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佛爷?狗屁!
    &乌贸易条例》

    大明南中宣慰司宁远伯爵兼龙虎将军总督南中各路军马粮饷督办两广剿抚与提督闽粤南直隶三省海防事宜李和大明乌思藏都司固始汗及黄教活佛大博学珍宝智者、大海上师基于南中宣慰司与乌思藏都司之平等相处与贸易往来之目的,任命各自全权代表即

    大明南中宣慰司宁远伯麾下福建总兵郑芝龙

    大明南中宣慰司宁远伯麾下隆盛行总办李沛霆

    大明乌思藏都司固始汗及黄教活佛大博学珍宝智者、大海上师全权特使仲麦巴陈列嘉措

    大明南中宣慰使似宁远伯李与大明乌思藏都司固始汗及黄教活佛大海上师、大博学珍宝彼此以通信联系,由于他们各自享有全权,并且认识到要以平等友好真诚的方式相处,就弘扬佛法,保证双方人民在一个安全祥和的环境之中通畅往来因而达成(条例)如左(藏文版为“如下”)

    一、在拉萨、日喀则、江孜、洛喀、乃东、错那、工布建立南中商务代办处,并在商务代办处方圆五里之内建立商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双方同意,南中商民可在商埠租地建房和设立贸易货栈。此项协定不会危害南中商民出于储存货物的目的在商埠之外租地建房和建立货栈的权利。南中商民要求租地建房应通过南中商务代表向商务代办处所在地之乌斯藏都司管理此事之官员提出申请,在同南中商务代表商议之后。所在地之乌思藏都司管理此事之官员将分配这类建房用地或其他适当用地而不必要推诿拖延,并依照现行律法和行情确定租地条件。

    二、商埠管理权由乌思藏都司当局掌握,而南中商务代办处和房屋租用地则例外,这些地区由南中商务代表专管。每年商埠贸易总额的二十分之一为南中商务代办处交予乌思藏都司之商税,除此之外不得另行加收。

    三、一旦商埠或交通商埠的道路上发生南中商民和乌斯藏都司各族民众的纷争,将予以追究,并将在距离商埠最近处由南中商务代办处与乌思藏都司管理此事之官员会商解决。如有争议,应以被告所在地之律法为准。

    在南中商民之间出现财产权或个人权利方面的问题,将交由南中商务代办处与南中当局裁决。在商埠或通往商埠的道路上违法犯罪之南中商民,将由地方当局交送距罪犯最近商埠的南中商务代表。由其按照大明南中律法进行审讯和惩罚。但是地方当局只能拘禁这些罪犯。而不能虐待。

    触犯南中商民的乌思藏都司各族罪犯,将由乌思藏都司当局逮捕并依法惩处。

    一旦发生一名或数名乌思藏人在南中商务代办处前指控一名或数名南中商民犯罪时,乌斯藏当局有权派一名或数名身份地位适当的僧俗官员出席南中商务代办处的法庭审判。同样,如果有一名或数名南中商民提出指控一名或数名乌斯藏人犯罪的理由。南中商务代办处亦有权派遣一名或数名代表到乌思藏都司参加法庭审判。

    四、商埠建立后。南乌双方都有权利和义务确保商埠之间的各条道路之畅通。双方同意。任何破坏商埠、道路以及干扰妨碍商路畅通之人,无论僧俗官民奴,俱严惩不贷。

    五、南中宣慰司目前和今后在乌思藏都司设立的各商埠和商务代表可以为货物运输出入境作出安排。受雇运输货物的人员将得到途经地区当局的尽可能的帮助和保护,因此,受雇者不能遭到任何形式的伤害和妨碍。但是,受雇者的依法纳税义务不得豁免,倘若他们违法犯罪,将依照法律严惩,而他们的雇主不得设法予以庇护。

