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章 拓植台湾规划
    关于台湾卫的下一步规划,该当如何发展,迅速的将这块别人眼中的蛮荒之地,孤悬海外的盗贼渊蔽,变成李家经济体系之中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李华宇给父亲的这份说帖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为了提示父亲,他甚至用朱砂在一些关键的段落之中做了标注。以提示父亲加以注意。

    在华宇的规划当中,除了继续大量的从漳州、泉州、潮州、惠州等地大量移民到台湾开垦,增加土地种植面积以外,增加粮食种植面积外,更多的在他的规划当中考虑到的是经济作物的种植。

    &帅,如今拜各处所修建的陂、圳等水利工程所赐,再加上我南中所出产的各类金属工具和肥料、农药的使用,将台湾这块古人口中的毗舍耶真正变成了有些轮廓的水稻乐土。”

    毗舍耶是古代梵语,毗为稻土,舍耶,庄严之义。合在一起,大概就是庄严的水稻之地,也就是水稻乐土、天堂的意思。

    不过,再好的自然条件,在移民到来之前,特别是南粤军从荷兰人手中夺取了所谓的福摩萨之前,台湾不过是一块土著只知道射杀飞禽走兽,简单的采集活动用来生存,整个生产力水平处于原始社会的土地。

    而初步的得到开发,则是在郑芝龙手中。利用崇祯初年间的福建大旱,从漳州泉州等地招募饥民数万人,每人给银元三块。三人与一牛,用海船运载至台湾,令其垦田筑屋。到了秋天计算所获收成,竟然比福建家乡多出一倍不止,这样一来,来者岁多。

    移民范围涵盖了漳、泉、惠、潮等地,这里缺少土地和谋生手段的百姓望风而至,不断的开辟荒野,将一片片蛮野之地变成稻花飘香的良田。

    但是这一时期的农业技术手段还停留在播种之后,听其自生自灭。广种薄收的水平上。完全是靠天吃饭。真正粮食生产得到大幅度增长,还是在南粤军的手伸进了当时被称为大员的台湾之后,大批的铁制农具得到使用后,铁制农具、良种、耕牛以及土化肥跟稻田养鱼形成了一条农业生产的良性循环链条。

    &子计算了一下。今年的台湾各地的粮食生产情形。照各处田庄报上来的情形看。应该可以达到收成七八百万石稻谷的水平,完全自给不说,还可以有至少三百万石的粮食外销。”

    &销?往哪里外销?”守汉故意做出很严厉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心中却十分欢喜,儿子能够自己分析现状、提出解决之道,这说明李华宇已经迅速的走向成熟了。这是任何一个父亲都乐于见到的,哪怕他所提出来的解决之道十分幼稚可笑,但是最起码他有了自己的想法,这才是最可宝贵的。

    &是不是打算利用地势便利,将台湾的余粮往漳州泉州和闽西、闽北,甚至是赣南、南直隶等处销售?”

    守汉揣测了一下台湾余粮的销售范围。

    &是这里一直是南中余粮的销售地域。而且为了防止有余粮外流,公事房规定了严格的粮食销售配额制度,你这里的上百万石粮食一旦涌入这一地区,势必会造成粮食外溢,如果有粮食被奸商转卖给辽东反贼,那,你我父子便又有麻烦了!”

    &帅!儿子说的外销,除了往内地销售一部分以外,不会超过二十万石规模,量来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更多的,儿子打算往日本等处出售!”

    &日本销售?”

    守汉不得不说,儿子的想法是个不错的主意。这对于进一步控制日本经济、政治,是一个绝大的杀手锏。

    &了外销之外,儿子打算把父亲在南中推广运行多年的思无仓、常平仓制度在台湾强行推广。不管是汉人村庄,还是番民村社,都要有储备至少一年以上口粮的稻谷。这样一来,粮食的外销压力便可以稍稍减少一些。”

    &番民那种豪放,不善蓄积的性格,这种制度对他们有益无害。你大可以放手去做。不过,推行这个制度之前,要在番民当中好生宣讲一番,免得引起误会。”

    &这个请父帅放心。儿子手下有不少娶了番民女子的人,让他们去岳父家走动的时候把这个建立粮食储备的好处宣讲一番也就是了。不过,”李华宇稍稍停顿了一下。

    &子打算请父亲帮个忙。”

    守汉有些奇怪,这个小子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客气过了?

