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章 卖了隔壁老王家的田
    看着堂上的盐梅儿和美珊诗琳三个女人,还有带着大好、小好两个玉娃娃般的弟妹在院子里嬉笑奔跑的傲雷一兰,李华宣没来由的感到心底油然而生的一股暖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厅堂上,盐梅儿领着一群丫鬟婆子和美珊诗琳姐妹两个一道在给三儿子收拾出门要用的衣物和各色物品,口中不停的交代着,这件衣服应该什么时候穿,那个零食是三儿从小便喜欢吃的。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李家的家规,所有的子女,不管是有名分的夫人生的,还是那些被守汉一时兴起拿来解决生理问题的胡姬、侍女生的孩子,不论是出在那块田地里,种子总归是从守汉这里播撒出去的。断了奶之后一律送到盐梅儿跟前,享受同等的生活待遇和份例标准。

    李华宣就是在盐梅儿跟前长大的。对于盐梅儿,他和其他子女一样,都是由衷的叫一声>

    &不要弄得太多东西了。您看有什么给二哥带的,我让船绕个弯,去广西看看二哥。”

    华宣口中的二哥便是如今在广西大肆筑路的李华宝,因为不小心触犯了守汉的逆鳞,被“发配”到了广西筑路,这许多日子下来,随着道路的延展,不断的传来平定土司叛乱的消息。人们也在不同场合看到伯爷提起二公子的时候脸上露出的得意、欢喜的笑容。

    听得三儿这样说,他的生母、姨母美珊诗琳姐妹两个倒是颇为赞赏。不过,母亲大人盐梅儿却朝着坐在院子里喝茶逗弟妹玩耍的他含笑申斥了一句“你这混小子!你父亲让你去倭国招兵,你不想着好好把差事办好,却胡想着什么去广西看你二哥,这一来一往的至少要半个月。你就不怕耽误了差使,你父亲恼怒了扒了你的皮?”

    口中申斥,脸上却是欢喜。

    &我这也不会耽误了差使。两万人呢!哪就那么好招募完了?让清兵卫他们先去和德川家接洽,把兵员分摊下去,到时候我只管去接兵就是了!还有啊!我向父帅上一个说帖。说我打算去广西取经。看看二哥在那边是怎么筑路的,问他借几个有经验的人手过来。这不是公私两面都有了?”

    &人,殿下说的很对!我们正是要去二殿下那里取经!”

    不用说从这怪异僵硬的口音,单是从说话人矮小的身材。头上刚刚长出不久的头发。脚上那双草鞋里分得特别开的大脚趾。盐梅儿就知道这个站在三儿身边的亲兵头目是来自于倭国。

    &是从东瀛来的?倭国人?”

    如今南粤军之中各个民族的兵士太多了,人们已经习惯了从各种怪异的腔调中,士兵的肤色、面相、骨骼、步态等诸多细节来大概分析士兵是来自于哪里?

    &夫人的话。咱是来自于东瀛不假,但是蒙殿下恩德,已经将属下调在身旁听用,主公也赏赐了户籍,属下这次回东瀛去,就是要帮助殿下在倭国征募二万兵马听用。顺便也将老婆孩子接到顺化来!”

    听得这厮是刚到自己儿子身边的亲兵头目,美珊急忙命侍女赏赐茶水点心给他。“你叫什么名字?”

    &夫人的话,小的原本的名字叫井口清兵卫,三殿下觉得难听,就给小人改了个名字,赐了一个汉姓给我,如今小的叫秦兵卫!”

    &次想要借款多少?”

    在宁远伯府的另外一个院落内,气氛可就没有这么融洽了。

    复**的上校拜索亚,一身金碧辉煌的军装穿在身上,却站在廊檐下如同一个到地主家来借粮食的小媳妇一般,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他哆哆嗦嗦的从手边的皮包中取出了一份贷款文书,双手递给一旁的承启官。透过承启官的背影,拜索亚眼巴巴的看着坐在对门桌案后面的李守汉和李沛霖等几个巨头。

    &一个区区弹丸之地改个名字,交给我们,远在数万里之外,我们如何管理?就凭着这个,打算借贷一百万元走?”

