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日本:炮灰和工蚁!
    井口清兵卫挑着一个挑子,上面满是他昨天熬了一夜通宵赶工做出来的蝈蝈笼子,已经是秋天了,市集上的町人开始要卖一些鸣虫供有钱人家孩子玩乐,这蝈蝈笼子正好赶上季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如果不是他头上的千叶式发髻和腰间的肋差,单从身上破旧的衣衫和脚下磨得快要烂了的木屐看,他哪里还有半点当年西军之中有名的枪手样子?

    刚刚走进町人密集的街市,清兵卫便觉得气氛有些不正常。往日里穷形恶状的催着他赶快还清欠款的几家店铺老板,竟然笑容可掬的问他是不是要添置些衣服?如果自己不需要的话,要不要给家里的夫人和孩子们添置点?

    清兵卫的老婆早就死了,但是上面还有一个老娘,下面还有两个儿子和三个女儿,一家六张嘴在等着他。哪里还有余钱想着添置过冬的新衣服?过冬的柴炭在哪里还不知道呢!

    一路同人不停的谦卑客套着,清兵卫很清楚自己眼下的身份地位,他不再是那个西军中的旗本武士,曾经四百石锋利的武士老爷,而只是一个没有田地、没有俸禄没有主人的浪人。哦,比起昔日的同袍来,他似乎还强一些,最起码,他幼年时的一点爱好,编制筐篓,勉强可以让他一家老小有一口杂粮饭、萝卜饭吃。而那些同僚们,在西军战败、九州骚动之后,也只能流窜于各地,像野狗一样东奔西走。偷盗抢劫。

    转过两个巷子口,眼前便是最热闹的石桥头,刚刚拐过弯,清兵卫忍不住抽动了几下鼻翼,贪婪的翕动着空气中那久违了的米饭香气。

    &不知道今天是哪家町人老爷办喜事,如此的破费。”

    虽然幕府在九州骚动之后实行了贯高和石高两种制度对大名进行分封,从明国来的大米多过了日本国内的几倍,但是如此浓烈的米饭香气,也只能在町人和各大名或是幕府重臣家有喜事的时候才能闻得到。

    带着几分羡慕和好奇,清兵卫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挑着担子走过了石桥。

    &

    桥头上。赫然搭着一副临时的锅灶。火舌欢快的舔舐着锅底,热气不断的从锅中冒出,阵阵白烟将煮米的香气发散的左近。锅灶的前方不远处,在桥头的柳树上很是蛮横的绑着一面旗帜。上面写了些什么。清兵卫看不清。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似乎会和他有关系!

    &口君!”

    有人谦恭而又亲热的同他打着招呼。

    &郎君,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国来的老爷和南蛮人在那里招兵!要的还都是您这样的前武士老爷!俸禄很是不错!凡是初审通过的,立刻就可以在那里饱餐一顿!”

    一起摆摊的小贩村口松下家的三郎,满是羡慕的指着不远处那蹲在地上埋头苦吃的几十个同清兵卫模样打扮差不多的浪人,眼巴巴的看着那硕大海碗中冒尖的米饭和咸鱼海带炖肉。

    &我照看一下!”

    也许是被饭食的香味引诱的,也许是急切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清兵卫放下肩上的挑子立刻便奔来过去。

    旗帜下,摆着一张长条桌子,几个明国老爷和南蛮人围在桌子旁喝茶说话。见清兵卫过来,立刻将目光投到这个看上去有点驼背的家伙身上。

    &退后!这里是明国宁远伯麾下南粤军和南蛮荷兰人为葡萄牙王国招募志愿兵,你这厮,看清楚些!这里只要有武艺、懂得兵法的前武士!”

    一个扶桑通事有点狗仗人势的训斥着清兵卫。

    &郎!让他过来!”一个身上披着甲胄的明**官呵斥了那个通事次郎,他从清兵卫奔跑过来的姿势中敏锐的发现,这个满脸都是皱纹的家伙一定是个老兵油子。

    清兵卫看着那军官身上的甲胄,这件胸甲,配上头盔再加上里面的战袍,最少也得说是大名身边的旗本才能够拥有,曾经参加了平息九州骚动的义兵队的同僚有这么一件,不知道是从岛津家那个军官的死尸上扒下来的,被他视作珍宝一样,上好了油之后仔细擦拭,然后用棉布和细棉纸紧密的包裹起来。

    &出手来!”

    那军官声音低沉而果断,看得出,平日里便是带兵的。

    清兵卫有些慌乱的伸出双手,平摊开,让这几个明**官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掌心和虎口处的老茧都无声的说明了这双手主人的经历和身份。

    &前是武士?”

