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决议(下)
    &来,今日朕请诸位议事,我八旗之中各位大人都已经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有一位客人,虽然不曾请他前来,但是也跟随着各位大人的身躯脚步一道前来了!”

    黄太吉的话,说的也是一股寒气从众人的后背升起。

    &来是朕疏忽了,朕应该给他也发一张请柬过去,免得他如此随同各位大人前来,这般的不体面!”

    &上!奴才鲁钝,我八旗众人今日皆齐聚一堂,此间警卫严密,并无外人。皇上所说的,不知是何许人?奴才请旨将其拿下!”

    阿济格的脑子里,肌肉比脑细胞多了许多,不曾听出黄太吉话里的味道,只管请命。

    &亲王,你却是拿不到他的,他,便是那随同各位的胆怯之心一道而来的李守汉!”

    说到李守汉三个字时,黄太吉不由得提高了调门,凄厉的声音如同古墓荒郊之中突然传来的一声夜枭啼叫,令人骤然间毛骨悚然。

    黄太吉的厉声怒喝,如同一柄锐利的宝剑,直刺在场的满蒙汉三旗各旗的旗主王爷的心中病灶,只吓得几十个满清高层人物齐刷刷的跪倒一地,各个瑟瑟发抖不止。

    黄太吉的话,恰恰刺中了他们的要害。

    从崇祯九年开始,崇祯十一年、崇祯十四年三次与南粤军体系部队交锋都是以损兵折将铩羽而归告终,虽然眼下吴标的队伍算是神机营系统,但是在满蒙各旗旗主心目之中。仍旧将他划成了南粤军系统的旁支。

    这支军队从出现在世人视野之内后,短短的数年时间内,三次与八旗军队交锋,几乎是将八旗各旗打了一个遍!两红旗、两白旗、两黄旗、两蓝旗,没有一个旗不曾在他手下吃过亏的,多者几个牛录,少者一两个牛录,平均下来,八旗满洲各旗差不多每个旗都至少有一个牛录被取消了番号,另外多了几百个伤腿断脚的残废人。

    如此一支军队。自然在视兵马人口为安身立命本钱的八旗贵族心目中成为了一个噩梦和恶性肿瘤。前日对付的模范旅,不过是他麾下的一支跳槽部队,便已经虐得镶黄旗、正蓝旗、两白旗和汉军旗**迭起。若是他亲自统领水陆两军前来,只怕大家在盛京的宅子。宅子里的银子。女子、孩子都要成为别人的了!

    见自己的话切中了众人的心病。黄太吉换了一个口气,很是温和、但是也带着几分寂寥的仿佛在旷野荒郊自言自语一般。

    &位臣工,非是朕贪恋皇位。非要做这个满洲皇帝,宁肯将我满洲将士一批批的送到敌军炮口之下做那枉死之人也不肯投降。朕曾经无数次的表明心迹,也曾遣使与明国说过,甚至在与明国历任辽东督师往来书信公文之中说过,只要依俺答汗之先例,册封朕为顺义王,许以岁币贸易,朕自当除去帝号,效仿蒙古、朝鲜例,重新效忠大明,为大明守卫辽东边陲。奈何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朕的无数次遣使示好,皆无结果。于是,朕便只得改了一个手段,若要求和,便是需要大杀大砍一番,直杀得他明国人仰马翻,胆战心寒梦里也怕,到那个时候再与明国商讨议和之事,才显得朕的气度风范!”

    无意之中,黄太吉引用了水浒传中无良军师吴用的台词。关于在与朝廷的态度上,不管是梁山的好汉们,还是辽东的反贼们态度和看法都是一致的。

    打败了,投降,你极有可有被朝廷送到十字路口,在两旁群众的热烈欢呼声中,身披大红袍被刽子手一刀送到西天去朝见佛祖。

    而打胜了,那种投降则是换了另外一个称呼,招安。你会身披官袍腰横金带,封妻荫子。

    所以才有了那句话,要得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黄太吉虽然当了满洲的老憨,蒙古人的博格达汗,汉人的皇帝,但是内心之中,却依旧是一个造反作乱的马贼想法。

    如今,几次三番的入关劫掠下来,已经打得大明朝野上下胆寒,如果这一次当真将这十几万明军精锐一网打尽在辽西走廊,那么,这个时候便可以坐下来同明国好生讲讲价钱了。

    正当众人心中窃喜的时候,黄太吉的话立刻又变了一个音调。

    &过而今看来,大明虽然始终不曾允和,如今又兴兵来征伐我大清,但是如果对比李守汉的话倒也还算仁德。”