    六、南中商民享有用食物或金钱换取他们所喜爱的货物、租用各种交通工具、依照当地惯例从事一般商业贸易的自由,乌思藏都司当局不得加以限制或者强制勒索。亦不得阻止南中商务代表或其他南中商民和乌思藏都司各地居民进行个人交往或通信联系。

    乌思藏都司各地官衙有义务随时向商埠和商埠沿线的南中商民及财产提供有效的保护,必要时应在商埠和商埠沿线布置精锐军队以确保商路畅通。

    双方之高僧大德有权利有义务对对方辖区内官民百姓做弘扬佛法之事,双方之僧俗官衙不得以教义之差别对双方之高僧大德及信众加以迫害。

    七、进出口物品

    南中宣慰司每年将向乌思藏都司出口的物品有粳米、精盐、各种布匹、丝绸、琉璃、圣瓷、玛瑙、翡翠、百合瓷、砗磲、茶叶、刀剑、长矛、火铳、弗朗机、火药、盔甲、砂糖。

    乌思藏都司每年将向南中宣慰司出口的物品有马匹、牦牛、黄羊、天珠、红玉髓、蜜蜡、牛羊皮毛、水晶、刚玉、铜、朗生、堆穷、差巴。

    双方贸易以金币、银币和南中通宝为货币交易单位,若上述货币不足,亦可以货物之市价抵扣账款。

    八、现在签订的《条例》以双方代表签字之日算起,有效期为十年;但是,到第九年半时双方都没有提出要修改的要求,则该《条例》有效期将再延续十年。因此,将以每十年期满为一个周期。

    九、该《条例》的汉文与藏文的两种文本已经做了详细的对照,如有歧义,将以汉文版为准。

    十、双方签署条例后一年之内,南中宣慰司将出动不少于3000人的军队,协助乌思藏都司攻打哲孟雄、热日、白隅吉墨郡及波密。攻下上述地方之后,哲孟雄、热日归属日喀则,白隅吉墨郡归属洛喀。波密归属工布。乌斯藏都司在上述地区建宗之后,南中宣慰司方可进驻上述地区设立商务代办处。

    十一、条例之中未尽事宜可由双方签署附录,同样享有相应的权力。

    十一、该《条例》自签订之日起生效。

    大明崇祯十四年(乌斯藏第十一饶迥水羊年)八月十一日签署于顺化。

    固始汗(印章)

    四世大博学珍宝(印章)

    五世大海上师(印章)

    大明乌思藏都司固始汗及黄教活佛大海上师、大博学珍宝智者全权特使仲麦巴陈列嘉措(签名)

    大明宁远伯李守汉(印章)

    大明南中宣慰司宁远伯麾下福建总兵郑芝龙

    大明南中宣慰司宁远伯麾下隆盛行总办李沛霆

    这份墨迹未干的文书,算是李沛霆、郑芝龙、陈列嘉措在十几天里互相勾心斗角,磨嘴皮、玩文字的成果。

    虽然已经决定贯彻黄教一贯的抱大腿传统,依靠这支已经在乌斯藏家门口的势力在乌斯藏境内为自己壮大声势。但是,陈列嘉措还是要在具体条件上好好的拿捏一下,讨价还价一番。这就像是从事娱乐行业的失足妇女,在和客人进行实质**易之前,少不得要扭捏作态一下。说点什么“咱是卖艺不卖身的”、“我刚来。暂时还不想做这个”的话,其实呢,所谓刚来的话,已经说了好几年。目的不外乎两个。一来标榜一下自己的身价。二来则是看看能不能从冤大头身上多敲些好处出来。

    而他的一番做作,也算是颇为有些成果。

    在南粤军与乌斯藏的这份贸易条例的附属文件里,便有一份关于明确南粤军与乌斯藏内部黄白两教派之间关系的文书。

    文书里明确规定。南粤军不得以武力、金钱、物资作为后盾来擅自改变当下乌斯藏境内的教派势力分布范围,不得以武力、金钱为诱惑来迫使信众改宗其他教派。

    作为对应的条款,固始汗、大海上师、大博学珍宝智者为代表的黄教僧俗势力,也不得以武力、金钱、物资等手段擅自改变当前藏南地区宗教信仰分布范围。若因某种不可抗拒力量确需改变时,必须先行告知南粤军当局,得到同意之后方可进行。否则,南粤军当局有权力使用自己的一切手段和力量来进行阻止。

    &你们做得不错!”

