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首战大同
    在演武场上训练出的军队,就是再精锐,也不如在尸山血海当中滚出来的军队让人用起来放心。同样的,没有经过实战检验的新武器,就算是得到了整个八旗上层的认可,多尔衮也不敢答应他们大量的装备给八旗各旗兵马。

    他必须要把自己手中的直属兵马打造成一柄利剑之后,才能让其余的旗主王爷们手里有一柄切菜刀!

    于是,本着让神机营到战场上练兵,检验一下新军队新武器的成色目的,多尔衮在几天之后以顺治皇帝和他本人的名义发布军令,令神机营左翼兵马出居庸关,到平西王吴三桂军前效力。为大清兵马攻打大同府,打开通往三晋的大门出力。

    而曹振彦的右翼兵马,则是被派到了京师南面,到安郡王岳乐麾下效力。同曹振彦一同前往的,则是正红旗满洲旗主硕托王爷,他统领着本部几十个牛录的军队,浩浩荡荡的与曹觉罗一道,沿着保定府、真定府,大名府这条路,与正在沧州一带同山东南蛮军对峙的岳乐所部军队汇合。

    已经是七月末八月初的天气,金风送爽,秋高马肥,士卒体力充沛,正是厮杀的好季节。而且,秋粮已经收获,粮草容易获得,这对于减轻京师的粮食草料供应压力也是一桩大好事。

    看着两路大军西去南下,多尔衮也是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他从细作送来的密报当中得知,这一年多来,大顺在山西、宣府、大同地区推行所谓的新政,强制地方开垦荒地,修缮水利,推行铁质农具的使用,往年需要从外地引进几十万石粮食才能满足需要的大同、宣府地区,从粮食长势上看,似乎有希望能够自己解决大部分的粮食需求!

    这对于只有京师、天津、保定、真定,大名这个狭长地区的多尔衮来说,无疑是摆在了眼前的一块肥得冒油的大肉块子!

    东面的李华宝占据着山东、登莱以及黄河北面的河南彰德府等地,依靠着海运还有运河里的漕运,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补给,山东地面上这些年经过他的一番经营,不说是粮草如山,最起码也是保证他数万兵马的消耗不成问题。同李大公子的财大气粗不同,西面的李自成,占据了山西、大同两处,这块土地同中原各处相比,在这些年的灾荒兵火之中所受的损失不是那么大,在伍兴手中也是得到了一段时间的喘息,靠着从各处抄出来的存粮,李自成完全可以支撑几年。何况,还有今年的夏秋两季粮食入库。

    他们可以深沟高垒长壕的同清兵耗下去,可是,多尔衮却耗不起!

    八旗兵马的十余万人,还有吴三桂所部关宁军的数万人,从山海关一路到了北京,便如滚雪球一样急剧膨胀到了接近三十万人!这里面大多数是沿途收编的明军散兵游勇,还有各地投降的明军官兵。

    八旗的王爷贝勒们可以为兵多将广而欢喜雀跃,笑得合不拢嘴。可是,多尔衮这个当家人却得为这几十万张嘴而筹划粮草去!所以,多尔衮不得不在占据了北京之后就立刻把阿济格、多铎、岳乐、吴三桂等人分别派出去攻城略地,为的也是缓解北京城的粮食压力。否则,单单靠着城里各处仓库里李自成留下来的库底子那点粮食,无论如何也满足不了这几十万军队以及城里面同样数字的居民粮食需求!

    更何况,在他大军进入北京后不久,代善这个老不死的家伙就忙不迭的护卫着顺治和两宫太后急急忙忙的开进了北京城。这些朝廷官员宫室家眷都是非战斗人员不说,消耗起粮饷来可都是好手!

