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三公子的战利品
    一盏黄铜为灯座的八宝琉璃灯被擦得晶莹雪亮,在罗汉床的小几上向外散发着可爱的光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用上好琼州府黄花梨制成的扶手几上罗列着数样干鲜果品,几个小太监在罗汉床前伺候着。

    隔着这盏灯火,王德化看着对面跪坐在罗汉床右侧的那个干儿子,脸上露出了有些诡异的笑容,“好儿子,快着点!”

    那小太监脸上笑着应付着“干爹,稍等,马上就好了!”

    嘴里说着,手中丝毫不敢懈怠。将手上的黑色膏体搓成小巧的丸子,用一根细细的铜丝挑起一个,放在灯火上炙烤,不多一会,阵阵奇特的异香便充满了整个房间。

    从一旁的木架上取过一根翡翠嘴的烟枪,小太监将烧好的烟泡从灯火上取过,端详了一下,已经到了黄、大、松的地步,这才小心的将烟泡装进烟枪之中,掉转过来将烟嘴对着王德化递过去,“干爹,好了,您请用!”

    接过烟枪,贪婪的吸食了几口,王德化的脸上露出了沉醉、满足的表情,“唉!想不到李伯爷的这位三公子居然还有这般本事,从孟加拉给皇爷和咱家弄来了这阿芙蓉!”

    不错,王德化抽的正是所谓的阿芙蓉、福,寿,膏,也就是我们熟悉的鸦>

    &一块板砖飞了过来!正中作者的头颅。“又在胡说八道!鸦,片是满鞑子时期的专利,什么时候我大明也有这个东西了?!”)

    (“冤枉啊!那鸦。片虽然说是在道光年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也不是一代人的事情!而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啊!”)

    在瑞士发掘的公元前4000年新石器时代屋村遗址中,考古学家便发现了经过人工杂交种植的鸦,片婴粟种子和果实!公元前3400年,两河流域已经有大面积的人工种植,公元前2000年,鸦,片已经成为兽医和妇科药品。在公元前1500年的古埃及墓葬中,曾发掘出了具有品牌的底比斯鸦>

    至少在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人已开始种植与食用婴粟‘希腊人发现它有安神!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把婴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荷马的奥德赛中将其称为忘忧药!‘在庆祝谷物丰收的狂欢节上,古希腊人将酒和婴粟果汁一同饮进。

    古希腊神话中也流传着婴粟的故事,说是有一个统管死亡的魔鬼之神叫做许普诺斯,其儿子玛非斯手里拿着婴粟果,守护着酣睡的父亲,以免他被惊醒‘雅典黄金时代的谷物女神得墨特尔&的塑像,手里便拿着麦穗与婴粟花‘公元前二世纪,古希腊名医加仑(galen)记录了鸦,片可以治疗的疾病:头痛!目眩!耳聋!癫痈!中风!弱视!支气管炎!气喘!咳嗽!咯血!腹痛!黄疽!脾硬化!肾结石!泌尿疾病!发烧!浮肿!麻风病!月经不调!忧郁症!抗毒以及毒虫叮咬等等。公元后,婴粟在欧洲大陆和阿拉伯世界已有广泛种植‘!

    而在著名的基督山伯爵小说里,也有这位复仇者使用鸦,片和大,麻的章节。

    至于婴粟何时传入中国,则有不同说法。一种说法是在张鸯凿穿西域时,就和大葱、葡萄、蒜等作物一道传到了中国。甚至有人猜测三国时华佗用作麻醉剂的麻沸散中就含有鸦,片,但此说没有明确证据支持。

    在很多文人的作品里也有关于使用此物的描写。

    不信?咱们找几首来看看。

    李白诗中:“昔作芙蓉花,今为断肠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的断肠草就是婴粟。唐代郭震的米囊花:“开花空道胜于草,结实何曾济得民?却笑野田禾与黍,不闻弦管过青春。”同为唐代诗人的李贞白的在他的《咏婴粟子》更是这样描写“倒排双陆子,希插碧牙筹。既似牺牛乳,又如铃马兜。鼓捶并瀑箭,直是有来由。”

    到了宋代,这东西逐渐从观赏变成了食用。婴粟子壳被当成了滋补品,制成鱼饼和佛粥食用。鱼饼是将婴粟子洗净磨乳,去渣后煮沸收聚,制成小块,服食时以红曲水酒蒸后取出,制成鱼鳞状的小薄块,这种婴粟饼即为鱼饼。而佛粥是用婴粟子和竹酒煮成。苏轼的诗中这样描写宋代人食用罂粟“道人劝饮鸡苏水,童子能煎莺粟汤。”苏辙的药苗诗中,则更详尽地说明了婴粟的滋补作用:“苗堪春菜,实比秋谷。”“研作牛乳,烹为佛粥”、“老人气衰,饮食无几;食肉不消,食菜寡味。”“煎以蜜水,便口利喉,调肺养胃‘,”幽人钠僧,相对忘言”、“饮之一杯,失笑欣然。”等等症状。都是使用罂粟之后的人体反应。不过这个时候,人们只是服用婴粟的子壳,还没有掌握刺取婴粟毒汁制成鸦。片的技术。

