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有组织无纪律的后果
    一时间呼朋唤友的,寻妻觅子的,拉住一个索伦兵好奇的看着他身上手中的武器盔甲打问属于哪个部族的,整个雅库茨克城内乱作一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奥尔迪和博穆博果尔等人却顾不上与这些人攀谈,他们的目光被雅库茨克城内那大小仓廪库房之中堆积的各类物资所吸引。

    二人在各自手下战士的护卫下草草的在城内转了一圈,进入城内时,个个都是惊呆,里面堆积了如山的皮毛粮食,此处便是罗刹人掠夺财富的堆积点,因为严冬的缘故,大量的财物只能在此存放,等到开春后道路通行才能运往欧洲牟取暴利。。

    很多巨大的房舍内,满满摆放的都是罗刹人从左近各处部族之中强征来的各类特产,掠来的皮毛,鱼类,黑貂皮和狐狸皮、坛子里装着罗刹人酷爱的大马哈鱼的鱼籽,很明显,这里堆积着罗刹人横征暴敛左近这数千里勒拿河流域,对在这附近一带的达斡尔人村庄疯狂洗劫的结果。

    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身旁各自跟着几个护卫,随同他们在一间间仓库内到处察看,里面除了罗刹人收了来的充作贡品和税款的皮毛之外,更多的是用来充当过冬食物的鱼类,冻得**的大鱼被一条条的悬挂在房梁上。

    而另外几间库房里,众人进去后都是不由自主的惊呆了。宽大通风的库房内,满满摆放的都是麻袋和桦树皮筐。随便挑开一个麻袋一看,里面流下的都是金黄色的燕麦和豆类。不由得众人喜笑颜开。呼喝怪叫。

    更有锁闭坚实的十几口木箱,在二人的示意下,几个战士上前,刀斧齐下,将木箱箱盖劈砍开,打开一看,立时众人耀花了眼,里面赫然都是罗刹人的刀剑和大斧的斧头。

    这几间库房堆放的粮食、肉食、刀剑对于索伦各部而言,其价值要远远超过那些皮毛和鱼籽、东珠等物。

    仓库里的奥尔迪和博穆博果尔二人固然是欢喜不禁,仓库外面。那十几个刚刚归附部族的索伦人却早已在城内大抢特抢起来。

    城里的一切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十分难得而且迫切需要。从铁锅到食盐,从遗弃在地上的兵器到死尸身上的衣服,还有马厩里的战马,都令这些尚未完全开化的家伙食指大动。

    不知道是他们当中有人先对那琳琅满目的战利品动了手。还是那些刚刚得脱牢狱之灾的索伦各部男女急于找些衣服、食物来御寒果腹。但是。这种群情汹汹的情形之下,只要有人带头做了第一个动作,那么就是点燃火药桶的那颗火星。

    刹那间。先是那些被解救的索伦男女和十几个刚刚归附部族的士兵,跟着,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的部下们也加入了疯狂抢夺战利品的行列之中。

    听着隐约从城堡内传来的呼喝叫骂声,还有那几处燃烧的火头,躲在勒拿河沙洲上的戈洛文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那城堡中,至少有二成以上的财物是属于他的,或者是说是他贪污来的。

    &死的通古斯人!你们就抢吧!我早晚有一天要把你们统统吊死!”

    知道自己的处境安全了,戈洛文不由得恨恨的挥起马刀将一棵小树砍倒,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督大人,我觉得我们不能再在这里躲着了,我们应该趁着野蛮人哄抢战利品打得热闹的机会杀回去,把他们打败!夺回属于我们的财物和粮食!”

    说话的家伙身上穿着囚服,看起来这位属于在这群罗刹人渣之中的人渣。想来是从雅库茨克城中监狱里趁乱脱逃出来的。戈洛文眯缝起眼睛,仔细打量着这个令他十分厌恶的家伙。

    &巴罗夫!你这个肮脏的臭猪!你是怎么从监狱里跑出来的?”

    瓦西里上校大声喝骂着这个趁乱越狱的家伙。

    哈巴罗夫,属于这个时代里俄国冒险家的典型。

    为了东方的财富,让这个出身阿尔汉格尔斯克州农村的贫苦的农民,比农奴强点有限的家伙在东方频繁的加入一个个探险队,属于社会底层人物中不甘寂寞的那批人。

    当东方勒拿河流域皮毛财富的传说灌到了他的耳朵里时,这个不甘寂寞一心要追逐财富的家伙于1632年从沙皇政府那里弄到一张许可证,便招募些人出发了,开始了对勒拿河流域的探险。

