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向同安转进!
    很明显,南粤军打算故伎重演,用炮舰与南岸炮台对射,用密集的炮火掩护部队在厦门岛南岸进行登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然后,部队冒着炮台上的炮火强行攻击,将南岸炮台拿下来。

    如此一来,郑军在金厦地区十余年花费了数百万银元打造而成的防御体系便告彻底崩溃。

    自家事情自家知。

    郑芝龙很清楚,自己的军队海上打仗还可以和南粤军周旋一番,但是在陆地上交锋,以郑军打山贼、土匪都有些费劲的陆战能力,如何能够与同辽东反贼血战多次不落下风的南粤军对垒?

    &

    一名浑身是血的军官连滚带爬的从日光岩下奔来。

    郑芝虎皱了皱眉头,从刚才郑芝莞逃回来时,他就想将这个没用的东西就地正法以为全军号令,但是却被兄长制止了。如今又有人前来,看这样子就知道不会是有什么好消息!

    &帅!南粤军攻进内港,我们在那里停泊的三十多艘船只,悉数被俘!”

    &帅!南粤军步营趁我军不备,在金城炮台东侧登陆,如今正在往金城炮台攻击前进!我军军心不稳!请大帅派人增援!以防不测!”

    金城炮台时郑芝龙给花费了上百万银元和近十年时间才修建完成的核心阵地起的名字,意思是如金城汤池般坚固。不想那里也出现了危险的苗头。

    &哥!我带人去炮台,无论如何要把南军挡在厦门岛外。不能让他们登岛!”几兄弟之中最为强悍的郑芝虎暴跳如雷,“把你的铁人兵给我三千,我就不信,我不能把南军赶下海去!”

    那铁人兵是郑芝龙有鉴于自家军队水师纵横海上,可以号称所向无敌。而陆师相对而言就逊色许多。为提高陆军的战斗力,于数年前在厦门等处编练而成,算是全军陆营之中的精锐。铁人军俱都是全副南中购买来的甲胄,头戴铁盔,身穿铁铠、铁臂、铁裙,脸带铁面。只露出眼耳口鼻。佩带呲铁钢所制成的绝户刀和丧门枪,全身披挂重达三十斤。为了编组这支准备用来以戚继光的兵法训练的步兵,郑芝龙特意从各营挑选雄壮强健的士兵到厦门港的演武亭进行选拔。凡能举起百斤重大石绕演武亭走三圈的人,才可以入选到铁人军中。

    这支兵练成之后。以郑芝龙等人的眼光来看。其战斗力用闽南话来形容。当真是“铁人都倒!”

    所以,今日郑芝虎向郑芝龙要求调动这支直属于郑芝龙的精锐用于反击南粤军的登陆。

    郑芝龙正在犹豫间,眼前却见诸多将领纷纷请战。愿意随郑芝虎出战,将南粤军的登陆赶下海去。见军心士气可用,郑芝龙当即便下定了决心。

    不料,就在郑芝龙准备发号施令的时候,一旁的郑芝豹却跪倒在他面前。

    &哥,不能再打了,我们赶快撤退吧!再不撤,只怕兄弟们都要葬送在这里!”

    众人闻听此言都是一愣,郑芝虎更是跳着脚的大声叫骂“芝豹,你说什么?什么叫不能打,你要我们不战而逃吗?!你是不是这些年和南粤军打交道打多了,心生外相了?!?”

    &二!不许胡说!”说别的郑芝龙或许不会说什么,说郑芝豹有外心,这确实是郑芝虎有些胡说了!

    &豹,你接着说!”

    郑芝龙一边看着由远而近的南粤军战舰,还有隐约可以听得见的海滩上的喊杀之声,一边出声征求郑芝豹的意见。

    &帅,如今鼓浪屿丢了,南粤军已将全部炮船火力压到我厦门本岛上,方才众家兄弟也看到了,南粤军的步队已经在海滩上登陆了。二哥刚才说,带三千铁人军去把这些部队压下去。不是我说句泄气的话,铁人军在咱们眼里是宝贝疙瘩,但是成军数年来,顶多是打打闽北闽西山区的土匪乱民,不曾与真正的硬手交手过。而且,即便是如此,大帅,您舍得把这支操练了数年的铁人军全数拼光吗?”

    &下太阳马上就要落山,我军突围而出,过海到集美、海沧等处,侧面又有胡里山炮台掩护,那里一时南粤军还无法攻克。大帅带人到同安取了家小、细软财物,我等明日一早前往省城,南粤军多年来攻城略地,扩充地盘,但是在两广等处,却是不敢擅自攻打府城,只是对被乱贼占据的州县城池下手。我等进了福州便可告无忧,他南粤军兵锋火炮再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攻打省城!”

    &好!到了省城之后,我便可以联络各方,令李守汉不得不就范!”

    郑芝龙的话等于是在郑芝豹的建议上签字画押。

    众将正待要再次表达一下自己的忠勇之气,不料想,从厦门城池东北方向也传来了阵阵枪炮声和喊杀声,并伴随着烟雾升腾而起,烟雾之中夹杂着道道火光。

    &娘贼!这群狗贼恁般阴损狠辣!竟然打算抄咱们的后路!”

