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南京风波(下)
    夫子庙院内一片慷慨激昂的声音“商税之害,显皇帝时己尽显无疑,一货一人,税而又税,朘膏吸髓,夫民不堪其命也……”

    &历朝时商税之祸,老夫是记忆犹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干戈载道,祸流四海,非困商,乃困民也。圣人有言,夺民之财,非生财之道也。生财之道,生之,节之,两端而已。加派之害不过税计,商税之害却以日计。征收商税,乃为夺民之财,此举天怒人怨,大明暗无天日,江南元气何在啊?”

    &南之地,虽素称富庶,然又岂能承此敲骨吸髓之盘剥?若当如此,定然商困人稀,民生凋零,万历之祸,就在眼前”

    说话的是一群书生打扮的人,俱都是一身儒衫,戴着四方平定巾,年纪长幼不一,既有须发皆白之人,也有上唇刚刚冒出黑黑的绒毛的少年郎。

    在场书生当中,几个我们当日在媚香楼前见过的面孔赫然在座,只不过,没有了当日的诗酒风流举止,而是代之一副忧国忧民的嘴脸。

    那一夜的事情,虽然也在夫子庙附近的士子之中流传,但是不论怎么说,侯方域是东林魁首之子,本身文采出众,在各地士子中还是很有号召力的。而钱谦益则更是文坛前辈,无数人以其为偶像。“我辈读书之人,便是举止有些失态之处,也是读书之人的疏狂潇洒,岂是他一个只会带兵打仗的粗鲁武人所能知晓的?”

    这是读书人对那日侯方域等人被李守汉严加训斥之后的反应。

    在场士人云集,除了在围绕着贡院、夫子庙这个区域内居住的读书士子外。还有城中别处的士子,甚至还有在城外栖霞山栖霞寺、宝华山的荣昌寺、城内鸡鸣寺等处寄寓的,集合了差不多有数百人。

    在场这许多读书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语,言辞间皆痛心疾首。李守汉和刘孔昭签订江海联防条文,以及要在松江府设立三省海防衙门的事情已经在南京城内传播的尽人皆知。

    须知江南自万历以来,便不再以种植粮食为主要收入来源。当年的苏湖熟天下足,也悄悄的变成了湖广熟天下足,江南从粮食产区变成了输入地区,种植的大多数是丝茶等经济作物。

    在场各士人学子,哪家没有开设店铺?江南各处商人。哪个没有和海上贸易有关系?就算是没有直接从事海上贸易的。那么,各种货物的采购制造运输这条庞大的产业链也是和他们有关的。

    终于,当众人说的有些疲累了之后,达成了一致意见。要效仿去岁先贤。发布留都防乱揭帖那样。将设立三省海防衙门这个天怒人怨,不得人心之举推翻!他们这些饱读圣贤书的士人学人,朝廷的栋梁之才。有必要以实际行动向朝廷、向皇帝作出劝谏!

    此时,外面街道上已经是人迹不显,车马冷落。从早上开始,城内的店铺便有很多不曾开门,所有买卖全部停止。南京城内百姓惊慌失措之下,开始掀起了抢购粮米油盐的风潮,到了中午,城内的大多数店铺便已经上板关门,城内糙米的价格己经飙升到四千文一斗。

    市面一片萧条,百姓人心惶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但如此,各条街道上出现浩浩荡荡的请愿人潮。往南京各处衙门去,向各部、院的尚书、侍郎们哭诉,要求他们出来废除这病国害民的江海联防之举。

    到了午后,城内的气氛变得越发诡异。街头巷尾挤满了嚎哭的人群,各种匿名榜贴贴得到处都是。如果有官员的轿马经过,还遭到人群不断投掷的瓦砾垃圾攻击。

    面对着这种局面,南京留守的各个衙门却是纷纷装聋作哑,闭门不出,只管等着看担任南京守备的同安侯该如何处置。

    虽然守备衙门也在城内贴出了告示,告诫各处百姓商号不要为歹人所蛊惑,“务要各安生业才是!”

