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诱其冒进逼其分兵!
    &东战局,圣上忧切,夙夜祗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国危主忧,为人臣子,敢不肝脑涂地?如今圣恩浩荡,大军云集,有宁远伯相助粮饷器械大军无饥寒之虞,亦有本镇忠勇将官在此,更有邱巡抚、张监军等诸公赞画军务,勤送粮饷,何愁东事不靖,诸奴束手就擒?张年兄,这是日前兆阳郡主押运粮饷至宁远时奉父命为本督送来的武夷山大红袍,请年兄品鉴一二。”

    张若麒品了两口之后便少不得要大加赞赏一番,而洪承畴更有命人取来一罐用锡质罐子包裹紧密的大红袍茶叶交予张若麒的亲随的一番做作。

    两个在历史上都是几次三番的换了老板的家伙在完成了上述官场上的规定动作时候,接下来便是要进行自选动作的比赛了。

    &今宁远各军士饱马腾,健儿急于立功,且又粮饷充足,不知大人做何等部署?”

    虽然眼下宁远各军各镇的粮饷是有提督南漕太监们负责发放,但是作为监军的张若麒,还是有办法了解到运到宁远的粮饷数量的。

    足足两年的上供钱粮!为数多达近百万石的上好粳米,近百万元的银元,还有那些南中商人、广东商人、福建商人海运前来堆积如山的各色甲杖兵器军装罐头等物,足以让宁远前线各军击溃当面的敌人,打通往锦州的粮道,进而解锦州之围。

    当日施郎带着炮船掩护粮船往锦州运粮时,张若麒也看到了大小海船在大凌河上往来自如。炮船上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大凌河两岸,令远处的清军不敢造次拦阻的场面。当时他便有将这些船只截留下来,用来运输至少一镇辽东兵马往锦州城中去,以加强锦州兵马,里应外合一举攻破清军济尔哈朗部的想法。

    奈何这样一来,一者得罪了南粤军,二者到时候功劳如何计算?此事只得胎死腹中。

    &前京中有信来,言杨文弱所部劲旅神机营副将吴标的模范旅已经自重庆府登船出川,算算日子,应已经在襄樊、沙市等处上岸。启程往辽东来。若是该部到此,我军胜算更大些!”

    原来洪督师在等那支模范旅的到来!怪不得近日来提督粮饷的太监们一个个鼻孔朝天的,原来是这支与宦官关系**的军队要到了!张若麒心中不由得鄙视了一番。

    &师大人的意思,是一旦模范旅到了。我军便可出击?”

    &错。正是如此。军情有说。开春以来辽东缺粮,沈阳城中一石粮米便要数十两白银。虽有奸商贪图暴利走私偷运粮草到辽东,黄太吉又向朝鲜勒逼数万石大米。奈何其军马大多在锦州一线,消耗庞大,上述粮米不过杯水车薪。东奴已呈现颓乏之势,正可以缓缓图之!以防止其狗急跳墙,窜扰京师。”

    &人英明!此举正好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虽然张若麒是陈新甲的心腹嫡系,派他在辽东前线监军,就是督促洪承畴迅速进兵。但是洪承畴的这一布置,却是令张若麒敛手拜服。

    大明官军的统帅在算计清军,算计友军,而此时的盛京城中,清军的统帅们,也同样在算计着明军。

    清人对情报一向重视,情报收集也非常详尽,大明有哪些重要将领,哪些重要官员,倾向如何,能力如何,都有一一记录在案。通过这些情报,再对战场态势进行判断时,便可以做到心中了然。此时辽西一带,严防细作,又兵马云集,情报传递不易,由海道进发,再好不过。这些清军细作,也有大量的大明官将为他们作掩护,使得情报传递顺利。

    &军又有大批粮饷补给运到,且又有精锐敢战之师前来,这该如何应对?”

    对于明军这样的大动作,黄太吉为首的清军高层们极为重视,特别是发现了水师船只在锦州围困战之中的四两拨千斤作用之后,登时是大为哗然。原本以为是天堑的大凌河,却成了锦州城中守军与宁远明军之间的一条脐带,通过这条脐带,大量的守城物资被源源不断的运进城中,令花了年余时间,耗费了无数人力物力修建挖掘而成的长壕顿时成了摆设!

