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上古遗物
    &古奇冤,构陷儒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悔不当初,佛祖知道。”

    十多年后,当永信和尚背负着满身骂名而圆寂前,在四面漏风,一盏残灯的茅檐草舍内含恨写下了这四句偈子,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人生总结。

    被天下读书人唾骂了十多年,背负着名教罪人的大头衔,他如果知道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当年打死他,他也不会给李自成出那样的主意。

    &王,敝寺僧众为了强身健体看家护院,少不得要演习一下拳脚,操演一下兵刃,这样一来难免便有伤害。僧众们在为了疗伤配制药物之余,发现产自彰德府一带的龙骨用来止血效果最佳,而且僧众们发现,上面带有字符的为其中上品。小僧一时好奇,也曾经找来看过。”

    这些所谓的龙骨,其实就是乌龟的腹甲以及牛的肩胛骨,在产地彰德府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安阳县小屯村的洹河南岸田庄,村人於耕种时,在土层中掘出一些龟甲兽骨碎片,其中大部刻有奥难辨的文句。无意中让它们重见天日的农夫们,把这些为数不少的骨头当作药材,卖给药铺。而后又辗转到了永信和尚眼前。

    很快,这些上面有着类似于字的龟甲和牛骨,便成了永信住持方丈内的玩赏之物,经过一段赏析之后,突然间心有所悟,这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古物,如何不能成为敛财工具?

    于是,在永信大师和他的团队巧妙设计之下。这满是字体画符的龟甲和兽骨,被起了一个很有气势的名字,龙骨文。专门用来忽悠那些到庙里来求签问卜的善男信女,当然也得是看看布施情形和写在缘簿上的数目而定的。

    世道混乱,无数人都是朝不保夕。人在对自己前途命运不能把握的时候便将希望寄托在神秘力量上。这龙骨文恰好是应运而生。

    一时间,为永信住持带来了滚滚财源,登封县境内的良田几乎都被前来的善信们买了来布施给了他的寺庙。

    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适应形势的发展,永信还潜下心来仔细的对这些龙骨下了一番功夫,并且编了一本龙骨文小考的册子,发给手下弟子和执事心腹僧人们。

    照着永信住持的主意。那些珠宝字画善本书籍等物。乃是一锤子买卖,卖掉了,也就没有了。“倒不如派人悄悄的到彰德去,拿些粮食银子。在那里大量收购采办龙骨。然后。转手卖给南蛮商人便是。只管告诉他们,此乃上古遗物!乃是万年之前留存的。”

    这个法子,比起郝摇旗等人建议的不分青红皂白。只管将攻克城池县镇山寨之中的富户、小康之家统统洗劫干净,拿着财货去换取购买所有义军需要的东西的建议看上去要合适多了,最起码不会得罪所有的人。

    而之前一斗谷和瓦罐子等人在豫西山区采取的扒坟掘墓的手段用来筹措军饷的做法,同永信和尚的建议比较起来便显得十分下作,而且有损阴鸾。

    听得了永信和尚的建议,不由得李自成对于自己入河南之后开始接纳读书人的做法大为得意,“读书人就是不一样,不管他是和尚还是流氓,至少是有文化的!”

    牛金星、李岩等正途出身的读书人对于永信和尚的这个建议不置可否,不过,闯营之中另一个读书人宋献策却有些不太高兴了,从李自成的表情当中,他明显感觉到了危机。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口念佛号身披袈裟的大和尚,乃是江湖上的同道中人。否则怎么会有如此的手段和套路?

    那边永信和尚正在得意的同医生尚炯聊得热火朝天,忽然眼前一花,一张类似于猿猴的脸出现在了永信的桌子边上。

    却是借着起身劝酒的功夫,宋献策来到了永信的酒桌上。

    &持师兄,合字?”宋献策同永信干了一杯之后,向他亮了亮酒杯的杯子底,猛不丁的抛出这么一句。

    这是江湖春点之中的黑话,当江湖中人遇到了疑似同行的人之时,便用这样的话来盘道。

    &军师,不错,咱们并肩字。”永信和尚脸色不变,借着灯火的摇曳,遮住了五官神情。

    原来如此!宋献策脑海之中飞速旋转,他决定要进一步的谈谈这个和尚的底,再决定是拉拢他成为自己的盟友,还是想办法除掉他。

    &受头子,马上就要填瓤子了,填完了瓤子到我那里去喝叶子。咱们聊聊储头子的事。”

    (“先喝酒,马上酒席结束就要吃饭了,吃完了饭到我那里去喝茶。咱们聊聊怎么弄银子的事情。)

    &字,尖的团的?”(朋友,真的还是假的?)

    &兄,当然是尖的!”(师兄,当然是真的!)

    数年之后,当收购了海量龙骨的南中商人将这件事情的后果显现出来时,曾经自以为遇到了钱多人傻的羊牯的永信住持和宋献策宋军师顿时傻了眼。

    &谓的三代盛世并不存在!请看根据永信长老提供的龙骨文小考考证出的三代原貌!”

    &代盛世是什么?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代!”