    &说,是不是看上了哪个番民家的女子,怕你娘不愿意你收入房中?没事!阿爹这点很开通,漫说你娶个番民女子做妾,就是把倭国的天皇弄来,阿爹也给你撑腰!”

    守汉说这话只是随口一说,却不知道,此时的日本天皇,已经让他当了便宜爷爷。

    李华宇脸一红,对于阿爹的这个态度,他虽然不算陌生,但是父子之间说话,却是第一次遇到。他也晓得,对于房中女人的事情,阿爹和大娘都是丝毫不在乎,阿爹自己就有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的各种女人,最近又有从极北酷寒之地收来的傲蕾一兰做七房夫人,还从山东收了两个女人,父亲的态度,也影响了李华宇。

    &是!不是!儿子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来麻烦父帅!”李华宇摆动着双手撇清自己。

    &子是想请父帅帮个忙,在南中寻找几个榨坊、烧锅之类的,到台湾来榨油、烧酒。”

    将粮食作物进行加工之后,将粮食酿造成酒,或者榨出油来,利用技术加工之后提高粮食这种初级农产品的价值。且不说外销,便是岛内的这百余万人便足可以消耗的庞大的一块。

    &个简单的很!你便以你自己的名义写信给胡家、李家等商号。他们从河静时期便追随我家,始终是忠心不二,鞍前马后的。如今你这里有了商机主动上门,也算是你提携他们。”

    守汉还有一层意思没有说出来,他觉得应该让李华宇出现在南中各界当中建立起自己的人脉关系网络了。不能什么事情都让自己来出头。

    &是我南粤军的大少帅,如今的台湾卫指挥使,亲自写信甘言厚币的邀请他们到台湾来建厂发财,这里子面子都有的事情,他们若是不来,那才是傻子呢!”

    听得父亲的调侃。李华宇心中大定。原来自己却是钻了牛角尖了。

    心中安静了下来,李华宇便觉得头脑轻松了许多,命外面的亲兵给父亲沏上茶来,“父帅。请品尝一下台湾所出产的水沙连之茶。据说能够辟瘴却暑。”

    看着紫砂小壶之中倒出来色如松萝的茶汤。守汉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另一件事。不过,他暂时不打算说。看看儿子能够不能想到此处。

    果然,喝了几口茶之后,守汉觉得有肋下生云之感,这台湾最土著的茶叶果然不错。

    父子二人便对坐饮茶。

    &帅,除了榨坊、烧锅一事以外,儿子打算继续在台湾大力种植甘蔗,同时从南中和内地购进些牲畜家禽幼崽到台湾养殖,如此一来,各处生民百姓多了一桩生计不说,粮食也可以消耗一些。”

    这慢慢的说到点上了!守汉心中越发的高兴了,看着儿子的脸庞也越看越觉得顺眼了。

    台湾的甘蔗,或者是榨糖业从荷兰人占据殖民时期开始便一直是出口换取现金和外汇的主打产业。根据《巴达维亚城日记》记载,到西元1640年2月,仅在台南一地,农民种植甘蔗所获收成便可以产出白糖和黑糖四五十万斤,为荷兰人向日本和中东地区出口换取了大量利润。为了确保甘蔗的种植,荷兰人提供了一系列优惠政策,比如说提供贷款,提供耕牛,免除相关税收等等,以确保甘蔗的种植。

    甚至为了方便甘蔗的收购,荷兰人重新修筑了从赤嵌城到新港的一段道路,修建了一座医院,为那些因为种植甘蔗而生病的中国人提供医疗卫生保障。

    连红毛夷都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得更好些?

    &子打算将台湾大山西部的大片土地,或是种植水稻,或是种植甘蔗和其他作物,只可惜,茶叶不能种植,否则将福建的茶叶大量移植到台湾山区,未必比武夷山的茶叶差了哪里去。往来于黑水沟的西洋商船便可以携带这些茶叶西去,儿子在台湾所种植的大批稻谷,也可以卖给他们!”

    终于说到了守汉想听的了!

