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福禄宴?(再续)
    炮声之中,吴汝义的亲兵用充满羡慕嫉妒的眼神打量着同自己一道赶往刑场的这支队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八百僧兵,全部披甲不说,一半的骑兵一半的步兵,骑兵的战马一色都是喂养的膘肥体壮的口外蒙古马,马上的骑手腰间佩着长刀,手中向上高举着丧门枪,背后还背着火铳,胸前斜斜的悬挂着赭红色的子药盒子,一个个都是头上戴着八瓣帽儿铁尖盔,身上两层甲胄外面是南中胸甲,里面则是一色崭新的棉甲。

    而步兵的装备除了不像骑兵那样拥有三件武器之外,只有刀枪火铳之中的一种,身上的甲胄都是一般无二,队伍当中赫然还拖着几门大佛郎机。如果不是旗号和兵士们头盔下青虚虚的光头,这支队伍不亚于任何一个九边军镇主帅的家丁队伍,甚至更加强悍些。

    要说吴汝义的亲兵也是老营精锐中挑选出来的,又因为他分管着闯营之中钱粮甲杖收支发放的大权,他的亲兵自然算是眼界开阔装备豪华的,但是比起这些几乎武装到了牙齿的僧兵,(嗯?似乎又有哪里不对了。)却是有些相形见绌。

    自从到了伏牛山,大批的杆子、土寇、刀客、马匪、饥民来投,闯营的队伍扩充的极快,虽然不停的打造、购买甲杖刀枪,但是供需矛盾仍旧十分突出。

    为了能够在各位吹胡子瞪眼要求自己的部队尽快换上上好的南蛮装备的将领面前交代过去,经过李自成首肯。吴汝义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撒胡椒面。他将一套完整的南中步兵或者骑兵装备发下去,盔甲、刀枪、火铳、鞋袜一样不缺,但是,你们却要装备至少三个人,如此一来,各营的精锐虽然都有了南蛮的装备,但是往往是缺这少那,真正能够用得上全套盔甲刀枪的,也只能是将领们的亲兵和老营的精锐。

    就这。这些人还未必能够拥有火铳。

    如此一来。闯营的这些精锐战士,看着和自己一道行军的这群僧兵,如何不眼馋?如果不是碍着军令,只怕沿途的闯营士兵会蜂拥而上。将这群和尚的盔甲刀枪尽数缴了。立刻握在自己手上!

    &持师傅请放心。虽然福王今日必死无疑,但是闯王早已有军令在,斩首之后首级悬挂于宫门前华表上。示众三日。今日大和尚可以将他的尸身先行收敛,待三日后再行将首级收走。闯王严令,不得损毁折辱。”

    &弥陀佛,闯王大仁大义!”

    道济和尚口中念着佛号,朝着吴汝义双手合十深施一礼。眼睛却是满怀谢意的望着永信和尚。

    &信大师傅,能够数百里不辞辛苦星夜前来共襄义举,闯王知道了想必也是欢喜的。”

    这次为了保住庙产和禅林,永信除了悄悄的给前来围城的闯营送了三千多石粮食,上百石的油盐之外,更悄悄的派人将历次吴汝义、张鼐等人在开封购买军器火药时付给他的禅林寺庙的保管费,一共一千副甲胄,二千杆刀枪,火药五十桶如数送回。

    &营吊民伐罪,解救中原百姓于水火之中,敝寺上下感念莫名,无以为报,些许物品,请闯王赏收。”这一举动得到了李自成的大为赞赏。

    如果没有这个关系,永信和尚敢向李自成为福王求情,请李自成允许道济和尚为他收尸?

    即便是如此,永信和尚还是准备再下一个重注。

    他已经看得清楚,洛阳这样的城池都保不住,开封等地也是危如累卵,这个时候不在李自成这边烧锅,更待何时?

    炮声中,刑场上又一次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叫喊声,却已经是将福王五花大绑,并将他的松散的头发挽到头顶,插上亡命旗,推到在监斩台前,第三次炮声一响,站在犯人左边的刀斧手用左手将犯人的发髻一提,同时喝道“跪好!”说时迟,那时快,人们只看见阳光下一道白光一闪,数十颗头颅齐齐的在半空中飞了出去,一股股鲜血迸出三尺以外。

    担任行刑的这个刀斧手向前两步,弯腰提起来福王的头,走到监斩台前高高举起手中朱常洵的人头,请李自成等人验看。这算是完成了斩讫报来的流程。遵照李自成之前的军令,这头将带进城去,悬挂在宫门前的华表上,即古人所说的“枭首示众”。(挂华表?作者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

    在刑场中间担任警戒和维持秩序的步兵都撤到监斩台下,将福王的尸首摆在预先备好的一个一人多高的木架子搭成的平台上,供洛阳听观看福王的尸体。在前边的百姓们一拥而上,立刻将福王的衣服和裤子剥得精光。更有人意图跳上高台将福王的心肝等物取走,按照民间迷信的说法,除了人血馒头可以治病以外,这些凤子龙孙身上的头发、肉和内脏更是千年难寻的治病良药,一时间,后面的百姓向前蜂拥而来,前面的百姓想要攀上高架,整个监斩台前混乱不已。

    &砰砰!”