    以吸引眼球为主要目的的标题,一个个劲爆的出现在了江南各处的日报、周报、商报的副刊上,大量印刷精美的书刊摆放在各处的书店里。

    虽然很快这些书就被江南士林联合抵制,大量买下之后被一把火焚烧掉,嗤之以歪理邪说的帽子,但是这个说法带给江南读书人心理的震动是巨大的。

    原来,所谓的尧舜禹时代并不是什么盛世。

    就连春秋战国都不如,好歹那个时代还有竹简。而尧舜禹时代只能刻在龟甲和兽骨上。而且除了关於占卜某时某日的吉凶、祭祀(常卜要杀多少人、多少牛、羊、犬等牲畜)、征伐、狩猎和年成的丰欠以外,还有占卜天气风雨、出行、生育、孩子、疾病等等。大部分都是殷商王室占卜的纪录。商朝的人皆迷信鬼神,大事小事都要卜问,有些占卜的内容是天气晴雨,有些是农作收成,也有问病痛、求子的,而打猎、作战、祭祀等大事,更是要大肆的斩杀俘虏和奴隶作为祭天的贡品,这种事情似乎只有那些山野蛮荒之地的未开化野人才这样干吧?

    当年诸葛丞相南征时不是在泸水边上用馒头代替了人头吗?怎么号称三代盛世的贤君圣主,如何还是如此蛮野?

    很多读书人心目中的殿堂崩塌了。无数人中夜恸哭不已。更有那读书读得傻了的措大,一怒之下冲到私下里出售这些被士林列为**的书店,一把火将店铺焚烧掉。

    不过,这些事情。崇祯十四年的二三月间的永信大师和宋献策并不知道。他们只是看到了派人用粮食按照一斤粮食换五斤龙骨的价钱换回来的龙骨。被那些南蛮商人用一斤龙骨换五斤盐的标准收购走,心中不由得暗自欢喜,这样的暴利也丝毫不比劫掠州县差到哪里去。

    。。。。。。。

    二月间。对于崇祯来说,不知道该当如何面对这纷繁复杂的情势。

    先是正月里李自成攻破了洛阳,杀了他的亲叔叔福王,坊间竟有谣传说是因福王不肯出资财犒赏三军而至城破身死,逼得崇祯麻衣芒鞋到太庙去哭告列祖列宗。接着,二月里,又传来了李自成乘胜追击,以得胜之师兵至开封城下,准备再接再厉,再度攻破一座名城,斩杀一位大明亲王。

    面对着城墙坚厚五丈的开封城,农民军以洞车掩护那些伏牛山矿兵对城墙展开土工作业,准备在城墙上挖开洞穴之后或是填充火药放迸,或是挖取城墙里面的夯土之后将城墙挖空,然后用绳子拉倒留下用于支撑的土柱,令城墙坍塌。不想自己变成与王胤昌一样下场的巡按高名衡督率城中军民上城固守。而城中的周王朱恭枵也不愿意自己成为第二锅福禄羹,便拿出库金百万两,招募壮士杀敌,并将王宫储存的粮米拿出做米饭以饷军。

    最要紧的是,此时的开封官员将佐们都暂时收起了发财的心,不敢太过于克扣、飘没这些军饷粮食。这才勉强守住了开封。

    而河南副将陈永福父子背城而战,杀义军二千,李仙风督将游击高谦驰救,又杀义军七百人。陈永福之子陈德,更是以一张铜胎铁臂弓箭射李自成,只可惜射程太远,只是勉强射中了而已。李自成军遂退走密县。开封解严。

    按下葫芦浮起瓢。

    刚刚有了李自成撤围开封的消息,暂且让崇祯稍微的出了一口气,一个个关于张献忠的坏消息又接踵而至。

    先是正月十五,也就是李自成攻破洛阳那一天,官军追张献忠至开县。杨嗣昌自率军队到云阳,其余诸将至开县黄陵城。总兵猛如虎、参将刘士杰迎战。刘士杰率军深入战阵,所向披靡。张献忠登高望见无秦人旗帜,而左良玉军无斗志。乃选壮士潜行于沟谷中,乘高大呼驰下。左良玉兵先溃,刘士杰及游击郭开、猛如虎之子猛先捷皆战死,只有猛如虎突围逃出。

    紧接着,二月初五日,张献忠攻克襄阳城。当时,杨嗣昌以襄阳为军府,饷金、甲器各数十万皆聚于城内。每门设副将防守。张献忠出川后,一日夜驰三百里,道上杀杨嗣昌使者,取其军符,以二十八骑进入襄阳城。夜半火起,居民望见火,以为满城皆贼,夺门出城,城溃。张献忠执襄王翊铭于南城楼曰“吾欲借王头,使杨嗣昌以陷藩伏法。”襄王朱翊铭与贵阳王朱常法皆被杀。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大明王朝先后丢失了两座重镇,两位亲王被流寇所杀,这对于崇祯和满朝文武来说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面对着朝堂之上崇祯的愤怒和咆哮,满朝文武大员们一个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亚赛庙里的泥雕木塑一样。鸦雀无声。

