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敌我短长、燧发机
    &手!”

    某个时空当中的靖海侯施琅,如今的施郎轻轻的拨开郑芝虎的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再快,炮再狠,也是要人去操作的!如今南粤军最差的就是人!”

    施郎的脸上泛着兴奋的红光,在地图上指点江山。

    &怕又有人要用板砖拍作者了!“发展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缺少水手?还是这块是短板?骗字数也没有这么骗的!”慢来!俗话说十年的陆军,百年的海军,没有长时间的积累,怎么能够一夜之间变成水师强悍的团体?在兵役制度改革前,海军的义务兵就要比陆军长一年,为什么?海军的专业训练时间要长!舰艇和岸上的相关专业很多要训练半年以上才能上岗执勤!那还是要拥有高中以上文化学历的,猪脚的辖区内虽然普及义务教育,但是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福建水师中水手大多是漳州泉州子弟,互相之间甚至有亲眷关系。同船之人或为叔侄父子,或为同族兄弟。语言、习惯、性情皆了如指掌。”

    施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小侄在南粤军水师中上船见习时却发现,南粤军水师中水手来源之杂乱,彼此沟通之困难,远远超乎我的想象。”

    &大侄子,你说说看!”

    &手中有福建人、有广东人,有广西人、有琼州府人,甚至还有爪哇人和缅甸人、吕宋人、扶桑人、暹罗人,阿拉干人和红毛夷人!!福建人中又有泉州、漳州、和福州等处人。广东人中以雷州府人、广州府人居多。近日据闻,张小虎自从以耽罗岛为巢穴,封锁、骚扰吴淞口和杭州湾以来,部下舰队之中又招募了不少朝鲜人!”

    &许多地方的人,语言、饮食、风俗、性情都大不相同!小侄初登船时也是颇为费力与他们沟通。传达一道命令便要大费周章,大帅,我们在海上,生死便在话语之间,一道命令执行的快慢往往便是一船人的生死!”

    听得施郎如数家珍一般将对手的诸多劣势一一罗列出来,听得兄弟父子四人眉开眼笑的。

    &来我们还是胜算不小嘛!我们的水手自小便随同父兄出海讨生活。哪个不是心随意走的好手?”

    &个。李爵帅也是知道自己这点不足,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一件事。”

    听得施郎如此尊称父帅的对手,郑森有些不太高兴。但是此时却顾不得那个。只管催促施郎说出李守汉的对策是什么。

    &陆制海!陆海犹如南粤军之两翼。互为奥援!且多年来,南粤军从未有一日放松过对水师的操练。小侄在水师学堂时,不论多大的风浪。只要船不会被打翻都要上船出海训练的!更在各处建造港口,屯驻军马,为的便是压缩别人的海上生路。别的不说,大帅,您看这里。”

    施郎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厦门对面的大岛台湾,“这里,可以建造多个良港,又有大片的良田可以提供数百万石粮食。更要命的是,这条黑水沟,是我们北上江南,和船队日常出入的门户!大帅,为了这块地盘,李大人可是把长子都派到了这烟瘴蛮荒之地当所谓的台湾知府了!”

    黑水沟,是明清两代福建移民对于台湾海峡的称呼。大批的漳州、泉州等地人口前赴后继的越过风浪险恶的这条海峡,去台湾开垦。

    &侄子,如你所说,我们和南粤军的事,该如何办?”

    郑芝龙稍稍沉寂了一会,命人将地图卷起收好,继续问施郎。

    &帅,小侄这几天闲暇无事时,又找出忠义水浒传来看。里面天机星吴用有一句话小侄认为说的很好。‘若要招安,必须大杀一场,杀得他心惊胆战,梦里也怕,那时候再说招安之事!’我们福建水师同南粤军比较起来,他们利持久,我军则利速战。如果照着他们的路子被他以主驱奴,只怕他们能够用钱粮火药耗死我们,到那个时候,只能是灰溜溜的递上降书顺表!”

    自家事情自家知,多年来,郑氏海商集团的粮食、火药、布匹、火炮、油盐肉食等大宗物资和必需品几乎都是从南中采购而来,并且通过这种采购转手贸易获得了大量利益,他们甚至将粮食通过陆路卖到了赣南地区。

    &侄的意思,我们不妨集中全部的软帆船和大青头,就在黑水沟的南端寻觅一个所在,利用这里距离厦门近我军补给转移方便的优势,给南下的南粤军水师来上一记狠的!之后再和南粤军坐下来,大帅,不是要商讨一下三省缉私的事情吗?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李爵帅提出来,三省缉私要两家分享,不但沿海的航线如此,往扶桑的也是要共享!当然,大帅得委屈一下,成为李爵帅的属下了。”

    &当年熊文灿还是咱们的顶头上司呢!咱们**过他吗?”郑芝虎爆了一句粗口,算是对施郎这个战略构想的认可。

    按照这个设想,郑氏海商集团的战争机器开始缓缓的运转起来。

    &哥,我们打了这位新鲜出炉的李伯爷,朝廷那边怎么交代?”