    守汉有些愠怒的哗哗抖动着手中葡萄牙复**呈上来的贷款文书。

    自己的把戏被拆穿,拜索亚浑身哆嗦成了一块凉粉。

    将直布罗陀交给李守汉为首的南粤军,这个主意本身就有借助南粤军强悍的战斗力来借以自保的意思在里面。至于说能够用直布罗陀换来多少贷款,这还是次要的。

    谈到这里,我们就得说说冈萨雷斯等人面对的形势了。

    他们一鼓作气的将飘扬在直布罗陀上空西班牙人的旗帜丢到了大西洋里,转过身来却发现,自己周围的邻居们都比防范西班牙人还要上心的提防这支打着葡萄牙复**旗号的军队。

    也难怪。

    葡萄牙虽然说,在国内不断发生埃武拉和阿尔加尔维暴动、卡塔卢尼亚起义的基础上,葡萄牙贵族们通过在1640年11月策划了一场阴谋并得到了布拉干萨公爵若昂的正式支持。12月1日贵族们占领了里斯本王宫,处死国务大臣,迫令西班牙驻军投降,废黜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立布拉干萨公爵若昂为新国王,称若昂四世。算是正式的宣布了脱离西班牙帝国的统治,完成了葡萄牙王国的独立。并且,葡萄牙本土和除休达之外的所有海外领地都宣布效忠新王若昂四世。并与英国、法国、尼德兰等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但是事实上,葡萄牙王国与西班牙帝国之间,仍旧是**不清,双方之间私下往来不断。不要说别人,就是新任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本人,他的母亲和妻子都是西班牙的贵族小姐。你觉得这样的人能够完全与西班牙帝国彻底决裂?他老妈和媳妇同意吗?这种事能够做到的话,建丰同志在上海的打虎运动也就能够成功了。

    这样一来。葡萄牙王国内部就形成了这样的尴尬局面下层民众支持新王,他们希望通过赶走西班牙的战争获得改变自己经济、政治地位的机会。很多贵族由于与西班牙有家庭关系(包括国王若昂四世。)而犹豫不决(不好和亲戚下太重的手啊!),只有一部分贵族坚定得站在若昂四世一边主张与西班牙彻底决裂。而政府机构里大部分官僚拥护若昂四世,但是也有很大一部分人白天在公共场合一番慷慨激昂的爱国演讲之后,晚上悄悄的写一份效忠西班牙皇帝的献忠信,说明自己是被那群暴民裹挟的。而通过贸易发展起来的那些资产阶级则多保持中立等待观望。教会系统也分为了旗帜鲜明的两派,耶稣会支持若昂四世,宗教裁判所则站在西班牙一边。

    而出现这种局面,与数百年来欧洲王室之间的不断联姻组合脱不了干系。

    从哈布斯堡家族到卡佩家族,各大家族之间不断的联姻、继承。家族的主干上还有分支。分支上另有旁系。

    就拿眼下统治西班牙的卡佩——安茹家族来说,虽然也只是旁系,但是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也是足以令人眼花缭乱了。

    所以,欧洲王室之间的战争。就是一群表兄弟叔叔大爷侄子女婿外甥舅舅老丈人和小姨夫之间的战事。打完了、打累了。或者是大家都觉得打下去没有什么好处了,就会有另外一个或几个亲戚出来打圆场说合一番,大家在一起喝酒打猎跳个舞什么的。签个条约,便又是天下太平,倒霉的是那些倒在战场上的普通士兵。

    这种战争就有点像逢年过节亲戚之间打麻将,输赢都是那些钱。不管是谁输谁呀,最后都是大家一起吃饭。

    可是,如果突然从隔壁村里来了个野小子说是你们家亲戚,坐在麻将桌前开了一把天和,然后要拿钱走人,你说,在桌上打牌的人和在一旁围观的人,会怎么想?

