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金鸡镇战役
    崇祯十三年秋冬之际,四川的战局变化之快,快过了川剧之中的变脸,不论是明军还是农民军,都是不停的在胜利、失败、胜利、失败之间往来反复,搞得驻守在京城负责往六部和内阁传递各种文书公文题本的提塘官们,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是报捷还是报失败,是应该请功还是应该请求援兵、要求拨付粮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先是张献忠于竹菌坪射杀号称神弩将的老将军张令,击溃其所部,夺取大营。但是不曾等到抢了来的泸州老窖喝上三杯,秦良玉就给了八大王当头一棒。

    邵捷春给秦良玉请功,上报朝廷大败张献忠、罗汝才的题奏文稿刚刚拟好,秦良玉的白杆兵便被张献忠的大炮打得大败。

    紧接着,邵巡抚邵捷春为了堵塞住如同山洪一般向重庆府方向冲来的张献忠、罗汝才两路人马,调集了两万川军往梁山县方向去防堵,顺便接应一下败退下来的秦良玉,不料想,这两万人也是如同羊入虎口一般,在梁山县(今天的梁平县)高梁山隘口被张献忠一举歼灭。

    就在邵捷春命心腹人为自己在朝天门码头准备了几艘快船,同时也准备了儒生衣冠的时候,一个新消息令人毛骨悚然的传到了他的巡抚衙门。

    &么!?吴标的模范旅到了梁山县?与秦总兵的残部会合了?!该死的!这个,这个。。。。。。”

    在距离梁山县城还有数十里的金鸡镇,吴标的模范旅接应到了秦良玉的数百残兵。这些往日里威风凛凛的标营亲兵,连日奔波劳累,惊吓之余,已经变得极为憔悴。这些青壮汉子尚且如此,秦良玉年逾七旬的一个老妇人,更是可想而知。

    当她看到对面军队之中竖起了模范旅的大旗,更有粤东口音的军官打着生硬的官话朝这边喊话时,不由得心中一阵宽松,接着眼前一黑,险些栽下马来。

    &都督和贵部将士到营中稍事休整。待我军破贼之后再行参见之礼。”

    吴标虽然此时是杨嗣昌和崇祯眼中极为看重的人物。军饷武器都是最为优先的供给,但是本身的官职却只是一个京营副将,同秦良玉的官职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只能是口中客套几句。

    &贼势大。且又我军新败。正是气焰嚣张之时。吴将军不如暂且先避避锋芒。待流贼稍事疲惫之后再行攻击不迟!”

    听了秦良玉心有余悸的劝说,吴标的部下们撇撇嘴,“都督也忒小心了!这区区的数万陕西流贼。不过是些乌合之众罢了!其中可战之兵顶破天不过万人,比当年在山东的数万辽东反贼又如何?!”

    耳中听得模范旅军官们如此狂妄骄横的言语,再看看自己这群残兵败将的凄惨形状,秦良玉不禁心中暗自慨叹,又是一个狂妄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若是张令当日能够坚守不出,等到自己大兵赶到,只怕也未必会丧师失地,白白折损了性命不说,还丢上了一世英名。

    &劳将军挂念了。我部官兵大多身上带伤,有劳吴将军请营中郎中给检视一下伤情,包扎些药物,老妇人还要赶回石柱整顿人马前来报仇。”

    秦良玉也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在吴标营中草草的歇息了片刻,给马匹喂了些草料豆子,人们简单进了些饮食,便带着这数百人渡江往忠州去了,从忠州辗转回石柱。

    &开阵势!准备迎敌!”