    见战情如此,众将立刻将那份原本打算用来反击南粤军的勇气收藏起来,变成了准备突围的勇气!不过,南粤军会容得他们如此从容退走吗?

    参将陈鹏、郑然、林察、陈麟、杨耿、苏成、蔡骐等人纷纷站出来请命,要为全军打开一条生路,或是将南粤军登陆部队赶下海去!

    就连郑森和他身边的陈辉、张进、陈霸、洪旭等几个部将,和几十多个亲兵也纷纷振臂高呼,要为全军殿后。

    &二,我拨两千铁人军给你,你把在金城炮台东面的那些南粤军给我赶下海去!陈鹏、郑然,拿出你们大战荷兰红毛夷的胆气来。给我把厦门城外的南粤军打回去,控制好厦门城外的那几处山头!把大炮拉到山头上!与胡里山炮台遥相呼应,控制这一带水路!”

    虽然是大兵压境,但是郑芝龙却在这种压力之下迸发出他的枭雄本色,一一指派部将,分配兵力和任务有条不紊。

    &豹,你和福松丸带人先行过海,到胡里山炮台、集美等处,收拢兵力,控制船只。等候我们过海来。大家一道往同安去,取了家小财物,便连夜往福州去便是!”

    &帅,我们撤走的时候。索性在厦门城内外放上一把大火。不留一块整砖给李守汉享用!”郑森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也好牵制与他,令他不好立刻渡海追击我等!”

    &可以胡闹!一来,这里是我等的桑梓之地。根本之地,多少兵士军官的家口财产在此,你一把火烧了,倒是痛快,这军心不稳,该如何?二来,你一把大火点起来,南军立刻便知道我等要走,这不是宣之于敌?”

    但是,局势的发展似乎远远超过了郑芝龙的预计,就在他分派完任务,各部将领分头领命准备出动之时,一连串的坏消息纷至沓来。

    胡里山炮台投降!

    那里的守军在看到南粤军登上炮台附近后,也只是胡乱的施放了一通枪炮,便在南粤军闪着寒光的刺刀丛面前溃散了。少数腿快的逃到了海沧、集美等处家中换了便衣,摇身一变成了老百姓。多数人只得跪地投降。胡里山炮台上空飘荡着南粤军的旗帜,已经成了封闭郑芝龙的又一个据点!

    厦门城外的几处制高点失守!

    深谙攻心为上战术的南粤军,故意没有俘虏这里的守军,而是在几十步以外,用刺刀驱赶着他们向厦门城方向逃跑,稍稍步履慢些,便在后面鸣放火铳。惊骇的兵士们一路狂奔到厦门城外,呼兄喊弟的要城上守军打开城门放他们入城,稍稍迟缓一些,后面的南粤军便追来了!

    一时间,厦门城中人心惶惶,谣言四起。

    未等得郑森说得放一把大火,城中的光棍混混青皮无赖等类角色,已经在几处街巷之中点起了火头,四处吆喝着,“南粤军进城了!厦门失守了!”借以制造混乱,方便他们趁火打劫的便是!

    事情到了这般田地,郑芝龙也顾不得许多,亲自领人冲下山头,往厦门城中去弹压乱局。在连续砍了几十颗企图趁火打劫的光棍混混之后,城中的形势稍稍安定了下来,几处延烧的火头也被城中军民扑灭。

    虽然他的所长是在海上,陆战的本事远不如海战。但毕竟也是是知兵之人,知道这种情况若是自己带人率先退走,必是全军溃散,势必会引起南粤军的全力追杀,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是谁也不敢想象的结果。所以,必须先主动出击,缠住南粤军,至少拖到天色黑下来。然后才能且战且退。

    这与南粤军缠斗的任务,被郑芝虎和陈鹏等人抢了去。

    郑芝虎领着两千铁人军和自己的部队往金城炮台方向扑去,而陈鹏等人则是直取厦门城的东北方向,试图将占据了几座山头的南粤军赶回去。

    而此时,太阳已经落到了海平面以下,整个海面迅速的从一片通红变成了漆黑一团。

    为了避免夜间作战给陆海军之间的协调配合制造更多更大的困难,鼓浪屿等处向厦门岛上的南粤军陆营和在海面上与金城炮台展开激烈炮击的水师官兵发来命令,陆营原地构筑工事,由进攻转而为防御。水师则是撤回到金门、鼓浪屿、大担二担等处岛屿进行短暂休整补充弹药。

    &帅!南粤军的进攻势头停了下来!我军是不是要一鼓作气拿下那几座山头?”陈鹏派人前来请命。

    &必了!派人严密监视,只要他们不冲下山来就不要理他!”

    &弟们!准备撤往同安!”