    &明所求者,不过是朕一人死尔!最多族诛我爱新觉罗氏。而李守汉之所图,乃诸位身家性命,而且不分满汉,一视同仁。”

    &位皆知南中与我大清有贸易往来,虽然路途遥远,但是既然商贾互通,自然有消息传递。李守汉此人,蔑视圣教,崇尚邪说,且视士绅如粪土,仇土司若寇仇,其所辖南中,本是土司林立之地,今有人亲往视之,土王以烟消云散。好一点,自解兵甲放弃土地,得以为一百姓过活。次之者流放到万里之外的极南之地,瘴气丛生毒虫猛兽遍地,于荆棘丛生之地筚路蓝缕开辟草莱以求一条生路。更甚者,则是发配到各处矿山林场之中,于那不见天日的几十里深处地下挖煤开矿,一日不得完成工作,便一日不得食。稍有不从,族诛弃市,更有甚者,联合奴才,造谣旧主,使其不但身死族灭,更恶名远扬也。(李守汉乃放屁,我只对真正罪大恶极还不老实的这么干。)”

    &某倒行逆施至此,却是依仗手中手中一支强兵和府库之中搜刮之来的钱粮而颇受明国皇帝青睐,现在更是接受了宁远伯的封号,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他能这么对待南中,也能这么对待我大清!在场的很多人都是不曾经历过那段事。不晓得当年父汗起兵的缘由!若不是明国官吏欺压我建州百姓太过于残暴,父汗身为指挥使、龙虎将军,安然稳坐,享受荣华富贵不好?何必出没于炮火箭丛之中做着造反之事?而且当年李太师成梁公的建州月屠大家可还记得?”

    提到了李成梁,黄太吉不由自主的用了一个尊称,因为他也不晓得自己身上是不是流淌着李家的血脉,近日有晋商从中原传来消息,声称各地饥民纷纷传唱十八孩儿主神器的歌谣,愚民百姓纷纷归附李闯。却不知道。南北两处尚且各有一个姓李的或者是疑似姓李的!

    提到了建州月屠,在场众人之中资格最老的代善不由得身体有些发抖,他可是知晓这所谓的建州月屠的利害!当年的辽东总兵官李成梁因为叶赫和哈达等部人口实力膨胀,便将用兵的重点就指向了叶赫和哈达。

    为了达到削弱这些女真部族的目的。李成梁对叶赫和哈达采取了三次重大的军事行动来大量杀伤两部丁壮。

    第一屠设“市圈计”。打击海西女真。共斩首1252级。夺马1073匹。叶这是李成梁对海西女真的第一次重大打击。

    第二屠削弱哈达。以降丁为向导,引兵出塞,进攻哈达部孟格布禄。此役。共斩杀554级。这在当时是个很大的数字,因为哈达部的人口很少,这554级主要是成年男子。

    第三屠打击叶赫。率兵攻打叶赫布寨和纳林布禄,遭到叶赫东城与西城的贝勒和部民坚决抵抗。李成梁下令发炮摧毁他们外城的城墙,放火烧了他们的粮窖。经过这次打击,共“斩首五百五十四颗,得获马、器以七八百计”。叶赫罹受重难,死伤惨重,城中老少,昼夜号泣。

    经过了这三次屠戮,强盛一时的叶赫和哈达部顿时衰败下去,不过却给了老奴一个崛起的时间窗口。

    但是想起当日两部的被屠戮之惨,听得代善讲述完毕,满洲八旗亲贵们无不是额角满是冷汗,内衣完全被汗水浸透。

    &等以为成梁公故去了,我大清如今虎踞辽东,我满洲健儿便可高枕无忧了?莫要忘了!如今那明国又册立了一个新的宁远伯!便是那李守汉!其人既然接受宁远伯的封号,自然崇拜李太师,难道大家想让旧事重演不成?”

    黄太吉这番话,针对的群体主要是他的最基本队伍,八旗满洲的亲贵们。

    早就被黄太吉所描述的悲惨前景骇破了胆的亲贵们,如何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下,一个个满腔的阶级仇民族恨怒火满胸膛,纷纷跳起身来振臂高呼!

    &光尼堪!”

    &平明国!”

    &光尼堪!”

    人们用女真话、蒙古话大声吼叫着,巨大的声浪将屋顶上的尘土震得瑟瑟下落。那些蒙古王爷们早就被黄太吉口中描述的南中土司的悲惨下场所吓得浑身哆嗦。

    好家伙的!土地、财产、权势、女人一夜之间都没有了,顶多做一个平头百姓,和昔日自己的奴才对门而居,这如何使得?甚至还有可能被流放到万里之外同毒虫猛兽为伍,在荆棘草莱之中挣扎着求生,如何能够让这些已经习惯了锦衣玉食一呼百诺堂上美人堂下奴才的生活方式的蒙古王爷们接受得了?这样的侮辱还不如杀了他们来的快畅些!

