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北方!北方!(二)
    一队又一队黄太吉亲军中的葛布什贤超哈策马冲过,肥壮的战马上,这些彪悍蛮野的兵士俱都是铁甲黑缨,背后背着强弓利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腰间悬着长刀,手中擎着长枪大戟,个个军容严整,威风十足。他们的马蹄蹄声敲击在地上,一片隆隆作响。仿佛一道洪流滚滚而来。

    葛布什贤超哈营,是辽东反贼之中最精锐最骁勇的战士,每个牛录不过选取二人。算得上是黄太吉的心尖子,只有他这个大清国皇帝才有权力动用这支兵马。随着葛布什贤超哈营的到来,浑河岸边、从沈阳出城的官道附近的包衣阿哈、闲杂人等早被赶得远远的,骑兵仪仗过来,只敢远远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一队队的葛布什贤超哈营冲过去之后,终于,大队的卤簿仪仗出现了。此番他出郊大阅,摆的便是从大明会典礼制中学来的排场礼仪之中的大驾卤簿。

    不算最前面做先导的葛布什贤超哈战士,光仪仗人数就有上千人之多,各样的车驾,各样的鼓乐随行。再各样的五色金龙旗,风旗、雨旗、宿旗等过完。又是无数的团扇,黄扇,方扇,孔雀扇等等等等。然后又是黄盖,紫芝盖,翠华盖,九龙曲柄黄盖,看上去有如一朵朵巨大的蘑菇。还有什么金交椅,金瓶,金盥盘,金痰盂等等。这些东西走完,便是浩浩荡荡的佩刀大臣与仪刀侍卫。

    仪仗的中间,出现了皇太极的五色华盖。

    高有两丈。方圆亦是接近两丈的紫色伞盖上,绣满各样的莲花、灵芝、菊花、梅花诸花,伞盖上悬着无数的银质风铃,被秋风吹拂,动听悦耳的铃声不时响起。

    伞盖下,黄太吉端然稳坐在他的爱马上,眯起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比起几个月的春季来此时,他又胖了一些。

    锦袍披风下,一套打磨保养的光洁如新的南蛮甲,衬托这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威风十足。丝毫没有蠢笨愚钝的感觉。

    三月里。多尔衮将劫掠来的人口武器财货如数上交,更有郑芝虎和山西商人在宁远城附近与他们交易而来的大批粮食,让满清八旗顺利的渡过了春荒,虽然粮价依旧在二三十两银子一石。但是最起码。比起去年、前年四五十两一石还买不到粮食。或者只能买到掺杂了无数砂石鼠屎鸟粪的糙强多了。有银子就可以买到粮食,不至于出现辽东各处饿殍遍野的景象。

    入秋之后,从锦州前线和宣大各处。又有山西商人帮助运来了数十万石粮米,其中大多数是各地军头们从自家的军粮之中倒卖出来。

    各地军镇盗卖军粮,那是洪承畴该管的事情,他黄太吉只管给银子买粮食就是了。

    只要银子给的够,明**官们便是祖宗牌位都敢拿出来卖掉的!这是八旗上下的一致共识。

    库房里储备了足够八旗过冬的粮食,黄太吉这才有心思到这军器作坊来看部下如何制造火铳,火铳兵的操演效果如何。他的下一个目标可是号称拥有数万火铳的蓟辽督师洪承畴指挥的十余万明军。自家的火铳不够精良怎么与明军对抗?

    在军器作坊前,一片方圆不下千亩的空地经过用拌着石灰、细沙的黏土构成的三合土分层仔细夯筑而成的试炮场上,马光远、丁启明、陈板大、王天相等人衣冠整齐的跪候着黄太吉的车驾。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十门十二磅炮和二千火铳兵排列整齐军容严整的等候着他的校阅。

    远远的看见了骑在多尔衮缴获献上的那匹阿拉伯马上的黄太吉,马光远立刻领着众人扯开嗓子山呼万岁,黄太吉让他们起来,命陈板大在前引领,他要看看铸炮造铳的现场,道“火炮铸造与火铳打制之事如何?”

