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总攻厦门,开始!
    崇祯十三年三月,经过了以福建巡抚张肯堂为首的福建官员的苦心斡旋,历经数日艰苦而又激烈的谈判,南粤军和福建水师两军就统一指挥共同巩固福建海防事宜的谈判,终于——失败!

    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南粤军要求郑芝龙交出全部船只水手港口炮位,本人可以到南粤军水师担任大统领一职,部下各级将领军官按照才能、资历给予相应职务,所部兵马军饷供应待遇与南粤军各部比肩相同,绝不厚此薄彼。

    而郑芝龙一方则是要求保留原建制,所有被俘人员放回,逃跑、背叛到南粤军一方的水手、船主要交给福建水师军法处置,福建水师可以宣布归属于三省海防衙门建制指挥下,但是听调不听宣,而且部队的装备、弹药、给养,要求与南粤军水师一样,各级军官士兵的军饷要参照南粤军水师加一倍发放。

    &要是答应这样的条件,那才是脑子被船给撞了!”李守汉将张肯堂送来的关于谈判情形的禀帖丢到一旁,懒洋洋的给下了一个定义。

    &公,既然谈不拢,那就大家船炮上见真章!”

    &是!我和郑家水师交过手,不过是船多些罢了!论起战力,差得远呢!”

    &帅!我那三营东番兵愿意担任攻取厦门的选锋!”

    在场诸多南粤军的水陆二军将领包括守汉的一子一女在内,纷纷请缨。要迅速平定福建水师,一统三省海面。

    郑家提出这样不合理的条件,不但令南粤军难以接受,便是福建和广东官场持中立态度的人也觉得确实有些不为己甚,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纷纷倒向了南粤军支持对福建水师动武,或者不再反对武力解决如此不听军令的一支军队。如此一来,守汉对郑芝龙痛下杀手便有了合理合法的理由,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

    &将听令!”营务处会办王宝一声断喝,顿时方才还热闹喧嚣非常的大堂上立刻安静下来,将领们按照水陆二军分列左右。依照建制单位列队叉手施礼齐声唱喏。

    &下等在此!”

    水陆二军将领之后是南粤军特有的粮台官员。也就是供给保障部门,这些人虽然不能亲临一线冲杀,但是盐粮弹药,救死扶伤。抚慰伤员。修补船只铠甲兵器火炮。担负的事情丝毫不比冲杀在一线少。

    &草、弹药、船只、给养、药物、郎中现在调配的如何?”

    守汉不问诸军将领兵马船炮之事,先问这些粮台给养医药。

    &主公,粮食调集了够大军食用二月的粮米、肉食。蔬菜水果之类准备下发菜金给各部进行就地采购。如今是春天,菜蔬不缺。我们从南中各处采购加工了煤炒,按照每人食用十日的份数下发给部队,也包括主公您的。”

    粮台官从众人闪开的一条通道之中来到守汉面前,虽然有些差池,没有想到主公不问水陆二军之事,先行询问粮台之事。

    那煤炒是明代流行的野战口粮,用白面和少量香油芝麻为薄饼,断为棋子块样炒熟,类似以炒面、干饼或者馕之类的面食。不过在南粤军这里,因为粮食品种的问题,小麦较为稀缺,只得以玉米面掺杂着白面混合着鸡鸭肉末进行加工,不过,从口感到营养却是内地的煤炒不能比拟的。

    &照战马每匹每日供应干草十四斤、炒豆二升,鸡蛋一个,小米一升半,盐一两的标准,驮马、挽马、驴骡等每匹每日供应干草十一斤,炒豆二升,小米二升盐一两的标准,筹备了可供福建、广东交界各部作战马匹支用一月的马料。”

    &有二千辆辎重车用于往来供应各部所需粮草、弹药之缺口。征集、招募了一万民夫,用于往返各处战场搬运弹药粮草,抬运伤员。”

    &经抵达前线的水陆各军将士,每人都发放了急救包,除了纱布、绷带、烧酒、白药等物外,我们还加发了大蒜头,供伤员自行对伤口进行简易消毒之用。”

    &架、卫生车预备了多少?棺材呢?”

    守汉口中冒出的这个词很生冷很晦气,但是没有这个东西,打完仗之后更加影响士气。

    &们预备了两千口棺材,三十万尺裹尸布。”粮台官口中同样冷冰冰吐出了这样的数字。

    &造了竹制担架三千副,上面说的一万民夫当中便抽调了四千人用于抬担架,运送伤员。从南中调集了五百辆卫生车,一千四百名卫生兵和郎中,除了一千人准备在各处祠堂、庙宇等处开设医院外,其余四百人准备随时加强到作战各部当中,这样算下来,我军每百人当中便可以摊到一名郎中或者卫生兵。”

    那卫生车是参照辎重车和炊事车的形制建造而成,只不过车底加了更多的弹簧,行走起来四匹挽马或者骡子牵引着,更加平稳,对于伤兵来说舒服了不少。

    &架是什么形制?”

