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川中乱战(中)
    在距离竹菌坪东面三十多里的山道上,一支数万人的部队正在蜿蜒行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与其他明军部队的行军方式不同,这支部队的前锋绝大部分都穿着破烂的农民衣服,武器各色各样,盔甲也少,只有少数军官才有较为精良的装备。但是士气和军容却是颇为严整高昂。

    数千人的前锋过后,军队的装备和服装便开始整齐起来。

    将近一万人的中军大队人马,甲仗齐楚,旗帜鲜明,军容整齐。队伍中间更有不少三四十岁的老行伍充当小旗、总旗、把总等军官。这支军队之中大多数人马使用长矛。数米长的长枪,一律使用长达一米的丧门枪矛头,矛杆后部带着钩环,这些长枪一律都是白蜡木杆,丝毫没有明军之中常见的那些华而不实的装饰。

    因为这支部队曾经在万历年间参加过三大征之一征讨播州杨应龙叛乱的战争,从天启初年起便在长城内外参加过抵御清兵的战争,也参加过讨平奢崇明的战争,所以全国闻名,被称做白杆兵。

    它的主帅正是旗号上标注的那位,石柱宣抚司使、总兵官挂都督衔、钦赐二品冠服,真正的女将军秦良玉。

    中军停住了行军的脚步,开始依托山形地势构筑营垒,很快,一座守卫森严,拒马壕沟齐全的营垒便初具形状,营垒之中肃静无哗,临时的校场中有军官带领着士兵正在认真操练。

    一条甬路的尽头正是秦良玉的中军大帐,甬路两侧则是各营各哨的驻扎所在。大帐中间悬挂着一副她自己用洒金橙红砑光蜡笺书写的“中堂”。全绫精工装裱,下坠两端镶玉楠木轴,用恭楷书写崇祯二年她奉诏进京勤王时崇祯皇帝赐给她的四首御制诗之一“蜀锦征袍手制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

    大帐的周围和帐内,数十名石柱宣抚使司麾下的男女亲兵持枪跨刀各自站班肃立。不过,大帐的主人秦良玉却不在营中。

    秦良玉按原来行军计划,需要一天以后方能来到竹菌坪。昨日中午,她得知张献忠和罗汝才合攻张令,深怕张令有勇无谋。轻敌致败。所以不顾将士连日行军疲劳,催促赶路。她自己本来在中军督队,因估计到张令今日可能忍不住出寨厮杀,决非用兵诡计百出的张献忠、罗汝才的对手。就率领数百标营亲军来到前队。驰援张令。连中午也没有叫人马停下打尖。

    大约离竹菌坪不到五里远,秦良玉得到禀报,知道张令阵亡。竹菌坪已经失守。她大吃一惊,立刻命令人马原地停步,整队待命,准备迎战。她带着一群亲兵和几个亲将勒马登上高岗瞭望,果然看见从竹菌坪逃出的溃兵有一股沿着大路奔来。其余的四散乱窜,有的被张献忠的追兵杀死。她明白张献忠和罗汝才必然会乘胜前进,以锐不可挡之势,向她的人马冲杀。在目前情况下,她应该迅速退兵,占据一个险要去处,树立营寨,凭险死守,避开敌人锐气,再图反攻,然而她也明白倘若下令后退,她的人马在张、罗的骑兵追赶下很容易立即惊慌溃逃,不可收拾。所以这个办法只在她的脑海里一闪,没有采用。她用的是第二个办法在原地布阵,迎击敌军,争取时间使后军占据险要地势,树立坚固营垒。于是她立刻从高岗驰下,依托原地摆开阵势,同时向后队传下了十万火急将令,命他们以三千人马前来增援,其余大军据险下寨。

    她想着四川安危和她是否能保持一生威名,决于此战,所以她虽然内心震惊,却竭力保持威严镇定,立马阵前,对左右将士们说“各位务须死战。我们守此处即是守家。过此一步,流贼就杀到我们的家门口了。”她还命令将这两句话传谕全体将士知道。

