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一片海只能有一个龙王(四)
    但是短暂的安宁过后,郑家的官兵们就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了!噩梦这时候才刚刚开始!

    几十吨的海水被沉重的炮弹从海中激起,然后又猛的倾泻回大海产生的力量是无法估量的,当海水开始狠狠的砸回旗舰周围的水面时,产生的巨大浪涌将郑森这条排水量一千二百多吨的战舰打得东倒西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海浪撞击到旗舰的左舷船体上,从暹罗购进的柚木船板上飞溅起的浪花形成了一面数米高的水墙。将刚才还牢牢抓住船舷的郑家水手们淋了个浑身精湿随后猛的砸在左舷甲板上。

    左舷甲板上没有来得及抓牢什么物件的家伙则被海浪卷起并狠狠的砸向身后坚硬的舱壁,打得口吐鲜血。不过,他们还算是幸运的,有几个倒霉蛋干脆被海浪高高的卷起,发出一长串哀嚎声被卷入大海,成为了龙王和水族的祭品。

    从第一发炮弹落入战舰身边的海水里直到旗舰稳住了舰体,前前后后不过持续了半分钟,但是这半分钟在那些往日自诩纵横四海的郑家水师官兵心里留下的阴影是巨大的,这种感觉简直是比在海上面对强台风还要难受数倍!炮弹拉着海水这个帮凶形成的巨大的力量把旗舰从左舷向右舷方向压了过去,舰体在巨大的扭力变形之中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和恐惧的尖叫,战舰在波峰浪谷之中来回摇摆着挣扎着,让人牙酸骨寒的船体扭曲声回荡在整条战舰上空。

    扭曲声稍稍降低了几个分贝之后。郑森从惊恐中摆脱了出来,他双眼之中满布着血丝,“开炮!开炮!把这些破船给我打到海里去!”声音嘶哑的如同一个破锣一样,完全是个烟酒过量的四五十岁老男人的声音,一点不像弱冠少年应该有的声音。

    那四艘克龙炮船打完炮船,正在利用双桅横帆船的灵活和迅疾,漂亮的在几艘红毛船之中往来穿梭,准备从船队之中的缝隙之中穿行过去,到船队外围完成克龙炮的二次装填!

    &少帅!别急!”

    施郎的额头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了,殷红的鲜血从头顶上划过脸庞。在施郎的脸上显得妖艳而诡异。

    &是南粤军的克龙炮!攻城、海战都是利器!六十多斤的炮弹威力可以开山裂石!但是。装填速度慢!我们等他靠近我们船只的时候,用船头的火炮给他来一下狠的!”

    施郎的话说的不错,可谓一语中的,克龙炮船按照守汉的设计思路。便有几分鱼雷艇的味道。但是。鱼雷艇的弱点也是同样被克龙炮船复制过来了。装填速度慢,是克龙炮船最大的弱点。

    为了弥补这个弱点,守汉不得不咬牙牺牲了一部分克龙炮船的速度。给它安装了十二磅炮和八磅炮。作为克龙炮船的辅助火力自卫武装。

    &依你的!”

    郑森用通红的眼睛透过望远镜的镜头也看到了克龙炮船上的情形,毫不犹豫的同意了施郎的建议。

    &炮注意!装填!准备开炮!”

    红毛船上的炮长们咬牙切齿的盯着正在企图扬帆远去的那四艘克龙炮船,娘的,把老子们虐的死去活来的,你们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填!装填!”

    &备开火!”

    船头甲板上此起彼伏的响起了炮长们的吆喝声,和皮鞭抽打在人身上、甲板上发出的闷响声。

    当炮手们将炮位上的火炮完成发射准备后,那差点把郑森的旗舰变成一堆木头的四艘克龙炮船也恰好画了一个半圆弧线调整完毕方向,准备从郑家舰队一侧冲出去,到外海重新进行装填,再来进行拆船这项很有价值的工作。

    &离最近!”几条红毛船上所有的人都从心底冒出这个恶狠狠的念头。

    &炮注意!开炮!”

