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雅库茨克!
    布库挥动着手中的狼牙棒,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催动着胯下战马,将马儿的速度提升到最快,借着马儿的力量他手中的狼牙棒,狠狠砸在一个罗刹人的左肩膀上,瞬间这罗刹人的半边身子便塌陷了下去,他身子一歪,整个人便向左倒了下去,一口腥臭的血液从口中喷出,那混合着血腥和口水的体液,都溅到布库胯下战马的肚腹上、腿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四周满是索伦部的战士策马往来驰骋,将一个个罗刹人砍翻在地,这个雅库茨克外围的小小村寨,已经无法形成有效的抵抗。布库一骗腿从马背上跳下来,顺势便从腰间抽出了自己那柄半月形的短斧头。

    那罗刹人还没有完全断气,尚且有一口气在,只是不断的从口鼻之中向外喷吐着粉红色的粉末和气泡,想来刚才布库的那一记狼牙棒不但砸断了他的肩膀,可能断裂的骨头刺伤了他的肺,导致了血气胸的出现。

    那罗刹人无力的躺在泥泞的地面上,可怜兮兮的望着布库,目光之中也是恐惧中带着哀求,一只右手无力的抬起,仿佛在哀求着什么。布库心中忽然有种莫名情绪,他也是一个人啊!

    不过这个念头却只是短暂的一闪而过,丝毫没有影响布库挥动着斧头狠狠砍下,完好无损的将这个罗刹人的脑袋砍下,血淋淋的挂在自己腰间。又在那罗刹人身上翻检了一番,将几块火石、火镰和几小罐火药揣进自己的口袋。只可惜那人身上的袍子被火和兵刃损伤的实在太厉害了,破碎成了一条一缕的,布库只得摇摇头放弃了,不过,一匹无主的战马从旁边蹒跚跑过,被布库一把抓住了缰绳,从马匹的马鞍、缰绳等装备看,这马的原主人是罗刹人!布库心中不禁一阵喜悦,斩杀罗刹人的军功到手不说,还小小的发了一笔财。

    借助这冰封的阿尔丹河的帮助。李沛霆率领的这数千名索伦兵。很快便抵达了位于勒拿河北岸的雅库茨克城附近。

    &这些罗刹人的据点逐一拔掉,也好让我们的兵马有个施展的地方!”

    李沛霆一声令下,大队索伦兵便在距离雅库茨克城外三四十里的地方择地建造营盘,同时分派出数百名索伦兵将位于雅库茨克城外的十数个罗刹人村寨逐一扫荡一番。

    虽然早已有了赛里斯伯爵大军前来的谣传。但是前几天落下的一场雪给了罗刹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想当然的认为。随着一场又一场大雪的落下,从东方来的大军势必会被大雪阻隔在荒原上。

    但却没有想到,突然出现的索伦兵用手中的大斧虎枪狼牙棒给他们上了一课。将他们当初利用手中的优势武器狂虐只有骨质箭头的索伦部的仇恨十倍的讨了回来。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正在忙着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一起做人来打发这漫长冬日的罗刹人们有些慌乱,措不及防之下,他们只得狼狈的向雅库茨克城堡方向逃去。

    城堡上的守军也有些惊奇,这些埃文克人莫非当真归顺了传说之中的赛里斯伯爵?从他手中获得了大量的武器?

    赛里斯,在欧洲蛮夷口中便是丝绸的意思,他们那些神奇的脑袋里固执的认为,东方的赛里斯人拥有庞大的土地、巨大的财富,并且建立了许多国家,明帝国也只是其中之一。

    慌乱和惊奇只是短暂的额,这些罗刹人也好,那些原本在俄国就是属于人渣的哥萨克还有那些流放犯们,能够从欧洲到西伯利亚来,本身就是一群亡命之徒。很快便在军官组织指挥下,快速反应过来,将集中城堡内的二百余支火铳,以密集的火力,依托着木栅上的射孔对着呼啸而来的索伦兵打了一排火铳,迅速升起的浓厚白烟之中,木栅后火光连成一片。一门两普特重的火炮被罗刹人推了出来,对着索伦兵的马队最密集处开了一炮,发出震耳欲聋的炮响。

