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北方!北方!(五)
    一个月后,李沛霆与多尔衮通过书信往来,达成了两白旗与隆盛行之间的走私贸易协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协议明确,两白旗为隆盛行搭建与蒙古各部进行茶马互市交易的渠道,每年为隆盛行提供不少于一万匹的骏马,其中儿马和牝马不得少于一千五百匹。隆盛行以上等骏马四十斤砖茶一匹的价格向蒙古各部支付马价。

    而对于多尔衮提出的将两白旗应得之红利或者是中介费以南中所出产之钢铁、兵器、火器、火药等物充抵时,李沛霆说很难。因为南粤军对于可以制造兵器的铁器出口控制极其严格。不过既然十四弟开了口,他便是再难也要可以通过关系少量的搞一些钢铁过来,但是这其中打通关节的花销便是要在十四弟的账上开销了。

    虽然多尔衮发现用马与李沛霆这个黑心商人进行贸易比较肉疼,不过这位二哥倒也是个人物,竟然在签订了协定后,给两白旗的三位旗主王爷弄了三百件呲铁钢制成的兵器来,将兄弟三人身边的巴雅喇兵又一次的重新打造了一番,看着巴牙喇兵爱不释手的呲铁钢制成的刀枪,计算起来这样的交易虽然有些肉疼,但是也算比较划得来了。

    此时的李沛霆也是万分得意,用赣南、福建、两广地区所出产的大号砖茶,都是用中原百姓不愿意喝的大茶叶子、茶梗子制成的,用这些废物同蒙古人手中换来了每年一万匹骏马,至少可以给耽罗岛、山东等处的马队增加三千人以上的规模。这样功绩想来主公也是万分欣喜的。

    但是,他万分也不会想到,便是与两白旗进行的小额军火贸易,日后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这是后话,容在下卖个关子日后再讲。

    十月里的庙街,已经下了两场雪,简陋的房屋和街道上到处是冰雪的痕迹。长长的冰溜子从房檐上垂下来,仿佛美女的睫毛一般动人。

    庙街经过这三年的建设,已经成为索伦部与隆盛行进行贸易的重要据点,俨然一座颇具规模的城池。周遭有数里的城墙。虽然是用原木夹着泥土夯筑而成,但是在达斡尔人看来已经是坚不可摧的堡垒了,何况几处城墙的要害部位还筑有炮台,黑洞洞的射击口让人不寒而栗。

    城里有上千座木质房屋。坚固、宽敞。每座房子可容数十人住宿。所有的房子光线充足。宽大的窗户上糊着油纸。墙外是被覆的火墙,烧得室内温暖宜人。

    两个随同傲蕾一兰出嫁的索伦部妇女,叽叽喳喳的向在座的诸位头人禀告着傲蕾一兰在宁远伯府中的近况。

    两个陪嫁婆子一个名叫依桑(达斡尔语中霞光的意思)。另一个叫做那那格,意思是可爱。

    &远伯爷对一兰好得很!几乎每隔三五日就要在一兰房间里歇宿!伯爷的几个少爷和小姐也和一兰处得和姐妹一样!(嗯?哪里有些不对!?)如今一兰已经怀了三四个月的身孕,我们回程出发的时候,一兰已经有些显怀了。如今相比是肚子更大了!要不是伯爷担心一兰的身孕,硬拦着不让她动,只怕这次一兰就要回来探亲了!”

    依桑唧唧呱呱的说个不停,将傲雷一兰在宁远伯府中的衣食住行,起居待遇,伯爷李守汉对傲雷一兰的宠爱一股脑的说与这群头人们听。

    那那格却有些嘴笨,只管手脚麻利的带着人将傲雷一兰送给家中各位头人、首领、亲戚们的礼物一样一样的搬到宽敞的大厅中来。

    一袋袋的精盐、装在陶瓷罐子里的白砂糖,花椒、大料、肉桂、豆蔻、八角、辣椒、胡椒等香料,小巧精致的玻璃镜子,漂亮结实的细棉布,光滑的丝绸,还有那些最令头人们捻髯大笑的盔甲兵器,一样一样的摆在众位头人面前。

    依照着傲雷一兰的交代,依桑开始一样一样的分派礼物,但是她记性再好,面对着数百份礼物,未免也有些慌乱。

    &慌,七夫人的交代,我这里记录有单子,你只管照着名单分发就是了。”

