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片海只能有一个龙王(八)
    同样的水师锚地,东山岛便没有广澳湾那边热闹红火生机勃勃,沉闷压抑,除了海风吹动风帆和桅杆顶上的三角旗的声音之外,便几乎听不到码头上和船上有别的什么声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岛上的大小庙宇倒是香火鼎盛,从船主、军官、水手、炮手,纷纷前来进香许愿,希望自己能够在这场战事当中全身而退,平安无事。

    对于这种不问战事问鬼神的行为,便是全军统帅郑芝龙也是无可奈何,没法子,从事海上生涯的,又有哪个不是迷信程度很高的?便是到了现代,船上依旧有很多的忌讳和讲究。

    &哥,咱们的军饷似乎有点不太够了。”执掌全军粮饷度支的郑芝豹,忧心忡忡的抱着一摞账本同在关圣帝君神像前同微阖双目的关老爷做交流的郑芝龙低声说道。

    二万余人大小千余条船只猬集在东山岛,每日里需要消耗大量的粮米柴炭油盐肉食,这些东西往日自然可以用船只装载着银钱往广东走一遭,便可以运回来整船整船的粮米给养,可是如今不行了。生产这些东西的人正虎视眈眈的用大炮在等着郑氏水师。

    无奈之下,郑芝龙只得大撒银元,在东山、诏安、云霄、漳浦等地就地筹措。换了别的军头,这就地筹措四个字便是合法抢劫的代名词,只是郑芝龙却不好这么做。他是福建本省人,做得又是福建当地的官,麾下儿郎大多数都是漳州泉州金门厦门等处的籍贯。自然不好在自己家乡大肆抢掠。

    可是这样一来,东山等地的物价便立刻贵了数倍不止!

    一斤猪肉的价钱从开战前的不到五十文迅速飙升到二百文不止,再加上马上就要过年,各处乡民都在准备年货,一时间居然出现了有价无市购销两旺的局面!

    当地的百姓握着手中的银元和铜钱将自家饲养的猪羊鸡鸭鹅卖出去,自然是欢喜万分。可是,郑芝豹这边银钱却如同潮水一般流了出去。

    水手们的军饷固然可以每个月发一次,但是作战期间的伙食却是应该由船主负担,而郑芝龙这个最大的船主,责无旁贷的要负担最大的份额。眼下还有五天就要过年。水师营地内一片怨气。很多水手和士兵都在惦记着是不是该发一下过年的恩饷和军饷,也好让家里的老婆孩子有钱准备年货。

    听了弟弟的抱怨,郑芝龙将目光从关二爷的脸庞上收回,站在大殿门口向远处眺望。

    东山岛本来就是一个不大的海岛。岛上土地人口不算多。大多依赖出海捕鱼为生。一下子近三万人涌进了这个小岛。在沿海一带的山岭平川停泊扎营,触目所见,尽是营寨旗帜。海洋一样的桅杆旗帜刁斗箭楼密密如林。

    而这么多的军队船只聚集在此地,需要的粮草木材绳索船钉帆具绳索也是海量,让负责粮饷物资供应的郑芝豹忙得四脚朝天焦头烂额,不停的往返于金门厦门老营与漳浦东山等地,往来督运粮草,收购猪羊物资,水陆并进,也是使尽吃奶的力气。

    但是,在缺乏副食油水的年代,以青壮年男子为主的军队特别是水师这种体力消耗更大的部队之中,人们的饭量更加大。一天吃一升,也就是两斤米很正常。这些米若做成米饭至少四斤,但有些人甚至一餐就可吃了。

    这样粗粗算下来,在东山岛聚集的二万多人,一天就至少需粮米二百石,柴炭油盐肉食菜蔬另外计算!

    &豹!你说该怎么办?”

    &哥,我的意思,不外乎两点,一,派人去厦门总兵府搬取银钱回来,发放军饷和一个月的恩饷,以安定军心,同时可以有钱在附近采购粮草肉食。但是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东山岛附近几个州县都已经受到我军采购粮米肉食的波及,物价翻番不说,可以买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少。此法不足取。”

    &便是移兵就食。大军分期分批的撤回厦门、金门等处,这样士气也可以提振一下,我军的粮草军饷压力也不会有那么大。只是,。。。。。”

    &是这样一来,在南澳岛的施郎所部,势必会孤悬于南粤军水师的炮火之下,成为这条饿狼嘴巴边上的美食!”郑芝龙一言便说中了郑芝豹担心的事情。

    南粤军对近在咫尺的南澳岛一直采取围而不打,隔而不绝的态度,为的就是准备用施郎这二千余人做钓饵,牵制住郑芝龙在东山岛的主力部队,进而达到消耗、疲惫他的目的。

    &不是有点眼熟?没错,当年一个小小的新保安,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的小村镇,便决定了北京城的命运。如今的南澳岛便扮演了新保安的角色。)