    但是。到了明代,这种东西便已经悄然出现在了人们的生活之中,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之中便提到了此物。在贵州、在云南等地都有出现了种植并且收割的情况。

    而在内地。鸦,片也逐渐从食用逐步演变成为吸食。

    不过,比起内地来,孟加拉的罂粟种植却要早的很多,面积也要大了许多。

    王德化如今正在吞云吐雾的,正是李华宣从巴里萨尔城中抢了土王所得的烟具和上好的烟土。

    两个烟泡抽完,王德化闭上眼睛享受那一刻神仙般的感觉,口中自言自语,却又仿佛是在手下的太监们聊天,“咱家从小净身入宫,这么多年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伤病,如今有这个东西。咱家又好像活了过来!”

    那名在旁边伺候的小太监捻起一粒松子糖,放到王公公嘴边,“干爹,您请用。”

    口中咀嚼着糖果,王德化感觉到那名小太监轻手轻脚的下了罗汉床,拿过一床毯子给自己包裹上腿脚,又低声的询问旁边伺候的太监,“公公过一会要用的冰糖莲子银耳羹好了吗?”

    凡是吸食鸦,片的人,在吸食之后都酷爱甜食。王德化也不例外。

    在等待着甜汤的片刻之中。王德化仿佛是身处云端之中,脑海之中想起前两日那使者报捷时的情境,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群土包子!”

    也不知道他是在耻笑那个。

    当日听得了张二狗讲述了巴里萨尔城外码头上的战事,起初听得众人不由得手心满都是汗水。为这位三公子很是捏了一把冷汗。如此蛮野凶猛的队伍。三公子又是初临战阵,便遇到了这样的对手,如何是好?

    但是听到这群人如此疯狂的冲锋。冲到了跟前却是要跪倒投降,不由得众人都是哑然失笑。

    &狗!你这个笑话编的好!这是我这一年里听得最有意思的一个笑话!”对于张二狗这样的南中长大的第二代,守汉一般都是视如子侄。

    &公!天地良心啊!这可是当时那个时候的真实情况!”

    直到抓了一群脸上身上都被自己的脚丫子踩出来无数印痕的俘虏经过审讯之后,从通事嘴里才得知了真相。

    原来在第一轮炮火打击的时候,这群人便已经崩溃了!立刻便有人开始逃跑,一个带走十个,十个带动百个。整个这数千人的军队便发生了大溃退。

    但是,好死不死的是,最先逃跑的那一群人,直直的朝着港口的方向奔去。却是他们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以往有人来攻城的话,如果被人家打得大败的话,他们便立刻往码头上逃跑,在河上寻找一条船,逃到船上,沿着河流而下,稍微躲上那么一会,等到敌军入城的那个混乱时期过去之后他们再悄悄的回到城中便是。

    但是他们今天却被炮火打得蒙头转向,只管一个劲地朝着码头方向逃了过来。浑然忘记了眼前这支敌军正是在码头上严阵以待的。

    听完了这个供述,别人倒也罢了,只是气得那群扶桑雇佣兵一个个三尸神暴跳,七窍生烟。自己被白白的吓了一次不说,一个个的表现都是十分的丢人现眼。而且,早知道对面来的军队是这样的孱头、怂货,为什么不及早一步冲上去,刺死几个,砍下一颗人头可就能够获得重赏了!

    带着重重怒火,众位来自扶桑各个大名家不同级别的武士们,看着清兵卫在三殿下面前领取了两匹上好的染色细棉布,并且当即被提拔成为他这个哨的哨长之后,顿时爆发了冲天的战意。

    &是那句话!如果有抵抗,攻进城去,扶桑兵可以就地休息三天!”有这样的好事,这群穷怕了的鬼子们顿时呼喊声不停。

    扶桑兵气势汹汹的冲在前面,其后是刚刚被俘虏投降的那三四千巴里萨尔城当地土兵,一律用码头上堆积如山的黄麻在手臂上、腿上缠绕了几道,华宣打算用他们来做攻城时的炮灰。

    看到他手臂上、腿上的黄麻道道,一个士兵脱口而出,“这群黄鞋兵!”

