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君臣谋算(再续)
    &等往南方明国各地行走贸易之时,可多加留心。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若是有那精于冶炼钢铁,制造火器之人,无论是官民军士,均可以邀请其人来大清效力。朕当以国士之礼待之。”

    两日后,黄台吉设宴,宴请山西的八大家在盛京商号掌柜。酒席宴前,黄台吉等清国贵族除了感谢晋商多年来对他们的商业往来之外,更是用此次劫掠而来的财物向晋商们大量订购了粮食军器生铁等物。

    黄台吉更提出了要晋商为清国的火器制造大业提供技术资料和人才的要求。

    &已下旨,明令大清所属各地,出产之牛羊等,不得擅自出售。各处关口城池,对于没有执照等物私自贩运牛羊马匹出境者,务必严惩不贷。”

    黄台吉的话里满是杀气,如果这些商人听不出来其中的奥秘,也就白在这市面上混了许多年了。

    &下,商民等不知如何才能与大清往来贸易牛羊马匹等物?若是不能,商民等只怕损失惨重,无力再往大清运送粮食。”

    介休范家的长子范三拔,无疑是这些商人的领袖。而此时的八大家同满清之间的关系更象是贸易伙伴,而不像几十年以后那样,随便一个内务府郎中,或者是兵部采购军粮的小官都能在八大家面前抖威风的。

    他的话也将意思说的很明白,你让我们不得私自贩运牛羊马匹,那么你告诉我。如何才能合法贩运?如果不让我们将你们这些出产销售到内地的话,那好,大爷们以后还不伺候了!

    &岁黄大掌柜将种痘之法和玉米草献上,朕已经命人试验,效果颇佳。我大兵入关后,朕已下旨,将大清所产皮毛半数专卖给黄家,以为酬庸。众位先生、列位财东,若是有哪位能够给朕取来那南蛮冶炼钢铁,制造火器之法。朕便将我清国上下每年所出产数百万牛羊之专卖权交付与他。以为酬功!”

    原来如此!

    范三拔等人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有人将满是酸意的眼神投到黄家人身上。

    而黄大掌柜则像一只骄傲的公鸡一样,昂起自己干枯瘦小的头颅。

    他所献上的两件新技术,种痘之法已经被黄台吉强制在八旗各部推广。在此次入关劫掠的数万军队中。效果明显。往常因为进关而感染天花死亡大约在千余人上下。此次居然在种痘人之中无人因为天花而死。达到了所谓熟身的效果。

    在历史上,岳托就是因为感染天花而死在了济南。

    这个技术立刻得到了八旗贵族们的一致称赞,对于人口基数少的满洲贵族来说。那些强悍的战士每死亡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

    而另外一件事,玉米草的引种,在礼亲王代善的治理下,也逐渐看到了一丝曙光。不少种子在春天里能够正常的发芽、生长,虽然还不能像黄大掌柜说的那样长得有一人高,但是试着喂养牛马,效果颇佳。

    一时间,黄家在八旗贵族面前说话的底气粗了不少。

    &下,不知这牛羊专卖之事,该当是怎样一个章程?”

    不愿意看到黄家人在辽东地方耀武耀威的,范三拔起身向黄台吉请教。

    &东家,此事说起来也简单的很。您范东家若是日后取得了皇上的恩准,将牛羊专卖之事纳入囊中,那时自然是另外一个章程。不过,眼下,今年秋季的牛羊贩卖之事,便是这样的做法。”

    按照范文程的说法,今年秋天的牛羊,晋商八大家需要在大清户部缴纳至少一万石上好粳米之后,取得龙票,方可在辽东及科尔沁、察哈尔各处贩运牛羊。而且,所有的价款,按照一头成年犍牛四石米,公牛加倍,牛犊减半,羊再减半的规矩,必须全数缴纳到户部粮仓。

    当然,也可以用其他物资来折抵,比如说生铁、比如说火器、火药等。

    &牛长途贩运,好比耕地干活,这吃喝上可得尽心,须做到刍豆饱足。这牛吃草,是很有讲究的,春夏要吃青草,还是那种春日的嫩草,如喂牛干草,需铡得很细,再拌上米汤糠麦麸皮之物,且要勤喂,喂的量还要少,冬日尤是如此。赶路急的话,还要给耕牛吃够豆料,是豆料啊皇上,这七七八八的算下来,这每头牛价便要四石米,折算下来,照着京师的价钱就是十几两银子,这个……”

    &起这养牛,可是大有学问。先说这牛舍,平日按期打扫,勤出牛粪,勤展垫草不说,还需常常刷拭牛体,早晚两次,不可疏漏。特别夏日炎热,这牛栏通风清爽必不可少。在冬日时,还需将牛牵到室外,取舍背风朝阳之地,让牛边采食边晒太阳,如此耕牛才会壮实。”

    &饲养上,平日干草秸秆不说,耕牛役使时。豆糠饼类更是不可缺少,饮水也有讲究,每天最少饮五次水,还得清水,最好放入适量食盐。如耕牛冬日饮水,还需供给温水,加入食盐与豆末……”

    &群更是辛苦,一日行不得多远,便必须。。。。。”

    范文程刚刚说完,整个殿堂之内,便满是充斥着老陈醋味道的话语,无不是叫苦之声,对于黄台吉给出的价格表示无法接受。

    &等以为我家主子在盛京,便不知道尔等在京师玩弄的那些花样?”范文程立刻将脸板起来,“汝等在京师,同南中商人议定的米价所谓到岸价不超过四钱银子一石,运到我大清各处,也不会超过每石五钱银子。而尔等与那些南中商人交割之时,却是照着各处的粮价换取粮米。往来一番,何止数倍之利?一头成年犍牛要尔等二两银子的粮米。尔等便叫苦不迭,莫要太过于贪心!”