    看着在营地内进进出出挑着蔬菜水果柴炭鸡鸭肉食的小商小贩,还有在营地外面不知何时形成的一个颇为繁荣的市场,各营各哨,大小船主们同他们做着交易,郑芝龙颇为感慨。这里,因为战事的关系,聚集在军营外的商人越来越多,贩卖货品的当地百姓也越来越多。看到商机后,他们也趁机前来贩卖他们各样土特产,每次都被收购一空。若带来蔬菜鸡蛋之类,更受欢迎,各种饲养的家禽,什么鸡鸭鹅等三鸟类,更是受到郑氏水师的欢迎。

    &不到我在这里同南粤军对峙,反倒成了这些人的生财之道。”

    看着眼前热闹的交易场面,不由得郑芝龙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

    &哥,商人贪利,只要有钱赚,便是刀口上的血,也是要去舔的!”

    &正常。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我兄弟和这些船主。如不是为了那些银钱,又何必干戈涉险的出没于波峰浪谷之间?为的不就是钱吗?只要有钱赚,漫说是这军营,便是两军炮火相交的海面上,这些人也会不惧生死的!”

    无意之中,兄弟二人的对话揭示了这样一个真理从古到今,商人与资本皆尽如此,一旦有适当的利润,他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资本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绞首的危险!

    &豹。咱们在厦门还有多少银钱储备?”

    &哥。眼下库房里应该还有二百多万银元的现金。另外。在各处应该催收的账款这几日也要到帐。至少还有有这么多的钱。”郑芝豹仔细的斟酌着字句,唯恐一句话说的不对,惹得大哥生气发火。

    &百万元。要说也是不少了。”郑芝龙口中喃喃自语。

    &哥,我有个主意,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娘们了>

    &下我们军饷不足,想想也只能是开源节流。可是,弟兄们的军饷伙食是不能少的,那便只有开源了。是不是让各位船主负担一些费用?名号便是平南捐如何?还有,我们是不是派遣些船只人手出去,在各处航线上收取些常例?”

    &个?”郑芝豹的主意颇为令郑芝龙心动,是啊!打败了南粤军,好处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为什么你们不能出血呢?至于说在海上拦路收取些常例钱,那更是不在话下了。

    &回头便安排人去办收取常例的事情便是。”

    一件事情说完,兄弟二人终于有些闲暇讨论一下风景人物,说些闲话。

    &大帅!厦门有紧急军报到了!”

    难道厦门有事?兄弟二人心不由得猛地向下一沉。

    为了确保自己的老家无事,从料罗湾战后,多年来郑芝龙对金门、厦门一带不停的进行阵地、城堡、炮台建设,前后花费了不下二百多万银元在金门、厦门地区。厦门岛南岸的炮兵阵地,完全是采用熟铁条加烧灰石子筑成,人称金城石壁,与鼓浪屿和龙海屿仔尾两个炮台形成三点交叉火力网,由大小各类型火炮二百八十门严密封锁航道。可以说,厦门已经成为此时整个东亚海面上最强大的海防要塞之一。

    普通的炮台外围多半垒沙袋围护,但郑芝龙用坚固的钢筋混凝土来代替沙袋,建造了一个固若金汤的永久性炮兵工事。这座被称为金城石壁的炮台长约16公里厚26米,全步使用熟铁条做骨,用烧灰混合着沙子石子浇筑而建成,每隔16米留一炮洞,共安设大炮100位。石壁的外面再用竹筐装满泥土用于防护,可以防止敌军炮弹炸起的飞石伤人。石壁后面建有兵房,还有围墙防护。

    为了防止老巢有失,在出发南下伏击南粤军水师之时,郑芝龙特意留下了重兵把守金厦海域,总计共部署了50艘大战船,400位以上的岸炮,水师将近6000人,在岸上防御的炮台炮手和陆营近万人。这样的防御力量不可不为雄厚!

    而且,为了将老巢守御的万无一失,郑芝龙特意派手下的干将,参将陈鹏领着林察、陈麟、杨耿、苏成四个守备负责金厦海面的防务,特意叮嘱他,切切坚守,万勿轻易出海迎敌!“只要守住金门、厦门根本之地,便是你的头功一件!”

    但是,此时厦门有人前来,到底是何吉凶?若是金门厦门根本之地有失,那么郑芝龙这支部队也就距离崩溃不算远了。

    &察!厦门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看前来报信的使者林察面带喜色,浑然不像金门厦门被南粤军偷袭围攻的样子,郑芝龙心中稍稍的安定了一些。

    &大帅报捷!”

    林察笑嘻嘻的向郑芝龙跪倒行礼已毕,站起身来从身后的油布包裹中取出一份文书,双手递到了郑芝龙面前。

    捷报是留守金门厦门的参将陈鹏等人联名发来的。

    &月二十四日。有南军兵船一艘,由清屿洋阑入屿仔尾海面。……该船悬挂白旗,并无动静……二十五日,该船开放杉板船一只,内载三十余人,冲过对岸,船头一人,口操官音,称欲求和,语多狂悖。标下等并力斥阻。不许上岸。该兵船换挂红旗。声言开炮……”

    &等!”