    李沛霆从手边护书中取出一份长长的单子,上面罗列了从黑龙江到结雅河、石河等处流域中各大小部族头人的姓名,以及礼物的种类。

    其中大多数是从来不曾和傲雷一兰打过交道的。但是却是隆盛行的生意贸易伙伴,李沛霆正好借着傲雷一兰的名义,与这些人再结下一层香火因缘。

    如今索伦部虽然已经是今非昔比,部族中的勇士们至少每人都有了一件趁手的铁制兵器,精锐之人更有盔甲等物,但是,上好的武器盔甲对于头人和战士们而言,却是永远都不会嫌少的。

    但是相比较起来,在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等索伦部的大头人看来,再好的武器刀枪也有折损的一天,再多的粮米油盐也有吃完的一天,只有与宁远伯建立起血肉相连的友谊,才能够保证索伦部眼下得生活不受影响。

    这几年开始与南中进行贸易以来,部落里的变化便是瞎子都能够看得到,往年最为严酷的冬天,每个部落熬过漫长的冬季都会因为缺少衣食油盐而减少人口,这已经成为了大家习以为常的规律了。但是破天荒的,这三年以来,各个部落里,冬天死去的人口大大降低。不仅如此,相反的,因为冬天行动不便的缘故,部落里的女人怀孕的数量提高了不少。

    但是想想也就理所应当了。大风大雪的天气里,勇士们喝够了烈酒,吃饱了用铁锅烹煮盐味十足的肉食,除了偶尔出去射猎捕鱼之外,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和自己的女人一起研究怎么做人了。这漫长的一个冬天下来,再贫瘠的土地不停的耕种也会有种子发芽的。

    听得依桑说了傲蕾一兰在宁远伯府中的情形。特别是已经有了身孕的大好消息,博穆博果尔等人无不是心中释然。这宁远伯的孩子里有了咱们索伦部的血脉,两家以后便是血亲,从此我们便不会再担心缺少生活物资和武器了!

    &上来!”

    博穆博果尔的一声大喝,上百个索伦部的士兵或是背筐,或是挑担,将数千张毛皮、无数的人参、生金、东珠、熊掌等物堆积在了大厅阶石下面。

    &大人,自你走了之后,我们向西、向南拓展,征服了归顺建奴的索伦叛徒部落、村寨四十余个。斩首三百余颗。俘获男女人等甚多。向西,斩杀了二十余个罗刹鬼,占据了他们的据点三处,收复了被其侵占的猎场、山林、河流数百里。被他们征服的五十几个索伦人部落、村寨已经宣誓向我效忠。”

    &头人说的不错。这些便是我们从那些部落之为宁远伯征收的税赋。另有些是缴获的战利品!理应有宁远伯的一份!”

    索伦人在一年之内取得了如此战果。其实也并不奇怪。以他们在严酷生存环境之中锤炼出来的战斗力,只要拥有了合适的武器盔甲,那么他们所释放出来的能量将是惊人的。

    &前正是初冬季节。鹿儿正肥,儿郎们聚集到李大人的城堡来,除了打算进行贸易,为部族添置些应用之物以外,更是要采办些弓箭刀枪等物,准备向西狩猎去!”

    奥尔迪说完这话,很是得意的向自己部落里的人一挥手,示意他们把今年的收成用来交换的货色搬上来。如今傲蕾一兰成了宁远伯府的七夫人,并且有了身孕,奥尔迪这些人也觉得作为七夫人的娘家人脸上颇为有光彩。

    奥尔迪的手下们,除了一般的毛皮生金之类的特产之外,更是搬出来了一堆堆白花花的骨头。

    &是儿郎们在擒斩罗刹鬼时候缴获的!”

    奥尔迪指着那一堆堆白花花的象牙得意的解释着,“据先生们说,这是象牙!能够换回不少好东西!”

    奥尔迪获得的这些象牙,要远比李沛霆见过的任何一根象牙来的都大些,他很是奇怪,象这种生活在温暖湿润的南方的动物,怎么会有象牙在这极北酷寒之地出现?而且如此巨大的象牙,想来也是价值不菲。

    他却不知,这些价值昂贵的象牙便是猛犸象牙,一种生活在史前时期西伯利亚的生物。同样被奥尔迪献宝献出来的,则是小了许多的另外一种动物骨骼,“这是海象的长牙!还有骨头!”