    几团血雾夹杂着碎肉骨屑腾空而起,地上登时鲜血满地残肢飞扬,霰弹与铅弹的喷射,让这方地带,惨叫声惊天动地,刚刚还在马背上向雅库茨克城内拉弓放箭的索伦马队,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击打得不是血肉模糊的翻滚地上,就是连滚带爬的嚎叫逃开,那些战马被巨响和火焰惊吓的哕哕嘶鸣。

    炮火急袭之后,趁着这数百人的索伦兵队伍大乱,雅库茨克城堡的吊桥被放了下来,百余骑头戴圆筒卷毛高帽,身披黑色大氅的哥萨克摇动着手中被欧洲人和土耳其人称为鹰之利爪的哥萨克马刀向陷入混乱的索伦兵猛扑过来!

    令土耳其人和波兰人胆寒的哥萨克骑兵刀,采用中亚铁矿石冶炼出的精钢打制,长约90,。厚背宽刃,橡树叶状刀尖,占据整体宽度2/3的深弧血槽,刀身拥有优美却又凶悍的弧度,鹰头般的包铜手柄,重心靠后。

    硬木制作的刀鞘以铜片包边,铜箍夹紧,通常为黑色。刀入鞘后整体朴实的让人不会多看第2眼。但是,钢刀出鞘,任何人挥舞起来,其自身弧度带来的劈砍威力可以轻易砍断小树,辟开木桩,这种威力体现在哥萨克骑士中流行的一句俗语“像劈甜菜一样的砍掉对手的头!”

    就是靠着这样的利爪,哥萨克人一路从东欧冲杀到了东西伯利亚,所到之处,血花乱飞。靠着这样的马刀和精锐的骑术,但是更是靠着对生命的漠视和蛮野,哥萨克在西伯利亚地区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土著部落。

    在他们眼中,这群达斡尔人不过是马蹄下的一堆碎肉而已,只需一个冲锋。马刀挥动几下,这群野蛮人就会狼狈的逃回到树林中去。

    果然,当哥萨克们开始反击的时候,方才还在兴高采烈的进行痛打落水狗的索伦兵,如同被人猛地敲了一棒子一样,懵了!

    这些哥萨克骑术精湛,能够在马上做出种种匪夷所思的动作,好像整个人便长在了颠簸的马背上一般,刀法也是个个精湛无匹,每一次挥动手中的哥萨克马刀就会有一名索伦兵被砍翻在地。

    转眼之间十几个索伦兵尸横就地。余下的人纷纷发一声喊。转身便跑。身后则是百余个哥萨克骑兵狂笑着挥动马刀一路追赶。

    从单筒望远镜的镜筒里,戈洛文清晰的看到那些哥萨克背上的契尔其斯斗篷在凛冽的寒风之中飞舞,仿佛苍鹰的翅膀一样飞翔。

    &群狗崽子!果然有一套!”身为沙皇近臣的戈洛文,自然从心里看不起这群满身臭气的哥萨克。不过。事急从权。眼下赛里斯伯爵的大军压境,这群哥萨克便是臭狗屎一堆,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抱着他们亲吻。

    契尔其斯斗篷追赶着索伦兵们的狼皮帽子。向着东北方向掩杀过去,绕过几个低矮的丘陵,消失在了一片白桦林和针叶林后面。

    &

    哥萨克的首领将手下的一百多个哥萨克骑兵按照每列八人的队列整理了一下,向着索伦兵逃走的方向追杀过去,那些索伦兵身上,有着令他们垂涎三尺的好东西,上好的兵器,肥壮的战马,身上的皮帽里镶嵌着贵重的宝石和东珠,这些都足以令这群追逐财富到西伯利亚来的哥萨克们爆发出冲天的勇气。

    但是,一声呐喊,从两侧茂密的树林之中又冲出数百索伦骑兵。

    在李沛霆的暴怒之下,这些姓郭布勒、鄂嫩、敖拉、孟日登等姓氏的索伦骑兵,眼珠子都红了。

    &进者,赏!斩获罗刹人首级者,赏!后退者,杀!部族后退者,取消贸易资格!”