    大伙散了之后,郑芝豹有些担忧,他跟着大哥回到了签押房中。

    &个,不必担心。只怕朝野上下有大把的人盼着我们和李守汉冲突起来呢!”芝龙将那堆信函冷笑着递给了芝豹。

    如今,南粤军在陆地上是没有哪个军镇敢于同他对垒,能够一战干掉数以万计的辽东反贼,这个名声令人望而却步。不过,这海上的勾当嘛,芝龙倒是对自己和手下颇为自信。

    &不了多搞些火船就是了!就像烧荷兰人的船一样!”

    想象中新鲜**的宁远伯被自己的水师舰队用火船烧的抱头鼠窜之后还得打落牙齿往肚里咽的情景。芝龙便忍不住想纵声大笑。

    &中大佬不会指责我们不遵守军令,冒犯长官吧?”芝豹还是有些担心。

    &弟,回去好好看看这些邸报,这群内地官军都如此了,朝廷又能对他们如之奈何?”郑芝龙将一堆邸报丢在了芝豹的怀中,那上面满是各地官军剿除流寇的消息,尽职尽责的幕僚们用红笔特意勾出了文章的要点。

    无独有偶,郑芝龙在厦门同施郎、郑芝豹、郑芝虎、郑森等人商议大事的时候,在广州的李守汉也召集众人开会。

    同郑芝龙的会议议题有着很大不同,守汉的会议丝毫不涉及战略动向。而是在讨论一个看似很微不足道的问题。

    &们的火炮。能不能射速再快些?”

    勤王大军带着十几万难民回到广东等地之后,除了安排移民等项事务之外,最大的事情就是进行战术总结研讨。照守汉的话讲,“功劳不讲跑不了。问题不讲不得了!”

    而在这场战术总结会开始之前。守汉却不得不接见一个人。

    十月里的天气。广东也是很冷了。如今的宁远伯府辕门外面,吴六奇**上身,背上背着一捆荆条。将自己五花大绑的跪在辕门门外广场上。任凭荆条的尖刺将身体刺得鲜血淋漓,只是跪在门前请罪不已。

    &旅长,爵帅有吩咐,‘让铁丐给老子滚进来!别弄这些虚景!他是他,吴标是吴标!’”

    吴标被朝廷挖走,所带领的部队成了所谓京营模范旅,本人更是成为京营参将将,领副将衔,封昭勇将军,赐宅邸仆人。为崇祯整顿京营编练内操提供样板。如今又是被南下督师剿贼的杨嗣昌上奏本借调走,随军南下充当杨大人震慑诸军的杀手锏。

    这桩桩件件,都令同样担任旅长的吴六奇心惊胆战的。

    这要是伯爷心中有了芥蒂,自己又不是南粤军嫡系,这如何能够生存下去?

    于是,便有了在辕门前负荆请罪的一幕。

    看着被粗大的麻绳绑缚的浑身是血的吴六奇,守汉嘴角露出了一抹嘲笑,“不冷?”

    谁也没想到守汉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所有的人都在脑海中设想过守汉接见吴六奇时候的场景,无外乎亲释绑绳,解衣衣之的常规科目,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守汉却提出了这样一个似乎无关痛痒的问题。

    &点冷!”

    吴六奇也是实话实说。

    &吴旅长找件棉衣来。”

    披上了棉衣的吴六奇脸上好看了不少,但是身上的荆条却还被麻绳紧紧的绑在背上。

    &弟背叛主公,乃是六奇之过。。。。”

    &标是个大活人,脑袋长在他自己脖子上,他心思活动了,谁也拦不住。你回去把从警备旅中逃出来不愿意留在京师的人从廖冬至和鲁云胜那里领走,补充到你的部队里。”

    守汉指着吴六奇棉衣里面的荆条捆&个东西,回去自己解下来。但是你心里的那捆荆条,等你打仗立功之后,也是你自己解下来!”

    守汉便这样打发了吴六奇的请罪行为,消息在广州城中传开,颇有些佛门弟子、居士们认为伯爷虽然杀人无数,但是这话说的却是颇有慧根。

    &山中贼易,去心中贼难!去掉吴旅长身上的荆条容易,去掉他心中的荆条却难。”

    &铃还需系铃人,吴将军只能在自己斩将立功之后才能去掉族弟的过失。”

    打发走吴六奇去接受近卫旅和第三旅的那些潮州籍贯的战士,守汉再一次回到了会场上。

    会场上,傲蕾一兰眨着漂亮的眼睛看着这群奇形怪状的人在那里激烈的争吵着。她第一次发现,原来红头发蓝眼睛的罗刹人见了自己的丈夫也要跪倒叩拜。

    如何能够面对建奴或者其他骑兵的迅猛冲击,而实行有效的炮火拦截,为步兵的火铳提供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是今天的主要议题。

    为此,伽利略、笛卡尔等人被守汉命人用快船接到了广州一同议事。

    此时正在发言的,是近卫旅炮队的一名资深炮长,人称霸王龙的龙霸王。

    此人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年是一个龙姓土司手下的奴隶娃子,被南中军攻破土司官寨后,成了随军搬运炮弹辎重的民夫,因为在炮队能够吃饱,所以干活毫不偷懒惜力。渐渐的,从民夫变成了辎重兵。逐渐的成为了炮手。到现在成了近卫旅中资格很老的炮长。守汉也是很可惜他,炮兵业务很熟,兵也带的不错,就是识字不多。无法成为炮队的军官。为此只能是在他的军饷待遇上给他想办法。

    他的名字就是当年入伍办花名册的时候。先生们问他叫什么。一时想不起来该叫什么,恰好旁边有人在唱“顺风吹起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的曲子。他听得霸王这个名字很有力,便告诉人家他叫龙霸王!