    开玩笑,谁不知道眼前这位皇帝为了尽早剿灭流贼,扫平辽东叛逆,已经到了一个操之过急,甚至是丧心病狂的地步,恨不得今天晚上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等巨寇头目首级便被献之阙下,明天一早便告收复了沈阳。

    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各处的督抚大员,管你是什么剿贼总理还是总统只要是剿贼不利,或者是打了败仗。一律罢官下狱。如果说是操切了些倒也罢了。关键是,眼前这位皇帝除了欺软怕硬之外,更是有些偏心眼。

    同样是打了败仗,督抚大员么。一道圣旨便下了。你就会被锦衣旗校拿问进京。可是,像左良玉、贺人龙等军头,多少次畏敌如虎。临阵脱逃,劫掠州县,都是丝毫罪名没有,顶多是下旨申斥几句。

    除了欺负文官手中没有兵马之外,更多令朝中官员不满的,便是皇帝的偏心眼。

    以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的郑崇俭,当日张献忠反了,督师杨嗣昌在四川剿贼兵力不敷使用,便檄调他所部秦军入川会剿,结果在玛瑙山击败张献忠后,郑崇俭便撤兵回了陕西,二人之间便埋下了芥蒂。十月间,当李自成窜入河南之后,杨嗣昌为了推卸责任,便上奏朝廷,指责郑崇俭不该撤兵回陕西,甚至不该撤围而走,将放李自成出了神农架大山的黑锅结结实实的扣在了郑崇俭头上。年前便被削去了官职,等候处置了。

    这还是对待朝廷官员的体制吗?这将朝廷官员的体面丢到了爪哇国去了吗?

    朝廷大员们想到了爪哇国,立刻又联想到了那个擅作威福与阉党勾结紧密的李守汉,皇帝命王德化往南中去宣旨,命他带兵北上到辽东军前效力,一去便不见了影子。

    满朝的文武大员无不是打叠起精神准备看皇帝如何处置这位素来在皇帝口中是公忠体国典范的李守汉李大人。

    正在朝堂之上一片死寂,静的如同千年古墓一般,崇祯叹了一口气,知道今天的朝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正准备宣布散朝,自己继续到宫中斋戒向祖宗神灵请罪的时候,在大殿外站班的一名小太监悄悄出现在侧门,朝着手执拂尘站立在皇帝身旁的秉笔太监王承恩使了个眼色,王公公立刻心领神会。

    &这猴崽子,何事唤咱家出来?要是没有要紧事,你仔细慎刑司的竹棍!”

    王承恩口中威吓了那小太监一句,那慎刑司的竹棍之中都是灌了水银,只消得几棍子下去,便是铁打钢浇的人也吃不住。

    &公,要是没有紧要事,便是杀了奴婢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搅您!王公公回来了!告诉您,刚才有人飞马从天津前来送信,王公公已经在泥沽登岸,正往京师而来!”

    &同王公公一道前来的,还有李伯爷的大小姐,押运着两年的钱粮和无数甲杖军器!更要命的是,王公公此番回来,将缅甸莽应家族的他隆王一并俘虏,进京献俘!”

    &了这些,更有无数海外奇珍异兽献上!其中最珍贵的据说是一对上古神兽,唤作白虎的便是!”

    &婢知道了这个事,立刻脚不敢沾地的向公公您来报个信,也好让您有个预备。”

    那小太监满脸都是忠心的向王承恩表着功。

    王德化和王承恩虽然都是太监头子,阉党领袖,在对付那些东林、清流御史的态度上是一致的,但是要是说他们内部团结的像一块铁板,这个,不要说各位看书的朋友不信,就连王德化和王承恩自己也不相信。

    就在半个月前,王德化命心腹小太监送报捷表章到京师,顺带着将那令人看了都要流口水的各色时新果品和难得一见的荔枝、山竹、红毛丹等物进献给皇帝之余,也是大肆的在京城之中销售了一番,足足五船的时新果品,照着八两荔枝一块银元的价钱销售出去。

    正值正月里各处勋贵大臣们要彼此走动,请吃春酒的节骨眼儿上,一时间搞得满城惊动。似乎在请客的大红泥金帖子上不写上一句,“有南国佳果至,欲与先生品名赏之”的字样,都不好意思发出去请客。

    这样暴利的生意,他王德化可不曾在书信里提到过一句。如果不是随同进京的福建总兵郑芝龙仗义,分了一船的份额出来给王承恩,只怕王承恩也摆不平手下的太监们了。

    这么难看的吃相,自然是令王承恩心怀不满,他手下的心腹们更是群情汹汹,摩拳擦掌的准备对王德化一系的人马开战,但是被王承恩强力压制了下来。

    如今,王德化带着如此巨大的成果归来,正值朝廷被中原腹地的流寇搞得焦头烂额之际,朝廷太需要一场胜利来提振士气刷新人心了!

    &上!且慢退朝!奴婢这里刚刚接到了最新的消息!宁远伯李伯爷有报捷文书并钱粮,已经在泥沽接驳转运!”(。。)

    &继续请收藏了本书的朋友们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