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北方!北方!(四)
    入夜,整个沈阳城变得灯火阑珊,那些辛劳了一天的奴隶们,庆幸着自己又挣扎了一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在各处建奴官员、贵族的府邸、官衙之中,却是灯火通明。

    黄太吉在今日早朝时颁旨,对铸造火炮、打制火铳有功之人纷纷大加赏赐。或是提升官职,或是赏赐金银,就连建议编练火铳兵的多尔衮,都赏银一万元。

    不过,黄太吉大加赏赐是一回事,却也对马光远等人严加申斥了一番。

    &等所仿造之南蛮铳,早已强过明军之中火绳铳不知多少。可在八旗各部试行推广。然尔等所制之弹簧,较之南蛮所用之钢片弹簧,仍旧有所不足!尔等回去之后,无比要制造出更加精良的钢片弹簧,使得扣击时力道更强,减少哑火率,最终与火绳铳齐平。”

    陈板大等人制造的弹簧,大多数是用铜丝和熟铁制成,皆因为辽东反贼手中缺少钢,所以无法完成用钢片制造弹簧。这个哑火率的问题,在黄太吉亲自率领葛布什贤超哈营兵士进行火铳射击时暴露无疑。

    但是黄太吉也清楚,毕竟燧发枪提高发火率不是简单的事情,火门的接触形状,火药的燃烧速度,燧石片与火镰的摩擦等等,都需要反复的研究,特别对击砧与板机联动的钢材要求非常之高。

    因为燧发枪不比火绳枪,是用火石打动火花点燃火药,火星要冒起。需要很强的力道,这要求联动的弹簧钢片非常精良,否则那种哑火率足以让人抓狂,还不如使用火绳枪。

    在欧洲国家,早在十七世纪初期,法国人已经设计出燧发枪,但因为成本还有哑火率等多方面问题,一直到十七世纪中后期,才有一支全部装备燧发枪的海军陆战队,大规模换装。甚至要到十八世纪初期。

    英国人也是如此。一直到1645年,克伦威尔训练英国新军,才有两个连装备燧发枪,瑞典国装备一段时间燧发枪。旋即撤换。又换成火绳枪。也是这些方面的问题。(所以,那些上来就给自己部队装备米尼枪的穿越者,真的不晓得他们是如何完成的。)

    不过。比较起火绳枪来,燧发枪的优势也是明显的。别的不说,使用火绳枪,若想近距离射击,又想铳兵列阵迎敌,那是不可能的,一般是陷入混战,铳兵们拔出腰刀,与敌搏斗,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肉搏兵,通常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但是若是采用燧发枪,再配上铳剑,无疑火铳兵是可以成为肉搏战的先头部队,南粤军那群蛮子不就是打完两轮齐射后全军铳刺突击?

    所以,黄太吉才急于在与明军蓟辽督师洪承畴所部进行决战之前,将八旗军队之中的火器数量和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手中至少要有一万火铳兵!八旗各位旗主王爷手里也要有至少两千人!”

    这样的比例,无疑黄太吉的实力又得到了一次暴涨,他自己手里有一万火铳兵,就算是他自己亲领的两黄旗没有一个火铳兵,加上他儿子豪格的正蓝旗,他们父子手中便有了一万二千火铳兵,其余五个旗也不过一万人。这样悬殊的分配比例令多铎脸色为之一变。

    &板大,你是朕的奴才之中最善于制造火器的。你为何不发一言?”

    新近成为汉军正黄旗的陈板大,急忙跪倒在地,“奴才不敢!奴才只是在计算,打造皇上所说的这些火铳兵,需要至少二万五千只火铳方可敷用。而打造一杆火铳,仅仅一根铳管,便需要上好熟铁十余斤。这还不算那些不能使用的废品。如此一来,我大清短时间内若是要打造二万五千只火铳,仅仅铳管一项至少要三五十万斤好铁!”

    &眼下我大清一面要铸造火炮,一面要打造各旗将士所用之盔甲兵器,铁料之耗费已经十分浩大,若是再行打制这些火铳,奴才只怕,铁料一时接济不上!”

