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雅库茨克!(续)
    六磅炮的炮弹尚未出膛,那火光和白烟所显示出来的声势已经令索伦兵士气大振,败退的索伦兵远远的绕过李沛霆的中军大阵,颇有些狐假虎威的勒住马头站立在了大阵的两侧,他们挥动着手中粗糙简陋的兵器,兴奋的呐喊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第一枚炮弹出膛之后,戈洛文和站在他身边的军官瓦西里的心就猛地向下一沉,这个仗不好打了!

    从俄国人的熊爪子向东开始扩张开始,他们便是利用自己武器的优势,特别是火器的优势来欺负这一带的达斡尔百姓。

    那个被李沛霆在全身涂抹上蜂蜜和白糖的波亚尔科夫更是如此,他在外兴安岭、结雅河一带过冬时,因为他们的粮食已经耗尽,便用手中的皮硝火铳将周围村庄的粮食一抢而空,依靠着这些树皮拌着面粉的食物,还有被他们用大炮和火铳打死的那些从树林里出来不断袭击他们的达斡尔百姓尸体,他们才熬过了饥饿的冬天,熬到天气变暖。

    但是如今当别人用更加强悍的火器用在他们头上时,这群习惯用手中的火铳和利斧来对付只有骨质箭头的达斡尔人的罗刹鬼子,尿都快要出来了。

    &炮!”

    随同李沛霆一路北上,几乎是抬着这几门六磅炮千里行军的炮手们,兴奋的齐声重复着炮长的命令。

    一道道耀眼的火光腾起,震耳欲聋炮响中,四枚铁球向罗刹人呼啸而去。特四门六磅炮。分作两组,一组打击罗刹人的队列,一组则将炮口瞄准了他们身后的雅库茨克城。两门打击队列的六磅炮,使用了弹托,一炮打出十几个大小炮子,一群一群的飞向罗刹人那已经略微有些混乱的队伍之中。

    &铳兵,上前!”

    李沛霆的护卫头目贺信,挥动着手中的指挥刀,吆喝着那些扛着火绳枪的索伦兵上前进行实战锻炼,在他们前面。南粤军的上百名火铳手也已经下马列队完成。端起了手中的燧发铳。

    &

    有如爆豆般的火铳声响起,站在前排的南粤军火铳兵率先开火,立时站立在最前面的几十个罗刹兵身上冒出一团团血雾,一个个摔倒在地。震耳欲聋的火铳声中。那些索伦兵火铳手也歪过头去扣动了扳机。火绳点燃了药池内的引火药。一枚枚细小的弹丸迅速的飞了出去。

    一团一团浓厚的硝烟腾起,迅速凝结成厚重的烟雾笼罩在人们眼前,无数的弹丸向不远处的罗刹人怒吼着狞笑咆哮着一路冲过去。无论他们手中拿着什么兵器,是什么身份,都没有丝毫的区别,完全一视同仁。

    罗刹人便像秋风吹过荒原时的野草一般被这弹雨击倒下一大片,各人身上无不是血肉模糊,布满密集的血洞。

    方才还是威风十足的罗刹人军阵,顿时被大炮的弹丸打出两道血肉通道,顿时,军阵便呈现崩溃局面!

    罗刹士兵们狂叫乱喊着,丢下被打倒在地的同袍兄弟潮水般的转身向着雅库茨克城内逃走,特别那些手中拿着乱七八糟武器,跟在罗刹士兵和哥萨克身后的流放犯们,更是个个跑得赛过兔子。也有一部分人被打蒙了,尖叫着不知该往哪里跑,又或找个什么东西遮掩一下。

    &督大人!我们还是退回去守城吧!”

    瓦西里焦急的提醒着被眼前这短短的一场精彩的活剧惊呆了的戈洛文。

    南粤军对于火器的运用早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南打到北,从酷热的热带到如今的苦寒之地,几乎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南粤军的火铳和炮火,身披重甲的清兵都要在火铳的密集齐射下崩溃,更不要说这些身上只有一件皮袍,只是仗着手中武器欺凌真正手无寸铁的达斡尔人而养成骄横气焰的罗刹人了!