    稳定了八旗满洲和八旗蒙古,将他们的意志与自己统一到了一处,黄太吉很是满意,接着,他又将目光投到了孔有德等汉军旗王公贝勒身上。

    从他掌握的密报之中,汉军旗从打那日乳峰山一战失利之后,颇有些人心中浮动,私下里有人偷偷与锦州城中信使往返,并且收下了锦州城内送来的物品。虽然不知道那些物品是什么,但是黄太吉根据多年来的经验也可以揣测出来。不会是金银等无用之物,应该是官职的告身文书、委札腰牌之类的,证明这些人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苦心在清军之中坚持的证明文件。

    一俟明军获胜,这些人便会立刻取出这些文件。证明自己的大明官员身份,调转枪口过来朝着自己殊死凶狠拼杀一番,来洗刷他们。

    不过,黄太吉也要打消他们的这点念想,让他们彻底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走下去!

    &位汉人臣工也不可心存侥幸枉自宽慰,李守汉之残暴,可不止针对土司。他屠戮手中有兵马,且又割据一方的土司尚且毫不手软,对付那些汉人又何尝手下留情过?”

    黄太吉开始缓缓的给范文程、孔有德这群汉人做思想工作。

    &听闻李守汉自管理两广之后,尚未得到明国皇帝封土任命之时。已然痛下杀手。先有吉庆围之变,后有桃园大社之屠。此两地汉人乡绅,不过稍有不顺李守汉之意,李守汉就派遣大军。大肆屠戮。此两地之乡绅家族。皆以杀尽。族产收公分配,更光贴布告,声言族长剥削族人。横行不法。且李守汉素仇汉人投敌者,往者汉人与红夷通者,从无宽恕。查前情而知今日,诸位投顺臣工,尔等自投顺大清以来,也曾多立下功劳。或是建设制度,或是规划方略,更有随朕南北征战,统兵伐明,铸造火炮等诸般功劳历历在册。我大清若是被李某人所破,那李守汉能杀得南中土王,广东乡绅,又如何能放过尔等?”

    &要忘了,在明国君臣眼中尔等皆是降奴叛贼!李某人诛杀尔等全族,都不必请圣旨!只需一个小小的什长传下一声号令便可以!”

    &着李某人做事做事的风格法度,我大清被其攻灭之后,尔等降顺我大清之人,本人和家中子女妻妾亲属少不得统统斩首或者凌迟,亲族之人全部流放到万里之外的极南之地,整日与瘴气毒虫为伍劳作终日,流放之人百不存一!”

    &些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利用他手中的权势,胁迫读书人,联合那些贪利小人给尔等头上按上种种欲加之罪,青史之上,留下尔等的斑斑骂名,数百年之后,有人读起这段史书来,少不得要痛骂一番。”

    黄太吉的这番话,在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祖润泽等人耳中,不亚于数十门重炮猛轰一般!被打得浑身瘫软在地!

    看着他们一个个仓皇的神情,黄太吉知道,自己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所描述的这番兵败之后的景象,已经彻底的摧毁了他们投降明军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的想法。

    &者贤达有云,治国之道,务在弱民。因民强则政令不行,国家积弱。我大明太祖以三尺剑定鼎天下,海内边荒无不臣服,然亦忧心于豪强兼并,故立法度,轻黎民之税负,重豪强之输运。然自万历以来,国家多事,外苦于辽东逆贼侵扰,内苦于黄河水患,地方豪强遂不可制也。故前有吉庆围之乱,近有桃园大社之变。幸天佑中国,人心思效,将军大军一出,则乱平亦。然逆贼不甘受戮,乃阴造谣言,谤将军之德政,言招抚令害民欺民,又以宗族为器具,聚拢乡民,妄图顽抗。其为掩逆行,多言为祖宗守家法,然其生者何年,死者何日,何以敢代上古先祖之言?况三皇五帝所求,乃民生安乐,不起刀兵,自身则筚路蓝缕,身无长物。今之族长,田连阡陌,十分之田,其有八分,此其三皇五帝所愿哉?如比尚不知足,又巧立名目,以祭祀等为名,收取各种捐派,稍有不从,则已祖先为名,大肆欺辱。吾但知,无有父母愿欺贫儿,而逆贼族长之立论,则言天下有愿欺后辈之祖宗!是可忍,孰不可忍。尔等逆贼族长不过百年之命,敢代万年祖宗之言,强占同族谋生之地,又肆意诽谤先祖,若不明正典刑。何以正国朝法纪,安黎民之心。若以尔等逆贼族长之罪行,纵千刀万剐,不为残暴,刀劈火焚,不为不仁。然将军有好生之德,不忍屠戮过重。故下招抚之令,凡有愿受招抚者,保其家小平安,留其安身之地。黎民百姓。各安生业。有贫困艰危者。可求助将军之工作队,必有抚恤。工作队所到之处,族长黎民皆可听其授课,与其答辩。日久自知将军法度之仁义。三皇五帝在天有灵,自会明辨是非,不然何以将军兴而逆贼灭?天道昭昭。好自为之!”