    &贰家四百石侍大将。”清兵卫很有点骄傲的回答着通事的问话。

    几个军官互相之间点点头,看着清兵卫在登记名册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原隶属的藩属、家主姓名,很是能够确定他的前武士身份了。

    &们是宁远伯麾下,受荷兰东印度公司之托,为葡萄牙复**招募志愿兵。凡是验看合格的,都有每年四百石白米的俸禄,如果不愿意要白米,也可以按照南中价格兑换成棉布或是通宝等物,签约之后立刻发给六百石白米做安家费。每年有四季军装,包一日三餐伙食,如果在战场上斩首立功,另有赏赐!若是阵亡,一次性发给抚恤米六百石!”

    那军官大概说的遍数多了,这套词汇说的很是流利。

    四百石俸禄、六百石安家费、六百石抚恤?这一连串的数字引得附近围观的闲人们发出阵阵惊呼声。按照此时扶桑国内的生活标准,就算是清兵卫走了之后,他的老娘和几个子女都可以吃饱穿暖。

    如果不是旁边几家与南中商人做生意的町人在一旁不停的背书,还有旁边那香气诱人的饭食。清兵卫只怕自己遇到了骗子。但是仔细想想,顿时释然了!我一个穷得只能卖筐卖篓的小商贩,别人能够骗我什么?

    管他的!先好好吃饱一顿再说!

    接过伙夫递过来的一双筷子,端起巨大的海碗,顾不得米饭烫嘴,清兵卫贪婪的往嘴里扒起饭来!

    少贰家虽然在九州各家大名之中属于比较贫弱的那种,但是清兵卫既然能够混到四百石侍大将的品级俸禄,自然手上是有两下子的。饭后,当招募志愿兵的军官们开始对这些浪人进行第二轮检验的时候,无论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绕着主城跑三圈的速度。还是举起重达一百五十斤的石担过胸口、过头顶。清兵卫都是轻松过关。到最后兵法展示的关口,更是清兵卫的拿手节目,他的枪法,被人与贱岳山七本枪相媲美。但是。清兵卫很是鄙夷那七个背叛了太阁大人的家伙。

    &了!你过了!过来签契约!”

    在那份盖着宁远伯府关防大印和德川幕府大印的契约上签名、按上了自己的斗箕。清兵卫忽然有些茫然。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是你领安家费的米票,在九州任何一个米行都可以领得到,领了安家费五天后到你们大名的主城中集合上船!。不过。告诉你,别打什么歪主意,要是打算拐带私逃,看到没有,这里的人都可以举报你是我南粤军的逃兵,举报有奖金知道吗!?”

    &有,你自己有兵器吗?有兵器的话,五天后一起带着走!有兵器者可以多一百五十石的折干!”

    折干是什么,清兵卫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想不明白,他只知道回家去,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娘和五个子女一声。顺便给他们做几顿白米饭吃。

    这一幕,在日本的几处浪人较多的城市中不停的上演着。

    在九州,这个刚刚从岛津家手中抢了回来的地区,南粤军便应幕府之请,在鹿儿岛城招募了上千名浪人作为志愿兵。

    而在江户城中,同样也是招募了上千人之多。一时间,困扰幕府的浪人四处滋扰闹事的治安问题,顿时得到了大大缓解。

    &可惜上国需要的员额实在是太少了!”

    在江户城中的天守阁上,德川家的家光将军领着老中松平信纲恭恭敬敬的迎接着前来赴宴的南粤军三少帅李华宣和右翼水师统领左天鹏。

    这叔侄二人,一月前奉令到扶桑,打着荷兰人的旗号给葡萄牙人招募志愿兵。其实,大家都清楚,这所谓的扶桑兵,就是一群炮灰而已,但是却不知为何要用荷兰人的名义招募。

    起初,华宣还担心,是否会有扶桑人愿意当这兵,须知,这个兵可是要远涉重洋到万里之外去作战的。就算是有丰厚的军饷,只怕却也未必有人愿意去。

    不料想,在与幕府接洽之后,招募这些死兵的效果却是惊人的。五千个员额不到半月便在江户、九州等处招募完成,除了幕府直属地以外,各家大名那里也是纷纷抱怨,说分配给他们的员额有些太少了。

    这与日本的国情有关。自元和偃武以来,特别是平息了九州骚动以后,鬼子的浪人就一直是德川幕府的心病。当岛津家被彻底平息后,粗粗的统计了一番,在扶桑各处的浪人数量一度超过30万!这如何能够让竹千代同学在江户城中睡得安稳?