    奥尔迪在这里献宝,博穆博果尔却笑而不语,待他献宝结束后,博穆博果尔含笑问李沛霆,“大人,当初您所说的,那些野草的事情,还作数吗?”

    山道年蒿是上次李沛霆向索伦各部高价征购的植物。

    为了鼓励找到这种不起眼的植物,李沛霆可是许下了用十倍重量的白米来收购种子的高价。今天,不想却被博穆博果尔在向北与罗刹人在雅库茨克外围的几次小接触当中找到了这山道年蒿!

    山道年蒿,味苦;辛;性平,主治驱虫。主蛔虫病;晓早病。是多年生半灌木,是北极圈内的特有的可以被人类用来作为药用的植物。北极圈内的气候特点一是非常寒冷;二是在每年6月22日前后的夏至日,太阳会终日照射。在每年12月22日前后的冬至日,太阳会终日照射不到。这种特殊的气候特点使蛔蒿生长得十分茁壮,也使蛔蒿成为前苏联独一无二特有的药用植物。

    因为南中等处,大量的外来移民涌入,对于这种有利于人们驱除蛔虫的药物需求顿时大大增加。

    虽然不是很清楚为啥守汉要这种东西,但是李沛霆还是很习惯的命人取出数百石白米,要用来交换博穆博果尔手中的山道年蒿的种子。

    &多了!太多了!我手上不过几两而已,大人却拿出了数百石大米来,这如何使得?”

    这好办的很!李沛霆当即命人打开库房,迅速将此次携带北上的棉甲、铁盔、虎枪、长刀、弓箭等物与索伦各部交易。

    &位头人不是打算冬猎吗?某家这几日静极思动。正要活动活动身体,舒散一下筋骨,可愿意与我往那雅库茨克一游?我还是那句话,打下了那里,猎场是你们的,我只要那里的出产之物!”

    有着上一次往阿尔丹河流域作战的经验,这次索伦各部动员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加上附近的几个达斡尔村寨已经有了不少的庄稼收获入仓,将近三千人的部队携带着十几天的粮食呼啸着往雅库茨克方向而来。在他们身后大约三四天的路程上,大队的船只木排狗拉雪橇等交通工具运载着火药食盐粮食一路行来。

    距离庙街千里之外的雅库茨克城堡内。首席总督彼得?戈洛文望着漫天飘落的雪花阵阵发呆。

    在这两年之中。在雅库茨克城的罗刹人当中中,关于黑龙江流域的达斡尔地区财富的传说越来越多了。据说那个地区富有银矿、铜矿和铅矿,并说,它与远方赛里斯的明帝国靠得很近。富饶的土地。诱人的财富。吸引着俄罗斯的哥萨克。

    但是。戈洛文与那些小偷强盗组成的流窜犯不同,他作为一个沙皇正式任命的官员,对那个遥远强盛富庶的国度要比那些渣滓们了解的多了。

    &年。俄罗斯人图敏涅茨曾来过中国,回到俄国后在报告书中写道北京城的规模是“如此宏伟,骑马绕城走一圈也需要十天时间”。又说,中国盛产黄金、白银、生丝、绸缎、天鹅绒、小麦、大麦、燕麦、小米等等,应有尽有。明朝当时的富饶很让这些刚刚收复了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推举里米哈伊尔。罗曼诺夫做为俄罗斯的又一个倒霉蛋沙皇的俄罗斯人吃惊。(别介意,在那之前,俄罗斯的沙皇不是一个好差事,在米哈伊尔之前,几位沙皇都没有好下场,四个掉了脑袋,一个被罢黜。就连米哈伊尔本人都认为这是个倒霉差使。)

    但是就是这个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在之后的1618年又派出以伊凡?佩特林(Пetлnh)为正使,安德烈?马多夫(maдoв)为副使的俄国使团考察队出使北京。从当时的探险活动和外交实践的习惯来看,估计有12人。他们于尼古拉祭日(5月9日)从托木斯克动身,同年9月到达北京。俄国人在明朝境内先后经过的城市分别为希罗卡尔加(wnpokaлka)、施罗(wnpo)、亚尔(rp)、泰塔(tanta)、白城(Бeлыnгopoд),据考,它们分别是张家口、宣化、怀来、南口、昌平。他们一行人在圣西门祭日(1618年9月1日)到达了他们所称的大中国城——北京。