    以五斤熟铁练成一斤精铁计,一门火铳需要七斤精铁,一百门火铳至少需要熟铁四千斤,两万门就是八十万斤。还有铁甲,一副铁甲需要精铁三十多斤,虽然可以通过山西商人从明军那里购买到一些南蛮盔甲,但是毕竟是杯水车薪,黄太吉不敢完全指望购买,装备他的八旗铁骑,还是要立足于自己动手。

    &良之铳炮等火器,实是制霸天下利器。明军的车营,往往可以挡住我大清铁骑,然却挡不住大炮。昔日浑河之战,明军浙兵战力出众,我铁骑不得入,然我大清不是同样使用大炮轰开其阵型?血肉之躯,实不能与炮子相比!”

    &于铁料之事,此事易矣!礼亲王!”

    黄太吉看到在亲王队伍之中位列在最前面的礼亲王代善,这个老家伙自从硕托被黄太吉下旨任命为镶红旗旗主王爷后,他的实力无形之中削减了一半。但是,黄太吉犹嫌不足。

    &命你督办此事。铁料不足,便命人多设洪炉冶炼,矿石不足,便命人入山开采。一应所需钱粮,朕不吝拨给。但你务必要将此事给朕办得妥妥帖帖!”

    实力大不如前的代善,在黄太吉眼中便是落魄的凤凰,说话也不如之前那般客气,完全是呵斥奴才的腔调。

    &上!奴才有事启奏!”本着能够给代善添堵就绝对不会放过这样机会的出发点,多尔衮出班跪倒在黄太吉的御座前。

    &才曾经听闻,南蛮在南中有秘法,一炉可以出数万斤钢铁,所以南蛮军兵军器精于天下。山西商人也曾说过,其地钢铁之多,超于人之想象。”

    &奴才愚见,不如让礼亲王与山西商人接洽一二。令此辈想法弄来南蛮冶铁秘技,这样,我大清便不虑缺少钢铁。”

    南蛮!又是南蛮!

    似乎南蛮那里永远都有着奇迹在不断的发生,从那海一样的粮米、油盐,到精良坚固的盔甲刀枪,一亩土地可以出产数千斤牧草的种子,而如今又有了一炉子可以出产数万斤钢铁的秘法,这些南蛮,他们的头脑是和那些在宁远、锦州的家伙一样的吗?

    豪格、济尔哈郎等人开始有些对那遥远的土地开始向往了。

    &蛮,又是南蛮!”

    黄太吉开始在口中喃喃自语了。

    这几年。他直接或者间接的从南中也获得了不少物资。有些是军国大计所必须的物资,比如说粮食、兵器、钢铁,布匹,也有不少是各级官员、贵族们需要的香料、瓷器、丝绸等物。更通过用皮毛等辽东特产的贸易从郑芝龙手中获得了数十万石粮米。让他将春荒顺利的度过。

    但是。如果要是打算从南蛮那里直接采办铁料军器。就算是神通广大,贪财轻义的李沛霆,只怕也无法做到。还是只能依靠那些山西人。

    想到了李沛霆,黄太吉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今天上朝穿的这件龙袍,这还是不久前李沛霆到盛京交割一批布匹精盐等物时,送给他的。

    其用料之考究,做工之精细,龙袍上使用的金丝银线之丰富,各种装饰使用的珍珠宝石等物令人眼花缭乱。

    &区之数,便算是小弟奉送给八哥的!”当黄太吉命人要付钱给李沛霆的时候,这位二少爷却是婉言拒绝了。不但谢绝了黄太吉的龙袍钱,还命手下人又取出了数百匹上等丝绸交给在酒宴上作为皇后出席的哲哲,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我孝庄”的姑姑,“请皇嫂笑纳,给宫中众人制些袍服。”