    芝龙派人给郑芝虎送去命令,让他在接到郑芝龙登船撤往同安的消息后立刻与南粤军脱离接触,随军撤退。

    &门岛,我先让你在李家手里委屈几天,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的!”命人卷起自己的帅旗。在几十个亲兵的紧密簇拥下,郑芝龙策马冲到了码头上船。回头望去,整个厦门岛上,稀稀落落的几处不停的响着火铳声和时起时伏时远时近的喊杀声。

    在船上,看着黑漆漆的厦门岛,犹如一座死城,不由得郑芝龙心中一阵酸楚,几十年的海上搏杀,本来大好的一份基业,如今损失殆尽。

    心中一酸。眼睛里竟然有泪涌了出来。幸好在船上。几处火把映照着,令人看不清郑芝龙的面庞。

    &余年经营,数百万银钱,所花费的心血精力更是不计其数。如今却只是在一个朝夕间便土崩瓦解了!”

    他不知道。当他率领自己的亲兵领着部分人马到海边登上船只向集美海沧方向撤回的那一刻。整个厦门岛内外,陆海两路阵地上一片喧嚣哗然鼓噪之声。从船主到普通水手,从炮台上的军官到负责搬运火药炮弹的苦力。所有人都有种被抛弃被欺骗的感觉,他们再无战心,或是四处奔逃而走,或是在自己的船只、阵地上高高挂起白旗,宣布已经向南粤军投降!郑芝龙的这份家当,彻底的不属于他了!

    如此惨重的损失,令郑芝龙、郑芝豹以及周围的军官将领们都沉默不语。

    水师不知道能不能逃出来三分之一,夜间航船,只怕互相冲突碰撞,损伤也不会小。步兵就更加不敢想,以郑军步队的那种肉脚状态,只怕给那些断发文身的东番兵垫马蹄子的资格都不够,更不要说素来便名闻遐迩的南粤军各镇精兵了。

    今日之事给郑家的打击,对众人难以想象的大。无论是海上舰船的炮火,还是冒着密集的炮火猛扑炮台,不顾死伤,如此的凶猛,这对于郑军来说实在是难以想象

    &帅,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介怀才是!”

    郑森在登上集美码头之后,见这里秩序倒还不错,带着咸腥味道的海风吹得郑家的旗号扑剌剌的作响。码头上,郑家的士兵举着火把紧张的搬运着各类贵重物品,准备经同安撤往福州。

    对于儿子的劝告,郑芝龙只是摆摆手,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望着天空“福松,你老子今天突然有点心灰意冷了。多年来父亲一直在炮火硝烟之中,风波浪涛里讨生活,求富贵,今天看了来,这碗饭今天怕是吃到头了!不如这样,咱们到了同安后,将在县城中储备的金银珠宝细软财帛分发给兵士们,父亲领着你和几个叔叔,我等一家人乘船出海,带着余下的金银细软等物,或是往南京,或是到你外公家去,也效仿一下微子去殷,只管在长崎享受富贵,图下半世快活,可好?”

    郑芝龙从一个跟着李旦颜思齐屁股后头混的小跟班,到给红毛夷人当翻译,到独自领着几条船在海上,一直到接手了李旦、颜思齐留下的家当成为一时海洋上的霸主,可以说一路顺风顺水,不曾栽过什么大跟头,却不想今天这个跟头跌得如此之惨!

    &帅!不必如此,我们在同安囤积了大批的金银细软,就算是福州不能久住,我们也可以携带这些财物往南京去。利用长江水道往来于日本与江南之间进行贸易。扶桑诸多大名都与父帅熟悉,我们又不缺少船只银钱,重整旗鼓东山再起也只是呼吸之间的事情!”

    &是!大哥,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江南士林推崇大哥,只要我们撤到了福州站稳脚跟,朝野上下定会对李守汉、南粤军如此欺凌同僚攻击友军之举大加口诛笔伐,到那时,大哥再领着我们打回来便是!”

    在儿子和郑芝豹的劝慰下,郑芝龙稍稍的振作了些,命人先行出发,沿着同安往集美之间的官道向北出发,他要在集美等弟弟芝虎回来。

    终于,在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郑芝虎的旗号,想来这个郑家最能打的人为了提振军心士气,故意没有撤下或是收起自己的旗帜。其实,已经快到了定更时分,到处一团漆黑,又如何能够分辨的出旗号上写得张三李四?

    听得郑芝莞说了大帅情绪不好,郑芝虎几步跳到郑芝龙面前,“大哥,一点小小挫折而已,大哥何必心灰意懒?如今我们虽然打了败仗,但是比起当年五条船在海上行走之时,不知好了多少倍!”

    听了弟弟这话,郑芝龙仰天放声大笑“没事的!没事的!我也就是一时钻了牛角尖罢了!不把李家的事情办好,如何在海上耀武扬威的?便是去了长崎,只怕也是被那些大名拿来当成讨好李守汉的礼物!”

    对于如今日本国内的政治生态,郑芝龙要远远比郑森了解得多。

    一行人见郑芝龙已经从颓唐的心境中解脱出来,又恢复了往日杀伐决断的威风,当下心中无不欢喜。

    大队人马索性掌起火把灯笼,绵延数十里往同安方向急奔。

    &帅,前锋已经到了美人山,过了美人山再走十余里便到同安县城了!”(。。)

    &求一下保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