    如果吴标还是在南粤军之中,那他势必会列成三列或者四列横队,夹着火炮来对付冲击过来的农民军。大炮轰了火铳打,三轮射击之后刺刀冲锋,然后解决敌军。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是南粤军中的反骨仔了。

    不要说大炮了,便是南粤军中如今列为普遍装备的燧发枪,他部下的这六千余人之中只有千余名老弟兄有,而且套筒刺刀也只有数百柄了。这些人和物,是吴标的看家本钱,他专门编了一个近卫营,将这些老弟兄和燧发枪作为自己的最大一个筹码。

    没有燧发枪,只能用火绳枪来代替,好在有司礼监和杨嗣昌两重关照,兵部给他的火铳都是上好之物,断无炸膛之理。

    在四川招募的五千新兵,其中有二千人使用的是被八大王爱不释手的丧门枪,虽然吴标被南粤军视为反水叛徒,但是往来于湖广、四川等处的南中商人,却少不了仍旧与他有些香火之情。他也愿意为这些乡亲提供些保护与帮助,双方便在这种极为**的情势下保持着往来,吴标军中的大批装备,比如说长枪兵的盔甲、丧门枪矛头,都是这样购买而来、如今这些长枪兵,便要替代刺刀发挥作用了。

    依照着地势,吴标指挥部下列成了阵势,乍一看,有些像三叠阵,又有点火枪方阵。

    火枪兵在正面,列成五列,大约一千五百余支火绳枪。而在火铳兵的两翼,则是两千长枪兵在侧翼担任护卫,长枪兵队列前又有数百名刀盾兵作为游兵,随时准备冲到前方与敌军展开肉搏,掩护火铳兵兄弟。

    在被火铳兵和长枪兵形成的军阵后方,则是吴标的中军,将近两千人的骑兵和火铳兵,护卫着粮草辎重等物。

    火铳兵们在军官的口令声中熟练地从火药罐中取出火药,估算用量后,将火药装入铳内,用通条捅实。随后又取出一枚铅子,仍是用通条送入。然后将铳后的火门打开,倒了一些火药入内,最后取出火绳安入龙头,将火绳点燃。

    因为使用火绳枪,所以火铳兵们不得不站的较为稀疏,防止互相引燃火绳。不过,这样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稀疏的队形对于炮弹的杀伤力降低了不少。

    &哥!来了!”

    一个营官指着远处山道上由远而近出现的烟尘,还有梁山县城方向冒出的阵阵火光有些激动。这是他们从南粤军中脱离出来的第一次大阵仗,又是在诸军皆败的前提下进行,如何不令军官们兴奋?

    但是烟尘由远而近,众人平息静气的望过去,不由得有些泄气,却是从梁山县逃下来的川军。

    一排火铳打过去,将一路鬼哭狼嚎逃来的川军溃兵打得清醒了许多。纷纷绕过军阵。在模范旅官兵的指引下交出武器,老老实实的到后方吃饭喝水,稍事休息后,他们将负责担任模范旅的辅兵或者苦力。搬运弹药。抬运伤员。

    火绳枪比起燧发枪来。它的射击步骤就要复杂得多,大约有倒药、装药、压火、装弹、装火绳等几步,熟练的射手平时不过是一分钟一发。有些心理素质不好的火铳手,到了战场上,手忙脚乱的,能两分钟射出一发就算好了。前排的火铳兵军官们连踢带打的命令火铳兵们将子药装填完毕,刚刚装填完毕,远处尘头大起,烟尘之中夹杂着喊杀声和哭嚎声。

    正是西营和曹营的农民军前锋杀到了。

    用麻绳侵泡在黄蜡之中加工制成的火绳,缓缓的燃烧着,发出阵阵轻微的硫磺味道,火铳手们紧张的看着远处策马奔来的流寇们,额头、脸颊上不由得冒出阵阵汗珠。第一排火铳兵举起手中的火铳死死的盯住了对面的流寇,后面四排的火铳兵们则是手持火铳立在后面,等待着军官们发出的射击命令。他们小心地看着手上的火绳,防止它烧完或是熄灭。

    一路势如破竹杀来的农民军前锋,对着眼前这支队伍也颇为奇怪,仗打倒了这个程度,各部官军见到他们西营和曹营的旗号,无不是望风而逃退避三舍,如今却有这样不怕死的军队堵在路口,这不是寻死是什么?