    不可否认,勒拿河是这个家伙的福地。几年间,他不但成为了向勒拿河周围各个城堡供应食盐的盐贩子,还开辟了农场种地,在基廉加河口有了自己的庄园。

    在西伯利亚,粮食是十分珍贵的,其价值要远远大于皮毛和黄金。这个哈巴罗夫堪称是玩开心农场的高手,硬是在挖地三尺便是永久冻土的雅库茨克地区种庄稼成功,他的农场成了当时雅库茨克地区最大的粮食供应商。哈巴罗夫也成为当地有名的财主、暴发户。

    但是,这个家伙虽然种地和做生意都是一把好手,但是在人情世故上却有点弱智,他就不知道地方军政长官对他的盐场和农场十分眼红,而他这个种地的农民明显不懂得该如何搞公关,如何在适当的时候向各级军政当局送上与他们身份相匹配的礼物。

    这样一来,作为贵族、沙皇陛下的亲信,雅库茨克军政长官的彼得?戈洛文,自然怎么看这个浑身汗臭的农民暴发户怎么觉得别扭。这位经常把完不成纳贡赋税的人活生生挂在猪肉钩子上的戈洛文总督可不像在某位作家笔下他儿子那么好糊弄,直接毫不客气地没收了哈巴罗夫全部的盐场和土地。还以盗窃公物和偷税漏税的罪名把他投入监狱,顺便说一句。奥尔迪和博穆博果尔等人缴获的粮食里,差不多有一半是属于他的劳动果实。

    对于这个家伙,瓦西里上校和戈洛文总督都巴不得他早点死在索伦人或者是赛里斯伯爵的刀下,却没有想到,祸害一千年的道理,不光是在中国有。

    &这个该死的!想说什么!?”

    &督大人,您身上带着够吃几天的食物?”丝毫不理会瓦西里上校的喝骂,哈巴罗夫只管向戈洛文建言。“在这里的这些沙皇陛下的臣民,又有多少食物可以让我们渡过这残酷的冬天?”

    戈洛文别的不想,活下去是第一位的。

    &想怎么办?”

    &简单。大人。趁着通古斯人混乱之机,组织人马反击,夺回我们的粮食和财富,还有雅库茨克!”

    &

    城头上一声炮响。立刻吓得有数十个刚刚从罗刹人监牢中逃脱出来的索伦人丢下了手里的物品跪倒在地上。一枚六磅炮的炮弹从城头上飞了下来。直奔人群最密的一团。那里,上百个索伦人正在拥挤在一次哄抢着从仓库里搬运出来的粮食。金灿灿的燕麦和豆类洒了一地。

    炮弹砸穿了人群,溅起了无数带着冰碴夹着血花的泥土。直接跳跃奔进人群之中后,将不远一个新近归附部族士兵的胸膛打穿,将他的身体破开一个巨大的血洞。余者十几个小弹四下横飞,在冻得坚硬如钢铁的地面上到处乱跳,不断有人被这些跳跃的小恶魔带中,血肉模糊,断手断腿。甚至有一个倒霉的家伙,直接被一颗斜扫的炮弹带走了半个头颅,无头的尸身喷出一道道血雾,轰然倒在地上。

    &砰!砰砰!”

    城头上一连串的火铳对着城内哄抢战利品,拿着罗刹人的刀剑四下里狂砍乱舞,握着酒瓶子喝得醉醺醺的家伙们齐齐的射出了弹丸。

    一刹那间有数十个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同自己一道大抢特抢,一起喝着从罗刹人的地窖里翻出来的劣酒,转眼便身体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倒在血泊之中,这如同冰水从头淋下来一样,让这群正处于癫狂状态的家伙清醒了过来。

    城头上,李沛霆气得脸色铁青,满脸都是杀气,脸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不断的抽搐着。

    狠命的用皮鞭抽打了几个同样抢得满头大汗,兀自意犹未尽的在几间库房里不停的搜检着罗刹人留下来的食盐和劣酒的本部士兵,博穆博果尔知道这回怕是惹恼了眼前这位李大人了。

    事前讲好的,多少次攻打罗刹人城堡时都执行的很不错的规矩,如何今天变得如此苍白无力了?如何便毫无约束能力了?

    他正待上前向李沛霆请罪,猛然间一个吉利亚克人惊恐的大叫起来,他指着城外的勒拿河方向,“罗刹人!罗刹人!”

    城外,数百个罗刹人脸如青灰,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绝望,挥动着巨大的斧头只管一路狂奔而来,冲在最前面的,已经开始挥动着大斧劈砍着城墙。

    多年来罗刹人在这些人心中形成的恐怖印象,令他们感到无比的恐惧。这些罗刹人如今除了手上的武器以外,更是一无所有。此番冲锋,便是拼死一搏,赢了,便夺回可以过冬的粮食和房屋,输了,也不过就是一死罢了。

    哈巴洛夫在人群之中不停的鼓动着那些已经知道自己只有这一线生机的家伙“弟兄们!我们的粮食、衣物都在城内,没有了这些,我们便会冻死饿死在这荒原上!不想死的,便跟我冲!”