    但是,由于当时的沙皇俄国已经在中亚地区同当时的准噶尔部大打出手,双方互有胜负,他们不能不引起刚刚打完了万历三大征的明朝朝廷警觉。尽管如此,他们在北京还是受到了适当的礼遇,被明朝官员安置在宏大的国宾馆里。后来,他们带着一封万历皇帝致俄国沙皇的国书踏上了归程。

    &果阿穆尔流域的达斡尔人当真受赛里斯明帝国的赛里斯伯爵保护,并且向他缴纳税赋,那么我大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利益和权威势必受到极大的威胁和挑战。”

    戈洛文的书桌抽屉里锁着一份用火漆封固的十分严密的报告,那是去黑龙江流域进行探险活动的几个哥萨克被释放回来后的自述。

    被割掉了耳朵释放回来的几个罗刹鬼子惊魂未定向戈洛文这位沙皇任命的雅库茨克总督汇报了南方的事情

    &们在秘书官瓦西里?丹尼洛维奇?波雅尔科夫指挥下前往阿穆尔和流域进行探险,从注入北冰洋的勒拿河水系到注入太平洋的阿穆尔河(黑龙江)水系他们开拓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发现了勒拿河上游的乌丘尔河、戈纳姆河。波雅尔科夫秘书官大人成为了自阿穆尔河北岸最大支流结雅河(中方称为精奇里江)河口航行至阿穆尔河河口的第一个俄国人,并收集到许多关于萨哈林岛(库页岛)的资料。”

    &雅河的两岸布满了达斡尔人的村舍,房子是用木头建造的,异常坚固,并很宽敞,房屋的窗子上糊着油纸。达斡尔人的农产品极为丰富,有谷物、豆类和其他种类的粮食储备,饲养着各种大牲畜和家禽。他们穿的是丝织的和棉织的衣服,他们用当地出产的毛皮从赛里斯的明帝国换来了丝绸、印花布、铁器或其他种类的用具。”

    &里物产十分丰富,达斡尔人的家里到处都是上好的皮毛,仅仅秘书官波雅尔科夫大人一个人就至少获得了上千张上好的黑貂皮,据他说有至少一半是要交给沙皇作为税赋的。这里的河滩上还出产金子,我们只要低头就可以从河边的沙滩上捡到金子,并且,我们已经从居住在河边的达斡尔人手中抢夺到了金子。”

    &是,就在这里我们撞到了塞里斯人的大军,他们装备精良,火器极多,为首的是塞里斯伯爵的一个秘书官,他说阿穆尔河流域以及萨哈林岛甚至雅库茨克自古以来都是赛里斯的领土,如果我们敢进犯的话,赛里斯伯爵将会率领十万以上的军队过来讨伐我们,并且将我们碎尸万段。”

    而此时在雅库茨克城中那些肮脏龌龊的哥萨克、流放犯之中流传的各种谣言,其根源便是来自于做出这份供述的那些被割掉了耳朵的哥萨克。在外兴安岭和西林木迪河谷被俘的经历成为了他们在酒馆和那些肮脏的下等妓院里吹牛时的资本。达斡尔人地域的富庶,赛里斯伯爵军队的勇猛,军营里精美的饮食,士兵们装备精良的武器盔甲,都是他们在几杯伏特加下肚之后吹嘘的话题。

    这些事情,被酒精无限倍数的放大后,又激发起来了哥萨克们对那片土地上众多财富的觊觎之心。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那里虽然是强大额赛里斯伯爵的地盘,但是毛皮金矿之类的东西诱惑实在太大了。

    让这些原本就是为了发财才从欧洲一路到了西伯利亚的渣滓们,被财富引诱的蠢蠢欲动。

    但是,他们可以跃跃欲试,作为雅库茨克总督区总督的戈洛文却不能不谨慎。这一年来,他连续收到阿姆加河的阿姆金斯克堡、阿尔丹河的努恩斯克堡、勒拿河上游西岸的奥列克明斯克堡被达斡尔人攻克的消息,这些往日里足以威吓住附近方圆数百里的埃文克人,却如此快的被据说是赛里斯伯爵的军队攻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