    稍稍停顿了一下,为首的一名身披红袍的头目用安塞口音吆喝了,千余名农民军骑兵一齐催动胯下战马,往模范旅的军阵扑来。

    蹄声如雷,西营将士的呐喊声响彻云霄,眼见冲在前面的骑兵己经冲进了七十步之内,几个火铳兵的双手在这初冬的天气里竟然满是汗水,几乎要丢掉手中火铳转身便逃,就在这时,身后的中军响起一阵尖利刺耳的铜号声。

    &火!”

    一时间,火铳的射击声如同千百个霹雷在人们耳边炸响。站立在前排的三百余名火铳兵,扣动手中扳机,龙头落下,火绳引燃了引药,火铳铳口喷射出了大量的火光与烟雾。

    十几个冲在前面,准备用手中长刀和短枪给这群不长眼的家伙上一课的农民军骑兵,瞬间被迎面密集飞来的弹丸打得身体上迸出十几道血箭,当即栽落马下。同样被打落马下的,更有数十名跟在他们身后的骑手,运气稍微好一些,只是被弹丸击中了身体或是胯下战马,不幸的是,人马倒地之后,转眼便被身后蜂拥而至的马蹄踩踏成为一团血肉模糊的物事,分辨不出那个是哪个。

    倒卧在地的人马身体,成为了阻碍战马奔驰的障碍物,让后面的战马和骑手无法将速度提升起来。少不得在这几步的范围内做稍事调整。

    这样的机会,模范旅的那些军官可是绝对不能放过!

    &火!”

    立时第一层火铳手退下,快速地给自己的火绳枪装填弹药,准备下一轮发射。

    第二排火铳手上前,瞄准了在七十步与六十步之间,被死人死马绊住了速度的西营骑兵。

    又是一轮齐射,除了有几支火铳哑火外,三百余支的火铳一齐向那些正在奋力冲来的西营骑兵发射出弹丸。

    白色烟雾后面传来一片惨绝人寰的惨叫声,这次的战果,比起方才来要大得多!

    经过两排火铳的射击,此时人们眼前满是弥漫的白烟,视线完全被烟雾所阻隔,刀盾兵和长枪兵们在军官们的吆喝声中快速在火铳兵阵前列队随时准备迎敌。

    各队的火铳兵在各自军官的口令声中,纷纷停了下来。将打空了子药的火铳上肩,静静的等待着察看战果。

    呛人的硝烟味渐渐被寒风吹散,四处飘扬,风中夹着一股鲜血的腥甜味,在冬日川东地区难得的阳光下,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味道。

    终于看清楚了,策马冲进火铳五十步距离的西营骑兵,有二百五六十个被两轮密集的弹雨打翻在地,也有从马失前蹄的战马背上被摔下来的骑手,很多人身上血肉模糊的。只是滚在地上大声惨叫着。

    &枪兵掩护刀盾兵上前!砍人头!收战马!”

    看到西营的人马有逃走的趋势。吴标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冷冷的发布了新得军令。

    两哨长枪兵欢呼呐喊着掩护一哨刀盾兵缓缓的向刚才的战场压了过去,还在战场上踌躇着是应该前进还是后退的七八百名西营骑兵,见到这股人马杀了过来。略微迟疑了一下。立刻一声发喊。拨转马头往来路上逃去!

    &人,战果统计出来了。”

    一个营官策马飞奔而回,向吴标禀告此战的战果。

    &首一百二十又四级。俘获流寇一百令二人。缴获战马二十二匹,击伤击毙战马六十七匹。缴获刀枪盔甲一批。”

    &诉伙房,把马肉炖了,大伙敞开了吃一顿。刀枪盔甲什么的收起来。那些俘虏监管好,若是有异动,立刻斩首!”

