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 宁远城下的交易
    是役也,双方的船队虽然都拥有至少数百门各式火炮,但是真正的损失并不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郑芝龙这一方有三艘船被李华梅舰队密集的炮弹击中,船上的风帆被击落丧失了移动能力,船只吃水线下开始进水,转眼间堆满粮食的船舱之中便全是没膝的海水。

    而当第一轮郑家船队的火炮被那些水手们本能反应的点燃发射后,李华梅舰队也同样出现了损失,七八枚炮弹飞到船上,将四五个水手打成了碎肉。

    &叔,发信号!让我们的船队一波一波的冲上去!”郑森看出堵住白沙水道的李华梅船队的弱点,船少!虽然炮火犀利,射击技术高超,但是火炮发射之后形成的烟雾弥漫在海面上,令人视野不清,严重影响了射击效果。

    面对着福船一波接一波疯狂的涌上,李华梅也有些力不从心。

    &小姐!你看!”

    阿吉用手指着舰队的左翼。

    迎着正午的阳光望去,刺眼的阳光下,数艘沙船不断的抛下船舱之中沉重的粮米包,以减轻负担提高速度,从普陀洋海面直奔李华梅的侧翼冲了过来。

    为首的正是施郎家的那条沙船。

    从大青头上那个毛手毛脚的水手点燃了火炮,他就知道,这场仗是必须要打了。但是,以他在南粤军水师学堂学到的东西来评估眼前这支运输船队,同对面那支舰队相比,明摆着就是一块肥美流油的肥肉摆在一个饿了几天的孩子面前。

    李华梅那边有能力将这支船队吃下去。但是胃口不够,若是船再多几艘,或者是类似于李守汉座舰那样的大舰船,郑家船队就难逃厄运了。

    但是,现在这种情形,郑家还有得拼!

    于是,早就悄悄退到水道入口的施郎,联络了附近的几条沙船,悄悄绕过白沙岛,兜了一个大圈子。直奔李华梅的左翼冲了过来!

    眼看着施郎指挥着几条沙船恶狠狠的从左翼背着阳光冲了过来。距离自己在队列一头的两艘舰船越来越近,船头上,几个水手在用粮米包垒成的炮位上紧张忙碌着,想来是在给火炮进行装填。

    &吉!给各船发信号。我们先撤。把道路给他们让出来!”

    &就这样让他们走了?!”

    阿吉有些不能理解李华梅的想法。

    &走?从我眼前过。还开了炮,伤了人。不留下些买路钱能够走得脱?!”李华梅嘴角浮现一抹狠辣。

    桅杆顶上旗语兵挥动着手中的信号旗,堵住白沙水道出口的南粤军水师迅速脱离战斗。在郑家军火炮射程之外远远的看着。

    &家小子果然是好样的!快!给各船发信号!”

    见施郎的这一举动令李华梅快速闪开了通道,不由得郑芝虎兴奋异常。

    郑家船队便蜂拥而过,闯过白沙水道直奔普陀岛而去。

    简单的补给了些肉食蔬菜淡水后,郑芝虎下令,全体升帆起锚,连夜向北出发。

    这次,轮到郑家船队再次做噩梦了。

    李华梅的船队利用速度的优势,炮火的优势,不再进行拦截,而是在一个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杀出,冲进郑芝虎的行进队列,或是用炮火齐射,击沉几艘船只后扬长而去,借着夜幕的掩护消失的无影无踪。或是利用速度的优势,冲进船队的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将几条福船围在当中,裹挟而去。

    这一次海上战斗之后,在郑芝龙这个海上团伙中,李华梅拥有了一个外号。

    &翅虎!”

    &叔,您领着咱们那几艘红毛船专门对付李华梅这小娘皮的骚扰!施家哥哥,你领着六条沙船在船队往来策应,帮助二叔对付南粤军这些狗贼!”