    石砫兵虽然在全国有名,却根本不像戚家兵那样经过严格训练,他们主要是依靠土家人之间的血缘和奴隶对主人的那种人身依附关系来成军,作战靠的则是蛮野和勇气。要他们在此处比较空旷的丘陵地带立稳阵脚,抵挡张、罗的骑兵冲杀,本来是不可能的,何况将士们自从官军在土地岭战败和湖广副将汪云风阵亡之后,本来就已经对张献忠感到害怕,此刻亲眼看见竹菌坪失守,同时听说四川名将张令阵亡,越发心中恐慌。秦良玉也看出来将士们人人胆怯,遂下了一道严令“接仗之后,有后退一步者斩!”她又重复了“守此处即是守家”的话,叫大家牢记莫忘。

    &督又令!凡斩杀流贼者,其人衣服财物兵器铠甲皆归本人所有!他人不得贪占!违令者>

    这一连串的命令,将前军的士气和勇气激励了起来。张献忠和罗汝才二人从湖广杀入四川,一路攻城破寨,缴获颇丰。这些白杆兵也早就听说,西营和曹营的流贼们无不是腰缠累累,如今都督又有恩典,只要杀了流贼,他的财物衣服铠甲兵器马匹都归斩杀者所有,这让出身于石柱贫寒之地的白杆兵们无不是两眼放光。

    虽然这几年秦良玉在石柱屯田开矿,采药狩猎,发展生产,整军经武,还修筑南宾城河堤,使属下的人民安居乐业。但是一方面要把开矿狩猎采集所得之物运到重庆朝天门码头,装船运到岳阳或者武昌、襄阳、沙市等码头,换回那些白杆兵急需的兵器盔甲,一方面还要将白杆兵的队伍不断的进行训练。这样一来,石柱老百姓的生活过得便可想而知。

    秦良玉的这几道命令之中,别的斩首命令倒也罢了,唯独这个贪占别人军功者斩首的命令得到了全军的响应,前锋的四千余人。立刻依托山道展开阵型,如同一个巨大的刺猬张开了尖利的锋刺。

    列好阵势不多时,远处一阵喧嚣嘈杂的惊恐惨呼声不断传来。转眼间,大约两千从竹菌坪逃出的溃兵来到了。

    尽管后边只有张定国和曹操麾下的两三百骑兵呼喊追杀,大队的农民军人马还都在竹菌坪张令的营地附近搜剿残兵败将,收集马匹军器财物,根本无心追击。而这大约二千左右的溃兵却沿路丢弃兵器,不敢回头抵抗。

    恐惧之下,无数人只知道拼命奔跑,连跑几里。很多人甚至连脚上的草鞋都跑丢了。口吐白沬,但是仍旧顾不得只管一个劲的发足狂奔。

    忽然看到前方军阵,看旗号是大明的军队,他们大喜吼叫着。往军阵奔去。

    不过他们忘了。溃兵正面冲向军阵。这是大忌。依照大明军律,正面冲击军阵,这是死罪。可以击杀当场的。

    白杆兵营伍之中,从密密麻麻树立的长枪之中冷冰冰的传出一个声音“我家都督有令!凡张总兵所部溃兵,一律先行交出武器,原地跪倒,有马匹的也给老子滚下马来,趴伏在地上!”

    一个张令部下似乎是参将或是游击将官打扮的人,身旁领着几十个家丁,对密密插竖的长矛后的白杆兵士兵大声咆哮“老子日你个先人板板!老子是大明的游击,出生入死打了几十年仗,那个姓马的老寡妇有什么资格收缴老子的兵器马匹?把道路给老子让开,老子要到秦良玉那个老寡妇去好生的同她辩驳一番!”