    特别是那支曾经在长清与两白旗、两红旗大战连场的军队到来更是令满蒙亲贵们为之心惊胆战。

    面对着盛京城中亲贵将领们的躁动不安,黄太吉一面安抚、申斥那些有些胆怯的亲贵大臣,一面连夜派人将在锦州前线指挥的济尔哈朗、多尔衮二人召回,召集八旗旗主王爷们在崇政殿内议事。

    在听了众位亲王、郡王、大臣们一番恭维,善颂善祷的将他的锦州战略,大见功效,明国果然倾九边精锐而来,若围点打援成功,歼灭明军主力,此后天下任由大清铁骑驰骋大肆夸耀一番后,黄太吉的黑胖脸上却是浮现一层阴霾之色。

    &军声势浩大,且又有南蛮不断海运粮饷器械到此,使得明军不虞粮饷短缺,士气高涨兵势极壮,届时锦州之战。定有一场苦战。明国还好,我大清却输不起,输则有灭族之祸,如何应对,众卿一一道来。”

    多尔衮与济尔哈朗久在前线。最知道锦州当地的情形。

    几次接战下来,虽然明军不曾攻破长壕进抵锦州,但是负责围困锦州的清军明显感觉到,眼前的明军与往常的明军大不相同。就连一贯是出工不出力的关宁军,也是打得极为狠辣,几次几乎被他们冲破营垒,直逼锦州。

    二人都希望皇上尽快派出援军,总兵力最好不要少于十万,特别济尔哈朗更建议皇太极御驾亲征。

    他说道“我军盘据锦昌堡,乳峰山一带。前有明营,后有锦州之敌,此为腹背受敌之势。洪承畴几次往救,每每自南山向北开炮,祖大寿则从锦州城头向南开炮。奴才麾下健儿如何以血肉之躯抵挡炮子?何况,洪承畴那蛮子,更有重达三十斤的炮弹,一发过来,登时便是一片血肉模糊!我军前后被击,无地容身。然不扎营二处。又无围困之势。现明师倾国而来,前线大军,兵力不敷使用,形势非常凶险!此战关乎大清国运。奴才恳请皇上。御驾亲征。”

    镶蓝旗主济尔哈朗。此时四十余岁,在清国素有处变不惊,有勇有谋。谨慎稳重之议,他都这样说,显然锦州之势,确实危急。

    不过他要求皇上御驾亲征,还要求锦州兵力不得少于明军,在殿中各臣看来,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之嫌。

    毕竟清国自崛起后,向来是以少胜多,一万兵力对阵明军三、五万是等闲,他要求前线总兵力不要少于十万,这是什么意思?

    何况,前线兵力不少于十万,说得简单,十万兵马,便是要八旗扫地出战,而且还要有至少倍数的包衣阿哈前往,这么多的兵力,马匹骆驼,黄太吉拿得出那么多的粮草吗?

    大明地域广大人口众多,又有南蛮以海船大量运输粮食,便是有再多的兵马聚集一处也能养活得起,大清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时不同往日,明军战力不可小视。我大清兵围困锦州来,攻打锦州,松山,杏山各城不下百次,红夷炮狠打,挖掘地道,火药炸城,明军都死战不退。辽人守辽土,他们奋战之心,不会少于我大清勇士。现在十数万精锐到来,更有大批粮饷在,军功赏赐当即便可兑现,士气之旺盛,乃奴才多年征战所未见。如此之强悍明军,岂可等闲视之?要知道输了,我大清就有亡国之忧,怎可轻慢小视?”

    多尔衮的最后几句话,算是切中要害。明军如此疯狂的作战,从意志到士气都是前所未见,其根源便是在于辽人守辽土和粮饷充足,军功赏赐当场兑现这两句话。

    大明边军的斩首功次,一向赏赐丰厚,特别对东奴北虏更是如此,正德年间曾议定,一人独斩首级一颗,着升实授一级,三人共斩一颗,为首者升署一级,为从者给赏银财帛。

    便是二人共斩幼小贼首级一颗,也就是不到十五岁小鞑子,为首者都可以升署一级,为从者量赏。不愿升者,每实授一级赏银五十两,署职二十两。斩杀妇女与儿童,也一样署职给赏,不过要砍到四颗脑袋。