    望着鳌拜的织金龙纛在视野里渐渐消失在烟尘暮色当中,多尔衮不由得暗自双手合十,在心中向父汗的在天之灵和佛库伦长生天西天的佛菩萨们祝祷,“但愿得鳌拜此去,能够不负朕之所望,一举攻破大同府,为我大清打开一条生路!让李闯向西退去。”

    要说鳌拜的满洲第一勇士名号确实也非浪得虚名。到了宣府镇与吴三桂合兵之后,休养兵马数日,便以一万神机营的兵马向大同府发起了进攻。

    “以一万兵马便想夺取大同府?又没有大队骑兵跟随,部下真正的辽东鞑子还不到数百人,全都是从山海关一路收集来的明贼残兵败将,当真以为他天下无敌了不成?”

    驻守大同的顺军上下一致对鳌拜的轻敌冒进表示不屑和欢迎!

    “北地胭脂大同女,银子窝窝府十县”,这句民谣足以说明大同的繁华富庶了。大同府所辖大同前、后卫两卫治大同,大同左卫、云川卫两卫治左云县,大同右卫、玉林卫两卫治右玉县,阳和卫、高山卫两卫治阳高县,天成卫、镇虏卫两卫治天镇县,平虏卫治平鲁县,威远卫治右玉县南,井坪千户所治今平鲁县井坪镇等13卫所,洪武五年1372年徐达依旧城重建大同城,呈方形,周围13里,高4丈2尺,包砖,设四门,均有瓮城、吊桥、城壕。四门东曰和阳,南曰永泰,西曰清远,北曰武定。四门均建城楼,四角有角楼,城正中有牌楼不仅城防设计固若金汤,为我**事重镇的典范,而且整体布局如“凤凰单展翅“。驻军最多时达135778员,战马51654匹。时有“大同士马甲天下”之称。

    当然,大同府的美女也是著名的,青楼韵语原名嫖经,或称明代嫖经。里面就将大同婆姨、泰山姑子、扬州瘦马、杭州船娘并列。可见,嫖要嫖出心得来,嫖要嫖得“专业”、“敬业”的风气并不自今日始,而是从唐宋就有了讲究,到了明朝,此风更是愈演愈烈了。虽然没有网络,但是文人雅士们也可以通过自己的生花妙笔来傲视现代的网络论坛了!

    同“扬州瘦马”以体形瘦弱、反显男人雄风为主要特点不同,明清时代的“大同婆姨”则丰乳肥臀,以床第媚功高人一等而闻名全国。和扬州的养瘦马者一样,明清时期的大同府县的鸨母们从贫苦农民那里买来清秀靓丽的女孩,除了教授琴棋书画、言行举止外,还让她们从**岁开始,天天坐在酒瓮口上练习女性媚功。经过长期训练使她们的骨盆可以随心所欲的摇摆。明清时期大同婆姨在活动中能使男人毫不费力的得到性满足,因此“大同婆姨”深获中老年男人的青睐。为此,明清时期大同一带流传着“大同三宝,婆姨、火锅、皮毛”“,来过浑源州属大同,回家把妻休”的谚语。在明人评话小说中,描写皇帝佬儿也去大同府妓院,说明大同婆姨在当时影响很大。就连出身扬州丽春院的韦爵爷这样的行家,出去嫖院子的饿时候都是问有没有大同府的姑娘?”

    但是,鳌拜眼里的这座大同城,却不仅仅是这些金银美女的收获。

    打下了这座大同城,清兵就可以将这段边墙打开,令阿济格率领的数万满洲八旗兵、蒙古部落兵进来,增加可以使用的兵力。

    “王爷,奴才领着这一万兵马先行为王爷打开通路,请王爷督率部下的步骑兵精锐随后跟上,从两翼包抄迂回闯贼兵马,咱们争取一战而拿下大同重镇!”