    拿着这份两位姻亲与乌斯藏的僧俗势力签订的商贸条约,守汉脸上不由得喜不自胜。

    这份条约,看上去是基于双方平等互利的,甚至有些偏重于乌斯藏当局的利益。可是,基于南粤军强悍的工业生产能力和海洋运输能力以及军队的强大战斗力,只要这份协定被贯彻落实,那么乌斯藏就迟早是守汉锅里的一块肥美的牦牛肉!

    不信?随便找一条给大家分析一下。

    &方之高僧大德有权利有义务对对方辖区内官民百姓做弘扬佛法之事,双方之僧俗官衙不得以教义之差别对双方之高僧大德及信众加以迫害。”

    如今在南粤军的主场上,佛教大体上是小乘佛教和六祖慧能的禅宗的天下,不要忘记了,六祖慧能就是广东人,光孝寺跟六祖关系很大,而且六祖还是南派禅宗的创始人。

    从教义上来说,光是禅宗的一个顿悟直接就把佛教搞政教合一的可能性给拍死了,任何人都可以修行佛教,任何人都有佛性,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宗师,任何人都可以成佛,哈哈哈哈!

    这样的教义足可以把主张修来世、为来世积福的真正统治者麻醉人民的工具——乌斯藏系统的佛教甩下七八十条街去!

    你打算驱逐、迫害这些禅宗的大和尚?还有他们的信众?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打算发动宗教战争了?是你率先撕毁协定在前,那就不要怪我动手灭了你黄教在后了!

    当晚,宁远伯府中设下大宴,宴请乌斯藏的使团。

    庆功酒宴便设在有着水晶宫之称的镜厅,人影灯光憧憧之间,更是给了乌斯藏来的这群土鳖一个强大的心理暗示。

    正式的酒宴开始之前,宁远伯少不得要接见一下来访使团代表。并且一一赠送了礼物,感谢他们为搭建乌斯藏百姓与南粤军之间的友谊与贸易桥梁所做出的贡献。

    手中捧着大大小小的三面镜子,腰间插着呲铁钢刀,陈列嘉措有些发颤,这样贵重的礼物,回家之后该如何分派?给哪个女人?

    不等他清醒过来,守汉又抛出一个重磅炮弹。

    两串用“金丝铁线”的红竹石制成的一百零八颗念珠被盛放在明黄色锦缎盒中珍而重之的摆在了陈列嘉措面前。

    &是产自倭国奈良的红竹石,此两件念珠乃是倭国天皇遣使者送来,据说是当年鉴真**师东渡倭国弘法时所佩戴之物。请贵使代本伯转达二位大师。”

    红竹石不仅在日本是佛教圣石,便是在乌斯藏也是神圣之物。

    特别是这两串念珠更是当年鉴真大师佩戴使用过的。且不说是否真假。单说这数百年前之物,又是倭国天皇所进献,自然是能够在大博学珍宝智者、大海上师面前讨一个好来的。

    要知道,乌斯藏系统的佛教可是三分之一的本土苯教、三分之一的尼泊尔佛教。三分之一的从大唐传入的汉地佛教糅合在一处的大杂烩。对于鉴真大师为了弘扬佛法东渡大海的事迹。大海上师和大博学珍宝智者也是有所了解。如果能够将他使用过的佛教器物献上,自然是大功一件。

    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

    虽然不一定知道这句话,不过基本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何况在陈列嘉措看来。人家丢出来的可是琼瑶,自己的顶多算是烂杏。不过,看在数千里辗转运来的份上,希望这位宁远伯不要挑剔。