    几个月下来,陈板大的精神起色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往日蓬头垢面的样子焕然一新,一件棉布做表,内里是玄狐皮的袍子裁减的十分合体,剃得有些发青的头皮,显得整个人都十分精神。

    陈板大虽然在铸造火炮打制火铳等军工生产上算得上是个天才级别的人物,但是在为官之道、世道人心等方面,却是迟钝许多,丝毫没有看到马光远和丁启明二人那几乎冒出火来的眼睛,只管牵着黄太吉的马缰绳,一路为他讲解。

    &皇上,若铁料充足,年内三十门仿制红毛夷人十二磅炮便可铸成。其炮每具四千斤,用药五斤,铁子十斤,载于炮车之上,定能攻摧坚城,壮我国威,比之天聪年‘天佑助威大将军’更为犀利!”

    &于火铳打制,虽熟手工匠缺乏,且多年来,工匠皆是人自为战,对于目下所行之法颇为不熟,然臣等己多方督促,悬以重赏,想来年内五千杆可成。”

    听了陈板大的话,再看看沿着浑河岸边不停的旋转的数十部水车推动着石磨,昼夜钻取铳管不停,黄太吉倒也是颇为满意。

    但是,作为君王,必须要有不测之威,才能让下面这些奴才们心悦诚服诚惶诚恐的做事情。

    他口中哼了一声,表示出了些不满,令紧随其后的马光远等人心中暗喜。“天聪年间所铸的‘天佑助威大将军’炮重达五千斤,用药八斤,铁子八斤,同尔等如今所铸造之炮相比,倒是尔等用了些心思!不过,朕听闻,同样的火炮,同样的炮子,为何南蛮所制之炮要轻巧许多,最是适合行军作战攻城破寨?”

    黄太吉的话问的也算是切中要害,颇为内行。火炮,除了威力之外更是要考虑机动性,那种放在城头上号称一炮能够糜烂十里的魔炮,可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是能够随同八旗兵马急如暴风骤雨般行军的火炮。不论是攻城还是野战,都是需要机动性极强的火炮。

    &皇上,此事臣等也曾百思不得其解,同样的红夷大炮,炮子、用药都相同,却为何南蛮所制要比我大清轻上许多。不知道此辈铸炮所用的乃是何种材料。”

    此时全世界铸造火炮,无外乎这么两种材料。一是用铜。二是用铁。欧洲大陆上的各个国家习惯用铜铸造火炮,而英吉利人则是因为岛屿上缺少铜矿,不得不使用铁料来铸造火炮。

    而中国同样是缺少铜矿资源的国家。否则,也不会有用铜铸造钱币的事情了。铜料昂贵。不得已使用生铁铸炮。为了防止炸膛,便需要加厚炮身,这样便导致炮身非常沉重,便如此时的红夷十二磅炮。炮重达四千斤。非常的笨重难行。但是。比起有些明军中使用的红夷六磅炮,竟有重达三千斤的,这已经是进步了许多了。虽然照样不利于随军作战。

    &臣等向南征明国的各位王爷、将士请教,似乎南蛮军中所用之炮乃是用所谓九转钢制成,此类火炮在锦州与我大清兵对峙之明军之中尚有不少。臣打算命人前往刺探一二,以求得窥得铸炮之秘辛于一二。”马光远终于在黄太吉的马屁股后面找到了一个说话的机会,迫不及待的将功劳划归到自己的名下。

    &等也曾经打算购些九转钢来铸造火炮,不知为何,此物熔炼之后变得极易脆折,不知南蛮是如何铸造的。且九转钢价高难得,臣意以熟铁试行铸造。”

    放列在试炮场前的十门十二磅炮便是使用熟铁制成。虽然在众人心中,熟铁不能用于铸造,不过,陈板大等人很是巧妙的采取了打造的工艺。

    将铁条烧熔百炼,逐渐旋转成圆。用熟铁铸造的火炮,比起用生铁铸造的炮炮身重量轻了不少,但是具体能够节省多少铁料,却不是陈板大们此时敢于试验的,不过,眼前这些炮身薄炮膛宽的火炮,炮身闪着阵阵青光,看上去令人喜爱非常。这种熟铁造出来的火炮,膛内无比光滑,使炮弹的装填非常快速。而且没有炸膛之忧,装填的炮弹也可以很大。不象生铁铸成的火炮,内中多蜂窝涩体,难以铲磨,炮弹施放缓慢。

    拍拍结实坚固的炮身炮架,看了看那用于牵引火炮前进的宽大车辆,用手比量了一番炮口的口径,黄太吉很是满意。转身向陈板大等人发问“如此火炮,炮子可能够通用?朕观此类炮,口径较为一致,卿等采用何等手段铸造而成?”