    在黄太吉的示意下,范文程大声朗读着晋商从广东抄录来的布告内容,这份布告是当初扫荡粤东各地宗族武装时张贴在各处的,对于南粤军迅速平定广东起到了重大作用,不过,今天被黄太吉拿来稳定内部了。

    彻底堵死了众人做墙头草的道路之后,黄太吉少不得要给大家一颗定心丸吃。于是,开始分析明军、清军、南粤军之间的各自优劣之处。

    &师远征,辎重众多,万里来援。即便是李某人亲自统兵前来。也是声势远远大于实际意义!来的兵马不会太多,至多与济南之战时相仿!且,辽东明国诸军,内心之中视我大清为盘中禁脔。又如何能够将平定之功拱手相让?私下里少不得要掣肘一番。或者。通过某种手段将李某军情透露给我大清兵!”

    在黄太吉的示意下,范文程大声朗读着晋商从广东抄录来的布告内容,这份布告是当初扫荡粤东各地宗族武装时张贴在各处的。对于南粤军迅速平定广东起到了重大作用,不过,今天被黄太吉拿来稳定内部了。

    彻底堵死了众人做墙头草的道路之后,黄太吉少不得要给大家一颗定心丸吃。于是,开始分析明军、清军、南粤军之间的各自优劣之处。

    &师远征,辎重众多,万里来援,即便是李某人亲自统兵前来,也是声势远远大于实际意义!来的兵马不会太多,至多与济南之战时相仿!且,辽东明国诸军,内心之中视我大清为盘中禁脔,又如何能够将平定之功拱手相让?私下里少不得要掣肘一番,或者,通过某种手段将李某军情透露给我大清兵!”

    &外锦州为咽喉锁匙,我军将洪承畴所部这十几万人诱过锦州,将其包围在辽西腹地。李某人若是要援助洪承畴,则水陆二军必通过锦州方可!锦州狭长难进,李守汉兵力有限,至多不会超过五千人马!其所部又以火器为主,消耗更是巨大,万里征战,携带的辎重又能有多少?势必难以支撑消耗,只需一得力干将把守,应该可以万无一失。”

    &阿玛!中原处处饥民遍地,李某人又是以豪富著称,若是他在沿途大肆招募兵马用来与我军对耗,这该如何是好?”

    豪格总算是动了一回脑子,意识到一个明显的漏洞所在。

    &是!皇上!若是那李守汉也是和流贼一样,用数万饥民为前导与我军死战,那便如何?”

    &会!他朱由检小儿若是答应李某人在中原腹地就地招募兵马,那他就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在世的曹操!”黄太吉斩钉截铁的否决了豪格、阿济格等人的意见。

    &余贝勒阿巴泰!图尔格!”

    在正白旗队列中肃立已久的阿巴泰闻声出班跪倒“奴才在!”

    在他身后,镶白旗满洲固山额真、额亦都的第八子图尔格同样跪倒。

    &等二人,领所部兵马,入关劫掠!”

    阿巴泰和图尔格的兵马都是两白旗属下,他们去明国腹地劫掠,自然是削弱了两白旗的实力,这个举动顿时令多尔衮兄弟脸色一变。

    &二人入关之后,只在京畿、山东等处劫掠便是,若有李某北上人马,只需做两件事。一、快马遣使来报。二、想法子将其拖住!只要做的好此事,饶余贝勒,朕备上郡王服色等你凯旋!”

    在众人的一片惊愕之声之中,黄太吉做了一件更加令众人惊愕惶恐之事!

    犹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黄太吉起身离座直挺挺的跪倒在多尔衮面前!

    &四弟!遍观我八旗将领,也只有你能够担当大任,领军马在锦州一带设防,阻挡李某人所部来援兵马!”

    面对着黄太吉开出的诸多条件,比如说八旗之中所有从征包衣全数归两白旗调遣,此战缴获一半的财物人口归属于两白旗,多尔衮都是如同风过耳一般。

    只是在心中一千遍一万遍的大声叫骂着。

    &子草你个黑胖子的额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