    &是!范先生!莫要同他们废话了!我这就去找李家二哥在盛京的掌柜,请他派海船运米到金州,咱们在那里交割牛羊粮米便是!”多铎跳将出来,虎着脸训斥这群商人。

    &五弟!不得胡闹!”

    黄台吉还未说话,多尔衮便已经出来制止自己这个弟弟,捎带着给范文程帮腔。

    &位财东,我这个弟弟年轻性子烈说话直,诸位莫要见怪才是。”

    戏法的底细已经被人拆穿,范三拔正觉得有些尴尬之际。见多尔衮出来搭下台阶。如何不知道顺风行船?

    当下宾主各自客套了几句之后,又在欢乐友好的气氛之中就如何扩大清国与大明民间贸易往来之事进行了探讨。

    最后,以范三拔为首的山西商人们向黄台吉表示,愿意向大清户部一次缴纳十万石粮米作为换取在清国各处收购牛羊的代价。

    而黄台吉也表示。可以将犍牛的价格降低到每头不超过三石米。在清国境内。山西商人的贩运团队可以畅通无阻。西面的张家口,东面则是在金州,两处主要的出境口岸。

    一时间。宾主尽欢而散。

    数日之后,黄太吉又一次的驾临匠作坊,随行的只有多尔衮和范文程二人。

    负责清**工生产的丁启明、马光远齐齐的跪在这座设在浑河岸边密林之中,警备关防严密的作坊门前迎接。

    沿着草草而就的道路向内行走了不多远,沿着浑河的河套地带,一座巨大的水力机械正在缓缓的转动。

    这是一具庞大的水力钻床,一个由坚硬的木材和石质构件制成的简单机械,在浑河湍急水流的作用下,水车推动石盘,石盘便带动钻头缓缓旋转前进。

    这水力钻床看上去很简单,但优点却很明显,钻磨铳管时永远不会累,而且可以保持固定的精度与质量,不象人力操作一样,因体力与精力的原因出现偏差。

    &便是你们上奏之物?声言可以大量钻出铳管的器物?”

    黄太吉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着眼前这座水力机械。

    马光远不顾地下肮脏,忙跪下回道“皇上,正是此物!”

    此时流行于大明和清军之间的火铳通常为八棱型,铳体一头粗一头细,粗的做铳腹,细的做铳口,火铳初制时还是粗胚,镗内粗糙不平,这样的火铳,自然不能作战,便需用钻头将铳镗钻大钻光。钻镗技艺较精,人力也有限,在大明,好的钻头与挫刀都是采用上好的堕子钢,堕子钢己经算是当时上等的硬钢,但其实钢性与后世还是相差甚远,用堕子钢钻铳膛,还是很难钻,一个月才能钻光也可以理解。

    而且铳膛钻好不就完了,还需用四棱的钢条将镗内刮光刮净,又制作螺丝后门等,所以当时打制一门鸟铳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大量的熟练工人与设备,产量还不会很高,大部分时间便是消耗在这铳管的钻镗上。

    其实当时大明工匠中己经普遍使用一种人力钻床,便是用木料做框架,用圆形石盘做惯性轮,系上皮条后用人力拉动,使石盘带动钻头旋转钻膛,这种钻床比光使用人力进步不少,但还是很累,改进成水力后,便如虎添翼了。

    &才们每每思之,以水力推动,较之人力,效率提高数倍不说,且用力匀称,不存在人力之疲惫。且一个工匠还可以同时照看几台钻床。此为试制之款型,如果使用效果良好,奴才们定当加以改进,或许一台水力钻床的效率更可以提高十几倍。”

    &下工效如何?”黄太吉眼睛里闪动着欣喜的火苗,不管怎么说,要是这些奴才们能够将火铳铳管的问题解决,那么编练汉军旗火铳兵的事情便成功了一半。

    看着这庞大的水力钻床,多尔衮也是赞叹不己,他脑海中不停闪动着自己统领火铳兵洗荡大明各处的憧憬画面。他问道“丁大人、马大人,用这钻床钻取铳管,几日可钻取一根铳管?”

    作为清国铸造火器的技术主管,丁启明略略沉吟估计了一下。道“回睿亲王,往日用人力钻取铳管,需要近月时日,且废品尚多,多有管壁厚薄不一,不复堪用之物。而用这种水力钻床,五日之内,便可钻取铳管一根!且堪用之物提高至少五成!”

