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城池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续)
    &就是自以为跟塞里斯人贸易了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丑吗?前年他们不是来过一次吗?找了一帮东印度群岛上的土著矮子号称什么复**,结果一交战就被打的稀里哗啦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如今,难道他们换了一批矮子又来找死了吗?”

    腓力四世皇帝当着新上手的情妇面前自然要保持一些皇帝的威仪和男人的风度,如果被区区的一群跳梁小丑便吓得面无人色,岂不是有失皇帝的身份?

    &下!这帮子葡萄牙叛逆已经是非同于当年了!”

    还没等首相说完,皇帝直接崩了起来,就揪着首相的脖领子喝问“你确定说的不是梦话?”首相点点头,“我以我祖先的名字起誓,直布罗陀要塞和忠于帝国的葡萄牙沿海两座城市失守了。”皇帝松开首相,怒吼道“这简直是疯了!冈萨雷斯那个小丑怎么可能攻克直布罗陀要塞和帝国的两座城市?一定有什么不对头,你立刻去调查,快去。。。”

    &下,不用调查了。我们的总督已经有报告来了。”

    古兹曼首相脸上的皱纹里满是苦涩。

    西班牙的总督们传来了一个很坏消息,冈萨雷斯从遥远的东方带来了一支庞大的远征军,据说有十万人。当然,这种事情通常要对折再对折,只有真正到了战场上才容易看清到底多少人,不过就算只有十分之一,那也是相当恐怖的数字。而且人数虽然不确定,但是那庞大的舰队是绝对错不了的。

    &据忠于帝国的葡萄牙贵族的密报。这支军队投入直布罗陀战场的军队号称有大军两万,经过多方仔细勘测,他们一共有四千多人,分乘赛里斯人的6艘运兵船过来的。塞里斯人一共派出了12艘军舰为他们护航,另外还有12艘补给舰跟随。”

    知道这些之后,皇帝不禁感觉一阵胆寒,这次,恐怕有大麻烦了。

    但是,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

    看到了腓力四世皇帝那青筋暴起的脸庞,周围的人们都有些恐惧了。不知道这位皇帝陛下即将要爆发出什么。也许是意大利半岛上火山爆发一样的威势,也许是海神波塞冬舞动他锋利的三叉戟掀起滔天的洪水。

    就算是首相古兹曼阁下,脸上也不禁有汗水出来。他想了半天才犹犹豫豫的说“陛下,还有一件事。冈萨雷斯对帝国发动了卑鄙无耻的偷袭。攻克了直布罗陀要塞和葡萄牙的两座海岸城市之时。为了掩盖他的怯懦与无耻,他召集了一群葡萄牙的农民和兵痞无赖,以葡萄牙复**的名义。召开了所谓的葡萄牙复国会议,宣布成为葡萄牙王国的唯一合法主人。就在会议上,他们发布了这份文告,并且,这份文告已经被传播到了整个葡萄牙。”

    &他们的文告拿来给我!”

    一张巨大的纸卷上写满了拉丁文,站在门口的宫廷侍卫受命高声朗读起这篇被欧洲王室不断诅咒的文字来。

    &萄牙复国会议及葡萄牙全体国民一致通过的宣言。”

    &有关人类事务的发展过程中,当一个民族必须解除其和另一个民族之间的政治联系,并在世界各国之间依照自然法则和自然神明&得独立和平等的地位时,出於对人类公意的尊重,必须宣布他们不得不独立的原因。”

    &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上帝创造了人,并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此虽然人类犯了大错,上帝也只是将人类逐出乐园,给了人类改正的机会。然而,总是有邪恶之物妄图侵犯这些权利,乐园之前是撒旦,乐园之后,则是数不清的蛮夷和暴君。为了捍卫上帝赋予我们的权利,我们同野蛮的蛮族战斗过,我们同海浪战斗过,我们还同富有四海兵力强大的苏丹暴君战斗过。葡萄牙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家庭,都有为此付出生命的战士,就算是罗马的教皇,也不敢否认我们的勇敢和信仰。但是,我们曾经为了光大上帝的使命,放弃了我们的独立,我们将我们的幸福和希望,委托给了西班牙。对于我们这些上帝的子民来说,如果西班牙能够让我们享受上帝赋予的权利,这并没有什么。可是葡萄牙的隐忍退让,换来的是一再损人利己和强取豪夺的历史,所有这些暴行的直接目的,就是想在西班牙控制区建立一种绝对的暴政。虽然他们一直自称维护上帝,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与撒旦并无两样。葡萄牙以前不介意为上帝流干鲜血,今天也不会介意。为了证明所言属实,葡萄牙复**现把下列事实向公正的世界宣布。”