    随同道济和尚、永信和尚前来的数百僧兵齐刷刷的朝天打了一个齐射,一个个如同庙里的怒目金刚一般。

    &王在此,尔等胆敢如此放肆!”

    永信大和尚一副忠肝义胆的神情,比之跟随李自成南北转战的刘宗敏、李过、袁宗第等人都要强过几分,更不要说新近投效不久的宋献策、李岩兄弟等人了。

    早有吴汝义上前向李自成禀报,为其引荐永信大和尚。而一旁的道济和尚则是在闯营士兵的护卫下,手执李自成的令箭上前将福王的尸身成殓起来,运回承恩寺中停放。准备数日后与首级一道下葬。

    十三年冬,李自成连陷永宁、宜阳。明年正月,参政王胤昌帅众警备,总兵官王绍禹,副将刘见义、罗泰各引兵至。常洵召三将入,赐宴加礼。越数日,贼大至,攻城。常洵出千金募勇士,缒而出,用矛入贼营。贼稍却。夜半。绍禹亲军从城上呼贼相笑语,挥刀杀守堞者,烧城楼,开北门纳贼。常洵缒城出。匿迎恩寺。翌日。贼迹而执之。遂遇害。两承奉伏尸哭,贼捽之去。承奉呼曰“王死某不愿生,乞一棺收王骨。棆粉无所恨。”贼义而许之。桐棺一寸,载以断车,两人即其旁自缢死。王妃邹氏及世子由崧走怀庆。贼火王宫,三日不绝。事闻,帝震悼,辍朝三日,令河南有司改殡。

    &是明史之中关于李自成破洛阳之后的记载,那种所谓的福禄宴的说法,纯属扯淡,按照某个驸马将军的作品中所描述,李自成军队之中,六十万的骑兵,四十万的步兵,每日用人血饮马。一个成年人体内血液才多少?正常人体的血液总量大约占到人体体重的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八,也就是说,一个体重六十公斤的人,他身体的血液有3600到4800ml。而一匹马一天的饮用水是多少呢?至少三十升!我的天!这尼玛得把当时整个地球的人都宰了也不够饮马的啊!)

    来观看杀尚书、杀福王的洛阳老百姓熙熙攘攘的往四处散去,人们转过头望着这威武森严场面,情绪振奋,感慨万端。有一个花白胡须的庄稼老头小声叹息说

    &这个杀场,自古以来只杀老百姓,不知屈死了多少性命,从来连一个官儿也没杀过,今日却要杀王了。连福王也可以杀,从前我连想也不敢想!”

    旁边一个生着连鬓胡子的中年人用鼻孔哼了一声,接着说“管他妈的啥金技玉叶,龙子龙孙,封王封侯,为官为宦,平日作威作福,耀武扬威,骑在老百姓的头上过日月,只要犯到闯王手里,都不值一个皮钱。在永宁,不是已经杀过万安王么?别看福王是‘当今’的亲叔父,一刀下去,喀嚓一声,同样脑袋落地,血溅黄沙,尸首扔给狗吃,有个锤子的‘福大命大’!”

    那边道济和两个王府里的太监哭哭啼啼的将福王的尸身成殓起来不提,这边李自成却与永信和尚言谈甚欢。

    &牛山的矿兵,登封的僧兵,嵩县的毛葫芦兵,这豫西的三大名兵,如今我闯营之中都齐全了!”

    永信和尚一上来,便将这八百装备齐全武艺出众的僧兵双手奉上,连同那几门大佛郎机一道请李自成笑纳。

    对于这样一支武装到牙齿,且又精熟武艺的力量,自然李自成没有理由拒绝,当下除了好生夸赞了一番永信和尚之外,少不得给了他一个登封营的营号,允许他在登封一带活动。同在登封一带聚众数万,攻破登封县城的土寇李际遇作战,以保一方平安。

    &个蓝翔技校的同学很是愤怒的用铲车丢了一堆砖头过来,几乎能够给作者盖一间房子了。“你胡编乱造了这么多,我一直在忍着!今天你编的也太离谱了!居然让出家人有了李自成军队的番号和职务,让他在那一带活动,这到底是出家人还是成了土匪?!”)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有道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土匪即是和尚,和尚即是土匪。要知道,在几百年以后,给登封这座大禅林带来灭顶之灾的,大家都把黑锅丢给著名的倒戈将军石友三,可是石友三也有一肚子委屈啊!当时庙里的和尚已经不是和尚了,你几时见过有枪有炮的和尚?似乎这座庙里的和尚应该是靠着一条木棍打天下,还有所谓的七十二门绝技吧?就算你们的棍法号称是三分棍法七分枪法,可是到底还是有一层棍法的皮啊?玩枪算是什么好汉?可是,这庙里的和尚不但玩枪玩炮,为首的主持居然还有一个团长的职务,以庙宇为基地和石友三作战,这样一来,石倒戈不烧你的庙都对不起你!似乎,校长在平息商团叛乱时也是一把火把广州的商业区给烧了一半吧?别说是这个向来名声不好的石倒戈,就连被吹嘘的天上少有地上难寻的巴顿。不也是不知道摧毁了多少意大利半岛上的修道院?”)