    一张泥金礼单上,用恭敬小楷写成了进献的各类礼物品名、数目。有赞礼官用汉藏两种语言高声诵读。

    在镜厅内摆放了一张长条桌案,同样用明黄色锦缎铺就,准备摆放那千万里外雪域佛国来的礼物。

    在一堆牦牛角、唐卡、藏刀、糌粑、酥油、天珠、蜜蜡之类的土特产之后,乌斯藏的重头礼物被赞礼官念诵了出来。

    十几尊让守汉有些喜闻乐见的欢喜佛造像被珍而重之的摆放在黄色锦缎上,带着欣赏艺术和乌斯藏手工业者精湛技艺的眼光,守汉仔细的观赏这些造像,不时的在心中盘算,这些难度系数3。0以上,挑战性堪比回形针的动作,今天晚上要不要探索一下?

    是和傲蕾一兰进行呢,还是和几个刚刚从天方商人那里进贡来的胡姬试一下?那些阿拉伯女人的柔韧性很好,应该是可以做到的。

    好容易才将脑海中那些喜闻乐见的念头驱赶出去,却听得赞礼官已经念诵完了新的礼物名称。

    只见人影晃动,香风铺面,眼前一花,两个女子已然站立在守汉面前跪倒,向他吐了一下舌头。

    却原来是两件活宝。

    听陈列嘉措略微带着些垂涎三尺味道的介绍,这两个女子却也不是一般人们认为的女奴之类。一个稍微丰腴些的,乃是霍康家的小姐,而另一个白皙如牛奶般的,则是出自帕巴拉家。

    都是被两位上师认定根性深厚的女弟子。原本是打算被家族敬献给上师,做明妃、做金刚空行母,与大海上师、大博学珍宝智者一道同修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修为大长。却是因为因缘巧合,有此与南粤军的交往,作为送给宁远伯个人的礼物,两位佛爷忍痛割爱,将业已被寺庙内的比丘尼调教灌顶完毕,只等自己取了她们的红菩提便可共行双修之法的两个活宝送了出来。

    但是说起来也不算是辱没了宁远伯,一来,两个预备的金刚空行母尚是完璧,而且是具象之女两朵未染莲花,经过两大寺庙的比丘和僧人观察,两个女子都是属于密相女臀小、盘广,莲花紧据,莲宫丰盈而莲瓣凸出,肉内卷。而且是被调教的精于双修之法。二来,两个女孩家都是出自乌斯藏的名门望族,霍康家族是乌斯藏贵族门阀中的老招牌老字号,据说能够上溯血脉到铁木真那里去,霍康这个姓氏则是来自于他们在拉萨的宅邸,有点像汉人的堂号。而帕巴拉家族更是强悍,历代帕巴拉家族成员都是大海上师的死忠、嫡系,四世帕巴拉呼图克图时期,白利土司大肆破坏花教、黄教、红教的寺庙,意图在昌都恢复苯教,然后四世帕巴拉胡克图誓死保护黄教的寺庙免遭侵害。固始汗来了之后,由于四世帕巴拉呼图克图带路有功,直接封为恰达,从此之后直到1950年昌都之战结束,帕巴拉呼图克图就都是昌都的统治者。

    乌斯藏送来这两个活宝,也算是守汉从乌斯藏为李家和长安百姓收了点利息回来。

    不过,眼前这两个就算按照守汉的审美眼光也算得上美女的乌斯藏贵族小姐,却引起了守汉的一阵阵烦恶。

    妈的,被上师认定根性深厚的?然后双修金刚法?这典型的是那些混迹于城市角落,连一部金刚经都念诵不下来的仁波切用来骗财骗色的江湖切口啊?!(。。)

    &提前打个招呼,下一章可能会有一些重口味、反人类的内容出现,希望大家做好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