    &只可惜此人只能为我大清弄来些布匹丝绸砂糖香料精盐等物,朕所急需的粮米、铁料、兵器、火药等物,他却爱莫能助!”想到李沛霆,黄太吉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通过购买能够弄到的铁料数目有限,想要扩大火器的规模,便不能依赖纯粹的进口。这些年,大清国内开采的铁料全部投入到火炮鸟铳的打制中去,连往年从明国抢掠而来、通过山西商人走私而来的铁料也用光了。想要扩大火器部队的规模实在是为难。

    而且使用火器,还与使用刀箭不同,火器战果惊人,但是消耗同样巨大。不类刀箭可以反复使用,往往一发炮弹打出去,除非了获得了全胜,否则这十余斤铁料便报销了。眼下锦州等处一打仗,库存的火药与炮子消耗更是巨大。

    看来除加快走私及从朝鲜国搜刮步伐,还得再行在自己境内想办法,多多开采铁料才是。

    &先生,拟一道圣旨给朝鲜王。朕为了伐明大计,要他国中务必于明年元旦前献上生铁二十万斤,铜铅各十万斤,粳米五万石。”

    &外,朕听闻他朝鲜国咸境北道茂山郡内,境内多铁矿,朕意请朝鲜王将此处让予我大清。”

    茂山多铁的事情,也是李沛霆在酒席宴上无意中说起,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黄太吉如今要立足于自己动手解决钢铁问题,这铁料来源自然是十分重要的。

    辽东本来就不缺少铁矿,这点在老奴起兵作乱之前他们就知道,在金州、复州、盖州等地都有铁矿矿苗,而且也多有开采。

    但是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对于铁料的需求竟然到了如此巨大的地步。

    对于满清来说,朝鲜完全就是予取予求。缺少粮食了,命朝鲜献上大米,缺少铜铅了,命朝鲜献上铜铅,缺少纸张了,命朝鲜献上。如今缺少铁料了,更是要让朝鲜连同矿山一道献上。而且,少不得还要让朝鲜献上无数矿工。

    三言两语之间,众人便为礼亲王代善解决了诸多难题,让老代善有些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没办法,自从硕托接了旗主之位后,黄太吉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很大方的拨给了他六个牛录的兵马人口,给镶红旗扩大编制。这一下便让硕托在旗内说话的腰杆硬了许多。

    之后借着旗主的权威。悄悄的对他代善在镶红旗内的心腹亲信进行了一番清洗。如今他代善不说是光杆将军,也是家底所剩无几。

    &上,奴才听人说,汉高祖能够成就霸业,首功全在萧何。如今礼亲王便是我大清的萧何。先是种植牧草,如今又要为全军筹备铁料,其功劳不亚于当年的萧相国。”

    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多尔衮,代善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阿巴亥的小杂种!

    明明是和黄太吉串通一气,挖他在两红旗的墙角,却将高帽子一顶顶的不断送过来。让他代善有苦难言。这个阿巴亥的杂种!

    但是,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代善便是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得打折了胳膊藏在袖子里,出班跪倒领旨谢恩。

    &亲王。军情紧急。我们还不能等候山西商人刺探回南蛮冶金秘法。少不得你要辛苦一番,多安排包衣阿哈,多树立些洪炉。多立炭窑,烧制木炭。至于说入山采集铁矿之事,就有劳礼亲王过江往朝鲜走一遭。令朝鲜王安排民夫矿工进山开采就是。”

    代善这一次往朝鲜,令朝鲜人又一次在历史上面临着浩劫,人口损失之巨大,不亚于丰臣秀吉那个猴子侵略朝鲜时的损失。

    且不说咸镜北道之荒凉贫瘠,粮食等物供应艰难,便说那些被强征来的矿工们都是使用一些简单的工具在采矿,比如说锤子和斧子,就算是这样的简陋工具都是稀罕物。没有后世的机械,这样开采量便是极少。此时大明己经知道用火药炸开矿山来开矿,只是朝鲜哪来的这么多火药?只是让矿工们每天用榔头与斧子一下一下用力的凿石头。个体劳动力出产的矿石少了,便只能增加劳动力数量来弥补。