    &们现在虽然用了信管和丝绸药包,比起用引绳来快了不少,而且炮管不会热的那么快,但是还是不那么快!就好像火铳用火绳和燧发铳的区别一样,要是能够将火炮点火的时间缩短,和火铳一样,那我们以前开四炮的时间能够完成五次装填!炮队可以用分组交替射击的方式完成对指定地域的拦阻射击!给步兵兄弟留出足够的时间来!”

    龙霸王的话,具有很强的代表性,而且说得一针见血。如今南粤军中火炮,不论是陆军还是水师,都采用了鹅毛翎管装填引火药,在药包上连接引火的方式,通过点燃信管,引爆药包的形式进行发射。

    这个方式虽然较之前一直在用的火绳快了许多,但是在济南长清之战时面对建奴如同狂风暴雨般的重装骑兵,也有些力不从心之感。还有,面对着敌军炮火的压制反击,几次出现了被敌人炮弹击中火盆而产生的殉爆。陆军还好些,可以拉开间距,水师中若是火炮发生殉爆,那可就麻烦大了!这些都是要改进的地方。

    &个,可是比较难了!”

    从笛卡尔、伽利略,到河静重工的一群匠师们,都为霸王龙的这个想法感到很新奇,但是却很恼火。

    如今的火炮点火方式已经是很快了,如何还能再快?

    &笨!小锅能够做饭,大锅就不能炖肉了?!”

    在一旁刚刚学会汉话不久的傲蕾一兰,用脆生生的声音嘲讽着这群钻进牛角尖的家伙。

    &夫人,这个话该怎么说?”

    伽利略到东方已经很多年,对于这里的婚姻制度也是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接受。比起欧洲天主教所推崇的表面对婚姻忠诚,但是情妇情人一大堆的一夫一妻制,他觉得这种一夫一妻多妾制度也有很科学的地方,最起码,家族的血统传承很清楚。

    &们到外面看看,扛火铳的兄弟们用的火铳,哪个还用火绳?不都是用的火石了?你们这群聪明人,这些东西都是你们造的,小锅能够做饭,大锅为什么不能炖肉?把火铳上的燧发机放大,放到火炮上,不就可以了?”

    傲蕾一兰的汉话说的还有些生硬,但是意思很清楚。将燧发铳的燧发装置改造一下,放大比例,安装到火炮上就可以了!从此水师的炮位上就不必再有火盆这个东西了!

    伽利略笛卡尔等人和河静重工的匠师们心中暗自叫着惭愧,脑子里同时在飞快的计算着燧发机的结构,如何进行改造。

    燧发机的火镰与药池盖连为一体,扣动扳机时,弹簧机构,带动火镰打击燧石,产生火星点燃药池内的火药,进而引燃机膛内的主装药将弹丸射出。

    见众人开始热烈的进行技术细节上的讨论,傲蕾一兰也知道自己的话给了他们启发,朝着高踞在虎皮交椅上的老公促狭的眨眨眼,用掌心微微带有些老茧的一双柔夷轻轻抚摸着守汉的腰背。

    &们继续,我出去待会。”

    守汉有些心头火起,站起身来走到议事厅外的水榭旁,看着那一泓碧水。

    方才傲蕾一兰的一番作为,让他胯下蛙跳不止。

    如今几个妻妾当中,盐梅儿在南中老家坐镇,黎慕华虽然在广州,奈何不久前刚刚诞下了一对龙凤胎,正在坐月子。其他的几个小妾或是在顺化,或是在广州。在广州的几个妾侍、胡姬,除了要服侍黎慕华之外,更要料理守汉的日常起居杂事,这房帷床笫之间的事情未免就有所欠缺。

    如今守汉只有这个傲蕾一兰和在山东收的两个小妾可以服侍,正是精力旺盛之年的守汉,如今又面临着一场战事,荷尔蒙的分泌过剩让他和一包火药一样,一点就炸。

    &公,我帮你想出了解决的办法,你贼慢谢我?”傲蕾一兰用半通不通的汉话同守汉**。

    &说!”守汉的几个女人之中,盐梅儿是上了床也是君子,黎慕华也是风情有限,那几个天竺胡姬虽然风情有余,但是却总是一副奴隶见了主人的感觉,只有这个傲蕾一兰,面对自己的挺枪驰骋时不但风情无数,而且不断的反击,让他乐在其中。

    &姐姐送了一本书给我,上面好多的图画,说是可以用来燕好的,我要你和我一起试试。”

    傲蕾一兰的说话声音不大,但是也能让周围的人听清楚,顿时令守汉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咳!”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