    这回,陈板大没有抢丁启明的风头,让这个被黄太吉等人在军阵上俘虏过来的前明朝京营副将出来奏对。

    &日匠作坊用失蜡之法铸炮,天气若一炎热,蜡料便不易凝结,往往受季节所限。臣思之易泥型铸造之法,炮铳泥范四月便可干透,铸成将模泥打去便可,不受天气限制。”

    如今看起来这泥范法算是十分原始落后,但是要知道在欧洲,火炮铸造从十六世纪一直到鸦片战争前,都是采用泥范整体模铸法,或是失蜡法。只有鸦片战争后,镗床车床等机械出现后,才采用车床切削铸造法。所以,众多人赞叹不已的龚振麟的铁模铸炮法算得上是十分先进了。

    黄太吉敲了敲火炮炮身,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听那声音,却不是熟铁所发出。仔细观看,炮身却是呈现内外两层。内层是熟铁制成,外层却是用生铁浇筑而成!

    &下英明!此等铸法,恰是陈备御所提出!”

    陈板大所使用的技法,正是明清两代广泛使用的双层套铸法,内部使用熟铁制造,利用熟铁硬度低但是韧性高的特性,外部则是使用铸铁,看好的则是铸铁硬度高但是性脆的优势,二者结合后便成了炮管内韧外刚的局面,极大的改善了铁炮的机械性能。在同样壁厚、同样材料的条件下,身管可承受更大的压力。

    除此之外,还大大提高了外筒金属的利用率,提高了身管弹性的极限,对于火炮装药、射程等都有极大的好处。不过,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那就是造价高、工艺流程复杂。

    听得陈板大、马光远、丁启明等人讲述完毕。黄太吉也不多说,只是命他们将放列已毕的十门红夷十二磅炮进行试射一番。

    陈板大抖擞精神,正要命军器坊中负责试射火炮的工匠们做好准备。而乌真超哈营的炮手们却是遵照黄太吉的旨意分别站位已毕,准备开始射击。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马光远、丁启明等人又起了同仇敌忾之心,他们虽然从心里看不惯这个一夜之间窜起的陈板大,但是这个家伙身上却带着几分不通世事的懵懂,除了铸造火炮打制火铳之外,似乎对别的事情的智商便很低,想来也是不足为患。可是那乌真超哈营的孔有德却是不同。

    不过。好在这些大炮都是陈板大等人精心铸造。之前又往炮膛内灌满火药后进行了试验,经过火药爆炸的检验,炮身却并没有什么损坏或是膛口炸裂之处,“若是孔有德这厮燃放时准头不好。那可与我等铸炮之人无关!只能说是你技艺不精!”

    炮手们将一发重达十斤的炮弹塞入炮膛。炮长用矩度测量了一下远处罗列的数百个草人靶子。略为估计一下距离,便叫炮手们把炮弹捣入射击位置,然后将引信从引火口插入。又检查了一下炮口仰角,将火炮瞄准那想象之中的明军军阵。

    &炮!”

    从登州叛降后被封为忠顺王的孔有德亲自挥动令旗,对这些他从登州带出来的老底子炮手下达射击命令。炮手们挥动手中的火把,将引信点燃,只听得“轰”的一声,整个火炮炮身被巨大的后坐力推得迅速向后退去。

    若是往常,这后坐力至少要将这用轮式炮架简单放列、不曾构筑炮位的大炮至少要向后推出丈余,但是,黄太吉很惊喜的发现,火炮只是炮筒向后退去,将炮架上的某个金属器件压迫的吱吱哑哑的不住呻吟,却不曾退后那许多。

    炮弹在人们的视野里迅速落到那数百个草人军阵之中,将那些草人打得东倒西歪,迅速燃起火来。

    各炮的炮手们顾不得对这一幕表示新奇,迅速将火炮推回原位。一个炮手将羊毛推弹杆在水里蘸一下,然后用它清理了炮膛,以确保炮膛内没有火星,炮长命一名炮手用拇指堵住火炮的火门,以防止上次射击残留的燃烧颗粒引起火药的爆炸,又将火药与炮弹重新捣入射击位置,领着众人一起做好射击准备。

    两轮二十枚炮弹,将数百个草人构成的明军军阵夷为平地。在众人的视线里,只留下了阵阵青烟和偶尔被秋风卷起的火苗。

    &

    在青铜铸成的品级山按照各自品级列队观看的清军官员们,暴雷也似的发出一声喝彩。这样的炮火如果在野战之中用于轰击明军,只怕明军早已崩溃,慢说是数百人,只怕数千人也会跑得连鞋子都丢了。

    &板大,这是何物?”多铎抢步上前,摸着微微发烫的炮口,指着炮筒尾部与炮架相连接的那金属器件有些好奇。

    &豫亲王,此物唤作弹簧。”陈板大恭恭敬敬的向多铎打千行礼。

    &簧?这东西有何用处?”