    面对着李华梅的海盗式打法,郑森倒不像叔叔郑芝虎那样跳脚大骂,而是冷静分析了一番利弊之后,做出了这样的部署。

    &好!这些缺德招数一定是张小虎那个不要脸的积年老贼教给李华梅的额!这分明就是海上鲨鱼的做法!她一个黄毛丫头怎么懂得这些?”

    面对李华梅充分利用自己船只的火力和速度优势对船队发起的一次次攻击,郑芝虎也是一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是以自己船队中的软帆船来对付李华梅的快船,用施郎手下那几条丢掉了几乎全部粮米的沙船来充当辅助力量。

    &队不要恋栈,迅速冲过长江口,过了长江,李家的船就不敢造次了。”

    望着远处在海面上往来驰突耀武耀威的李华梅,郑森咬了咬牙,“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让父帅多造西洋大帆船!到那个时候,咱们再一较高下!”

    在付出了十几条福船被击沉、被俘获的代价后,郑芝虎率领的这支船队总算是冲过吴淞口,进入了江北水域。

    看着在长江南岸偃旗息鼓的李华梅,不由得郑家船队中爆发出一阵狂喜的欢呼声,口哨声、叫骂声响成一片,各种污言秽语交相辉下。

    &

    施郎抡圆了给一个小船主一记耳光,那船主刚才话语里对李华梅这头雌虎不干不净的,惹恼了施郎。

    &个时候你本事来了?昨夜里和今天上午她追得你哭都找不到调门的时候,你骂人的本事哪里去了?没种的东西!”

    那船主捂着被施郎抽的迅速肿起来的脸颊,却又敢怒不敢言。

    在白沙水道,如不是施郎当机立断从侧翼迂回偷袭李华梅舰队的行动,只怕这近百条船至少有一半被击沉或者是被李华梅俘获。

    这是郑芝虎和郑森叔侄二人共同给施郎的评价。如此炙手可热的人物,又站在道理上。“你有本事就在海上靠着船和炮,或者是登船跳帮肉搏去打败李华梅,在这安全的地方玩嘴算什么好汉?”

    这群海上讨生活的汉子,看重的就是力量,就是骨气。

    当下,十几个大小船主、军官都对施郎的行为鼓掌叫好,那船主也只得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好在损失不算特别的大,检点一下,百余艘船只,除了被李华梅击沉、俘获的十几条船之外。施郎手下的六七条沙船为了追求速度将运载的粮食全部丢掉。其余的船只货物大体完好。

    &家哥哥,你放心,你船上的损失算公家的!另外我回去禀告父帅,分红的时候你多分一份!要是没有你。咱们这些船只怕损失更大!”郑森很大度的安慰施郎。

    &少帅。这钱不钱的倒是小事。不过咱们福建也应该多建造些人家那样的快船,多装火炮,不然打起来太吃亏了!”施郎满脸都是苦笑。

    路上无话。众人迎着北风将船运到了宁远海面。

    此时,宁远城外的战事已经结束。

    崇祯十二年冬十月,清军再次进攻宁远。时宁远守将为都督同知金国凤,统军近万人。清军攻宁远,明将士胆怯。国凤愤,率亲丁数十人出据北山冈与清兵苦战,矢尽力竭,与二子及众亲丁皆战死。

    署都督同知,宁远团练总兵官金国凤,宣府人。他原是锦州副总兵。以副总兵的身份守松山。十二年二月,为了掩护多尔衮等人在关内的劫掠行动牵制关宁军,清兵在黄台吉的亲自指挥之下开始进攻松山。多次被金国凤击退。皇太极不甘心失败,派人回盛京调来大炮三十门,炮弹一万发,火药五百斛,环城发炮。

    面对猛烈的炮火,城池台堞都被摧毁,城中人只能负门板行走。金国凤所统兵不过三千,出城突击败还,乃以木石甃补城坏处,奋力杀敌,使清兵屡登屡却。围城四旬,终不下。最后皇太极无奈退兵,保住松山不失。也因这次之功,国凤以功擢署副都督佥事,宁远团练总兵官。再论功,署都督同知,荫锦衣卫千户。