    在这个时代,人们还认为茶树是不能够移植的,只能够在本地种植,所以这也是茶叶成为几千年中国对外贸易巨额顺差的原因。直到英国人将茶树盗走,在印度试种成功,印度红茶逐步取代了中国茶叶的市场地位,中国的贸易顺差才颓然变成了逆差。

    与其说等英国毛子来偷,不如我大举出击,将能够种植茶树的地方都抢到手,然后种上茶树就是!

    甘蔗、茶叶、水稻,是台湾农业的主要支柱产业,在清朝实行了对台湾的统治之后,台湾、凤山、诸罗三县每岁所出之糖,约六十余万篓,每篓一百七八十斤。青糖百斤值银**钱,白糖百斤一两三四钱。这样计算下来,便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再配合上金属榨糖工艺技术,这样一来,出糖率势必会更加的多。

    &子!你在这里等着阿爹是不是?”守汉故意做出一副如梦方醒的状态神情,虎着脸看着华宇。“方才你说要建设榨坊,怕不是榨油那么简单吧?榨糖才是你的目的所在!”

    自己的小把戏被父亲拆穿,李华宇只是嘿嘿的笑着,“父帅,您可是一言九鼎啊!说出来的话可不作兴反悔!”

    在河静等地的甘蔗种植业,已经成为了一条完整成熟的产业链条,每年到了秋冬季节。一车一车的甘蔗被蔗农用锋利的砍刀收获,然后运到附近的榨坊进行加工,被那些沉重巨大的金属榨辘榨取出的糖汁经过粗加工后便是所谓的黑糖,再经过加工提纯,就成了晶莹如雪的白糖,每年为南粤军、为李守汉生产出大量的财富。

    河静出产的白糖,已经卖到了东至永宁寺、日本、朝鲜,西至荷兰、西班牙的广大地区。那些印度的苏丹、土王,阿拉伯的酋长,土耳其的苏丹。日本的大名、将军。朝鲜的两班子弟,南北二京的达官显贵、贩夫走卒,欧洲的贵族王公们,都对这洁白如雪的神物如痴如狂。

    如果将台湾变成一个巨大的甘蔗种植园。这将给守汉和南粤军带来多少利益?

    守汉朦胧之中记得。似乎台湾的甘蔗产量一度能够排在全球第四的位置上。如果加上在南中的甘蔗产量,还有适合种植甘蔗的吕宋地区,那么。“我足可以操纵全球食糖价格了!”

    守汉心头一阵狂笑。

    &你要的榨坊设备,我让河静制造的几个管事尽快的给你生产出来,不过,该你出面的时候一定要自己出马,不要什么事情都靠老子。折节下交,礼贤下士这八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不过当真你要是做了,收获要远远大于付出的几十倍。”

    守汉此时完全就是一个有些絮絮叨叨的教导儿子怎么做人做事的父亲,而不是一个统领千军万马,一言便可以定人生死穷通富贵的统帅。眼下守汉已经是步入中年,迫在眉睫的问题不是如何征战四方攻城夺地,而是如何培养、选择接班人的问题。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儿子变成不知稼穑艰难,不知人情世故,不懂得人心险恶,世道艰辛的废物,那样的话,就算给他们留下雄兵百万,国土万里,也只能是祸害。

    &要父帅俯允,余下的事情自然有儿子和台湾卫有司衙门去办。一切都照着章程来便是。”当了这段时间的地方官,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李华宇也成熟了不少。

    &于你说的,将粮食外销的建议,我打算回去让你大舅舅召集人好生计算一下。除了倭国之外,还有西面的天竺,更向西的天方(阿拉伯)和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度,我们的粮食便是作为压舱物运过去,也是可以赚到钱的。”

    &帅,儿子的眼光短浅了!我只计算了若是将台湾卫的余粮外销给扶桑,便是扣除了思无仓、常平仓等仓廪储备以外,刨除各处烧锅、榨坊,养殖牲畜猪只的消耗以外,也每年可以有上百万石的粮米向日本销售,一个大名辖地消化万余石粮米还是很轻松的。不想父帅的眼光更加长远!”