    到了嘉靖年间,斩首一颗者,除升实授一级外,又赏银三十两,所得马匹等物,尽给本人。隆庆年更题准,与大众达贼血战,能临阵斩获首级一颗者,超升二级,不愿升者,赏银一百两,所获马牛货物尽给本人。

    除首级外,大明还有头功、奇功等分别,此并不看首级,只看敌之多寡、捷之大小。阵前当先、殿后、斩将搴旗、擒斩贼首等,都算奇功。上等者,拟升,次等者。拟赏。

    现在大明的功次,是仿嘉靖例,斩首一级,升实授一级。再赏银三十两。

    多尔衮和济尔哈朗便曾多次看到,明军作战之时,将领从中军命亲兵抬出数口箩筐,内中满是用红色桑皮纸包裹的银元等物,在众军面前一一掰开,那些亮晶晶光闪闪的银元在初春的阳光下夺人二目。只要有一颗剃发留辫的人头拎来,当即便有赏钱可以领取。而若是畏缩不前,像往常那样,一触即溃,也有一件好东西相赠,那就是担任督战队的家丁手中雪亮的大刀片。一边是白花花的银子,一面是雪亮锋利的督战队大刀,在这样巨大诱惑面前,那些普通营兵的战斗力立刻爆发,其疯狂敢战的态势不亚于家丁。

    而关宁军之所以从之前的出工不出力,一夜之间变成了英勇杀敌的好汉,其原因就在于辽人守辽土这五个字。试问,今日黄太吉兵围锦州,为的是什么?如果被他攻破了锦州,将兵锋推进到了宁远城下,辽西辽东广大土地只剩下了宁远和山海关几处城池,辽土不存。辽人不在,那么,关宁军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对于这一点,辽西将门集团看得也是很清楚。于是,当初被清军稍一接触立刻变成丧家犬的关宁军,转眼变成了疯狗。

    &只想知道,我大清如何应对?”

    多尔衮道“只要皇上御驾亲征,盛威之下,明虏定然灰飞烟灭。”

    皇太极双目一冷,又转到了济尔哈朗头上。

    济尔哈朗从去年起。奉命到锦州一带与明军作战。也是竭尽全力,了解锦州各处情形,也非常关注大明援军的动静。

    对洪承畴这人,济尔哈朗仔细了解过。知道他很有战事阅历。在辽军中很有威望。比起当年草包杨镐和只会吹牛扬言五年平辽的某人来说,从实战经验到皇帝、朝廷的支持,都强盛过数倍。算得上是个不容易对付的敌手,现在更加上海路通畅,有源源不断的粮草军械军饷支持,洪承畴便更难对付,如果要断他的粮道可是太难了,总不能将大海填平,再挖掘壕沟吧?

    想了想,他说道“明国兵力雄厚,粮草也充足,对付他们,需以谨慎之心,奴才在锦州时,也实地了解过锦州各处地势。”

    在他请求下,黄太吉命人在崇政殿展开了一副巨大的辽西地图,同样绘制精确,以黄太吉为首的满蒙亲贵们纷纷围绕到地图前观看。

    济尔哈朗道“我细作早己探明,洪承畴救援方略,就是与祖大寿商定的‘建立饷道,步步为营,边战边进,解围锦州’之策。洪承畴这人谨慎,两年来,他自宁远数救锦州,每次都是集兵一处,逼以车营,不言轻战,若到时他还是集兵一处,我大清就有可趁之机。”

    &话怎讲?”黄太吉眼中闪动着异样兴奋的光芒。

    &人用兵,重前权而轻后路。若是引诱他离开宁远城池,全军向我锦州扑来,我便有机可乘!”

    济尔哈朗指着地图上,松山堡,杏山堡,塔山堡几个城池,说道“明国的粮草,多集于杏山与塔山等处,到时我大清军,可在松山和杏山间横截大路,绵亘驻营。可如在锦州一样,挖掘长壕,隔断明军联络,使锦州、松山、宁远成为三个孤立的城堡,无法相互援救,这样一来,明军定败。”

    济尔哈郎的见解,其实说穿了就是一句话,逼迫或者是诱使明军分兵,因为只有明军分兵了,建奴军队的单兵优势才能体现出来,他们可以利用他们内线作战,快速机动的能力来抵消掉明军的兵力优势,在一个方向上集中优势兵力兵器将明军击溃消灭后,再迅速完成对其余各路明军的分割包围消灭。

    这说穿了,还是老奴在萨尔浒之战所采取的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战术原则。但是,如今对面的洪承畴,虽然有重前权而轻后路的漏洞,但是却是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绝不分兵!