    水力钻床作为人力钻床的升级改进版,有了稳定的动力来源,钻膛速度自然飞快地提高。而且可以日夜进行。五天一根。这样的效率,较之人力钻取铳管,可以说是划时代的进步了。

    听了丁启明的话,不由得黄太吉、多尔衮二人也是吃了一惊“五天一根?”

    他在这水力钻床的周边走了几个来回。就这简单的机械。可以五天钻取铳管一根?

    &皇上。回睿亲王,此物也是有毛病的。欠缺之处便是成本较高,操作时需要经常更换钻头。且钻头必须是上等好钢。否则便无法钻透。”

    见丁启明得了彩头,马光远未免有些吃味,急忙跳出来指出这水力钻床的缺点。

    这样的做法,若是放在了大明官场,少不得会成为那些官吏上下其手,或是从中牟利,或是将此事下马的理由。但是,他忘了,眼前这个统治者是黄太吉,他对于军事工业的投入可以说是不计成本的。

    而且清军目前的情况,各旗都在进关劫掠当中收获巨大,尝到了甜头,黄太吉的威望又一次上升到了高峰。编练汉军旗火铳兵的事情也得到了各旗主王爷的支持,对火铳的需求量之庞大,远远超出了马光远的想象。

    &用多少钻头?何种品质的上等精钢?只管说来!朕还管得起!”

    丁启明正在心中暗自咒骂,马光远在背后给自己放了这支冷箭,不想皇帝却如此摆明车马的支持他。

    &下,奴才日前实验过,若是用与明国内地各处军器甲仗局所用之钻头一样,使用堕子钢当以五日出一根铳管,奴才斗胆,曾经用皇上所赐之呲铁钢宝刀制成钻头使用,当四天便出一根。且钻头损耗极小。”

    &哈!你这好奴才!朕赏赐你的宝刀,却被你用了来钻铳管!?”

    听到这样的数字,黄太吉不由得大为惊喜。

    &是如此,皇上,奴才愿意奉出此次入关缴获的所有呲铁钢宝刀,交给丁大人用了来制造铳管!”

    多尔衮及时的表现了自己对黄太吉事业的一片忠心。

    于是,一场明君与贤臣之间的戏码又一次上演了。

    范文程一面不住的为黄太吉、多尔衮、丁启明、马光远等人捧场,一面脑海之中飞快的计算。

    这种水力机械,和他在书本上看到的早在秦汉时便有出现的水力舂米机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长长的水碓一端连在石臼里,一端连着一个方形水箱,然后用竹子当水管,将水引入水箱之中,当水箱的水注满时,水的重量使箱子往下沉,另一头的水碓就被高高抬起。当箱中的水倒完之后,箱子轻了,往上升起,另一头的水碓就会往下落,重重地捣起米来。如此一上一下,完全不需要人力,只要有水便可,非常方便。

    如果在这浑河边建立二百座水力钻床,以一个工匠照看五座钻床计,二百座水力钻床,只需四十个工匠看管,余者的铳械厂工匠,可以腾出手来打制火铳的其它部件。不但如此,一座水力钻床便以一个月钻取铳管六根的最低数字计算,一百座水力钻床一个月就可以钻取铳管六百根,二百座便是一千二百根。足够编练一个甲喇的火铳手了。

    何况,浑河上下游,皆可以选择合适所在,大举安装这样的水力机械,不仅可以钻取铳管,打制简单的刀枪也是可以。想来到秋季到了之际,数千火铳兵当可练成!

    &皇上,若铁料充足,年内三十具神威大将军便可铸成。其炮每具四千斤,用药五斤,铁子十斤,载于炮车之上,定能攻摧坚城,壮我国威,比之天聪年天佑助威大将军更为犀利!”

    见丁启明的势头压过了自己,马光远也不甘示弱,立刻禀告自己的铸造火炮功绩。

    黄太吉自然对这样的争宠行为乐见其成,当即便下令赏赐有功人员,丁启明、马光远二人皆赏赐雕鞍良马一匹,银元一百。各有功人等皆获赠马匹与银元。每个工匠赏染色布一匹、花布一匹,一时间匠作坊中人人颂声如潮。

    &四弟,这铸造火器,编练火铳兵之事,你还要多操心些。朕得知你在济南与李守汉火器对战之事,心中不胜欣喜。”

    回盛京的路上,黄太吉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决定将这干系重大的事情交给多尔衮来办。

    &才敢不尽心竭力?!”

    多尔衮跳下马来,跪倒在黄太吉马前叩首不止。

    &先生,那明国的事情如何了?”

    &皇上,各处的消息皆说,五月初九日,接受招安的张献忠在谷城重举叛旗,杀谷城知县阮之钿,火焚官署。同时罗汝才率四营起于房县,二人合兵攻克该县,杀知县郝景春,连下郧西、保康等地。屯于均州的惠登相五营也反了。皇上,明国又将陷于流寇四处流窜的局面了!正是我大清休养生息,厉兵秣马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