    鳌拜信心十足。在他看来,以神机营左翼的一万火器部队,数百杆抬枪,数千火铳,足以打得驻守大同的大顺军张天琳部一败涂地,吴三桂再以精锐步骑兵随之掩杀,足以一战而定大同。

    但是,吴三桂却不敢这么乐观。他的几万军队从宣府镇出发,在天镇、灵寿等地同大顺军交战数次,双方互有损伤,但是却也不能往大同镇方向前进一步。如今鳌拜却说能够一战而定大同,他却心中颇有些不以为然。但是,毕竟鳌拜是黄太吉时代就以勇武著名,两个人在战场上也是颇为了解对方的威名。如今鳌拜又是多尔衮眼中的红人,他的话吴三桂必须要认真在意。

    当下,二人便议定了如何进兵、如何作战的步骤。

    大同县,瓜园。

    鳌拜的神机营左翼兵马与大顺军张天琳的数万人马相遇,两家便沿着大路东西列开了阵势,准备交战。

    “这群辽贼越过越回去了!”在自己的认旗之下,张天琳将鳌拜的阵势尽收眼底不到二千人为前锋,在道路上列开了错落有致的三四层阵型,每层又是以一杆硕大的火铳为核心,三人一组。每层大约有二百杆火铳。

    大火铳阵型的后方,则是数千火铳兵,肩头扛着火铳在道路上列开了预备前进、射击的阵势。

    对于火器作战,张天琳也不算是外行,他也曾经多次观摩过张鼐、罗虎二人所部的作战、操演,对于火器部队的三板斧也是了然于心。看着鳌拜这样的阵势不由得他阵阵冷笑。

    “辽贼没有携带火炮前来,如何能射开咱们的阵势?何况,铳管发射之后装填起来实在费时。他们这么长的铳管,怕是比火炮还要费时费力!”张天琳用手中马刀指着远处清军的阵型,对着身边几个原大同镇的参将、游击等将领指点着,口气之中颇为不屑。

    “尔等的兵马只管远远的列于百步之外,待他火铳打过一轮之后,便冲上去大砍大杀,夺取他的马匹旗号辎重。本将军自是重重有赏!”

    和许多的大顺军将领一样,张天琳还是习惯于按照“作战时贼阵五重,饥民处外,次步卒,次马军,又次骁骑,老营家口处内”的传统,将自己最核心的精锐主力摆在己方阵势的最核心位置上,让原大同镇明军降兵列阵在最前线和左右两翼。这一点,他和清军将领的习惯倒是相同。清军在关外作战时,第一波先驱汉八旗作战,第二波驱蒙古部落兵作战,第三波驱东北各部落兵作战,第四波驱蒙古八旗作战。最后才是八旗满洲的军队上阵。如今在关内,降兵更多,已经有了绿营的编制,炮灰自然是更多。

    在张天琳看来,鳌拜列阵于前的应该就是那些明军炮灰,自己不妨以炮灰对炮灰。等到你的火铳打得一轮之后,我再挥军杀上去,用大刀长枪和你说话!

    几名参将、游击带着各自的兵马暗自心怀不满的在清兵阵前列开了阵势,一直推进到了百步之外方才停住了脚步。在他们看来,这个距离是在敌军没有火炮的情形之下,最为安全的距离了。

    鳌拜看了一眼镜头里的顺军,沿着大路密密层层的列开了近万人的部队,不由得泛着油光的大脸上狞笑几下,“你们既然急着来送死,那么本巴图鲁便成全你们!”

    “抬枪准备!”

    一声令下,各队的队官立刻在队伍里奔跑着,往来检查督促发射前的准备。看着一杆杆的抬枪被充当支架的兵士稳稳的摆放在肩头,装填手拔去了塞在铳口的枪头帽,代表着装填完毕的双手交叉挥舞手势连连。

    “开火!”一声号角响,几声皮鼓敲。最前一列的二百杆抬枪一齐射击,一条火龙便在烟雾之中升腾而起。

    二百枚粗大沉重的弹丸被火药硬生生的推出长长的铳管,直奔大同军的阵型张牙舞爪而来。

    几个参将游击脸上的讪笑还没来得及完全形成,转眼间便凝固在了肌肉纹理当中。原本以为火铳飞不到的距离上,自己的兵丁却被飞蝗般掠过阵势的弹丸打得七零八落血肉横飞!更加缺德的是,那些弹丸击穿了一列兵丁的阵势还不算完,余势未了,又趁势连续穿了两列阵势,这才去势颓唐。

    “清兵这是用得什么?”