    郑森的旗舰率先开火。在距离不到一百米的射程内,炮弹的弹道已经近乎水平。准确的说,郑家水师的炮手进行的是直接瞄准水平射击,目标便是克龙炮船队中桅杆上悬挂着指挥旗的那条!正是它,最早朝着郑森的旗舰发射了巨大的炮弹!

    郑芝豹的座舰紧跟着旗舰猛烈开火,目标同样也是那条可怜的指挥船。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是海上战斗的规则。打伤再多的船,也不如击沉一条船来的实在!一瞬间,那条指挥船的船体就在郑家水师官兵的面前起火燃烧起来,这个刚才给郑家水师带来了莫大恐惧和耻辱的家伙,变成了一个正在海面上蓬勃燃烧的巨大火球,从旗舰的炮位舷窗可以清楚的看到,船上的火药因为燃烧而产生了殉爆,随着爆炸产生的烟雾和火焰,指挥船向四周海面上抛射着一块块带着青烟和火苗的巨大船板碎片和疑似是南粤军水师官兵躯体一部分的东西。

    郑家水师的第一轮炮火集中平射攻击效果是惊人的,这条指挥船就在这一轮攻击当中遭受到了无法承受的重大打击。

    它的船体被彻底的摧毁了。

    有三发炮弹直接命中了克龙炮的炮甲板,堆积在炮位附近的火药把沉重的克龙炮掀到半空中,然后狠狠的砸到海水当中,溅起了一个比之前还要高大数倍的水晶柱子!之后狂暴的海水疯狂落下,砸得已经扭曲起火燃烧的船体迅速解体。

    炮甲板、舵楼被火药殉爆炸的无影无踪,下面一层的船舱被生生撕成了两半,无数的物品、器材被抛撒到了海水当中。

    这一轮炮火便将一条克龙炮船打沉,顿时在郑家水师当中引起了一阵阵疯狂的叫嚣和欢呼声。

    &郎!你说的对!靠近了打!不能让他们装填炮弹!”

    郑森兴奋的握住了施郎的手,大声在他耳边叫喊。

    &少帅!发信号给左右两翼的船。给芝豹叔!让他们把这几条船分割包围起来!别让他们跑了!一个个的干掉!”

    施郎也有点兴奋的大声疾呼,命令身旁的士兵快些将命令传达出去,让福建水师的炮船迅速将这几条克龙炮船干掉之后,集中力量对付李华梅的主力舰船。福建水师的火炮和船只比较起来南粤军的,不论从数量上还是速度上都有些欠缺,唯一占据优势的,就是水手的素质和数量。

    只能用这些来抵消南粤军的技术优势!

    不过转眼之间,南粤军剩余的三艘克龙炮船就用十二磅的炮弹给这些正在欢呼雀跃着清理炮膛、装填药包的郑家水手们上了一课,告诉他们,什么叫来而不往非礼也!

    三条左翼的克龙炮船。用船头的十二磅炮孜孜不倦的对附近的郑家船只发起了在船板上凿洞的义务劳动!

    随着一声巨响。一颗炙热的炮弹无巧不巧的从船舷的火炮炮窗之中闯了进来,这个不速之客立刻将这尊火炮炮位变成了一个到处充满钢铁碎片和炙热火焰的地狱,人的肢体被火药摧毁,狭窄的舱室之中弥漫着人肉被烧焦了的味道!

    那些炮手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成了一具具千疮百孔的焦黑尸体。

    &炮!给老子狠狠的打!”

