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 家国之事
    &哥,情形就是这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郑芝龙的府邸之内,郑芝豹望了一眼不远处灯火通明的书房之中,侄儿们愁眉苦脸的在私塾先生的督导下手执戒尺抄写着伶官传序的侄儿们,将白天的情形向兄长禀告清楚。

    家宴上的事情,田川氏也向郑芝龙讲述了,但是却没有郑芝豹了解的清楚。

    听了五弟将这场风波的始末原由讲说清楚,郑芝龙不由得长出来了一口气。“自古富不过三代,大帅对儿子如此要求严格,想必也是想到了这一点。”

    &以,我便令我郑家的子弟们回来之后同样要抄写伶官传序。而且不能比李家少爷抄得少!”

    &得不错。还有,告诉厨房,这几天这些娃子们的饭食,不要做别的,让他们尝尝你我兄弟当年在海上的饮食。让他们知道一下父辈的艰难!”

    对于李家的家教家风,郑芝龙在内心感到钦佩,别的世家大族,子弟们狂嫖滥赌的,放荡不羁的,大有人在。却也不见因为些许酒后狂言而被如此待遇。

    &哥,我还听说,大帅对二少爷的处分似乎不止是抄伶官传序。”

    郑芝豹有些踌躇的向郑芝龙禀告自己得来的更多消息。

    在宁远伯府的内宅之中,黎慕华独自占了一座院落。院落里花木扶疏,亭台池沼,装饰的十分精致。

    四月的天气,广州已经有些懊热了。为了通风,黎慕华的居室都将窗户打开,宽大的湘妃竹帘放下。透过竹帘,隐约可以看到黎慕华正在品茶吃着夜点,听着眼前的一个婆子回事。

    &奴听前院的侍卫们说,二爷后来被老爷叫到书房很是训斥了一番。”那婆子是黎慕华的心腹之人,正将她打听来的消息向主子禀告。听到李华宝被守汉当众训斥处罚的消息,不由得黎慕华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爷说,二爷要是再在府里这么呆下去,早晚会成为祸害。趁着眼前还来得及。也是为了处罚一下二爷。命他这几日启程往广西去,到广西组织当地的民夫修路架桥去!”

    那婆子既然是黎慕华的心腹,自然对主子的这点小心思了如指掌。谁让她的儿子是长子?而且在台湾当知府也好、指挥使也罢,把那个大半地方还是处于刀耕火种的蛮荒地域开垦的有点模样。算是上了轨道。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不光有文治,武功更强。

    率领三营两千余人的东番兵,以自己的近卫营为主力。硬是在郑家的炮火下,用刺刀连续攻克了两座炮台,逼降一座炮台,这样的战功,立刻在南粤军各部之中传为佳话,大少帅的威望立刻上升到了新高度,迅速拉开了与其他守汉子女的距离。

    这些都是令黎慕华夜里做梦都会笑出声来的事情。

    所以,这种李华宝因为当众失态而被守汉责罚的事情,这婆子也是认为想必是主子喜闻乐见的事,当然要大加渲染一番了。不料想,却是适得其反。

    &说什么?”

    黎慕华惊得将手中的雕花玻璃盏都掉到了地上,滚热的茶水洒在她新制的衣裙上,当下也不觉得烫了,只吓得周围的人立刻手忙脚乱的上来处理,唯恐烫伤了她。幸好玻璃盏中茶水不多,不曾有大碍。一名丫鬟将茶盏捡起,看那雕花玻璃盏在灯火下无甚大碍,正要回禀,不料那边黎慕华却十分没好气的吩咐道“你们几个都先下去吧!把这东西也给我丢到外面去,看了晦气!”

    那丫鬟手中紧紧的握住了可以令一户五口之家衣食无忧的过上几年的玻璃盏,低眉顺眼的随着人们退出了黎慕华的房间。

    黎慕华自然不会关心一个丫鬟的小动作,她皱着眉头,脑海中飞快的旋转着。

    &有听到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嘶哑。

    &有?老爷当即把府里的几位账房先生喊了过去,至于说交代了什么,老奴便不得而知了。不过,兵司的一位先生私下里和内宅的一个丫鬟私通被老奴抓住了把柄,他告诉老奴,老爷下令,将大爷的东番兵调一营给二爷,从近卫旅中调一营兵做二爷的护卫。责令二爷必须马上启程前往广西。”

    这就是了!

    黎慕华不由得口中银牙咬的格支支的响。如果说守汉已经在内心选定了李华宇作为继承人,那么,对李华宝的荒唐行为顶多是处分了之,根本不会如此大动干戈的让二儿子前往广西修筑道路。

    按照南粤军的习惯套路,大凡要控制一个地区、强化对一个地区的管理,对这一地区进行深耕,首先要做的便是大举修路。通过修路来加深对这一地区的影响和了解,将该地区的各类风土人情山川河流兵要地志物产矿产等物搞得清清楚楚的。日后便可以依托这完善的道路有条不紊的进行开发和管理。

    若是这一地区有什么骚乱、叛乱之类的事情,南粤军的大队人马便可以依托道路迅速对暴乱地区进行镇压。眼下正在福建沿海地区和通往省城福州附近紧张筹划的道路也是如此,更不要说在两广如火如荼进行的道路建设了。

    如今,守汉将管理广西道路建设的差使交给了李华宝,而且还拨兵给他,拨钱粮给他,那就至少授予了他同李华宇在台湾同样的权力!