    &拒绝做任何对公众利益最有益、最必要的事情。他禁止他的总督们做急需和至关重要的事情,要不就把这些事情搁置起来暂等待他的同意;一旦这些事情被搁置起来,他就完全置之不理。现在的西班牙和葡萄牙险象环生,外有侵略之患,内有动乱之忧。但他却竭力抑制各地增加人囗,为此,他让加泰罗尼亚人承担军费开支,减少了自己的支出;发行纸币,用废纸来掠夺人民手中的真金白银;削弱贵族的权利,来满足自己的穷奢极欲。”

    &控制了贵族和官员们的任期、薪金数额和支付,从而让贵族和官员们完全从属于他个人的意志。他建立多种新的衙门,派遣蝗虫般多的官员,骚扰我们人民,并蚕食民脂民膏。同时还打着抵抗瑞典和法国侵略、维护欧洲秩序的旗号为名,行搜刮之实。”

    &了更好的搜刮民脂民膏,在我们这里驻扎大批武装部队;用假审讯来包庇他们。使那些杀害我们葡萄牙军民的谋杀者逍遥法外;切断我们同世界各地的贸易;未经我们同意便向我们强行徵税;在许多案件中剥夺我们应有的权益;编造罪名把我们流放到海外;取消联合之前对我们的各种承诺,废除我们那些少的可怜的宝贵权利,并且从根本上改变了之前的西班牙葡萄牙联合形式;中止我们自己的王室传承,宣称他们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有权统治我们和成为我们的君主。他宣布我们已不在他的奴役之下,并向强迫我们到东方去当炮灰。他在我们的海域大肆掠夺,蹂躏我们的海岸,焚烧我们的市镇,残害我们人民的生命。此时他正在运送大批我们的人民去充当炮灰被法国瑞典屠杀,这种勾当早就开始,其残酷卑劣甚至在最野蛮的时代也难出其右。他完全不配做一个文明国家的君主。他强迫在公海被他俘虏的我们同胞充军。反对自己的国家。成为残杀自己朋友和亲人的创子手,或是死於自己朋友和亲人的手下。”

    &在我们中间煽动内乱,在海外的殖民地制造流血事件,并且竭力挑唆那些殖民地的土著人来杀掠我们海外的居民。众所周知。殖民地的土著人的作战方式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格杀勿论。”

    &这些压迫的每一阶段中。我们都曾用最谦卑的言辞请求救济,但我们一再的请愿求所得到的答覆却是一再的伤害。这样,一个君主。在其品行格已打上了可以看作是暴君行为的烙印时,便不配做葡萄牙人民的统治者。”

    &们不是没有顾念我们西班牙的弟兄。我们一再警告过他们。我们也提醒过他们,我们葡萄牙人民的生活状况。我们曾经呼唤他们天生的正义感和侠肝义胆,我们恳切陈词,请他们念在同文同种的份上,弃绝这些必然会破坏我们彼此关系和往来的无理掠夺。对於这种来自正义和基于血缘的呼声,他们却也同样置若罔闻。迫不得已,我们不得不宣布和他们分离。我们会以对待其他民族一样的态度对待他们战时是仇敌,平时是朋友。”

    &此,我们,集合在葡萄牙复国会议下的所有葡萄牙人民的代表,为我们各项正当意图,吁请全世界最崇高的正义以葡萄牙全体善良人民的名义并经他们授权,我们极为庄严地宣布,这些联合一致的葡萄牙人民从此成为、而且是名正言顺地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它们解除效忠西班牙王室的一切义务,它们和西班牙王国之间的一切政治关系从此全部断绝,而且必须断绝;作为独立的国家,它们完全有权宣战、媾和、结盟、通商和采取独立国家理应采取和处理的一切行动和事宜。为了强化这篇宣言,我们怀着深信神明保佑的信念,谨以我们的生命、财富和神圣的荣誉,相互保证,共同宣誓。”