    &主公的话,都是竹床式硬担架,下有支架,行走累了可以放在地面上稍事休息整理。”

    听完了粮台官的回禀,守汉满意的点点头,财政上的丰富,加上多年来不遗余力的投入,让南粤军建立起来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后勤供应体系和医疗卫生制度,而且这套医疗卫生制度为南粤军在山林之中开拓起到了定海神针、开路先锋的作用。在与无数土著村寨打交道的最初,往往最先进去的是货郎和郎中。这二郎都是任何正常部族需要的,没有人会对把自己需要的东西送到家门口的货郎拒之门外,(当然。可能谋财害命。)至于说郎中,对于医疗卫生条件水平极为低下的各处土人来说就更加需要,被尊奉为可以与天神沟通的人物。就算是有猎头传统的部族,也会对背着竹制药箱的汉人郎中礼敬有加。

    &夫少了些,这几日想法子多招募些,抬担架的至少要到五千人才可以!”

    &令!”

    那粮台官转身回到自家的位置上站好,守汉缓缓的扫视了一番眼前的水陆各军各级将领。“方才的话都听到了?粮台上可是把什么都给你们准备齐全了,连办后事的棺材都预备好了,你们怎么办?”

    &取金厦!全歼郑家!”

    将领们高昂的声音在泉州府大堂上回荡。

    崇祯十三年三月二十日,南粤军水师以张小虎、李华梅为统帅。自泉州大湾放船南下。进行第三次厦门战斗。

    当晚,舰队的大批船只便抵达厦门口外,在张小虎的旗舰“三头虎”号战舰长的引领下,李华梅的傲梅号和舰队舰队中的六艘双桅横帆船、四艘炮船当晚穿过外围岛链。顺利地驶入厦门南水道。

    其余船只。则是在金门岛外抛下铁锚。将炮口对准了金门岛上的守军,令他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举妄动。

    &统领,我军船炮皆以就位。各船发来信号,准备完毕,何时可以发起攻击?”

    二十一日辰时,在张小虎的旗舰上,大餐间内,李华梅以下属之礼参见张小虎。居家为父子,受事为君臣。曹丞相的这个话,在李家对子女的教育之中得到了充分贯彻。如果你在家里呆着,什么执事差使也没有,就是个少爷小姐的话,自然可以眼中没有这些李家的部属,但是一旦受命分派了差使,对于这些人便必须有一个上下级的概念,便是李华梅这样的长女,李华宇这样的长子也不得例外。

    两鬓已经有些稀疏花白的张小虎,走到舷窗前,看了看天空的太阳又眯缝起眼睛看了一会云彩和船帆顶上的三角旗,“现在还不是时候,李统领,你且回船上去,午时二刻以后,阳光转向后,看我船上的信号行动!”

    午时二刻以后,随着三头虎号上的一声信炮,几面信号旗摆动,早已在自己的座舰上等待的有些不耐烦的李华梅一跃而起,“阿吉,可是出动的信号?”

    天竺美女阿吉也是一身的水师打扮,略有不同的是,头上用长长的棉布包裹起头颅,这副打扮在南粤军中并不罕见,很多民族士兵都有用布包裹头部的习惯。

    &是!张大人的命令说,各舰进入攻击位置!”

    午时三刻,南粤军水师各舰船起锚扯帆开动,按其计划,驶向指定的攻击位置,开始对厦门岛进行攻击行动。

    &于来了!”

    日光岩上,看着为首的两条巨舰上的黄金三头虎标识、还有桅杆上的傲雪梅花旗,郑芝龙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认识这两个标识,一个是李守汉手下的水师大将,一个则是他的宝贝女儿,这两个人一起出动,无疑是对厦门的总攻开始了。

    &令各处炮台火炮,敌舰不曾进入有效杀伤射程的,不得开炮,擅自开炮者,军法从事!”

    随着郑芝龙的号令,位于南粤军水师舰船进攻方向上厦门南水道的厦门岛南岸、鼓浪屿、屿仔尾等炮台上的守军开始对火炮进行发射前的准备。

    这些火炮,全部都是多年来利用与南粤军蜜月期间双方往来贸易不断时所购买,全部采用九转钢制成都有炮架,而且在红夷大炮的基础上,不再以不同厚度木枕调整仰角,而是加以改造,使用螺旋铁柄来调角。虽然没有从南粤军那里学到密位等炮兵射击技术,但是就算那些目不识丁的炮手看来,炮口角度与射击距离之间也是有着密切关系的。

    这些大炮全部都是打二十几斤重的炮子,若是用铜铁铸造,只怕会重达七八千斤甚至上万斤的重炮,因为使用九转钢制成,只有三四千斤左右,饶是如此,由于过于沉重,火炮射角难调,射界狭窄,炮身移动转动也非常困难。

    为此,郑芝龙军中也有了相应的办法。他们在烧灰地面上镶嵌上厚重的铁条,铁条呈一个半圆在炮尾部,炮架上安装的四个小铁轮恰好落在铁条上,人们只需要推动这炮架,随着铁轮在铁条上发出刺耳吱呀呀声,火炮便可以迅速左右移动,以扩大射界。

    &法所费不多,然一炮可抵数炮之用!”