    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守汉在几个儿子当中还没有最终确定继承人的人选问题!他要给儿子们展现自己才华、能力的舞台,让他们在这个台子上尽可能的去发挥,根据他们的表现来最后确定继承人!

    &爷什么时候出门去广西?”黎慕华的声音恢复了往常的雍容高贵,将刚才的气急败坏丢到了太平洋里。

    &该就是这几天。他房里的人已经开始给他收拾行李了。太太那边也派人过去了。”

    &好。你在咱们这里的丫鬟当中挑选出四个来,带着送到二爷院子里。就说我听说他要去广西了,日常饮食起居没有人照顾怎么可以?送四个丫鬟给他,让她们在二爷身边照料。”

    两天之后,珠江岸边的天字码头。

    李华宝站在栈桥上,面对着前来相送的姐姐和弟妹们,哦,还有与他们年龄相差无几的傲蕾一兰,以及依旧脸上一副清冷、爱答不理神情的李华梅的师傅柳桂丹道长。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被放逐、被发配的晦暗之气,倒是颇有些意气风发。年轻的脸上满是对即将面对的新生活挑战的向往。

    码头上。一队队的兵士在队官的口令下。背着背包扛着武器迅速的登上大船,经过了鼓浪屿的血战,东番兵们已经有了精锐的模样,而不再是那些靠着血气之勇冲锋肉搏的丛林战士。

    &别哭哭啼啼的。我就是去广西。又不是去了月亮上面。大哥当初去台湾,也不曾见你们哭成这样子。”

    &在广西虽然比广东荒凉些,也有邕江水路连接。往钦州方向海船也可以一日夜便到,应该不会有大事情。好好的在广西干活,阿爹的气消了,我们在母亲面前给你求情,让阿爹把你调回来便是。”

    &姐!千万别!”李华宝急忙制止了李华梅。

    &好容易有了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和大哥一样可以去历练一番,您却要把它抢走,您忍心啊!”

    李华宝急赤白脸的同华梅辩驳着,看得出,他在内心深处十分得意这次能够离开父母的卵翼,自己独自去面对一些事情。

    &好!我李家的儿郎,就应该如此,志在四方!”

    &为你们自己去打下一片属于你们自己的猎场!”

    李华梅和傲蕾一兰几乎是同时对李华宝的表现大加赞赏。

    站在栈桥旁边的柳桂丹,眼睛视线很茫然,似乎在看着这群年轻人的表现,又似乎什么都没看,间或间眼球转动一下,瞟几眼在船头上出现的几个丫鬟的身影。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柳道长的脸上有着极为细微的一丝冷笑和不屑。

    柳桂丹自从为南粤军搞出刺杀格斗技术的套路以后,守汉给了她一个刺杀总教头的名义,她可以在军中各处行走,为将士们指点刺杀技术。同时,有一份丰厚的军饷给她,作为给她的供养。

    不过,这位道长也是个奇葩人物,就算是守汉如此对待,她依旧是一副对谁都爱答不理的神态,除了在面对李华梅的时候,偶尔会露出一些笑容,再就是在操场上见到各部将士演练刺杀技术时,会有些欣慰的神态,让守汉打消对她是不是出生时被接生婆把脸上的表情肌肉给捏坏了的想法。

    面对着这样的人,整个宁远伯府上下,都是抱着一种敬鬼神而远之的心理,尽量的不去招惹这个魔头。如此一来,柳道长倒也乐得自由自在,每日里除了念经打坐等功课以外,便是到操场上去转转,指点一下军士们的刺杀格斗技术。

    今天,却是被李华梅硬拉了来,陪着这个弟子一起送这位前往广西的二爷,同傲蕾一兰与这李家的第二代聊得热火朝天不同,她完全就是一个置身事外的路人一般。

    &个都是处子,内媚体质,看那走路的样子和神情眉眼,应该是有高人调教过的人物。想不到,黎氏朝廷皇宫之中还有这样的流传。”

    打量着在船舱中不时进进出出为李华宝收拾房间,铺排用具的那四个黎慕华送来的丫鬟,柳桂丹越发的眼睛里露出了冷笑,和猎人见到野兽时的欣喜。她敏锐的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不过,猎人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在黑龙江的山林草场之间生活成长起来的傲蕾一兰,虽然纯净的像一块水晶,但也是一个天生的好猎手,对于危险和阴谋有着近乎于动物本能的感觉。

    挽着李华梅的臂膀,望着船上那群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在舱房、甲板上出出进进。引得年轻的士兵们眼睛不住的放着闪电的傲蕾一兰,对李华宝有些想说又不好意思说。

    &少,那几个女子,你可要当心些!”