    此时己近中午,各营的司务长领着一群充当辅兵和苦力的川军官兵将打死打伤的六十七匹战马抬运回去,立时迫不及待的生火造饭,这个临时的营盘之中几十个炊事车立刻升起了阵阵炊烟,随风飘来了一阵阵饭菜及肉食的香味。

    营中各处不时腾起阵阵欢笑,广东话和四川话混合在一处。几十个川军官兵充当的苦力辅兵端起手中热腾腾的饭菜,看着碗中鲜美的肉汤,大块的马肉,很多人不由得暗自羡慕,“怪不得人家能够有那么好的待遇,人家能打仗啊!”

    在旅部中军大帐内,吴标和几个团长、营官围坐帐中,没有人说话,只管狼吞虎咽,帐内传出一片巨大的咀嚼声。

    人们或是手中抓着肥腻巨大的肉块,只管张开血盆大口猛力吞嚼,恨自己吃得太慢。

    正在众人吃得兴高采烈之际,忽然见桌上摆列的盘碗之中微微有汤汁溅出,众人起初还以为是亲兵不曾将餐具摆放好的缘故,也懒得理会。不料,紧接着更是杯盘微微颤动起来,筷子也随着节奏掉到了地上。这时,忽听帐外警报声不绝,一个亲兵头目冲进大帐,神色略有些惊慌对吴标禀报道“旅长!北面梁山县城方向数里有大股流贼精骑,正朝我军营地疾驰而来。”

    吴标也不多说话,领着手下人上了临时搭起的简易望楼眺望,借助望远镜的帮助,人们很容易的便看到,从北面沿着通往县城的官道上边隐隐有一大股烟尘往这边疾驰而来。

    &看各营的兄弟们都吃好了吗?”

    &长,兄弟们都吃好了!”

    &告诉兄弟们,吃饱了就准备活动活动,有人送晚饭的菜来了!”

    吴标的话,让模范旅的军官们心情放松了不少,对嘛!在咱们面前,流贼的队伍就是来得再多,也就是来送菜的!

    在大地发出的阵阵震颤之中,烟尘越来越近,终于众人看到一大片旗帜飞舞而来。旗帜下面,满是盔明甲亮的西营骑士,隐隐可见各人盔顶上火红的盔缨飘扬。各色旗帜组成的海洋中,还有一杆格外巨大的帅旗被强劲凛冽的寒风扯的平平展展,黄色月光之中一个斗大的张字如鹤立鸡群般的醒目。

    正是西营八大王张献忠亲自到了!

    随同张献忠一道前来的都是他西营的老营精锐,四个养子、马元利白文选等四个大将到了一半,只有张定国和张文秀冯双礼等人不曾看到旗帜,想来是留守老营了。

    吴标在二三百步的距离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西营将士的相貌和打扮,从他们骄横与满带杀气的神情,到他们盔上被风吹散的红缨,甚至是南中甲上兵器造成的划痕、凹陷,棉甲上缀铜铁泡钉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湿冷的天气里,数十里的狂奔,他们与胯下的马匹都是不时吐出浓浓的白气。

    一些老营精兵开始在模范旅的营地外围出没,这些人个个身材粗壮,马术娴熟,他们狂声大笑,绕着营地的几十步外奔驰,时不时还朝营内射来箭矢。

    &我们的马队放出去,把这群流贼赶远一点!”

    模范旅的几百骑兵杀出营门,与西营的这群游骑打在一处。

    这些骑兵胯下战马大多为四川出产的川马,身体矮小,与西营骑兵多少年来积累的战马相比自然是落于下风。而且,马队的技艺也比西营精骑的技艺差了许多。但是,胜在战术。模范旅的骑兵战术脱胎于南粤军,都是以数个来对付一个,这样一来,刚才还在模范旅营门外耀武扬威的几十个老营精骑,便在张献忠眼前被纷纷斩落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