    从此,南粤军在各地征战,抓获或者是收编当地武装而组成的炮灰队伍,便有了一个别名。

    攻城的战斗在一群内心满是被愚弄之后恼羞成怒情绪的扶桑死兵的疯狂进攻之下,进展的异常顺利,几乎是一鼓而下。

    检点府库,除了大量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等物之外,更有土王本人享用的一千余斤上等烟土和极为精致奢华的烟具。

    这些都被张二狗如数的上缴。

    &了部分金银留在前方以做军饷犒赏之外,三公子命我将这些阿芙蓉统统带了回来交给主公。土王供称,此物对人颇有些好处。军中的先生也有人是认识此物的,说是疗伤圣药,滋补佳品。当年的唐太宗眼疾便是被郎中用这福,寿,膏治好的。还有,从成化年间。宫里便有此物供皇帝陛下使用。据说当年的成化爷、万历爷都用。这也是三公子对主公的一片孝心。。。。。。”

    张二狗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讲述着鸦,片的好处,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守汉的脸色变得和周围的人截然不同。

    别人的脸上满是喜悦和热烈,而守汉却是面带寒霜,眼含杀气。

    &钰!给老子滚进来!”

    类似于近卫军总管的莫钰急急忙忙从门口跑进来,还没有来得及向守汉行完军礼,守汉已经将自己的佩剑从桌上掷下,丢到他的怀中。

    &去!马上去!到巴里萨尔城给我把李华宣那个小贼就地军前正法!不得有误!”

    见李守汉陡然暴怒,要将在千里之外攻城略地立下战功的儿子军前正法,在场众人都是一时茫然不知所措。李沛霖一面上前去劝慰。一面命莫钰先行退下。偷偷的使了个眼色,命他去后宅向盐梅儿等人送信,让夫人过来为三公子求求情。

    王德化也是一时不知道这位宁远伯为何突然之间大发雷霆,竟然要斩了自己的儿子?口中和李沛霖有一句没一句的劝着守汉。旁敲侧击的要打听出来守汉的真实目的。

    他们却又上哪里知道守汉此时的内心真实想法?

    鸦。片这种东西。在英国人没有将茶叶从中国偷偷的弄走,在印度种植成功之前,为了消弭对华贸易的大量逆差。采取了罪恶的鸦,片走私手段。

    虽然在明代便已经有人开始将鸦,片作为药用,而且也开始进行吸食,成为享乐性的奢侈品,由煎汤服食变为烧烟吸食,从而鸦,片成为了毒品,并逐渐由少数上层人士普及到一般大众。则是在西方殖民者的有意推动下,几乎让我中华民族亡国灭种。

    吸食鸦,片的方法是由外国传入中国的。一种说法是,吸食鸦,片的方法是由东南亚当地人首先发明的,他们将提取的鸦,片浆汁煮熟,再滤掉残渣,与烟草混和成丸,或仅用熟鸦,片制成丸状,放在竹管里就火吸食。但原产美洲的烟草和印第安人的吸烟习俗是由西班牙人带到东南亚的,而鸦,片则很有可能是由葡萄牙和荷兰人最早带去的,也有可能与烟草混合吸食的方法本身也是欧洲人带到东南亚的。

    荷属东印度公司驻巴达维亚当局还禁止荷兰人抽鸦,片,但只禁荷兰人,不禁当地的爪哇人。

    荷兰人在将鸦,片传入东南亚的同时,传到了台湾。也可能是当时赴东南亚进行贸易的中国商人与移民带回了鸦,片和吸食方法。黄叔林的5台海使搓录这样记载,“鸦,片烟用麻葛同鸦,片上,切丝于铜挡内,煮成拌烟,用竹筒实以梭丝之,吸此则气直注丹田,竟夜不眠”“士人吸此为导淫具,肢体萎缩,藏腑溃出,鸦,片土出咬巴”云云。(所谓的咬吧,就是爪哇群岛地区。)在明朝末年,中国东南沿海的某些地区,尤其是闽粤沿海地区,也开始有人吸食鸦,片了。而在清初吸食鸦,片者逐渐增加,到乾隆年间,东南沿海地区已相当普遍‘

    尽管在明代,中国己有人开始制作鸦,片,但当时中国境内的鸦,片,主要是从海外输入的。在明前期的朝贡贸易中,东南亚一些国家的贡品中,也有鸦,片。如逞罗就曾一次入贡300斤鸦,片。但当时鸦,片进口的数量很少,市面上的鸦,片价格非常昂贵,与黄金的价格不相上下。万历年间,鸦,片进口逐渐增加,万历十七年(1589年),鸦,片首次被列入征税货物清单之中,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明廷规定,鸦,片每十斤征收税银一钱七分三厘‘进口的途径除作为朝贡中贡品外,还有赴东南亚进行贸易的中国商人以及荷兰和葡萄牙商人的贸易输入。