    &啊!弟兄们!”

    求生**使得这些哥萨克、流放犯、沙俄的士兵们,第一次真正的做到了并肩作战,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士兵监督哥萨克,让流放犯冲在最前面。

    浑然不顾城头上李沛霆的护卫一排排向下开火,根本不管密集的弹丸将自己身边的同伴一个个打翻在地。

    几个悍不畏死的流放犯和哥萨克,挥动手中的大斧,将仅可以侧身而过的木墙缝隙劈砍开来,让那豁口可以通过一个人。

    看到一个个身形如熊,脸色青灰。当真如同修罗恶鬼一般的罗刹人挥动手中板斧冲进城中,未曾接战,那些怀里、身上满是抢掠来的各色战利品的各部俘虏男女,便先在气势上怯了三分。

    逃!

    这些人看看身上的背负的、怀里抱着的粮食、衣物、食盐、酒类,手中的刀剑和马匹,满意的点点头,立刻翻身上马,便从人群之中冲开一条路,策马狂奔而去。

    一个带走十个,十个卷走一百个。

    转眼之间。将近两千名被羁押在雅库茨克城中的各部男女便逃得干干净净。他们自己逃走了不说,也将那些刚刚归附不久的部族士兵带的毫无斗志,簇拥着各自的头人转身便跑。

    一场大捷转眼变成了大溃败。

    几天以后,在那座距离雅库茨克城二百余里。同样在勒拿河流域新近筑成的城堡内。达斡尔头人拉夫凯气势汹汹的挥动着手中的长鞭。抽打着跪在城内空地上的那些罪魁祸首。鞭梢所到之处,皮肉和血花乱飞。城寨的大厅之内,李沛霆满面寒霜。只管拨弄着手炉中的木炭,博穆博果尔、奥尔迪等人一个个直挺挺的跪在地上,只听得木柴燃烧时偶尔发出的毕剥之声。

    如果不是李沛霆一路持重,每行走数日便要择地筑成营寨,派遣人员留守,那么,今天这些人便会被这荒原上呼啸的寒风,饥饿的狼群所吞噬。

    这座城堡,和附近的五座城都归拉夫凯临时管辖,这个部族在黑龙江、漠河一带的达斡尔头人,本来兴冲冲的追上行军大队,是打算将自己和商号的先生们在附近发现了金银矿苗的好消息禀告给李大人,不想迎面却撞上了那些索伦各部的逃兵。

    看到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溃败之人,拉夫凯心知不妙,只得就地临时收拢他们,好生安抚,等待着后面大队人马的到来。

    一直等到李沛霆率领自己的近卫撤回,大家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夫凯,这里距离你的城寨还有多远?”李沛霆的语气比起荒原上的寒风来还有冷些,听得众人不由得寒澈骨髓。

    &到一日路程。”

    大队人马便草草收拢了队伍,李沛霆下令,将率先逃跑的那两千余名男女手中武器夺下,身上的财物充公,由博穆博果尔、奥尔迪二人监押,如果有人胆敢反抗,就地处决。而那十几个部族,则是同样缴械!人们来时那士气高昂的劲头荡然无存,一路顶风冒雪逶迤往拉夫凯城而来。

    &场仗,先胜后败,几千人无功而返,你们说说该如何处置吧?”

    拨弄了一会手炉,将炭火弄得红红的,李沛霆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几个头人,能够在这间大厅里议事的头人少了十几个,那些人被沛霆的护卫绑在了门外的廊柱上。

    如果不是沛霆的护卫营顽强阻击,挡住了罗刹人疯狂的反击,只怕这数千人都要成为罗刹人的战俘。但是,也为此付出了重伤数十人,阵亡十几个人,几乎打阻击的一哨官兵人人带伤的代价,为了将布置在城头上的两门六磅炮抢下来,十几个索伦辅兵与二十多个罗刹人血肉相搏,才将这攻防利器抢了回来。

    其实,以博穆博果尔等人看来,这场仗也未必就算得上是败了,虽然说雅库茨克城得而复失,但是城内的财货粮食却被带出了大半,更重要的是,从城内获得了将近两千人的青壮男女,这可是最可宝贵的财富,有了这些人,就可以进一步统一这附近的索伦各部。

    可是当黑龙江流域的一个小头人桂古达尔说出了这番言语之后,李沛霆却是勃然大怒。

    &本我打算将罗刹人彻底赶出勒拿河,让他们从此不敢正眼东望!你们便可以安心在这一带捕鱼狩猎采金挖参。不想,外面那些家伙,怯敌畏战,只管抢夺财物,虽然得了些财货粮食,然而雅库茨克城却依然是罗刹人向东侵扰尔等的据点!”