    几个参将和张天琳都被这初临战场的抬枪威力惊住了,百步的距离上能够够得着自己的兵丁不说,居然还能连续击穿几层人?如此强悍的火器,如何咱们没有见过?便是向来以善用火器著称的南粤军当中也未必有如此狠劲的火器吧?

    第一列的抬枪射击完毕,原地不动,后面两列抬枪各自上前开火,两轮射击之后,在前锋列阵的原大同镇兵马已经隐约有弹压不住的趋势。也难怪,第二层抬枪开始射击的时候距离又向前推进了几步,射程与威力自然更是刁毒狠辣了些。刚才还在自己身边低声有说有笑的,商量着砍了眼前这些清兵之后领到赏钱回去改怎么吃酒赌钱的同袍兄弟,转眼间身上脑袋上一个巨大的血窟窿往外喷涌着血浆和碎肉,不时的有同袍兄弟闷哼一声身上便中了一弹,两股血箭从身体两侧飞出,人便向后一仰,倒地不起。这可怕的而一幕如何能够让这些兵丁继续保持战斗下去的勇气?

    抬枪射击完毕后,数以千计的火铳兵冲到了阵前,朝着大顺军的队列平举起手中火铳。

    “预备”

    看对面一千几百杆火铳密密层层举起,在大顺军阵前残余的士兵眼前一黑,头脑中一片眩晕,有那胆小的而两腿一软,一股热流便从胯间夺门而出!刚才只是以二百杆大火铳打了三排,咱们的兄弟便损失惨重,如今这么多的火铳一拥而上,还有咱们的活路吗?!骤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声响起,大同镇的兵马集体崩溃。

    “不许退!不许退!”

    张天琳令他手下的兵马冲到溃败的队伍跟前挥动着刀剑将几个冲在前头的败兵就地斩杀,但是,这样的镇压己经毫无意义,整个前锋和左右两翼的兵马已经彻底溃烂,他被乱军裹胁,不得不在老营亲兵的保护下向后退去。

    “等老子退到大同府,再好好的和你们这些狗贼见个真章!”张天琳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

    但是,荒野里骤然响起了如雷般的马蹄声,他的亲将脸色不由得变得惨白,“将爷!你看!你看!是吴贼的兵马!”

    在通往大同府的官道两侧,却是两股洪流般的队伍,山洪暴发般狂暴而来,看旗号正是前大明山海关总兵,如今的大清平西王吴三桂的军队!

    “快走!进了大同城再说!”

    张天琳狠狠的照着马屁股抽了一鞭子,带着大队人马往大同府城方向败退下来。

    但是,远远的望见了大同府城墙了,张天琳却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但是仓促之间又说不出是哪里有什么不对,只得是继续策马狂奔。

    距离城墙越来越近,前面的亲兵却是一声哀嚎,只见大同府的东城门和阳门紧紧的关闭着,城头吊桥高高挂起,城上,原本留守的千余名大同镇降兵各执刀枪守御在城头。

    “流贼!大同府已经向大清归顺了!”

    城头上,几个衣着华丽的大掌柜得意的朝城下被三路兵马紧追不舍的张天琳叫嚣着。

    “你们这群钱狗子!老子早就应该把你们的家都抄了!”

    明摆着,城里的这些晋商掌柜的们趁着张天琳带着军队出城迎战鳌拜之际在暗中串联,收买了守城兵将,向清军献城投降。

    “奴才所部神机营左翼兵,会同平西王吴三桂兵马,一战而胜闯贼张天琳所部,阵斩张天琳。收复大同府城,缴获粮草藏镪无数。又得商民某某,某某某之仗义相助,为大军补给粮草豆料,目下奴才与吴三桂王爷不日便南下往太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