    四门六磅炮一字排开,黑乎乎的炮口,被炮手们照着炮长的口令调整好,对准前方一百多步外的雅库茨克城,还有那些正在叫嚣喝骂的罗刹人。

    炮手们麻利地装填火药,送入炮弹。瞄准了木墙的那两门六磅炮使用大弹。一声巨响,一颗火热的大铁球便旋转着向雅库茨克的木墙砸去。

    四门六磅炮连续射了四波弹丸才停下来,而火铳兵们则是每人打了两发弹丸出去,整个阵地上被浓厚的白烟阻挡住了视野。

    众人便略带着些紧张和兴奋,等待着眼前的视线变得再度清晰起来,虽然天气极寒,但是索伦兵们一动也不敢动,唯恐一旦动了,便会被那烟雾后面潜藏的某个凶猛的怪兽一口吞掉。很多人脸上尽管涂了厚厚的油脂,却依旧被冻得发紫,脚上虽然有厚厚的靰鞡,却也难以抵挡着残酷的寒冷。不过还是手持兵器火铳静静的等待着。

    所有索伦兵的目光,都看着寒风中静静肃立的一个整齐方阵,那是李沛霆和担任他护卫的一营南粤军近卫旅士兵,他们组成的方阵构成了这数千人的核心。方阵虽然不大,但却像四外发散着强大的气势,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们才是主宰一般。

    这种酷寒的天气,那阵列却始终保持整齐,无人稍动一下。这种强大者带来的自信和傲气,压制的周围的索伦兵马不由得自惭形秽,只敢在自家队伍当中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白烟渐渐被北风散去,一幕血肉模糊的景象出现在了对阵双方面前。

    六磅炮虽然轻便,情况紧急时几个人都可以抬起来强行军。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将火炮对准了罗刹人的队形放平炮口直瞄齐射,那个准确率,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刚才还耀武耀威的罗刹人,被炮弹打得血肉横飞。小炮子还穿过他们的身体,把罗刹人打得残肢鲜血乱飞。

    而那些足以抵御数千索伦人进攻的夯土木墙,在炮弹轰击下,一个接一个的大窟窿出现,如同老者的牙齿一般,残缺不全。铁球砸塌树干的时候,倒塌四散的木料碎屑,也给躲避在寨墙后面的罗刹人造成巨大的伤亡,到处乱飞的碎屑中夹着浓密的血雾。

    木墙上到处是残破塌方的大片窟窿,透过断裂的树干木板之间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他们的身体内脏残肢断骨,在雅库茨克城内到处倒卧着。

    &以了!上吧!”见到了这样的景象,再看看那已经溃乱的罗刹人,李沛霆便是再谨慎。也知道是时候了。此时不发起攻击。难道还要给罗刹人以喘息之机。让他们重新修补好城墙来迎击自己的进攻?

    在中军发出号令后,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两个大头目,兴奋的吼叫了一声。各自催马领着本部儿郎冲杀出去。

    在他们身后,一**的索伦马队如大海涨潮般猛扑而来,他们依照各自所属不同部族,从每股数十人到数百人不等,冻得坚硬的大地在上万个马蹄的敲击之下剧烈颤抖,天地中一片马蹄作响。

    雅库茨克城位于勒拿河北岸修建而成。依托大江而建,便杜绝了四面受敌的可能性,而李沛霆的中军此时正在正北方向。随着旗帜的挥动,代表着博穆博果尔的狼尾大纛引领着将近一千多兵马直扑雅库茨克城的西面而去。

    众人口中不住的喧嚣呐喊着,奇怪的是,他们响彻云霄的喊声却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蕾一兰!傲蕾一兰!”