    &上,奴才也认为郑亲王说的有道理!不过,除了想办法断其粮道之外,我们也可以想法子诱敌深入,令其冒进之后,我军趁机攻击,通过不断的设伏,将这些明军歼灭!”

    &明军还是如洪承畴之略,且战且守,云集松山,我军就趁机偷袭后路的杏山、高桥、塔山诸城,断其粮道。若其分兵,一一驻守杏山、塔山等处,则我大清便效萨尔浒之策,将他们各个击破。他们一一分守各处,兵力薄弱,我大军可乘之机太多了。”

    &上,奴才也有一计,便是皇上遣一路人马间道入关,大肆劫掠,一来,可以因粮于敌,缓解我大清的粮食压力,顺便掠获些粮米钱财人口回来使用。二来,明军若是回师去救,便达到了皇上诱其分兵的目的,若是不救,我大清兵马正好可以在辽东大造谣言,在明军之中造成一个我大清兵多将广,尚有余力的假象。”

    各旗旗主王爷们纷纷开动脑筋,向黄太吉献计献策,一个个战略上的、战术上的意见建议纷纷出笼。

    &先生,请您将各位旗主王爷所说一一记录下来,然后整理成一个条陈给朕。朕要逐一过目。”

    黄太吉眼睛里流露出一代雄杰特有的神色,吩咐身旁的内三院学士范文程。

    &亲王、睿亲王,你们便辛苦一下,连夜赶回锦州,朕这便亲统大军南下锦州,与明**队做这国运一战!”

    待得众人都离去了,坐在宝座上的黄太吉稍事休息了片刻,唤出一直在殿内阴影之中站立的一人。

    &白旗近日动向如何?”

    &皇上,在两白旗之中的奴才们传出消息,各个包衣牛录都在加紧操练。看来睿亲王准备大干一场了。”

    &两白旗与其余三旗有什么动静?”

    黄太吉口中的其余三旗,便是济尔哈郎的镶蓝旗、杜度和硕托的两红旗。他想知道三个年幼的弟弟是否在私下里同这三旗有什么勾串往来?

    &录以上的官员不曾有什么往来,都是些奴才们之间的亲戚走动,这个,八旗之中在所难免。。。。。”

    &涂!”黄太吉听了这话立刻勃然大怒,鼻孔之中两股血缓缓的流了出来,顾不得擦拭,只管训斥那人。

    &似老弱妇孺之间的亲戚交通往还,焉知不曾有消息内情传递过去?若是这五旗之间彼此勾结,误了军国大事,你们有多少脑袋够朕砍了的?”

    虽然眼下编了八旗蒙古、八旗汉军,各自拥有数万人马,但是从内心深处,黄太吉还是更看重其余五个旗的八旗满洲兵马。所以,他也更加担心这五个旗主王爷之间有什么暗中勾结的事情发生。父子相残兄弟反目的事情,不要说在别人家,就在自己家里,见得还少吗?

    即便是如今他的两黄旗加上豪格的正蓝旗,人数可以压倒实力最雄厚的多尔衮兄弟的两白旗,但是,若是其余三旗有倒向多尔衮兄弟的迹象,那么,他的很多事情便不好进行。

    为了削弱两白旗的实力,同时也为了调动明军兵马回援明国京师,黄太吉心中打定了主意,他准备派遣阿巴泰领两白旗之中抽调的兵马进关劫掠一番。

    &京米价如何?”

    &皇上,较之上月,又涨了三成。”

    &了督促山西八家商人速速调运粮米到盛京,尔等可以想法去找隆盛行的几位掌柜,不妨许下重价,看看能否从他们那里购进粮米。”

    崇祯十四年五月,刚刚过了端午节之后,洪承畴发现,对面的清军番号、兵马多了不少。从细作口中得知,黄太吉下旨,满蒙汉八旗各部,年十五岁以上男丁,一律动员出征。

    五月初八日,吴标所部模范旅抵达山海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