    &军之将还敢辱骂上官。杀!”人群之中传了一道冷酷的命令,十几杆长矛递出,那游击立刻身上添了十几个血窟窿。余下的兵士立刻变得噤若寒蝉,不敢多言,只得将衣甲兵器马匹老实交出,自己则被白杆兵绑缚起手臂拖到阵后看管。

    最简单的办法最直接,白杆兵这样的雷霆手段立刻稳住了局势。当那二三百骑兵冲到跟前时,迎接他们的是一阵密集的箭雨,弓弩手猛射之后,是密如柴林般的长枪刺来,登时有数十名骑兵被刺落马下。

    前哨的这一小小的接触战胜利,顿时让白杆兵的士气大振,见那刚才还撵着官军屁股追杀的二百多骑兵拨转马头逃走,不由得他们齐声呐喊叫好,却也不加追赶。

    &督恩典,前锋将士杀敌有功,斩杀流贼者,赏赐该名流贼马匹盔甲衣服财物兵器。其余参战人员,皆有赏赐!”到了这般时候,老太太秦良玉自然不会吝啬赏赐,何况这些赏赐又不用她自己掏腰包,自然有两位姓张的替她掏。

    赏赐到手,白杆兵的情绪立刻便又是一番景象。领到赏赐的摸着身上的衣服甲胄还有腰间的银子只管咧着大嘴笑,没有那么好运气的,只恨流贼来的少了些。

    不过,转眼之间,大队的骑兵打着西营八大王和曹营罗汝才的旗号便如怒潮一般冲到了这两座小山夹路对峙的山道前。

    秦良玉此刻已经知晓,中军和后军已经在后方择据险要地势构筑营寨,当下便稍微放下心来,立即命后军赶来增援的三千人马立刻上山,占领者两座夹路对峙的小山扼守险要,可以互为救应,更可以居高临下,控扼西去大路,使义军不能长驱前进,以便后队将营寨布置牢固。

    她召集将领们站立面前,为大家布置任务指点方略。白杆兵同八旗兵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颇为相似,都是土司以家族血亲姻亲为纽带组织起来的。它的各级军官将领绝大多数是马家和秦家的家族成员和亲戚子弟。

    &股流贼头目从旗号上看是献贼养子张可旺。此贼作战凶猛狡诈不亚于献贼,我们切不可大意,只管依托地势杀伤贼骑,切勿轻易追赶,以防中了献贼奸计,重蹈张令覆辙。”

    在老太太秦良玉专守不攻的战术面前,张可旺可算是被碰得头破血流。秦老太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战术思想,让张可旺每次进攻都丢下至少几十名士兵的尸体。对于这样的战术,饶是这位后来的秦王孙可望,虽然素来便以勇敢狡诈沉着善变著称的“一堵墙”。却也是无可奈何。

    身材魁伟的张可旺,身上披着农民军中少见的三层重甲,锁子甲、棉甲、南蛮甲将他的身形包裹的越发魁伟庞大。他几乎在张献忠的大帐前才勒住了马缰绳,几步冲进了大帐,脸上除了汗水之外,便是满面的狰狞之色。肩膀上的一支羽箭还斜斜的插在上面,若不是三层甲胄护体,只怕这支箭会把他变成第二个张令。

    &帅!曹帅!秦良玉那个老娘们就是一个乌龟不出洞!死守住山头和道路,不停的把她的白杆兵轮流调上来和咱们的兄弟对耗!咱们义军的兄弟连着打了几天,这老女人玩这手以逸待劳。着实是坑人!”

    竹菌坪张令的大营此时已经是张献忠和罗汝才的大营。这一仗。一举打翻了川军老将张令,将川军士气打得低落到了谷底不说,西营和曹营还俘虏了数千川军,缴获了无数的粮草甲仗马匹。

    打开了往川东的道路不说。往日里跟着自己屁股后头的猛如虎和左良玉两镇人马也在原地停止不动。这如何不令张献忠和曹操高兴?

    &听说杨嗣昌这个有咸淡味道的督师。可是在重庆府贮存了不少粮草甲仗军饷。那可是都是给咱老子预备的!”

    &是!兄弟们冲开道路,直接杀到重庆府,沿江杀出夔门。直奔湖广去逛逛!”