    福建水师的水手们将猛烈的炮火倾泻在这三条双桅横帆船周围。大大小小的炮弹。炸起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柱。这几条双桅横帆船在六七条红毛船的包围圈中利用自己的速度和操纵优势开始做机动规避,灵活的在福建水师的炮火中穿梭着,更加令福建水师上下气愤不已的是。在不断做出规避动作的同时,那三条克龙炮竟然还不断的用他们船头、船尾安装的几门十二磅炮和八磅炮进行还击,用实心弹试图在红毛船上凿出大洞,用榴霰弹向甲板上倾泻着弹雨,杀伤这甲板上的水手。

    郑森和施郎在船首挥动着宝剑和令旗,指挥着各炮的炮手奋力朝着那三条本来已经是口中美食的克龙炮船倾泻钢铁和火药,而在另一侧,郑芝豹也在指挥着十几条大青头奋力用火炮拦阻着四条克龙炮船,将他们打算冲破由大青头和红毛船构成的包围圈,将自己的兄弟从包围圈内解救出来的努力一次次的变成泡影。

    &少帅!!火箭船!南粤军的火箭船,正对着我们冲过来!”

    正在主桅杆顶上了望台上观察整个战场情势的舰长突然疯狂的吼叫起来。

    &面!东面也有!火箭船!一二三条。。。。八条!谱尼阿姆!我数不过来了!”舰长继续在瞭望塔上吼叫着,声音里开始透露出一丝恐惧。

    &哪里!”

    郑森和施郎几乎同时举起了胸前的望远镜,在到处是烟火硝烟的海面上搜索着那些该死的火箭船,现在福建水师的炮船都在努力围歼那七艘克龙炮船,准备将这些已经奄奄一息的船统统送到海里去孝敬龙王!郑芝豹甚至已经安排好水手去标定方才那条克龙炮指挥船沉船的位置,准备随后安排人去将那让人又爱又怕的大炮打捞上来,装在自家船上!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有可能化为泡影!

    在距离郑森的旗舰不到五百米距离的海面上,十几条火箭船正一字排开,顶着北风奋力而来。那些刚刚让郑家水师认识到什么是职业纵火犯的火箭,圆润的头部雪白的尾翼正在正午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而且,所有火箭发射架旁,都有一个满脸都是不怀好意的家伙正在举着火把向着郑家水师这些红毛船庞大的船体方向望过来。

    郑森从望远镜里甚至可以看得出那些发射手眼神之中的味道,和日本街头那些喝醉了的浪人偷窥艺伎那故意敞开的和服胸襟一样,满是淫邪猥琐的味道!

    &开!散开!”

    顾不得请示郑森,施郎摆动着手中的指挥旗,命令各船不能聚集在一处,不要成了别人的火箭靶子!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在冬天的海面上无私发挥着光和热的典范!

    &嗖嗖!嗖嗖!”

    一连串尖利刺耳的尖叫声由远而近。逼得各船纷纷调整着风帆的角度扳动舵杆,巨大的扭力将船舷向一侧猛地倾斜过去。

    几十枚火箭从船队上空、从船只周围掠过,有几条船不幸被火箭击中,船舷上、甲板上、桅杆的风帆、索具顿时燃烧起火苗来。骇得船上的人们急忙操着各式各样的家伙工具开始灭火,大桶的海水被泼洒到火苗上,却造成了火苗的迅速蔓延,在甲板上四处燃烧。

    趁着红毛船和大青头们都在手忙脚乱的躲避着火箭的热情,被红毛船围在包围圈中的三条克龙炮船觑个空子,冒烟突火的从两条红毛船的空当之中冲了出来。

    逃出生天的三艘克龙炮船,居然不顾自己的风帆已经被炮子打得千疮百孔。稍稍停顿了一下。几个水手奋力将巨大的炮弹和八斤重的火药包塞进了炮膛之中,一个炮手在克龙炮的炮距上略略瞄了一眼,便大吼一声,“好!”其实。也不用瞄准。距离不到二百步。在有效射程可以达到一千步的克龙炮弹道上,这个距离基本上是一条直线。

    三条克龙炮船上,六十八磅重的炮弹几乎同时被克龙炮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仿佛要把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被人追着打,压着打的怒气一股脑的发泄出来一样!巨大的炮弹被火药以五度角从炮口发射出去,直奔刚刚突围而出的两条红毛船而去!