    茂山铁矿的品质算是不错的,可以露天开采的矿山占据了总储量的30%左右,而且精品矿的品位更是到了69%,这样平均下来,按两吨铁矿石炼出一吨生铁计算,又要将生铁炼成易于煅造的熟铁。如果要是满足陈板大和满清所需要的打造军器、火器、盔甲的需求,茂山铁矿至少一天要出产数百吨的铁矿石,才能够勉强敷用。而这些矿石还需要进行简单的分拣才能够运过鸭绿江,铁矿石在江对岸的吉林境内进行简单冶炼后,将铁矿石变成生铁,之后将生铁运到盛京。

    整个这个过程完全由朝鲜提供的民夫来进行。矿工的工作非常劳累,每天劳作在六个时辰上下,将开采出的矿石用背篓背到十余里外的料场堆积起来,每往返一次,要背负近百斤的矿石,无数的朝鲜民夫便累死在道路上。

    而朝堂上与黄太吉的一唱一和,便将杀母仇人打发滚出了盛京,到鸭绿江边上去餐风饮露,修仙练气做活神仙,多尔衮兄弟三人自然是兴奋异常,少不得要在多尔衮的府邸之中欢饮庆祝一番。

    &哥,你府上的厨子,做出来的菜肴就是比我府中的那些蠢材强得多!还有这酒也好!当真是够劲!烈得很!”

    多铎兴高采烈的用小刀割着厨子们精心烹制的牛羊肉食。自从李沛霆打通了南中与辽东反贼的商贸通路以来,多尔衮这群满洲亲贵的饮食水平立刻便上了一个巨大的台阶。

    往常缺少盐和香料,腥膻无比的牛羊肉,被厨师们用香料精心喂过之后无论怎么烹制都是香气诱人。便是从明军之中投降过来的孔有德等人也是赞不绝口。

    &铎,你是今日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吃什么都是好的。”

    多尔衮笑着递给了他一筒刚刚打开的水果罐头,“来,尝尝这个,这是李家二哥给咱们留下的,当真是稀罕物。”

    有身旁伺候的侍女将水果罐头接了过去,倒在一个青花瓷的大碗当中,透过灯火的映照,青花瓷碗那薄薄的碗壁向外投射着诱人的色彩。碗里,弯月般的桔子瓣,橘红的颜色,微微发黄的汤水,散发着阵阵甜香。

    &弟,这是?”

    &哥,这是李家二哥送给咱们的桔子罐头,肉食吃得多了,吃些这个。当真是解油腻!”

    &必也是价值不菲吧?”

    阿济格对于多尔衮在兄弟三个人之中的灵魂与领导地位,早已认可,但是对二弟多尔衮手中的这些新奇东西却有些垂涎欲滴。为什么有什么好东西,李沛霆总是先给多尔衮?!

    &格?大哥,您和三弟方才不是看我马厩里那十几匹新添的科尔沁战马不错吗?那便是科尔沁草原的吴克善用来与我换走一箱罐头的代价。另外还有二十个科尔沁的女奴,回头觉得有看得过眼的,只管挑几个走!”

    因为与隆盛行的关系密切,多尔衮在满蒙亲贵眼中的地位便远远超过了他的官职本身。在各位王爷眼中,他不仅仅是大清的睿亲王、正白旗旗主,吏部尚书和临时性的奉命大将军。更是与南蛮贸易的桥梁。

    许多的蒙古王爷。为了能够将自家草原上出产的牛羊皮张换成布匹丝绸细盐白糖等物,不惜纡尊降贵的到睿亲王府来跪求,希望睿王爷能够帮忙说句话,也好让他们旗中百姓过得稍微好一些。

    而吴克善。虽然贵为蒙古科尔沁卓礼克图亲王。又是皇后哲哲的侄子。两位黄太吉宠爱的妃子布木布泰与海兰珠的长兄。更是在天聪七年与黄太吉成为儿女亲家,黄太吉的第四女固伦雍穆长公主爱新觉罗?雅图许配给吴克善第三子弼尔塔哈尔。(尼玛的,这是什么亲戚关系?互相之间怎么论辈分?)