    这些家伙虽然没有了主人发给俸禄,但是依旧可以带着刀在各地招摇过市,成为治安隐患。

    如今南粤军出头为荷兰人招募战士,幕府上下才不会管这些家伙离开之后会是遇到何等情形,巴不得全数葬身鱼腹才好呢!

    何况,这次前来招募扶桑炮灰,哦,死兵,南粤军可是又给了幕府一笔好处,那就是这些死兵的军饷粮米汇兑,统一由幕府负责办理,给了幕府一个上下其手,克扣渗漏的机会。

    虽然如今的幕府可以说在日本做到了一枝独大,实力足以将各家外样大名压得死死的,但是谁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控制别人壮大自己的机会呢?

    如此这样一来,对于李华宣的饮食起居。德川家光将军伺候的比对他老子二代德川将军秀忠还要上心些。

    这也不能够怪他,他的耳目隐约听说天皇陛下产下一子,推算日子似乎与那日李家大少爷有关。德川家可不信什么天照大神从高天原下降的说法,那些都是糊弄别人的,真的要是相信天皇家族是神仙后裔的话,也不会那么玩弄公家于股掌之间了。

    但是,如果是公家和李家私底下有什么往来,这可是最为德川家忌惮的事情了。

    更何况,竹千代同学这个将军之位也是来的不容易,当年德川家也是差点发生了夺嫡之变。他到底是德川家的乳母春日局所生。还是家谱上记载的浅井江所生。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他家光出生后,被乳母春日局抚养。所以跟便生母浅井江逐渐疏远。所以坊间便有传说。家光实际上是秀忠与春日局生的儿子。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而打着浅井江的旗号。

    而与他同为浅井江所出的弟弟德川忠长(乳名国千代的便是)就深得母亲的喜欢,而对竹千代这个儿子越看越不顺眼。而且还不断地在秀忠面前吹枕边风,搞得秀忠都想立比家光小两岁的国千代为嗣。

    兄弟之间尚且如此。更何况要面对一直有时大时小的呼声要求归还大政给天皇的公家呢?

    于是,竹千代同学对李华宣,几乎是做到了晨昏三定省的孝子地步,唯恐这位三少爷有什么不高兴、不满意的事情,在下面搞些小动作,给自己添堵。

    主仆数人穿着雪白的南中棉线织成的袜子,在擦拭的光可鉴人的灯芯草编成的榻榻米上,恭恭敬敬的迎请李华宣、左天鹏和水师哨官施郎等人一行进入这象征着德川幕府权力中心的天守阁。

    用德川家最高规格的酒席,当然,那个人体盛是没有敢再上,倒是派人去中华街花了二十两金判请了几个唐人料理的高手,准备用日本所出产的食材好好的招待一番三少爷一行人。

    硕大的龙虾,挥舞着蟹钳,展开身躯几乎有一个幼童身高的螃蟹,被巧手的厨师们精心烹饪,配合着醇香的热黄酒,宾主双方都是酒兴盎然。

    &军大人不必担心,自古兵凶战危,杀敌一万,自损三千,战阵之上,伤亡在所难免。这五千人也只是供葡萄牙人攻取榜葛剌之用。那榜葛剌据说也是素来民风彪悍,只怕一战下来便所剩无几了。到那时,我们还是要来烦请将军大人施以援手的!”

    左天鹏跟着守汉混了大半辈子,东南西北的也见了不少风浪,对于这些倭人的心思不敢说了如指掌,在情报部门给出的资料帮助下,也能揣测个七八成。

    听了左天鹏做了这个保证,幕府一干重臣们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你还在打仗,还有在我国内招募死兵,那么,这些浪人便早晚有消耗干净的一天。

    &奈何下国小邦贫瘠,国内田土出产甚少,生民人口日益繁多,谋生艰难。闲杂人等多了,此辈势必会惹是生非。”

    举起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酒杯,松平老中信纲向华宣高高举过额头,以尊贵的礼仪向这位三少爷敬酒。别人对南粤军可能是虚以委蛇的应付,他松平可是发在内心的感谢南粤军。如果没有南粤军在物资、商贸、财力、兵力上对幕府的支持,那么,也就没有他这个主管与南粤军贸易、外交之事的老中飞黄腾达,成为日本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的老中了。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我们日本国穷,土地面积少,但是人口多,可以安排就业或者耕种的人口少,这样一来,闲散劳动力就多。这些人多了,就要惹事生非了。这个事情,还得上国老爷们帮个忙才是。