    这几十年来,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守汉也是听了无数的马屁了,对于这种东西已经有些审美疲劳了,但是今天听到儿子从中由衷的赞叹,却也有些飘飘然。

    &要拍你老子的马屁!”

    他故意横了李华宇一眼。

    &于你说的扩大甘蔗种植面积的事情,你现在就可以派人回南中、潮州府去采购甘蔗种苗,在台湾择地种植便是。”

    &于说引种茶树之事?”

    守汉有些犯难了。他只知道台湾的茶叶不错,而且茶树的种植与海拔有关系,海拔越高,口味越佳、价格越贵。而台湾海拔最高的种茶区阿里山区的阿里山乡、梅山乡、番路乡等地区,所出产的茶叶则是台湾茶叶之中的翘楚!

    可是这些茶似乎与方才喝到嘴里的水沙连茶没有什么生物上的关系,都是从福建等地引种而来的,什么武夷山区、安溪地区的茶树,最开始在台湾北部地区种植,因为这里多雨水的关系,台湾的茶叶一年可收四季,春夏为盛。

    但是,种茶之事该如何开展?阿里山区的那些山地民族可是历来就是以强悍著称的,最有名的事情就是出草、猎头。就算是到了日据时期,还爆发了雾社事件。而二战时期的高砂义勇队,也在太平洋群岛上打得可圈可点!

    守汉又一次习惯的咬起了牙。

    华宇知道,这是父亲在思索问题时的下意识动作,不由得他凝神静气,恐怕打扰了父亲的思路。

    &啊!福建如今在打仗,不把郑芝龙解决掉,只怕茶树种苗和种子都难以顺利到台湾!”过了半晌,守汉终于长叹一声,算是给华宇一个答复。

    &父帅的意思是?”

    &事不可一蹴而就,但也不能搁置。你明日便去寻你王宝叔叔,请他以营务处的名义,在福建前线军中寻找闽籍兵士,挑选那些家在安溪、武夷山等地有过与茶打交道的人随你手下人回台湾去,在各地踏勘地形地势,看看哪里适合种植茶树。这一趟走下来,怕是郑家的事情就办好了!”

    当下,父子二人便敲定了如何在台湾西部平原地区大肆推广甘蔗种植之事,照李华宇的意思,那些平埔人也可以参与进来。

    &辈既然亲善我们,便要让他们体会到切实的好处,儿子打算将甘蔗种植之法交给他们,然后提供给他们口粮和其他的生活用品,待甘蔗成熟后以同样的市价收购。”

    &是台湾卫指挥使,这些行政上的细节之事,由你自己拿出主意便是。自己没有主意还有你手下的幕僚。记住,什么人都可以做,唯独诸葛亮不能做!”

    &后茶树在各地种植,儿子也打算采用此法进行推广。”

    守汉听了李华宇的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却不再多说。

    父子二人谁也没有说出这茶树种植、甘蔗种植在经济利益之外的好处。

    不过,在几年以后,这个潜藏在甜蜜甘甜味道之中的巨大好处便浮出水面了。

    位于台湾北部淡水河畔的巴塞族村社之中,金包里社的神社旁布告栏中张贴着指挥使衙门的布告,上面除了明文刊登出官家收购今年甘蔗的价格之外,同时用极其严重的语气督促巴赛族的母亲们将自己的适龄子女送去上学。(这个部族还属于母系社会时期。)

    几个身穿着用极其鲜艳红、黄、黑三种颜色的棉布制成的短衣长裙妇女围着那个布告栏听得头目念得了从金山至三貂角之间的北海岸及其背后的丘陵地,整个部族所属地区内的甘蔗收购价格和日期后,拎着砍蔗刀便欢呼乐舞着往自己家地里去。

    &来!慢来!”脸上皱纹深重的头目唤住了她们。

    &衙门的布告上面可是说了,到了年龄的孩子一定要去上学,书本笔墨都有官家出,小孩上学每天管饭,家住得远的每天还发半斤米。如果村社里有一个小孩不去上学,取消贸易资格。”

    头目凝重的面庞扫过在场的这些妇女,“总不能为了你们一个人的孩子,连累了整个村社吧?”(。。)

    &突然发现似乎章节出现了错误,有两个397章,所以,这一章应该是四百章了。大家是不是把保底的月票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