    大帐之中生着几盆炭火,温暖如春,一片歌舞升平。酒肉香气不断的向外飘荡,几班女乐不停的弹唱歌舞。张献忠的养子,张定国、张文秀、张能奇和白文选、马元利、冯双礼等部将,同曹操手下的嫡系将领王龙、孙承祖、杨绳祖等人也是杯酒言欢,欢喜不胜。

    若不是张可旺带来了这样的不利消息,只怕帐内的欢乐气氛还要继续许久。

    &轩,”罗汝才唤着张献忠的字,他在农民军之中算得上足智多谋,别号曹操,而且为人圆滑,善于调和各部关系,打下城池,子女财物也愿意平分,因此很多农民军首领喜欢与其合作。从早期的王自用、高迎祥,到后来的张献忠、李自成都和他有过良好的合作,打过不少可圈可点的仗。历史学家曾经将他称之为农民军中的灵魂人物。

    他要给张献忠和张可旺打一个下台阶。

    &堂和宁宇二位贤侄连日来征战辛苦,一时人马疲惫也是有的!这一阵便看我曹营将士的!王龙!杨承祖!你们两个马上去点起人马,跟着咱老子到前面去,咱老曹要看看这秦老太太到底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看到了秦良玉的阵地,饶是曹操南北转战多年,也曾会斗过无数官军之中的名将,但是这样的阵势还是第一次遇到。

    山道正面大约摆了两千人的队伍,一杆杆的白蜡杆长枪将本来就不算宽的山道塞得满满当当,山道前面倒卧着十几匹受伤未死的战马,还在血泊之中徒劳的挣扎着,战马的主人被人斩去了首级,只留下了光溜溜的身躯在山道上。想来首级和身上的衣甲财物都被白杆兵作为战利品取了去。

    两侧的山头上,各有一面游击将官的认旗在山林之中飘荡,大约一千五六百人在山头上列阵。

    &帅!曹帅!你们看,我们一进攻,只要与正面的白杆兵接战,两侧的人马便会冲下山来夹攻我们的两翼,兄弟们便是再勇猛,面对三路夹攻也是好汉难敌四手!”

    而且秦良玉在山道后面修筑好了营寨,为了保持官兵的旺盛斗志和体力,秦老太太严令,两侧山头上的部队,自山上冲下后便立即接替山道上部队的防务,与农民军对峙,另有部队上山接替他们的防务,原本在山道上防御的部队撤回营寨休整。这样循环往复,张可旺进攻时面对的始终都是精力旺盛求战心切的白杆兵,再加上山道狭窄,农民军的骑兵根本无法利用自身的速度展开冲杀,面对白杆兵如林的长枪岂有不吃亏的道理?

    &轩!不如把咱们的长枪兵也调上来!咱们以长枪对长枪,看看是咱们的兵强还是他秦良玉的白杆兵狠!”

    &帅!曹帅!”张献忠手下大将闯世王马武、三鹞子王兴国气喘吁吁的勒住了马缰绳,“边马游骑的兄弟们禀告,跟着咱们的猛如虎和左良玉两个狗东西,突然加快了行军速度,想来是得知咱们在竹菌坪这里被秦良玉阻住,想来捡便宜!”

    &球子的!鼻子倒是真灵!打起咱老张的主意了!”

    山后的白杆兵大营之中,刚刚接到巡抚邵捷春公文和私人书信的秦良玉同部将们讲话时激动得声音打颤,眼睛里浮着泪花,她挥舞着两份文书,铜盔下露出的花白双鬓在灯火中分外刺眼,令她的儿媳马凤仪眼睛里不由得也是一阵湿润。

    邵巡抚的书信写得十分谦卑客气,书信之中除了对秦都督以花甲之年为了保卫桑梓之地而亲临前敌不畏矢石的行为表示赞赏和钦佩以外,更拍着胸脯向秦都督表示,三万白杆兵的军饷粮草已经从重庆起运,“三五日内便可到达!”另外,邵巡抚更是向秦良玉通报,为了毕其功于一役,他已经向杨督师恳请,调平贼将军左良玉部、总兵猛如虎两部自流贼后方抄袭兜剿,调此刻正在重庆训练整补的模范旅吴标所部星夜疾驰,为白杆兵的后援。

    &督此战定可一战而还川中父老一片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