    如今,葡萄牙复**就是这个野小子。他们和欧洲王室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就是凭着能打能拼的军队,硬生生的来了一把天和。立刻让大打出手的欧洲王室们,特别是西班牙和葡萄牙贵族们将注意力投了过来。

    大家都要看看这个野地里冒出来的家伙打算干什么。

    在西班牙、法兰西、葡萄牙贵族、还有不远处的奥斯曼帝国的围观之下,复**的领导层有一种裸身处于狼群之中的感觉。

    经过短暂的磋商后,大家一致决定,第一,要迅速的向外扩充,不能让周围的人反应过来,我们要先把地盘扩大!第二,尽快的向伯爵殿下求援,我们要钱!要枪炮!要各种各样的物资!第三,几次战斗下来,复**已经发现了这群倭国志愿兵的好处,真是质优价廉的好东西哦!只是手头只有几千人,如果要想完成复国大业,给大家都弄一个贵族的头衔,至少要有一万人的规模才行。

    但是,要是想达到这个目的,还得想办法打动伯爵大人的心才行。

    &下,我们除了诚心诚意的将我们占领的疆土直布罗陀献给您之外,另外还有十名摩尔人的女奴,五名西班牙贵族女俘献上请您观赏。”

    突然,拜索亚想到了自己带来的那些礼物,结结巴巴的向守汉献出来。

    嗯?非洲摩尔人的女奴?守汉不由得眉毛挑动了几下。

    &些姑且先放放,”有道是官不打送礼的,何况送来的是喜闻乐见的礼物。“我来问你,你们除了将这个出于众矢之的的直布罗陀改名叫李家口送给本伯之外,便没有别的抵押品了?”守汉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见伯爵殿下口气缓和了许多,拜索亚的心理压力也就登时减轻了不少,顿时脑子变得灵活清明了许多。

    &们愿意将葡萄牙王国在南美洲的殖民地完全交给伯爵殿下,作为您对我们神圣的复国大业无私支持的回报!”

    一面说,拜索亚上校从随行卫兵身上取过一份南美洲的地图。上面标注着大大小小的色块,用拉丁文写着名字,密密麻麻的文字在地图上占据了好大一块面积,大概是那些殖民据点的建设年代、人口、兵力、出产之类的。

    行政区域可以划分,国家可以成立,但是地图上那些山川河流的走向却是不是人类的行为能够改变得了的。

    从地图上标注的殖民据点位置,和附近的几条河流山脉,守汉很容易便辨识出了那个在他记忆里以桑巴舞、足球和出产大量的铁矿石、木材而著称的国度,哦,似乎还有一个著名的乌鸦嘴。

    &些地方。都是你们葡萄牙王国的?”

    守汉用手指点着上面大大小小的据点。

    咬紧牙关。顾不得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拜索亚上校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词汇。

    &当然,眼下,确实。是的!就是我们的!”

    听得了拜索亚的话。守汉满意的向后仰过去。将身体坐的更舒服些。在守汉的印象里,美洲,从墨西哥开始到南美洲大多是讲拉丁语的国家。基本上都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特别是巴西,这块土地和葡萄牙的关系更是一直延续到了二战。以至于葡萄牙人能够将在巴西的几十万日本人作为筹码来要挟疯狂不可一世的鬼子,用来保住自己在澳门的特殊地位。

    &不过似乎后来另一个拉丁语国家秘鲁,居然有鬼子当了总统啊!)

    &们打算用这些遍布于美洲大陆上的据点,以及丰富的银矿、广袤的森林,肥沃的土地,向伯爵殿下贷款五百万银元,用来完成我们神圣的复国大业。我们的葡萄牙王国,就是一个在伊比利亚半岛上建立的国家。”

    &佰万元?太多了吧?”

    在一旁半天没有做声的李沛霖,冷眼看着拜索亚上校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和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冷不丁的冒出了这样一句。

    &些土地城池,是尔等葡萄牙人的吗?是不是哪里还悬挂着西班牙人的旗帜?你把隔壁老王家的田地拿来卖给我们?!”李沛霖的声音提高了八度,顿时惊得在场众人无不是神色更变。

    好险!被这厮骗了几百万银子走!