    终于,傲蕾一兰从嘴里直截了当的迸出来了这句话。

    听了这位七夫人如此说,别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柳桂丹却已经眉毛向上一挑,从傲蕾一兰入府以来,众人都对这个来自于极北酷寒之地的女子有些不太瞧得起,认为她是个不曾开化的野人。

    若不是守汉宠着她。而李华梅又与她走得十分亲密。只怕府中众人明里暗里的就会欺负死她。

    而柳桂丹,也是碍着徒弟的面子,指点了一番傲蕾一兰的刀法,告诉她如何在她那套来自于实践总结出的刀法。如何用力。如何闪转腾挪才能够做到更快、更狠。

    但是超出柳桂丹的预料。这个看上去无比单纯的女子,除了在搏击之术上有着惊人的天赋和体力以外,更对世事人心洞察力惊人。

    &姨娘。放心!搞得掂的!”李华宝朝着傲蕾一兰促狭的眨了眨眼睛,对她的善意提醒表示了感谢。

    对于弟弟的荒诞不经举动,李华梅作势便要伸手教训他一下,却被傲蕾一兰握住了手臂,示意她不必如此。

    也许是对于广州暮春时节潮湿闷热的天气有些不适应,傲蕾一兰突然觉得胸中一阵烦恶,作势便弯下腰,趴在栈桥上干呕起来。

    &姨娘,可是着了风寒?”几个李家的少爷小姐关切的上前询问。

    &开!”他们身后柳桂丹那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这么多人围着她,密不透风的额,没有病的人也会被憋出病来!”

    人们乖乖的散开,为柳道长让开一条通道。

    &夫人,请借脉一用。”也不等傲蕾一兰是不是愿意,柳桂丹的手已经揽住了傲蕾一兰的脉门,三根手指搭在了寸关尺的位置上,给她把起脉来。

    号了一会脉,对着李华梅等人关切的神情,柳桂丹清冷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不妨事的。贫道要给七夫人和列位道喜了。宁远伯府又要添人进口了。”

    这话让傲蕾一兰听了不由得脸颊飞上两朵红云,这个平日里豪爽大方的山林女儿,此时也是难得的露出阵阵娇羞。

    自从她和守汉做夫妻以来,只要是守汉没有特别紧要的公事或者是在战场上以外,少不得便要在她的房中留宿。经过数月孜孜不倦的努力耕耘,她的这块肥沃土地上,守汉播撒下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了。

    &喜七姨娘了!”

    &喜七姨娘了!”

    华梅领着弟弟妹妹们纷纷向傲蕾一兰道喜,更有那调皮的要向她讨赏,越发的令她脸色红的像一块大红布一样。倒是她身旁的几个达斡尔族的婆子,听了这话之后喜笑颜开,如今傲蕾一兰有了大将军的骨肉,母以子贵,日后大将军同索伦部的关系便只有更加密切了。

    如今每一两个月就有一班船往索伦部去,将商站需要的各类货色运过去,把那里出产的皮毛、东珠、人参、生金等物运回来,通过商贸往来,南粤军已经同索伦部建立了极为密切的关系,很难想象,如果突然有一天切断了这种贸易的话,索伦各部是不是还能够继续在那冰天雪地之中生活下去。

    几个人正说话间,李华宝的近卫营营官陈福祥从栈桥的另一头走过来,“二少帅,部队和物资已经装船完毕,水师的兄弟们何时可以启程?要把码头尽快的腾出来交给下一班船装运。”

    &诉他们,我马上就登船,然后咱们便兵发广西修路去者!”

    李华宝得意洋洋的朝着傲蕾一兰、李华梅和几个弟弟妹妹一一拱手道别,“各位,咱这就走了。”

    &儿,为师也要和你道别了。”

    在一边半晌不曾说话的柳桂丹,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

    &傅,您这是何意?难道徒儿有什么地方令师傅您生气了?”

    &量天尊!非也!你如今纵横海上,炮火犀利,为师所长的额,不过是近身搏击之术,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授你的了。而且,自从到府上后,你我师徒也是聚少离多,缘份已尽。为师已经多年没有吃过邕江水了,今日正好可以陪着二少帅往八桂家乡去,也算是造福桑梓了。”

    李华梅心中转了几个圈,不由得对师傅的深情厚谊揣测出几分!明明是担心弟弟年轻,身边有这样几个目的**的年轻女子会误了大事,打算陪同弟弟一道前往。但是嘴上却是说想家了,所谓鲈鱼莼菜之思!

    有这样的师傅,李华梅眼眶里不由得眼泪都要流下了。

    &宝!过来!给师傅叩头!以后我就把他交给您了!”一句话里却是分对两个人说,喝令李华宝给柳桂丹叩头道谢,一面却是对柳桂丹言辞恳切。

    &敢!贫道顶多是帮助二少帅调教一下各处新兵,关心一下二少帅的起居饮食罢了。大事情还要二少帅自己做主才是!”

    单打稽首,柳桂丹却是还了李华宝的叩头之礼。(。。)

    &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