    &起此物,臣等还要多多拜谢王爷才是!”

    在仿制燧发铳的过程之中,在用原始光谱法能够对打制出的火铳部件进行尺寸标准检测后,令陈板大等人很是头疼的就是弹簧的问题。

    于是,除了命工匠们昼夜不停的研制之外,马光远等人更是发动自己的人脉关系,从两白旗和济尔哈朗的镶蓝旗中寻觅到了数十个此次南下俘获的明军官兵。

    一边是甘言厚币,一边是皮鞭酷刑。这些接触过南粤军火器或者是与南粤军打过交道的前明军官兵纷纷搜索枯肠,将记忆里关于明军装备的南粤军各种火器的知识碎片一一贡献出来。

    &来南蛮军炮火犀利,这被称为弹簧的东西竟然也是有功之臣!”

    虽然知道了这弹簧在铳炮上的巨大作用,但是,马光远却也是无可奈何。一时间也只能不停的进行揣摩仿制。

    没有九转钢,陈板大等人只能用黄铜和熟铁进行试制。将拉出来的铜丝用来制造火铳之上所用弹簧,熟铁条则是想法打制成为火炮的减震弹簧。

    虽然逐渐摸索出不论铜丝还是铁条,只管将其烧红烧软后,围着石柱进行均匀的盘绕、缠成一圈一圈的就可以得到像模像样的弹簧,但是这力道,也就是我们熟悉的一个术语弹性系数应该控制在什么程度,却是一个难题。

    不过,比起明军来,清军在军事工业上的投入可以说是不计血本的。况且陈板大等人也只是不断的进行小规模试验,消耗并不是很多。

    &等数月间冥思苦想,昼夜不停,终于制成了堪用之弹簧,用于制造铳炮。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些奴才都是王爷入关俘获而来,臣等岂不是要好生感谢一下王爷?”

    看着马光远那得意忘形的嘴脸,多铎恨不得抡起马鞭来好生照着他的臭脸招呼一顿,但是黄太吉在一旁,他却不敢造次。

    &后你们入关抓了汉蛮子,一定要给本王好生的查问清楚,他是干什么的额,都会什么!凡是会铸炮的,造铳的,有任何一种手艺的,都不得给本王放走!”当晚,豫亲王府中,数十个牛录章京跪在富丽堂皇的大厅内,身上满是鞭痕。

    在观看了十门十二磅炮发射两轮后,那惊天动地的齐射,令黄太吉颇为满意。

    &亲王,当日你向朕说,南蛮军所恃之战法不过是用炮轰,之后火铳上前,排铳齐射?”

    &皇上,奴才与南蛮军对战时,南蛮军却是如此。全军火铳手两轮齐射后,乘我军稍呈混乱之机,便以铳刺如林突刺。”

    多尔衮不像弟弟多铎那样锋芒毕露,什么情绪都挂在脸上,他却是异常恭敬的弯着腰向黄太吉回奏。

    &顺王,朕当日便下了旨意,命你照着睿亲王所描述之南蛮战法操演士卒,你今天便演示给朕和诸位旗主王爷观看!”

    孔有德的二千火铳兵,早已列队完毕,这些人中,有不少是他在辽东明军之中的旧相识或是颇有些香火渊源之人。这些人的打扮与满蒙各旗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手持火铳,腰悬佩刀,身上披着未镶铁棉甲。

    手中的火铳却是近几个月来军器作坊精心打制的燧发铳,虽然使用的火药不是南中所产加了氧化铜的,但却也是精心制造的颗粒火药。

    火铳口径基本相同,五十步也可以打破铁甲,百步对未披甲军卒同样很有杀伤力。(。。)

    &清军也开始大规模发展自己的军事工业、编制火器专业部队,这对于以后明清和猪脚三方的力量对比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