    被拆穿了西洋镜的拜索亚,更是瘫软在地,任凭几个亲兵将他拎死狗一般的从地上拎起来丢到墙角,用两柄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恼怒中,几个近卫头目不停的拳打脚踢的招呼着眼前这个拜索亚上校。

    &

    打了一会,守汉心中被人欺骗的邪火也稍微消退了一些,李沛霖又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两人低声商谈了一会,这才出声命令近卫们停手。

    对于眼下的葡萄牙,守汉并不太丰富的历史知识里也是几乎一片空白。这个国度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些。

    只是知道,虽然若昂四世成了独立后的葡萄牙国王,但是真正被欧洲各个国家正式承认,还是几十年后当他儿子阿方索六世在位时打败了西班牙之后,才逐渐被各国承认。在若昂四世统治时期,葡萄牙帝国灾难不断,外交上也屡遭挫折。国内经济很不景气,还发生了几起暴乱。

    在这之前,尽管葡萄牙不断的向周围的邻国、强国释放出善意。但是奈何实力不济,人家根本就不看。

    对于荷兰,葡萄牙善意的提出了和解的请求。但是两国的和平仅限于欧洲范围内,海外领地的争夺却从未停止过。最后到了1661年,葡萄牙在无奈之下做出了让步,放弃当时荷兰占领下的海外属地,并且给予荷兰商人类似于英国商人在葡萄牙属地上的贸易特权。直到这个时候,荷兰才承认葡萄牙王国,而此时的荷兰已经被护国主给虐了很久了。

    马车夫们不理葡萄牙人,高卢雄鸡压根就不鸟若昂四世。

    &年在独立之初,为了缓解一下西班牙带给他们的巨大压力,葡萄牙向法国提出正式建立一个对付西班牙的多国联盟;但法国人对此不予理睬。后来葡萄牙降低了标准,只是一个形式上的联盟就可以了(即,如果西班牙不同葡萄牙和解,那么法国也不同西班牙和解);但法国还是对此避而不提。到了三十年战争的最后阶段,作为西班牙的敌对国,葡萄牙要求在最后的和谈中占有一个席位,以便使西班牙承认其独立地位,免得以后还要继续打仗;然而法国没有接纳葡萄牙。最后的威斯特伐利亚条约(1648年10月)根本没有葡萄牙什么事儿。甚至在法国和西班牙单独签订的比利牛斯条约(1659)中明确规定了法国不支持葡萄牙与西班牙进行和谈。葡萄牙成为了大国之间利益博弈的筹码。(哦,是不是看得有点眼熟,这样的情节,在伟光正的民国时代也曾经无数次的上演过。只不过,被轮的都是民国,换的只是不同的攻罢了。)

    跟英夷的外交就更搞笑了,查理一世穿上两件衬衣之后,若奥四世见状想保持中立看看再说,但是英国的一群保王党人却以两国由来已久的联盟关系为借口率领一支忠于国王的舰队停泊在了里斯本港口,并以此为基地袭击克伦威尔的舰队。恼羞成怒的克伦威尔派舰队封锁了里斯本港,切断了葡萄牙对外贸易的海上通道。本想两头讨好,反而两头挨削。

    为了换取和平和英国人的支持,1654年葡萄牙被迫与护国主克伦威尔签订了协议,将美洲、非洲及东方的贸易领地向英国开放,并许以优惠的关税税率,甚至还规定葡萄牙需要租赁外国船只的时候只能租赁英国船只。英国还要求允许在葡萄牙的英国商人从事自己的宗教活动。这对于传统的天主教国家葡萄牙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于是克伦威尔又用海军开到里斯本逼迫葡萄牙同意了这项条款。1660年,三十年战争结束之后,西班牙集中全力来对付葡萄牙,于是葡萄牙不得不再次向英国寻求援助。北非的丹吉尔被送给了英国;而且如果英国人能将印度洋上那些被荷兰人占据的地区夺回来的话,那些地区就让给英国人;对于锡兰岛,如果英国人能够夺回,那么葡萄牙就和英国平分该岛的肉桂贸易。作为交换,英国向葡萄牙派遣两个骑兵团和两个步兵团;需要时英国将派舰队对葡萄牙进行援助。从此直到葡萄牙第一共和国时期,英国人一直在葡萄牙拥有外交特权,并进行着无孔不入的经济渗透。

    而更加重要的一点是,此时的葡萄牙在南美根本没有自己名下的殖民地,(不要和我说巴西,巴西都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方才拜索亚上校代表葡萄牙复**转让的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典型的慷他人之慨!巴西、马德拉什么的在当时都是西班牙帝国,沐浴在皇帝光辉下的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