    不能不说,这份文告宣言写的极为有利,特别是指出了西班牙对于葡萄牙的掠夺。在这种双元帝国体制之中,可以同一个君主来统治,对外采用一致的外交政策,相同的关税同盟,共同拥有同一只军队,但是在对内的其他事务,则采取分别自治。不过,西班牙与葡萄牙组成的伊比利亚联盟,虽然也是属于这种二元君主国,但是却犯了一个大忌讳,那就是将在葡萄牙收取的税金用于支付西班牙的军费开支。

    更为阴险的是,冈萨雷斯的这份文告之中,将自己旗帜鲜明的站到了眼下正在与西班牙作战的法国、瑞典等国家的阵营当中,并且煽动加泰罗尼亚人起来为自己的权利而斗争!

    就连被贵妇们私下里贬斥为只是靠着脸蛋和身材才混了一个伯爵头衔的坎德尔伯爵,都从这份文告之中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对西班牙的敌人抛出橄榄枝,在西班牙帝国内部煽动新的叛乱,打算利用这样的手段来给自己争取时间和盟友,手段果然毒辣!

    &我是冈萨雷斯,我便从那些劫掠来的战利品当中拿出些钱财来与加泰罗尼亚人,鼓动他们起来作乱,那些加泰罗尼亚人也是对皇帝陛下在他们聚居区征收税赋不满了。背后又有法国佬在煽风点火,如今葡萄牙又有这么一个匪徒作乱。他们岂能不见缝插针?”坎德尔伯爵优雅的摇动着手中的羽毛纱扇,努力将脸上的红晕尽快的褪去。倒是不知道何时从外面溜进来的巴斯滕先生,脸上一副**的笑意,将隐约可以看到淡黄色茶水的圣瓷茶杯递给了女伯爵,一杯半温的茶水下肚,女伯爵觉得被皇帝撩拨起来的欲火消退了些。

    从侍卫手中接过了那份文告抄件,先不看内容,腓力四世皇帝倒是对这纸张很有兴趣,洁白平整,而且幅面宽大。摸上去颇为光滑。正面和背面的差距不大。比起粗糙干黄的西班牙自己制造的纸张强了不少。

    皇帝看了一遍,边看边点头,最后居然笑了出来。皇帝搂着女伯爵,然后把这份独立宣言重新递给首相。满不在乎的说“不错。这份独立宣言文采还行。居然能把我骂的开怀大笑。不过他要是愿意白日做梦,就继续做梦去吧,我可没独裁到管别人做什么梦。”

    不过慌乱过后。皇帝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冈萨雷斯背后,肯定有强大的势力支持。不然,葡萄牙贵族手里有几斤几两,能不能够从他们手中弄出钱来,恐怕他自己比葡萄牙的贵族更清楚。至于海外的那些野蛮人和冒险家之类的,更不可能干出这么大的事情。欧洲这面英法跟自己还没有彻底翻脸,虽然桌子底下大家的小动作都是不断,但是面上还是笑嘻嘻的。荷兰算是合作,奥地利正对抗奥斯曼呢。至于奥斯曼,要说奥斯曼的陆军击败了西班牙的陆军这好说,可是攻克直布罗陀。。。开什么玩笑,奥斯曼的海军都阳痿多少年了,连海盗都只敢抢身份纯正的老百姓。到底谁呢?