    &僧来的匆忙,加上敝寺贫困,仓促之间只得带来些看门守户,洒扫庭院,挑水劈柴的粗使僧人前来供闯王驱策,若是稍加时日,小僧定当带领更多高手前来为义军助阵!”

    在为永信和尚、刘见义、罗泰等人举行的欢迎接风酒席上,众人谈到了武学,在场的人除了宋献策和李岩兄弟之外,无一个不是在尸山血海里滚出来的。即使是李岩兄弟。也是素来喜欢谈兵弄剑之人。如今遇到了号称禅宗祖庭、武学正宗的禅林住持,未免要讨教谈论一些。

    见有人询问,永信和尚少不得先要大肆吹嘘几句。将精心挑选装备出来的僧兵精锐,说成了似乎是只会挑水劈柴的粗使沙弥。借以吹嘘自己的实力来制造烟雾假象。

    正说话间。负责闯营伤兵救治的郎中头目。军中有着“老神仙”之美名的医生尚炯尚子明巡视伤兵情形完毕奉命到了福王宫中来参加这场酒宴,见医生到了,李自成等人纷纷停杯不饮。同他打招呼询问情形。

    &打洛阳,咱们的弟兄一共阵亡了一百又三十二人,受伤的四百六十七人。要是都是这样的伤亡,只怕闯王扫平整个河南八府,我这个郎中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同众人打了一圈招呼,医生将洛阳战役的伤亡情形向在场众人讲明,也是顺便向几个新人炫耀一下实力。当然,这其中是不包括河南本地义军一斗谷、瓦罐子二人的部队伤亡情形的。

    果然,听得了医生的这番话,在场的永信、罗泰、刘见义等人不由得半是后怕,半是欢喜。怕的是,攻打洛阳这样的城市才伤亡六百余人,这闯营如今的实力该是多么强大?欢喜的是,和这样的军队在一起,自己的前途才有保障!

    打定了主意,永信和尚晃动着新搽了蜂蜡亮堂堂油光光的一颗秃头,满脸肉丝里都是笑意的同医生攀谈,少不得又送了几个他庙里历代和尚流传下来治疗跌打损伤刀枪外伤的药方子给医生,(哦,不知道有没有大还丹?)拉着医生在他身旁坐下一同饮酒说话。

    众人的话题很快便转移到了如何处置在洛阳缴获的这么庞大的一笔财富。

    其实,大家的心里都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只是要等着李自成拿个决断。那些粮食、布匹、骡马、盔甲刀枪等物自然不用说,除了养活全军消耗之外便是拿来赈济灾民。金银珠宝类的东西也好说,虽然说这些东西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但是却是能够换来衣食,也是极好的东西。

    麻烦的就是那些古玩玉器书籍字画瓷器家具等物。

    &王,照着我老郝的意思,索性咱们就来个趁热打铁,借着刚刚打下洛阳弟兄们士气正盛,向东横扫过去把那东京汴梁城也拿下来,就像那话本书里说的,杀到东京,夺了鸟位。”

    郝摇旗的话说得虽然粗俗,但是却正是说出了闯营众将的心声,除了看好开封城中的财富和一连干掉两个亲王的声势,李自成等人正是看到了开封的位置。

    一条黄河,悬在开封头顶,虽然是危险,但也给开封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财富。

    这一点,熟悉河南地理民情的李岩、宋献策等人在向李自成介绍开封重要性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指出过。占了开封,最大的收获不是在于城内的子女玉帛,而是在于控制了黄河,进而可以截断运河,将崇祯的粮食袋子给他戳漏。

    &吴,小鼐子,你们两个辛苦一趟,今晚便领着骑兵出发,顺便带上一百新来的僧兵兄弟,到开封去,一来联络内应,二来和那边咱们的朋友说一下,咱们闯营如今有钱有硬货,让他们赶快预备货色,只怕他东西少,不要担心咱们没有钱给他!”

    见李自成准备攻取开封,刘见义和罗泰二人立刻起身自告奋勇,准备领着本部人马到开封去联络城中官兵献出城池。而正与医生尚炯讨论各种药材在治疗外伤之中的用途所在的永信,对于攻打开封这样制造杀戮的行为不是那么感兴趣,他关心的却是那许多的珠宝字画古玩家具瓷器等硬货。

    看来,得再露上一手了,否则,这么大的一注财香贫僧却一点沾不上手,岂不遗憾的很?

    但是,急切之中却又一时想不出什么可以在众人面前显现自己本事的,除了可以向李自成说自己可以劝说大相国寺、铁塔寺等处僧侣相帮着献出城池?这无异于与刘见义等人的主意冲突了,既得罪了人,又显不出佛爷的本事,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讨论救死扶伤之术谈性正浓的医生尚炯一句话,如同清风一阵,吹走了永信脑海中的迷雾。

    &兄,这彰德府所出的龙骨,当真止血效果那么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