    不料想能够在锦州的松山立功,却将自己和两个儿子的性命送在了宁远城下。

    是因为营伍庞杂,指挥不灵,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就说不清楚了。总之,他战死在宁远城外后,宁远守军便闭门不出,你清军在城外唱大戏我都不管。

    有了这么配合的友军,清军自然不怕。

    当下郑芝虎派人上岸去同山西商人联络,命他们告诉买主,可以前来搬运粮米,交割银钱了。

    居间介绍的范记商号的掌柜用浓重的介休口音官话费力的同郑芝虎交流着,(想想看,一个山西晋中人,和一个闽南人这种沟通的难度吧!)“二爷,不知道您这次带了多少粮米来,粮价该如何算?”

    &个?”郑芝虎也有些挠头了。经过仔细检点计算,如今整个船队可以销售出去的粳米大约是在十五万石。但是该如何报价,这却是个问题。

    按照南中粮食出口的标准,这种上等粳米在港口的出口价格包含关税在内是每一石三钱银子,不过是现货自运价格。这对于拥有大批船只的郑芝龙团体来说是很划算。船只就算停泊在港口码头上,船工水手也要开伙食给工钱的。

    但是,辽东这里的粮价该如何算,这却令芝虎不知所措了。

    内地的粮价高,到了斗米数钱银子的地步,听说这辽东的粮价更加高,不过,不知道高到什么地步。

    &东的粮价最贵的时候是斗米银八两,一石是十斗。二爷,那些还都是糙米,您这些可都是上好的粳米!”

    &说不久前他们刚从关内大抢了一票回来,粮食暂时不算太贵,但是现在卖给他们,至少四五十两是没问题的!”

    &好!四十两一石!明着四十,实收三十五两。有五两的虚头是你的回扣和伙计们的跑腿钱!”

    同样是商人出身的郑芝虎深知生意场上的奥秘,如果没有这个。只怕要从中生出无数的波澜。

    &样的米四十两一石?”

    宁远城外,黄台吉搓弄着手中饱满晶莹的米粒,有些疑惑。之前这群山西商人可没有这么厚道过,掺了三成沙子,满是老鼠屎的糙米也敢要五十两银子一石。

    &不是我们的米,乃是福建郑家贩运来的,不过,我们同行公议过,日后如果海上道路畅通的话,我们的米也会参照这个价钱来办理。”

    范永斗家调教出来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几句话便说的黄台吉转怒为喜。

    自从多尔衮率军从关内返回之后。辽东反贼们便开始大肆的冶铁铸炮,但是,这样一来,多尔衮的势力、威望便开始悄悄的膨胀起来。这是黄台吉所不愿意看到的。

    这也就是为何打一个小小的宁远他也要亲自来的原因。建奴军中。以军功为先。以实力为尊。这是北方游牧渔猎民族数千年来不变的真理。

    除了为两黄旗争取些军功以外,更主要的便是要建立一条新的物资供应线路。自从李沛霆出现在辽东后,大量的物资便经过他的手流进流出辽东地区。变相的为两白旗提供了奥援。为了抵消这种影响,黄台吉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新的物资供应体系。

    郑家,是他看好的。

    汉军正蓝旗二等昂邦章京佟养性的儿子佟六十作为黄台吉的代表带着二十万银子和六十车皮毛人参等物,到停泊于连山湾的郑芝虎船队前来商议交接之事。

    &五万石上好粳米,皇上说全要了。”佟六十作为满洲贵族集团成员有着一种盛气凌人的劲头,虽然被告诫这次务必要把差事办好,但是深入性格之中的习惯还是令他本性难移。

    &过,皇上说,四十两一石,你们这个价钱虽然说尚有天良,但也是数额太多,国库里一时拿不出六百万两银子。皇上的旨意,要我询问尔等,可愿意接受用辽东出产的皮毛、生金、东珠、人参等物来交易?”