    虽然身份算得上尊贵。但是也要俯首帖耳的到睿亲王多尔衮面前来攀交情、套近乎。

    原因无他,你有政务可以去找你的亲家、姑父、妹夫黄太吉,但是,你不能让黄太吉下一道旨意命那些商人去你那里贸易吧?但是,多尔衮却有这个本事。你部族之中出产的牛羊皮货,只要睿亲王帮你在南中商人面前打个招呼,势必会像风卷残云一样被南中商人收购走,换来你部族之中需求的各类物品。

    而阿济格、多铎二人,对于多尔衮在这方面的长袖善舞,上下其手,出卖风雷**的手段,也是自愧不如,索性便将这些事情都交给多尔衮去办。他们只管在多尔衮做完事情后分得自己那份红利便是。

    &哥,李家二哥又答应给你什么好处了?”多铎往嘴里塞了几个橘子瓣,那清甜爽口的味道顿时充斥了口腔,比起在几个女奴口中发射来的还要爽。

    &处是不小,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吃得下去!”多尔衮皱起了眉头。

    李沛霆向他提出的扩大通过两白旗与满蒙各部进行的转口贸易范围,令多尔衮始终有些举棋不定。

    &二哥说,今年南蛮攻占了福建,又有广东、广西、赣南等处产茶区,他打算做茶叶的霸盘生意,把山西人从这个领域挤出去!”

    &么!李二哥打算卖茶叶给我们?”阿济格和多铎兄弟俩个顿时喜形于色。对于游牧渔猎民族来说,茶叶和盐是生活之中不可或缺之物。这才有了历代中原向四周的游牧渔猎民族用茶叶交换各类特产的制度,最著名的便是茶马互市。而大明朝廷也是对于茶叶的对外销售严格管控,没有茶引的,坚决不能出口。大明律中更是明文规定“私茶出境与关隘失察者,并凌迟处死。”

    而山西商人们更是在走私茶叶给蒙古人和建奴的事情上大发横财,也就是李沛霆有南粤军在背后撑腰,一手控制了福建、广东、广西的茶叶生产,更对赣南、浙江等处的茶叶贸易有着巨大的影响,否则,他想要控制这一领域,是比登天还难。

    &给咱们的价钱是上等战马,四十五斤茶叶,不曾阉割过的儿马子可以给五十斤茶叶,牝马四十斤。”

    这个价钱不可谓不诱人,但是三人都明白,李沛霆要这些战马的目的,肯定是要转手出售给明军和南粤军,这种事,在黄太吉看来也是严重的资敌行为。

    不过,当多尔衮很是隐晦的同代表着蒙古四十九旗的吴克善试探了一番之后,这位黄太吉的姻亲拍着胸脯向他保证“只要蛮子的砖茶数量够成色足,奴才可以保证,一年上万匹骏马,便包在奴才身上!”

    &哥!那你还怕他作甚?有他吴克善在那里,那胖子便是要追究、要处置,也得先拿吴克善开刀!他要是舍得逼反了科尔沁蒙古人,那他就斩了吴克善,否则,就莫要在咱们兄弟面前说三道四!”

    &弟说得对!咱们可不比那老而不死的代善!如今两白旗人多势众、兵强马壮,又有镶红旗在手,正红旗也不敢造次。便是与他父子的三旗正面硬抗,他也未必能够讨得到便宜!”

    听得一兄一弟提到了代善,又说起了兵马实力之事,多尔衮忽地觉得眼前一亮。

    &日我便将隆盛行在盛京的管事找来,告诉他,本王可以与他们联手做茶马贸易之事。但是,本王的那一份红利,不用他们给金银!”

    &弟!?”

    &哥!?”

    阿济格同多铎都认为是不是多尔衮酒吃得多了?为他李沛霆担下了血海般的干系,却不要金银,这不是失心疯是什么?

    &王要让他答应,与我两白旗有铁器和兵器火药的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