    &满帆>

    这次炮击完全是属于撤退前的反击战,为的就是制造对方的混乱,在对方的手忙脚乱之中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逃跑,不,撤退时间。

    很明显,三条克龙炮船的目的完全达到,而且属于超额完成!

    两枚炮弹将一条红毛船的船舷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后,强劲的去势丝毫不减,硬生生的将整个船体打了一个对穿,从破碎的船板之中隐约可以看见对面的情景。

    而另一枚炮弹则很委屈的掉在了一条红毛船的船尾甲板上,从甲板一直到底舱,木板的破碎断裂声,人的惨叫哀嚎声,从各层船舱之中传了上来。

    看到前方火箭船辗转打来的旗语,李华梅莞尔一笑,这笑容之灿烂美丽完全与整个海面上的惨烈不配套,“八艘克龙炮船突围而出,损失指挥船一条,各船不同程度的受伤,但尚可一战!”

    &信号!克龙炮船到后方休整警戒!我游击舰队主力全数压上!”

    笑容还未完全从脸上消失,李华梅的樱唇之中便发出了冷冰冰的命令。周围的水兵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顿时被这道命令惊得目瞪口呆了。

    &们大小姐这变得也太快了些了!刚才还是阳光明媚呢!转眼就是风暴交加了!”

    &是!这样的姑娘,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倒霉蛋,祖上不积德,给娶回家去!”两个水兵小声嘀咕着,手上却是丝毫不敢怠慢,将风帆的角度努力调整好,以傲梅号为锋矢箭头,南粤军的舰队朝着郑家水师的阵型猛扑过去。

    海战全面展开,双方战舰都在疯狂的向对手发射着各种口径的炮弹,空中回荡着犹如滚雷般的炮声,海面上树立起一片片由大大小小的水柱构成的森林,这片海域现在一半是冰冷的海水,另一半则是在海面上漂浮着的炙热火焰。

    带着炮膛里未燃尽发射药气息的硝烟,战舰被炮口冒出烟雾所笼罩,此时,占据下风头逆着北风而上的南粤军舰队便凸显出了优势,强劲的北风肆意的撕扯这层笼罩在战舰上的薄纱,将战舰的视野迅速恢复。

    从战舰被击中后的各个破口中喷涌而出的滚滚浓烟,与各种口径火炮炮口喷出的闪亮炮焰,火炮发射后冒出的火药烟雾,桅杆上挥舞的各色指挥旗号混杂在了一起在人们面前呈现着一幅华丽壮美的画卷,充满着那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磅礴气势并带着一种邪恶的原始的充满诱惑力的血腥,死亡,暴力的画卷。

    傲梅号很漂亮的在福建水师阵型中走了一个之字路线,带着四条护卫舰将五条红毛船和大青头从福建水师的阵型之中切割出来,用一侧船舷的三层炮甲板上的数十门大小火炮朝着这五条船猛烈开火。顿时,从郑森这个方向看过去,被南粤军包围的五条船刹那间便笼罩在火药燃烧后形成的巨大烟雾之中消失不见。

    &少帅!不能再打了!撤吧!芝豹叔那边也打来信号,建议咱们撤退!”

    施郎跳到郑森面前指着千余步外的那团烟火浓雾,大声嘶吼着。

    &你就不怕李华梅追上来?把我们一个个的都打沉?!打!打到天黑再说!”

    &森!你和芝豹叔撤走!带着红毛船和福船走!我带着大青头留下抵挡!咱们到东山岛见大帅汇合!”

    &个?!”

    施郎的忠心和勇气让郑森颇为感动,谁都知道,在南粤军这样猛烈的炮火之下,留下掩护的,基本上就是一个死了。

    顾不得许多,海面上尖厉刺耳的喇叭声彼此往来一阵,郑森将父帅的宝剑印信交给施郎,目送着他跳上了自家的大青头战船,指挥着二十艘大青头利用硬帆、逆风带来的优势,同不得不走之字路线来规避软帆弱点的南粤军水师搅在一处。(。。)

    &还有几个小时,七月份的月票就过期了,大家千万别舍不得了啊!还有,求一下八月的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