    若不是范家的大掌柜的一个劲地轻轻扥着郑芝虎的衣袖,芝虎早就将这狂妄的家伙乱棍打出去了。

    &一口一个皇上,那是你的皇上,不是我的皇上。我的稻米就在这里,爱买买,不买滚!少来拿你的那个狗屁鞑子皇帝来唬我!用银子,用皮毛,用马匹,用生金,只要价钱合适,老子都可以收!”

    被郑芝虎抢白了一顿,佟六十也是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的,但是为了让这群南蛮船上的粮米变成皇上赏赐给奴才们的上好精品,他也只能咽下去这口恶气。不然,这群家伙扬帆北上,不远处可就是锦州城,祖家的当家人祖大寿可是吃过断粮的苦头的,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吃下这批粮食的。

    算了,忍得一时之气。日后有你好看的!

    十五万石上好粳米,辽东反贼们用二十万两银子和六十车皮毛做定金。其余部分三天之内付清。

    &元发,你和我回去见皇上,和皇上复命。”

    佟六十对郑芝虎都毫不客气,对这个范家的掌柜自然更是呼来喝去的。

    他们去向黄台吉交差,只留下郑芝虎在船舱之中兴奋的来回踱步摩拳擦掌不已。

    一次交易金额便是六百万两的银子,虽说大多数还要用商货实物,牛马皮毛来充抵,但是这样的交易也是暴利!

    &些粮米从南中起运时不过花了六万银子,算上船队水手船工的伙食工钱水脚银子,顶多十五万银子到头了。剩下的便是完全是赚头了!”

    郑芝虎飞快的和侄子郑森计算着这一趟北上的收获。

    &我们损失的那些船只和粮米,二叔可曾计算在内了?”

    郑森到底是读书人,知道不能光是计算盈余,也要计算成本,那十几条船和船上的粮米自然要作为损耗计算到成本之中去。

    &然计算了!森儿,叔叔在海上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做生意赚这么多!这一趟下来,只怕大明朝廷都没有我们有钱了!怪不得,李家每次都要拼死拼活的北上勤王了!原来北上便有这么多的好处!”

    说起来也可怜,大明的财政,纸面上算起来一年有几千万两,然而,这是由众多的本色与折色构成的,很多实物,并不押解向朝廷,而且大明的税收制度财务制度,核算非常混乱。

    地方需要留存,这是笔糊涂帐,很多卫所边镇军队的粮饷,直接由地方供给,更是笔糊涂账。

    夏税秋粮,直接从某地运往某地,某府对某卫,甚至细些的,某户对某户,并不经过户部,兵部,哦,会有帐本上报。明初三大案之一的空印案就是因为这个制度而发生的。

    所以说大明财帛虽多,然直接收入国库的却少,往往一些槽粮与折色银,后世谈的大明一年几百万两收入,多指直接收入国库的折色银子。

    地方及各类实物算起来,会有数百万两,然而除了纸面好看,没有任何意义。就算是加派的三饷,也不过一千多万银子,那里赶得上郑芝虎这一趟收的要么是真金白银,要么是贵重物品?可是这三饷,已经逼得江淮河汉之间处处烽火了。

    无数的粮米和被船主们随行夹带而来的大量食盐、茶叶、糖果、绸缎、布匹、烟草等诸多商货一道被川流不息的小船运载上岸,同蜂拥而至的建奴们进行交易。

    同样,大量的人参、皮毛、东珠、生金、药材等货物和装在大小箱笼之中的各式金银首饰一道被运到了郑家的船上,有些首饰上还沾染着来不及擦拭干净的血迹。

    &些东西,我们运到京城和江南,至少可以赚到八百万两!”范元发眼睛里满是对银元的渴望。

    &爷,商量一下,回去在泥沽停留一下,把这些辽东出产之物匀给在下一半如何?我付您现银。您之前答应的那些回扣在下也不要了。”

    范元发笑嘻嘻的看着郑芝虎,期待着从他嘴里得到满意的答复。(。。)

    &说明一下,这个事情并不是有意抹黑,而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更加严重。在清军攻进北京之后,同安侯还用海船运粮食北上牟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