    发了一通火,李沛霆示意贺信过去将两位大头人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二人搀扶起来,安排他们坐下。有鱼皮部众人献上的从勒拿河中冬捕来的鲜鱼,沛霆命人做了一大锅,连同几个烙得香气扑鼻的面饼和两壶热酒送到二位大头目面前。

    &官原本打算将那两千男女各自发还其家。但是现在看来此辈必须好生编制训练后才可敷用。所以本官打算将这些人编成二十个小旗,归属你们二人。外面那十几个部族头目所部,同样打乱编成十个小旗。”

    奥尔迪倒也罢了,这几年他通过代理索伦部与隆盛行的贸易吞并了不少人,对于财富的兴趣要远远大于人口的兴趣。但是博穆博果尔却是有些野心之人。李沛霆这无异于将数千人交给博果儿,如何不令他欣喜?

    &这一冬天将人马编成,开春之后,老弱便在雅克萨、黑龙江、阿尔丹等处渔猎耕种,所需的种子工具我会想办法筹集给你们。青壮人手南下去寻那些建奴的晦气。”

    &一次我们虽然没有拿下雅库茨克,却也让罗刹人元气大伤。想来几年内他们不敢向东侵袭。你们二人便要通力合作,给伯爷练出数千精锐来。”

    两颗早已准备好的铜印和告身文书递到了博穆博果尔和奥尔迪面前,从这一刻起,他们二人便成为了宁远伯麾下的卫指挥使。

    通过对建奴各部进行猎头活动来练兵。既可以锻炼队伍。也可以获得人口、财物。还可以将斩获的人头用来同李沛霆交换各类急需之物,二位新任指挥使当下便打定了主意,只待天气稍微暖和些。立刻便挥师南下。

    而相距数百里之外的雅库茨克城中,作为雅库茨克总督区的总督,戈洛文也是欲哭无泪。城堡虽然经过血战,侥幸夺回,但是城中人口却是损失在七成上下,全部妇女被掳走,青壮年男子损失数百人,其余的也是人人几乎都有伤在身。

    最要命的,城中储存的越冬物资,粮食、食盐、干菜、肉食、鱼类,所剩无几。如果紧张些,也只够眼下这些人勉强吃到明年开春。

    更加令人气愤的是,作为一个有着执照的强盗,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财物,黑貂皮、狐狸皮、鱼籽、东珠、生金,各种值钱的东西,却被另外一个强盗抢走,这如何不令他火冒三丈?

    不过好在他的几处极为隐秘的小仓库还在,里面储存的上千张毛皮和近百斤生金完好无损,这才让他稍微感到了上帝的存在。

    检点损失后,他惊喜的发现,这些赛里斯伯爵的军队首要目标竟然是粮食肉类等物,对于那些很是值钱的皮毛等物,倒是兴趣不大,损失只有一半以上。

    &上帝恩赐,全俄罗斯的皇帝;莫斯科、弗拉基米尔、诺夫哥罗德的沙皇和独裁者;阿斯特拉罕沙皇、普斯科夫领主;斯摩棱斯克大公,您忠实的奴仆,雅库茨克军政官彼得,戈洛文谨向您报告。”

    &库茨克城堡于近日遭到了赛里斯明帝国伯爵属下军队一万精锐近卫军和十万埃文克人的攻击。”

    &万全火枪装备的赛里斯伯爵近卫军、四十门以上超过二十俄磅的攻城大炮、携带着一百多门野战炮,驱赶十万埃文克、通古斯野人对我雅库茨克城堡进行了疯狂的进攻!”

    &密集的弹雨掩护下,这些野蛮人不停的向我发起进攻。期间更数次突入我雅库茨克城堡内部,并放火焚烧房屋、教堂、炮台、仓库,蒙上帝福音,沙皇陛下福泽,我忠勇的俄国武装力量对这些野蛮人采取了坚决的打击。”

    &番血战肉搏之后,野蛮人的尸体和鲜血将勒拿河的坚冰融化,沉入江水之中。我军将士百姓,口中虔诚祷告,并赞颂着沙皇陛下的美德,顿时力量倍增,终于将赛里斯伯爵的军队驱逐出数百里。”

    &军虽然在沙皇伟大品德和上帝神圣光辉的照耀下获得了这次辉煌的胜利,但是损失也是十分惨重。城堡内几年间为沙皇陛下征收的各项实物税大多被战火焚毁,粮食所剩无几。城内青壮士兵和哥萨克有战斗力者不到百人,武器、火炮、弹药消耗殆尽。恳请沙皇陛下迅速派出部队运输上述物资到雅库茨克。”

    写完这份报告,戈洛文将胳膊上吊着绷带的瓦西里上校喊了进来,命令他带上二十个人运送一批军需品往莫斯科去,同时将这份报告交给沙皇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