    告示一出,罢市联盟似乎有崩溃的趋势,各商贾和读书人们又聚集到一处议事,身后摇动羽毛扇和幕后东主也纷纷出来,一番打气鼓励之下,众人决意死争,坚持到底。

    一番密谋后,南京城内的风波仍在继续,而且有向周边城镇扩散的趋势。各家商人将手下大量的伙计,家奴,佃户四面散出,加上各处的读书人四处讲解,使得城内请愿的人潮更为浩荡。他们或遍街静听,或围在各官衙前哭诉,甚至有青皮地痞乘机而起,场面一片纷乱。

    但是,人总是用脚投票的,各处店铺都关门歇业,那些升斗小民该往何处去购买粮油?如何将一日辛劳换成养家糊口的食物?

    &弟们,这里有粮食!这群南蛮却囤积不卖>

    &抢!”

    几个头上裹着青布,被南京人称为老杆子的地痞混混,叫嚣着砸着一家粮店的门板。

    立时引起一阵赞许的狂叫声,街上顿时鸡飞狗跳,附近的很多市民百姓纷纷围观过来,有人手中还悄悄的拿着米袋箩筐等物。

    &米店坚实的门板终于抵挡不住粗大的木头连番撞击,被撞倒在地,露出了一个缺口。几个混混立刻一声欢呼,冲进去将米店的大门打开,将更多的同伙放进来。

    顿时,堆积在后面仓房之中的如同小山一样的大米晃得人们几乎睁不开眼睛,混混们快手快脚的将柜台内的银钱一把抢走,转身从疯狂的人群中挤出,逃之夭夭。而米店迅速成为被市民们打劫的目标所在,扛着整袋子米的,用箩筐将米倒进去挑着走的,用米袋胡乱盛了些米急匆匆逃走的,整个米店迅速成为风暴的中心。吸引了无数人朝这里涌来。

    白花花的米粒洒了半条街道。

    这家米店的遭遇,成为了城内风波的导火索。

    很快,有人便在街道上大声喧哗,“这里是南蛮的布店!抢啊!”

    &是是珠宝行!抢一块宝石回去就够一辈子了!”

    。。。。。。

    很快,城内便是一片混乱狼藉。

    之前还在各处衙门前有板有眼的向官员们哭诉的奴仆家丁佃户们,听得有人大呼小叫着发财的声音,再也按捺不住。

    他们迅速和同行们一样,三五成群的在各条街道上砸开店铺,冲进去抢夺店内的商品财物,之后将店铺打砸的一团混乱。几处店铺内甚至还传出了女人痛苦的哭喊呻吟声。几处房屋上冒起了青烟。不知道是有人放火焚烧房屋,还是不小心打翻了香烛。城内大批的流氓光棍无赖,更是趁乱混水摸鱼,抢劫钱物。

    城内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急的守备衙门、操江衙门、五军都督府等南京卫戍职责部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而之前还在自己衙门里装聋作哑如老僧入定对外界之事做到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六部衙门。则是如潮而来,尚书、侍郎们纷纷如丧考妣般登门指责,要求几位手握兵权的侯爷、伯爷们迅速弭平此乱。

    &人!不好了。大股乱民往新街口等处去了!”

    那新街口是南京的繁华商业地段,无数的店铺都在那里。可谓是南京城商贸的精华之所在。

    &好!”

    &爷!请速速发兵,弭平这次风波吧!”

    &备大人!若是不能迅速堪平暴动,将为首暴徒和背后指使之人绳之以法,本官便是拼了这条性命不要,也要具本严参你!”

    一时间,哀求、威胁、谩骂,苦劝,各种形式只表达了一个核心,“尽快的将这次风波弭平,不要让我们的损失太大了。”

    看着这群平日里鼻孔朝天,见了自己只管趾高气扬的各部官员,刘孔昭、郭祚永、徐弘基们心中便如同三伏天吃了冰那么舒服。“原来你们也有求我们的时候啊!?”