    西方国家向中国贩卖鸦,片,最早的有葡萄牙人和荷兰人。最早进入东亚的葡萄牙人,也最早发现了鸦,片的贸易价值,1518年,葡萄牙远征军司令阿布克尔克(abuquerque)从马六甲写信给曼努埃尔二世&建议开展鸦,片贸易。但早期从事鸦。片贸易较多的是荷兰人,明清之际的方以智就明确地说,鸦,片土为红毛(荷兰人)所制‘而在葡萄牙人占据澳门后,以澳门为基地,将印度麻洼产的鸦,片运入广州,鸦,片的主要输入者就变成了葡萄牙人。并且,直到1773年英国人开始向中国输入印度鸦,片之前,鸦,片主要是由葡萄牙人输入的。

    守汉自从统领南粤军攻克了满剌加地区后,便很少重视这个东西的输入,对于种植者、贩卖者,一律攻破村寨。全数发为奴隶。干最危险、最沉重的活,吃最差的伙食,享受遇赦不赦的政治待遇。

    但是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今天堂而皇之的将这东西作为从土人那里缴获的战利品递到了你的面前。还告诉你说这是朝廷、是皇帝都享用的东西。

    这如何不令守汉暴怒?

    这如天雷台风般的举动。吓得张二狗立刻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口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听得隐约是在给李华宣求情,请主公杀他的头便是。不要责怪三公子。

    &公,什么事情这么大的脾气,刚才傲蕾一兰妹子看了那老虎,一时高兴,可能动了胎气,马上就要生了。你这个时候在这里喊打喊杀的,有些不妥吧?”

    闻讯急匆匆赶来的盐梅儿在守汉面前轻声的劝说了几句,跪在大门口的美珊和诗琳姐妹两个也是哭得梨花带雨一般,口中不住的哀告,请相公饶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这边内宅的女人们给三儿子求情,那边李沛霖也是低声在守汉耳边询问“主公,三公子犯了哪条?值得您如此?您可是定过规矩,不能无故杀人的。如果不能明发其罪,只怕对主公的威望有损。”

    这个?!守汉能够说出来这个罪名吗?“哦!你个小子,不知道这个事为祸我中国几百年的毒品?”

    &人!七太太那边已经有动静了!”一个婆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在盐梅儿耳边声音不大但却令众人听得清清楚楚的,“七太太请老婆子给夫人和老爷带个口信,请老爷看在还没出世的孩子面上,不要责怪他的三哥。”

    得!连尚未出世的孩子都出来求情了,守汉那能不知道轻重?!

    &爷,看在咱家的这张老脸上,也看在南粤军将士大捷的面子上,不要计较三公子的一点小过失了。若是有什么错,想来也是无心之失,不至于死。”这个时候王德化如果不出来卖这个人情,给守汉打个下台阶的话,他也就不配当这个掌印太监了。

    &公,本伯之怒,乃是出于公心。这小贼,缴获了如此贵重之物,不说上供天子,却要置本伯于不忠不义之地,此等举动,不该杀吗?!”

    得!双方都有了一个伟大光明正义的理由。

    守汉命张二狗将这一千多斤上等烟土交给王德化手下人保管,准备请王公公一道运往京师,朝奉天子。随同烟土交给他的,更有数套精致万分的烟具。

    &点小心意,公公这些年想来也是为国操劳积劳成疾了。闲暇时不妨啸傲烟霞一番。”

    这东西,成化皇帝、万历皇帝都曾经享用过,用来治疗身体上的疾病,今日自己也有机会享用此物,王德化如何不感谢?

    不过,就在大年初一守汉接受手下文武朝拜之时,发布了一道军令。

    凡不经有司允许,手中无执照贩运种植使用吸食鸦,片者,枷号一月,全家发为官奴充军,遇赦不赦。私开鸦,片烟馆引诱良家子弟者,照邪教惑众律,判斩立决;家产充公,父母三族财产一半充公。为烟贩运输者或其从犯杖一百,发往十州等处充军;船户、地保、邻近人等,知情不报者,俱杖一百,发为官奴三年;兵役人等借端需索,计赃,照枉法律治罪;失察之汛口地方文武各官,并不行监察之海关监督,均交有司严加议处。

    同时,一道密令发给了医疗郎中们,“此物虽用多者为毒,然善用者亦为良药。请诸位勤加摸索,找出此物麻醉、镇痛等处之良方。”(。。)

    &那啥!求一下月票和订阅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