    听了林察读着捷报,郑芝龙立刻嗅到一处危险。

    &们大军在此,如何南粤军水师兵船到了厦门?还派人去和你们接触?他们要做什么?”说这番话的时候,郑芝龙额角上微微有汗珠渗出。右手不自主的去摸腰间宝剑的剑柄。

    &帅。这群贼厮鸟上岸之后被兄弟们一股脑的蜂拥而上。几个没来得及跑的被我们擒获。据为首的一个小头目供称。他们是来厦门给大帅送信。劝大帅要早识时务,免得生灵涂炭云云。”

    对于南粤军信中说些什么,郑芝龙暂时顾不上。他关心的是那只南粤军的兵船,和这条兵船后面是否有更多的兵船?

    &条船呢?”

    &条船,被陈参将下令,厦门岛南岸、鼓浪屿、屿仔尾守军开炮,三面兜击,这群贼厮鸟们见讨不到便宜,便向外海遁去了。”

    &虏呢?俘虏怎么说的?”

    &虏供称,他们是从台湾这边的妈宫诸岛过来的。趁着大帅率领主力在东山岛,悄悄的从台南绕道到了妈宫,之后便派他们到厦门下书。”

    &宫!”

    郑芝龙一声嚎叫,领着众人扑到巨大的海图前,开始寻找妈宫的位置。

    妈宫位于澎湖诸岛的西部,方圆三十余里,因为岛上建有妈祖宫而得名。到了后来被日本占领后,这个岛被鬼子改成了马公,便是现在台澎金马之一的。也就是经常出现在台湾男人口中服兵役最忌讳的金马奖所在地之一,另一个就是我们熟悉的金门。岛上港口众多,且又有诸多水井,足以保证一支船队的短暂饮水。

    最要命的是,它恰好在东山岛背后,几乎是正对着金门、厦门海面。这无疑是在郑芝龙的背后插上了一把刀,塞了一根棒槌!(联想到邪恶东西的人低头去面壁!)

    &帅!妈宫海面有南粤军水师出没,我们便不能再在这东山海面滞留下去了!一旦金厦根本之地有失,那么我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是!大帅!早作决断!尽快回师厦门防御根本才是!”

    几个闻讯赶来的船主听得在自己背后出现了南粤军水师,登时惊慌万分,不停的在郑芝龙耳畔聒噪,要求赶快回去防守厦门老窝,免得自己家里的银子和姨太太不留神就成了别人的战利品。

    &什么吵?!”郑芝虎按剑而立。“军务大事,自然由大帅一个人做主,我们只管听命令便是!”

    想了半晌,在众人期盼的眼神当中,郑芝龙终于起身开口。

    &厦根本之地,自然要救得。但是,这二万多人一旦回到厦门,这粮饷二事该如何解决?还有,此时孤悬于南澳岛,为全军前哨的施郎所部,应该如何?这都是要事先商议好的事情!”

    郑芝虎和郑芝豹二人目光交汇处,都是会心的一笑,知道大哥要趁机从这些往日里一毛不拔的船主身上狠狠的砍上几刀了。

    &帅!只要大帅肯将眼下这东山海面的船炮人手调回厦门防御根本之地,在下这些年跟随大帅也算有些积蓄,愿意拿出来,报效全军,三个月的军饷开销!”

    &愿意掏两个月的!”

    &捐三万石粮食!”

    &出两个月的军饷!”

    转眼之间,这些打算割肉保本的船主们已经在郑芝龙面前许下了一年多的军饷和二十万石粮米。

    既然大家都有回顾根本的要求,那么身为统帅的郑芝龙,自然不好拂逆全军上下的意思,只得是勉为其难的同意了这个全军回师厦门的提议。

    不过,在制定全军回师的方案、安排船队行军路线,规定联络信号等诸多问题之前,郑大帅还是做了件很令众人双挑大指赞叹的事情。

    &豹,派船到南澳岛去。给施郎送五百桶火药,二千石粮食,一千四百枚大小炮弹,十万银元。告诉他,务必坚守住南澳岛,我们年后定然发起对南粤军的总攻!”

    对于郑芝龙这样的安排,众人无不鼓掌赞叹,给施郎粮食弹药银元,让他在南澳岛坚守,为全军的撤退打掩护,“到底是郑老大啊!不愧是当年的十八芝。这么腹黑缺德的主意,居然能够办得这样光明正大!怨不得人家能够做福建总兵的位置!”几个船主在心中称赞着郑芝龙。

    腊月二十七日,在东山岛附近水面停泊多日的郑芝龙水师连夜起锚,向东而去。混乱之中,自相碰撞,竟有数艘船只有不同程度的损毁。

    海面上,只留下了残破的木板在波浪中起伏不定,和低空飞行掠过海面的水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