    李沛霆此刻恨自己恨得肠子都快断了。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打散这些索伦兵的部族建制?把他们照着南中军或者是照着建奴的编制编制起来,也不会让自己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

    不过,在人数众多,且又急于立功领赏的索伦兵持续不断的打击下,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哥萨克,开始出现崩溃的苗头。

    一队队的索伦骑兵,不断的从哥萨克骑兵队伍身旁掠过,他们成群结队奔驰,却并不急于用手中的长刀大斧虎枪狼牙棒与哥萨克决战,而是不停的拉开手中的铜背铁胎硬弓,每次弓弦响动,都是雨点般的箭矢射来,偶尔也会夹杂着一些飞斧,铁骨朵等武器。

    因为与辽东反贼们文化和生存环境接近的缘故,索伦骑兵们使用的箭矢,也不再是用骨头磨制的箭头,而是喜欢使用李沛霆提供的那种破甲与放血能力极强的箭支,箭头个个大而沉,开有三棱似的血槽,射程虽然短,但是却是杀伤力惊人,曾经有猎手创下过一箭将一头老熊射穿的记录。用来对付这些日后被称为北极熊的家伙倒也恰当。

    &格(锤子)、哈索(铁)!跪下!”

    见骑射能力远不如索伦骑兵的哥萨克骑兵不断中箭栽落马下,己方人马已经渐渐控制了战场的形势,李沛霆要开始执行军法了。

    带头抢夺战利品的两个头人被七八个护卫用牛皮绳子绑的如同死猪一样,按倒在李沛霆的面前。

    &发之前,各部如何约定的?不得擅自妄取一物,只可并力向前,杀敌之后统一按照战功分配战利品。尔二人却是如何做法?”

    阴沉着脸,李沛霆高声喝问这两个小部族的头人,他准备杀人了。

    &了!”

    随着李沛霆的话音,两名护卫手起刀落,速格和哈索两颗人头便告落地。护卫头目满意的看着两个手下用尸体上的衣服擦干净长刀上的血痕,将刀收入皮鞘之中。

    &穆博果尔,奥尔迪,你们两个一会召集各个头目议事,他二人的部众、猎场便由你们分了!”

    两个数百人的小部族,在李沛霆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在奥尔迪和诸多小头人眼中。却是一笔不大不小的财富,人口、猎场,都可以得到扩张了!

    在数百个一心要砍下哥萨克骑兵首级的索伦兵蛮野疯狂的攻击下,那一百多个哥萨克渐渐支撑不住,在丢下了将近一半的弟兄之后,首领不得不下令拨转马头撤退。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有十余个哥萨克跑在了他的前面,向雅库茨克城狂奔而去。

    雅库茨克城外,戈洛文见哥萨克们情势不妙,早已领着二百多名火铳手。四五百名士兵在那里列队接应。

    二百多名火铳兵紧张的整理着皮硝火铳。小心翼翼的整理着火绳,防止火绳绊倒自己。戈洛文手下的军官们不停咒骂着把他们间隔两米排列开,为了保持火力的连续性,这二百多名火铳手被排列成了八列。

    在这八列火铳手两侧。则是乱糟糟的四五百个雅库茨克总督手下的士兵。各种大斧长矛弯刀在手中紧握。在城头上、队列前。各有两门两普特的小炮在阵前准备,十几个炮手紧张的装填好炮弹,准备用炮弹驱散这群野蛮人。

    在炮手的周围。几十个弓箭手紧张的张弓搭箭,准备迎击那群败退而来的哥萨克,防止他们冲击大阵。

    不过还好,哥萨克们虽然慌乱,却也长着眼睛,见这里列队接应自己,很是识相的从大阵两侧绕了过去,那个哥萨克首领气喘吁吁的跑到总督戈洛文面前诉苦。

    戈洛文却顾不上听他讲话,只管看着不远处紧紧追来的数百名索伦骑兵。

    &炮!”