    魏国公徐弘基更是表演的十分到位“这群狗贼,天子脚下,留都之地,他们也敢放肆!来人!把老祖宗中山王的枪请出来!给本国公备马,待我披挂整齐之后便前去剿灭这群胆大妄为的家伙!”

    &国公,如今事态还不清楚,乱民势大,我们还需从长计议才是。眼下天色已晚,不如关闭城门,待天明之后之后再四城大索不迟。”

    听得郭祚永这样老成持重的意见,魏国公徐弘基连忙点头赞许。只恨得那许多六部尚书侍郎各院官员们,牙根儿痒痒的。但又无可奈何。

    城中第一团火球冒起来的时候,守汉正领着人在城外大报恩寺上香。

    位于聚宝门外秦淮河畔的大报恩寺,那是成祖为了自己生母所建,以十年之功,花费了数百万两白银建成,多年以来便以宝塔和寺内建筑著名。特别是大报恩寺琉璃塔,九层八面数十里外长江上也可望见。刹顶镶嵌金银珠宝。角梁下悬挂风铃152个,日夜作响,声闻数里。自建成之日起就点燃长明塔灯140盏,每天耗油64斤,金碧辉煌,昼夜通明。

    此时寺内寺外遍布着近卫团的兵士,虽然不至于弓上弦刀出鞘,却也是戒备森严,那些近卫们用警惕的目光四下里搜索着可疑的目标,唯恐有人出来对主公不利。

    从前日李贞丽、盐漕两帮帮主到行辕报信之后,守汉便命人拿着自己的名帖到大报恩寺,告知方丈,自己要在今日前来进香,顺便为佛祖添些灯油。

    在行辕中盘桓了两日,同傲蕾一兰处的如同姐妹一般的李贞丽,仍旧是做男子打扮,不过,换了一身类似于南中军军官的行头,锦袍披风,腰间悬着那柄倭刀,越发显得别有一番英姿。左手拉着同样做军官打扮的傲蕾一兰,脸上满是兴奋的红晕一路为眼睛不够使的傲蕾一兰讲述着大报恩寺的典故,介绍着寺内的建筑。

    二人身后,几个丫鬟婆子随着李香君紧紧跟随,一个年长的婆子偷眼看着李贞丽被滋润的容光焕发的脸庞。再看看李香君那满头珠翠,心中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转眼看看周围如狼似虎的近卫们,硬生生的将那些念头打消,“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守汉倒是不知道随行众人中有人竟然能够联想到帷幄秘事,只听得一身云锦袈裟宝相庄严的方丈讲述了一番这大报恩寺的由来,又在报恩寺琉璃塔下随喜了一番,听得方丈说,当年建造此塔烧制的琉璃瓦、琉璃构件和白瓷砖。都是一式三份。建塔用去一份,其余两份编号埋入地下,以备有缺损时,上报工部。照号配件修补。

    听得这话。守汉不由得心中大笑。“这个可比德国人的油纸包牛叉多了!你们也就是弄点水暖管件,我们可是把一座塔的零件都预备下来!”

    &丈,本官此番前来。一为瞻仰宝刹,二来,烦请方丈及合寺僧众为我南粤军历次为国捐躯将士做一场水陆道场,以超度英灵。三来,据说如今天下各寺庙之经文皆出自贵宝刹,在下想请回一套,在南中各地弘扬佛法。”

    大报恩寺在明清两朝一直是中国佛经流通的中心,特别是以编撰、雕刻、印刷汉文佛典的总集大藏经而著称。

    能够出资雕刻印刷一部大藏经,一直被佛教徒视作是至高无上、功德无量的盛事。

    明清两代,大报恩寺在这一领域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崇高地位。在明清出现的5部大藏经中,有3部官刻与大报恩寺及其前身天禧寺有关。其中直接相关的为《初刻南藏》(以前称《洪武南藏》)、《永乐南藏》。而在北京雕刻的《永乐北藏》,不仅以《永乐南藏》为范本,而且其主持者有不少是来自大报恩寺。

    经版雕刻于大报恩寺并在该寺长期保存、印刷流传的《永乐南藏》,影响最大。可以说,自永乐十八年(1420)《永乐南藏》雕成以后,大报恩寺一直承担着全国绝大部分寺庙的印经任务,是中国佛经流通的绝对中心。《永乐南藏》到底印了多少部,已难以统计,不过,仅郑和就曾先后印造过10部《大藏经》,遍舍天下名刹。(嗯?似乎又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

    &远伯有此宏愿善心,乃是我佛乐见之事。”有人上门求经,方丈如何不答应?