    最要命的一点是,如今这支该死的葡萄牙复**控制了直布罗陀,完全可以用要塞上的大炮和他们自己的军舰封锁了这一条狭窄的水道。西班牙帝国的海军就将无法自由进出地中海,停泊在各处港口锚地的海军就会被分割成为两部,而面对着奥斯曼帝国的那部分海军势必处于劣势。如果复**这群该死的家伙再在帝国海军背后和那群异教徒一起对帝国海军下手,那么,帝国海军就将处于万劫不复的状态!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当晚,范巴斯滕先生代表东印度公司和他个人名下企业签署了与西班牙帝国的贸易协定,协议规定,巴斯滕先生及其所属、所代表的企业向帝**队提供粮食、布匹、武器、盔甲、火铳、火炮、弹药、酒类、医疗用品等物资,帝**队以黄金和白银货币作为货款支付。为确保双方贸易往来,在战事存在期间,帝**队对往来于各处海域之巴斯滕先生名下之船只,有保护其航运安全的义务,西班牙帝国所有港口,包括内河港口,均对上述船只开放。在双方贸易期间,西班牙帝国以美洲殖民地作为抵押物,殖民地所征收之税款,用于支付帝国向巴斯滕先生所购买货物之货款及利息。如无法确定保证支付货款,巴斯滕先生及其企业有权力将这些抵押物充抵货款。

    对于这份协议,腓力四世皇帝陛下表示很满意,在美洲那些荒凉蛮野的殖民地,要多少便有多少,如今只是暂时抵押给了巴斯滕而已。等到仗打完了,再去美洲抢就是了!

    一阵诱人的香气从背后袭来,不由得让腓力四世心中一荡,不用回头去看,他就算知道,那是坎德尔女伯爵身上的香水味道。这也是范巴斯滕先生送给他的礼物,玫瑰花制成的香水。还有用各种神秘的东方香料制成的不同味道,不过,他还是最喜欢这种玫瑰花香味。腓力四世固执的认为,只有这种味道的香水才能够彻底和热情似火娇娆如蛇的坎德尔女伯爵相匹配。

    他的这个最得宠的情妇,一身新制成的明黄色长裙,纯用上好丝绸制成,以范巴斯滕的说法,这种颜色的衣料,在以出产丝绸而著称的神秘东方,也只有皇室成员才能够享用使用。所以,坎德尔女伯爵今晚的舞会上便炫耀的穿着这身长裙高调出场了。

    她要在这个场合向整个西班牙帝国和整个世界证明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悠扬的乐曲声响起,今晚的舞会开始了。

    照例,舞会上的第一支舞要由皇帝陛下和他的女伴来跳。

    舞蹈前,腓力四世皇帝陛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在讲话之中,他大力赞扬了西班牙帝国最尊贵、最友好的朋友范巴斯滕先生。在战争已经降临到了西班牙帝国头顶上的时刻,当奥斯曼帝国的那些异教徒准备把剑与火施加到上帝的信徒头上时,范巴斯滕先生以他高贵的品格,同伟大强盛的西班牙帝国签订了这份贸易协定,这不仅仅是一份贸易协定,它将预示着西班牙帝**队的百战百胜!

    更为显得弥足珍贵的是,巴斯滕先生愿意自己承担巨大的风险和压力,将帝**队需要的各色物资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出售,同时,愿意接受帝国以美洲殖民地作为抵押物的购买行为。甚至,愿意接受帝国政府以美洲殖民地那些毫不值钱吃的出产,诸如各种农作物,土豆、马铃薯、番茄、辣椒来充抵一部分货款,虽然数量很少,但是从这一点上,便看得出范巴斯滕先生那高贵的品德。

    &决定,授予范巴斯滕先生西班牙帝国侯爵爵位。至于封地嘛!?我的朋友,”腓力四世用友好的目光望着巴斯滕先生,“您认为西班牙帝国哪里才配得上您的名望?”

    乐曲声中,腓力四世抱着坎德尔女伯爵在擦拭的锃亮的舞池之中翩翩起舞,巴斯滕,这位新近册封的西班牙帝国侯爵,手中举着精美的玻璃酒杯,同围绕在他身边的一群贵族谈笑风生,偶尔会和几个贵妇、小姐交换一下名片或者手下人家的手帕。期间也和几个侯爵、伯爵、总督之类的人物就他们封地上的出产达成了贸易意向。

    谁也想不到的是,就在马德里宫廷之中舞曲悠扬灯火璀璨的时刻,加泰罗尼亚人在法国人和葡萄牙复**的资助、指示之下,开始了暴动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