    看看最前头的十几匹马冲到了射程之内,炮手们手忙脚乱的点燃了火绳,两普特重的火炮向不远处冲来的索伦兵们砸出了两枚炮弹。

    随着两枚炮弹在索伦骑兵队伍中带走了三四条马腿和两条胳膊,站在队列最前面的火铳手开始准备射击了。这些皮硝火铳的射击步骤大约有倒药、装药、压火、装弹、装火绳等几步,熟练的射手平时不过是一分钟一发,有些蹩脚的火铳手,到了战场上,手忙脚乱的,能两分钟射出一发就算好了。

    第一排的火铳手已经将火绳点燃,满脸狞笑着盯着策马奔来的索伦骑手们,火铳轰鸣中,冲在最前面的几匹战马被打翻在地,马上的骑手们摔断了胳膊,手上的兵器也飞的不知道到了哪里去,只有人在地上发出阵阵惨叫声。

    &火!”

    第二列的火铳手扑到前面,二十几只火铳向着冲锋势头略显钝挫的索伦兵们打去。

    又一排皮硝火铳喷射出了浓厚的烟雾,烟雾中夹杂着阵阵火光,透过烟雾,又是一片惨叫声传来。

    连珠似的火铳声一排接一排,当所有的火铳打完一轮射击下来,他们眼前已经被浓密的白烟所阻挡,只能从浓烟后听得到阵阵的呻吟和呼喊声。

    不过,按照罗刹人的经验,一般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土著人的战斗意志便已经崩溃了。他们只需要静待硝烟散后察看战果,利用这个时间让火铳变得稍微冷却下来,然后冲上去砍死那些已经乱作一团的埃文克人就是。

    当硝烟散去,罗刹人眼前看到了方才一轮射击的战果。

    十余步到六十步的范围内,地上倒着几十个翻滚惨叫的索伦兵,一些人当场被打死,但是大多数人是被弹丸击中受伤,或是被受伤的战马从马背上摔下来摔伤,只管抱着骨折的胳膊在那里大声惨叫着。

    几十个手里紧握着大斧的罗刹士兵几步冲出阵列,手起斧落,将距离罗刹人最近的受伤索伦兵砍为两段,任凭鲜血和碎肉迸溅的自己一头一脸,只管咧着大嘴哈哈狂笑着,鲜血和杀戮总是能够令他们感到愉快的。

    &督大人!你看!”

    站在戈洛文身旁的一名罗刹军官有些胆寒的指着硝烟尚未完全散尽的方向,示意戈洛文去看。

    从硝烟深处,又冲出了更多的索伦士兵,比较起刚才那些,显得愈发的精锐。最为可怕的,在队列当中,几十匹牛马拉着四门大炮,那粗大的炮身,远远超过了戈洛文部下的两普特重的小炮。

    在这四门火炮周围,更是有着数百名一望便与索伦兵不同的军队,全数使用火铳,更是人人在厚实的衣袍外面都有明亮的甲胄。看上去似乎同奥斯曼苏丹的近卫军相比也不遑多让。

    &难道便是赛里斯伯爵的军队?”戈洛文心中如同被人用大斧子猛击一下,传说中的那支军队终于来了!

    在这数百名“赛里斯伯爵近卫军”的两侧,则是索伦兵的精锐,人人身披甲胄,手中虎枪、大斧、长刀、狼牙棒自不必说,还有百十名士兵手中擎着同罗刹人一样的皮硝火铳。

    &有火炮,我们便没有?”李沛霆冷笑一声,朝着身旁的护卫头目歪嘴示意,“告诉炮手,打一下,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