    &请请过缘簿来!”

    大报恩寺的知客早已将缘簿备好,笔墨齐备。

    &请写上,每月供奉灯油五百斤。另有合寺僧众每人四季衣服衣料一套。妆点佛像所需宝石珍珠各一斗,另有黄金一千两,以供重新妆点佛像之需。至于说大藏经之事,本官愿意出五千白银,求取一部大藏经及雕版。”

    如此巨大的一笔布施,刹那间令方丈、僧官、知客等人不由得如同听得天花乱坠的讲经说法,听得西天佛祖驾前三十万只迦陵鸟齐声欢唱。

    知客忙不迭的在缘簿上笔走龙蛇将这份布施工工整整的誊录在上面,“烦请伯爷过目。”

    &必了,二哥,您来看看就是了。”

    对这样的事,守汉自然懒得管。只管左右手拉着李贞丽和傲蕾一兰的手在四处观赏这被称为永乐大瓷窑的琉璃塔。

    知客急忙将缘簿捧到随行而来的李沛霆面前,打算请他过目。

    &掌柜,城内传来消息,开始了。”

    &诉二位当家,一切照原先议定而行便是!”

    只听得有人在李沛霆耳边嘀咕了几句,知客心中暗自叫道不妙,想来是无意间撞破了人家的秘事!

    &人,香积厨中已经备下了斋饭,请各位到斋堂内用饭!”急忙临时改口,装作自己什么也不曾听到。

    城内,早已是一片混乱。

    之前那些乱哄哄的家丁、佃户、奴仆为主组成的闹事、抢劫队伍,和最先对店铺进行打砸抢的青皮光棍地痞无赖们,被一群群衣着杂乱,但却整齐划一的在左臂上绑扎着几根稻草的精壮汉子用木棍、竹篙四处追赶,驱赶着他们冲进那些在南京城中经营有年的绸缎庄、瓷器店,专门做外洋生意的茶庄、丝行、桐油铺子。

    整座仓库、堆栈、货房被这些人砸开之后,便被左臂上带着稻草的汉子们赶走,然后,这些汉子们以极为专业的搬运动作,将整个货仓内的货物扫荡一空。

    大包小包的丝绸、茶叶、生丝、漆器、瓷器被装运上车,转眼间便消失在南京城中的大街小巷之内。

    在渐渐落下的暮色掩护下,这些值钱的货物被悄悄送上了在城内河道上的垃圾船,经过水门出城到了长江之上,再换成大船直向东去。

    在城内鸡鸣寺中享受着在南京城极为有名的素斋,同时指挥着近万名帮众对江南各家富豪在南京城内所有店铺进行有组织打劫活动的两位帮主,觉得这样的生活不要太过于惬意哦!

    十几万匹各色绸缎,几万包生丝,四百多船瓷器,二百余船茶叶,这样庞大的数目便是令见惯了大宗货物的两位帮主也是不住的咂舌。

    守汉以琼州府新开设的莺歌海盐场所出产细盐三年内归盐漕两帮销售运输的权利,令他们在南京城中乱起之后,组织帮众对城内各处江南富豪之家的生意店铺进行有组织的抢劫活动。

    &只要货物,那些金银钱财便归你们所有。不过,南京城中各处机房的工匠,你们要趁乱给我弄出来,送到松江府上海县!”

    这是李沛霆同二位帮主议定的条件。(。。)

    &很是汗颜啊!收藏到了9000多,为啥订阅的那么少呢?贴吧里和书评区里指责的兄弟,劳烦你们先订阅,哪怕只有一章之后再来骂人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