    博穆博果尔早已将傲蕾一兰怀上了宁远伯骨血的事情告知所部,并且用来激励部下“如果我们今日攻克这座雅库茨克,我将城内缴获之物一半送给傲蕾一兰!等到我们攻下这座罗刹鬼子城堡的消息传到了宁远伯府中,想来傲蕾一兰也为宁远伯生下了儿子!到那时双喜临门!”

    众人都很清楚,有了子嗣的女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势必更加稳固,而如果这个女人娘家能够在男主人的事业版图上占有重要地位的话,双方势必会互相呼应支援。于是,博穆博果尔手下这一千多本部人马直扑雅库茨克城西面而去。

    很快,雅库茨克城西边出现了一片骑兵的海洋,在几面奴儿干都司的旗帜下满是黑压压的骑兵。他们腾起大片烟尘,那些骑手,就在烟尘中若隐若现。

    烟尘尚未完全散去,在惊魂未定的哥萨克们眼前便现出了密密层层的索伦骑兵,前后左右不知排了多少。不同的旗号标识着他们所属的不同部族,大多头戴铁盔,身上披着厚厚的各色盔甲,策马在寒风中往来驰突,挥动着手中寒光闪烁的兵器,满是傲然之色,对躲在残破木墙后的哥萨克们不屑一顾。

    随着一颗六磅炮弹呼啸而过,原本就打得残缺不全的木墙又是哗啦啦倒塌一大片,躲在木墙垛口后面的罗刹人惊叫尖叫声不止,纷纷打着滚跳下来!往日里他们便是用手中的轻型小炮来轰开达斡尔人的村寨,却丝毫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城寨也会面临着别人的炮火攻击。在这么近的距离,用原木制成的城门寨墙哪挡得住火炮的轰击?

    &了傲蕾一兰!冲进去!”

    博穆博果尔挥动着手中的狼尾大纛旗,指挥着人马从西面猛扑进去。

    而东面,奥尔迪的进展更加迅速,根本就是撵着罗刹人逃跑的脚步冲向了雅库茨克城。

    &督大人!通古斯人冲进来了!后面还有大批的赛里斯伯爵的近卫军,我们守不住这里了!赶快撤退吧!”

    瓦西里上校拉过戈洛文的马缰绳,脸色煞白一迭连声的催促戈洛文赶快上马逃走。

    在东西两面和北面的三路威压之下,罗刹人早已丧魂落魄,有些人早已掉头往城内跑去,浑然忘却了城内正是索伦兵攻击的主要目标。

    戈洛文用鞭杆支起了漂亮的狐狸皮帽子,往四外看了看,“我们不进城了!绕过城去,过河!”

    因为这座雅库茨克城建立在勒拿河北岸。有了河流的屏障,南面的防御设施不是那么严密,不少城内的罗刹人急于逃命,也是纷纷向着这个方向涌来。当东面的奥尔迪人马随着败兵冲进城墙豁口时,这里便开始出现逃命的人群,随着西面博穆博果尔人马的冲击,这里更拥挤着大群的逃难人群。逃跑的人群挤得如罐头里的沙丁鱼,无数的人被自相践踏,更有大批逃命的老弱妇孺被急于逃命的罗刹人踩到倒在地,随后无数的大脚踩踏上去。将他们活活踩成肉泥。

    戈洛文等人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只管领着数百名残兵败将策马向南逃去,沿途不断的有索伦人向这支小股罗刹人部队发起侧击,好在这些人只是想打落水狗,主要的目标还是冲进城内。几番搏战后。戈洛文众人终于逃到勒拿河河边。数十里宽的河面上视线所及己经密密麻麻布满了罗刹人逃跑的人群。身上大包小裹的。牵了一匹马不够。有人还牵了三、四匹马。慌乱之下,加上冰面溜滑逃得慌乱不曾将马蹄用草包裹起来,从河岸到逃命的人群之中。己经倒卧了不少摔断了腿的马匹和罗刹人。

