐在自己身旁的几个大小头人,李沛霆又一次抛出了巨大的利益。

    三千是多少,五折是什么,倒是令同事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向这些人解说清楚。

    顿时,多西扑到李沛霆面前,咧着血盆大口两只如同熊掌一样的大手死死的握住李沛霆的胳膊不住的摇动,以这样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激动。

    便是最早和隆盛行开始贸易的奥尔迪,也对用一半的价钱可以买到如此精良实用的武器表示大为激动。

    &头人,我的那些索伦兵,可以送二百人给你。让他们教授你族中武士,如何结阵而战。”

    &们几家今年春天渡过春荒的粮食,也可以先行在我这里借走,到了秋天猎获野物再还我便是。”

    又是五折出售刀枪盔甲,又是借粮食给大家渡过春荒,博穆博果尔也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会有别的要求。

    &头人果然是一方霸主!痛快!别的要求也没有。你们只需要将这里给我拿下来就是!将这里的罗刹人个个斩杀了就可以!”

    李沛霆指着地图上一个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