    左天鹏与李华宣交换了一下眼神,虚岁明年才十六的李华宣,对于这种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大事,自然没有什么主张,只是用眼神看着左天鹏。

    &平大人,如今我们虽然受人之托,只能招募五千人马,但是,大凡作战,除了战兵之外,还要有无数的民夫和辅兵。若是将军大人同意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在日本各处招募些劳工民夫。往从大军征讨榜葛剌,为大军搬运粮草火药器械等事。”

    如今指挥着一条三十门炮船的哨官施郎,兴趣勃发的对着一头龙虾大口的撕扯着,口中含糊不清的就说着自己的意见。

    招募日本的富裕劳动力和破产农民去南中,这已经不算什么新鲜事,但是作为民夫上战场,这倒是头一回。

    不过,家光将军和信纲大人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其中的危险,他们只看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知此辈的待遇如何?”

    搬粮运草,自然没有上阵拼杀的炮灰们待遇高。不过。好处是在于。清兵卫这些雇佣兵们的合约只有五年,而且雇主是葡萄牙人。而这些民夫的合约则是有着十年之久,而且合约上标明的雇主是大明宁远伯府。

    五天以后,十几条福船运载着五千扶桑浪人组成的葡萄牙复**志愿兵。开始了渡海西征。

    而各处扶桑城池町市之中。热闹之处竖起了幕府代大明宁远伯府招募民夫的旗号。

    不过。在酒席宴上,李华宣再一次的代表宁远伯府向德川幕府抛出了一根橄榄枝。

    那就是请幕府派出懂得财会,熟悉度支之人随同大军前去榜葛剌。为这些民夫专门办理领取粮饷工钱之事。

    老实说,数万民夫的粮饷工钱过手,这是一个肥的不能再肥的差使。无数幕府中人,但凡觉得自己会管帐的人都十分觊觎这个差使。但是,当左天鹏打开海图,为众人指点榜葛剌所在位置的时候,立刻便令众人绝了前往此地发财的念头。

    &本以为宁远伯治下的满剌加、李家坡、爪哇、十州等地便已经是绝域万里之外了,想不到这榜葛剌更是绝域之外的绝域!”

    原本十分诱人的金馅饼,立刻成了白雪公主后妈手中的毒苹果了。之前还纷纷托关系挖门子,甚至打算把女儿洗干净送给三少爷暖被窝的武家众人,立刻对此事退避三舍。

    &光将军,不如我给您推荐一个人如何?”

    水师哨官施郎满脸都是诚恳。

    他说日前在江户街头,见到一个幕府奉行与町人争论货价,数十件所购零星之物,随口报来,同时将每种货品店家给的折扣也是说的一清二楚。瞬间将需要付给店铺的通宝数目说得清清楚楚,说得企图浑水摸鱼宰羊牯的店家哑口无言。

    &看此人便可以!”李华宣最后给拍了板。

    施郎说的这个奉行,名唤内山永明,在幕府当中虽然是个奉行,但是却是个十分不受待见的人物。原因吗,他便和我大唐的魏征相仿,主人与现在的将军家光虽然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但是却势如水火!不错,他原本是在大纳言骏河忠长处供职前些年大纳言被幽禁在上野国高崎,他也跟随到上野国藤冈隐居,几个月前虽然又被召到江户供职,全家也从上野移居江户,但是在幕府之中,他依旧是被视为另类、异己。

    将这个讨厌的家伙打发到万里之外去给幕府办事,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就让内山奉行永明代我征夷大将军幕府前往南中宁远伯府前效力!”德川家光将军立刻同意了李华宣的建议。区区的一个幕府奉行,又是弟弟忠长残余走狗,此时正是要他给幕府出力的时候,他不去谁去?

    别说是李华宣点名要内山永明去,便是李华宣要家光的女儿去给他侍寝,家光也会毫不犹豫的把公主们洗干净打扮好排成一排送到三少爷的精舍前供三少爷挑选!

    &了令其安心做事,其人家眷一同前往才是。”左天鹏敲钉转脚的把内山永明一家都带走了。

    &依大人!”

    宾主共同举杯,各怀心事的一阵大笑。

    把内山永明一家带回到南中,这是守汉交给华宣、左天鹏、施郎等人的唯一任务。

    施郎等人虽然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是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了密令。

    如果他知道内山永明家中那个年方三岁的儿子新助的另外一个名字是什么的话,他就会理解守汉的意图了。(。。)

    &猜猜新助的名字和对猪脚的意义,猜中的奖励幕府公主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