    戈洛文自然顾不得那么多了,只管和瓦西里领着这数百残军纵马冲入河中,奔向河南岸去,沿途不停的将那些有武装、有马匹的罗刹人汉子强行裹挟到行军队伍之中,把那些老弱妇孺丢在冰面上。

    看看逃过河中心,将人马收拢在河中的一座沙洲上,命人砍伐了些树木点起火来,戈洛文这才惊魂未定的回头向北望去,看着那座几个小时前还归自己发号施令的雅库茨克城。

    城内,此时已经是乱作了一团。

    看到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的旗号出现在了城头上,李沛霆不由得心中大喜,这座罗刹人在奴儿干都司地盘上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个堡垒就这样被自己给拔了下来!

    得意忘形之下,李沛霆下了一个令他懊悔万分的命令。

    &人!我们也冲进去吧!”

    &人!儿郎们快要压制不住了!”

    &人!让我们有个立功的机会吧!”

    在众多新近归附的头人不断哀求之下,李沛霆有些得意的向前挥动了一下马鞭,那鞭梢在空气中发出一声炸响。

    &军压上!”

    十几个索伦苦力兴奋的将用松木制成的碗口粗的木杠子将六磅炮抬起,搭在肩膀上口中嗬嗬叫喊着号子往不远处的城池跑去,身旁却是数十个不同部族的索伦人策马狂奔过去,直直的冲进城中。

    城内,奥尔迪和博穆博果尔已经有点看花了眼。

    众多木头搭建而成的房屋鳞次栉比的在城内排列着,充当着官衙、兵营、仓库、监狱、教堂的职能,偶尔还有些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的罗刹人。

    几间被炮弹击中的房屋内,被倒塌的木头砸得满头满脸是血的一群索伦人兴奋的在城内大喊大叫。看着被逃走的罗刹人点着的几处房屋,他们朝着冲进了的索伦兵不停的手舞足蹈叫喊不停。

    不曾等到索伦兵动手,那些从倒塌房屋内窜出的索伦男女,咬牙切齿地朝着那些罗刹人扑上去对他们拳打脚踢,拿起石头或是木棍对他们头上乱敲。这些罗刹人被木棍石头拳头牙齿打得血流满面,却丝毫不敢还手,许多人一声不吭被活活打死在地。

    奥尔迪命人上前喝止住了一群索伦男女对几个罗刹人的痛打,打算询问一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情形,却不料,他手下的兵士被这群索伦男女拉到了几间封闭牢固的房屋和地窖前,示意那几个索伦兵打开。

    一个手上端着皮硝火铳的索伦兵半是疑惑半是炫耀的朝着那房子门上的大锁开了一铳,厚实沉重的木门顿时被一股大力从里面推开,差点将这些站在门外的人们推倒在地。

    从这几间房舍内,涌出了数百名被监禁在此的索伦各部男女。在他们的引领之下,博穆博果尔、奥尔迪的部下们,从监狱、地窖里又解救出了近千名各部男女。

    阿查尼人,或被人们称为戈尔德人(那乃人)的茅屋出现在河两岸。戈尔德人住在一些较大村庄里,每个村庄有100多座茅屋或帐篷。这个民族与达斡尔人和居奇尔人相比处于更低的文化发展阶段。戈尔德人不会耕种土地,他们的畜牧业发展十分缓慢,外出行走时乘的是狗拉的雪橇。他们主要从事捕鱼业,因此他们主要的食品是鱼类。

    尼夫赫人。吉利亚克人全是渔民和猎人,比戈尔德人处于更落后的文化发展阶段。中国人的文化影响遍及这个民族中。这个民族的人行走依靠的是狗,哥萨克人在他们家里看到一群一群的狗,每群至少有几百只,甚至几千只。

    这几个部族的人大多是被罗刹人作为俘虏和缴纳税赋的人质抓到雅库茨克城中来的。骤然见到同族同宗的亲人,一时之间顿时城内大为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