    这是郑芝龙兄弟们在巡视各个炮台时对这个小小的发明创造做出的评价。

    郑家军中的这些大炮,以每甲十人负责一炮。每二十门为基本齐射单位,设观测官一人。装备炮镜。像鼓浪屿这些炮台上大都有四十门以上的大口径火炮。有一名千总衔军官在此指挥。除了炮手、卫队、马夫、苦力等各类人员都算上,一座炮台至少有将近一千人上下。

    &炮!”

    从炮队镜中觑见为首的两艘军舰已经进入了自家火炮的射程,从鼓浪屿、厦门岛南岸、屿仔尾等处炮台上几乎同时响起这一声叫喊,随着令旗闪动。炮台上白烟伴随着火光不断闪回。迅速在炮台上空凝结成阵阵烟雾。

    郑芝龙海上起家。深知海上作战全仗炮力的道理,对于部队的火炮射击训练抓得很紧,除了不惜血本的从南中购进火药和炮弹供部队进行射击训练以外。还到处搜罗炮兵人才和技术资料。徐光启等人在崇祯初年就编写的,关于火炮测距的书册《测量法义》,还有炮管测量仰角的《火攻挈要》,早有收罗到。甚至何汝宾著的《西洋火攻神器说》,孙元化著的《西法神机》等,同样有收集来。

    对上面说的方器(矩度),圆器(铳规)之用,都有实际研究过,不同仰角的射程及弹药用量,也有专门文册记下。炮手炮官们,必须熟记于心。炮队军士技艺的定期组织射击和考核,合格者给赏,优秀者升官,不合格者则是赏给皮鞭和军棍。

    一手是银子,一手是棍棒皮鞭,所以虽说火炮的观测瞄准射击技术南粤军视为军国秘技,是作为上树的本事来对待秘不外传的。但是郑芝龙既然能够买到南中所出的火炮,加上大量实弹练习,用数不清的金钱来堆积经验,对错误之处不断纠正,又有炮镜与千里镜,郑家军的炮兵,操炮水平己经达到极高的程度。何况此时是在炮台上,不需要考虑自身的移动,只管将炮弹向海面上倾泻便是。

    郑军的炮弹立刻在三头虎号和傲梅号前后左右溅起巨大的水柱,几根水柱距离船舷极近,为船上的水手们提供了免费的淋浴服务。

    &得还算不错!”

    站在主桅杆下,张小虎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炮台上的火光和烟雾,认真的数着每一处炮位,通过炮位的位置和自己船左右周围的弹着点来推测出这些火炮的种类和口径、数量。

    从他的神情上看,丝毫没有将郑军的三面炮火兜击放在眼里。

    &炮!还击!”

    &爷!是不是让后面那些臼炮和克龙炮船上前攻击?他们的炮更狠?!”三头虎号上的枪炮官提醒张小虎要充分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

    &账!这里要称呼本官的官职!”张小虎横了那情急之中将闲暇时的尊称脱口而出的枪炮官,“打信号!调后面的六艘双桅横帆船和四艘炮船上来,给老子先把鼓浪屿炮台上的火炮干掉!为后面的大少帅的队伍打开一个口子!”

    十艘炮船在三头虎号和傲梅号让开的通道上,冒着厦门岛南岸等三处郑家军不断倾泻的炮火,迅速开进,一面还击,一面鼓帆直趋鼓浪屿。

    炮台上的炮手们在军官们手中皮鞭的呼喝下,扒掉了身上的小褂,露出一身筋骨虬结的肌肉,奋力的推动着炮架,以达到调整炮口方向,向那些不断做着蛇形机动,一路规避着炮火向鼓浪屿炮台奔来的双桅杆快船。

    &炮!”

    几处炮台上大地发出一阵阵战栗抖动,白色烟雾夹杂着火光,响起震耳欲聋的炮声,二十门从十八磅到二十四磅不等的大炮先后吼叫,向不远处海面上这些疾速行驶而来的船只发射出炙热的炮弹,浓密的白烟,浓浓的烟尘,瞬间覆盖了各门火炮的粗大身影。

    数十发十斤以上的炮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弹道轨迹,被加热之后产生的空气痕迹在人们的视网膜上留下了永久的记忆。炮弹互相召唤着、咆哮着向海上的南粤军军舰袭去!

    作为鼓浪屿炮台千总的郑芝莞举着望远镜,仔细的追寻这些炮弹在空中飞行的轨迹。

    鼓浪屿炮台上的火炮,早已对附近海面上的礁石、暗礁了如指掌,并且根据这些地理标志做了火炮诸元测定,而且南粤军水师距离在三里之内,郑芝莞才下令开炮,这正是这些大炮最为有力的杀伤范围。

    第一轮火炮射击的效果颇为明显。

    巨大的轰鸣声过后,一枚枚铁弹呼啸而去,烟雾过后,在郑芝莞的望远镜里,清晰看到,几枚炮弹落到行进中的双桅横帆船上,砸掀起一块块船板,烟尘混合着血肉木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