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魔鬼之馆
    西班牙南部的格拉纳达位于安达卢西亚省北部,内华达山脚下,附近是灌溉便利的平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古城盘踞在三座小山之上,游人可以从多个角度欣赏古城景色。阿尔汉布拉宫就坐落在山上的最高处。

    这群建立于公元8世纪,历史上作为政治和文化中心的建筑,如今是安达卢西亚侯爵巴斯滕殿下的宫殿。

    这一群西班牙历史上的著名宫殿,带有着浓烈的摩尔人风格。

    它本身就是为中世纪摩尔人在酉班牙建立的格拉纳达王国的王宫。“阿尔汗布拉”,阿拉伯语意为“红堡”。为摩尔人留存在西班牙所有古迹中的精华,有“宫殿之城”和“世界奇迹”之称。始建于13世纪阿赫马尔王及其继承人统治期间。1492年摩尔人被逐出西班牙后,建筑物开始荒废。

    不过,自从被册封为西班牙帝国的安达卢西亚侯爵之后,巴斯滕殿下便掏出大把的金币和银元雇请高手匠人对这组宫殿进行重新修葺。

    阿尔汉布拉宫便是在格拉纳达城中。这座格拉纳达城堡地势险要,占地约35英亩,四周环以高厚的城垣和数十座城楼。城楼上,巴斯滕殿下的护卫们正在组织附近的百姓努力搬运着沉重的大炮,将一门门大炮摆放在城楼的炮台上,那些黑洞洞的炮口,在数十米高的炮台上俯瞰着平原。

    摩尔人留下来的建筑除了被称为阿尔汗布拉的城堡便是称为上阿尔汗布拉的附属建筑,前者是摩尔君王的宫殿。后者是其官员和宠臣的住地。

    在阿尔罕布拉宫中,有四个主要的中庭(或称为内院)桃金娘中庭、狮庭、达拉哈中庭和雷哈中庭。环绕这些中庭的周边建筑的布局都非常精确而对称,但每一中庭综合体的自身空间组织却较为自由。就这四个中庭而言,最负盛名的当属“桃金娘中庭”和“狮庭”。

    宫殿中的“桃金娘中庭(patiolos&是一处引人注目的大庭院,也是阿尔罕布拉宫最为重要的群体空间,是外交和政治活动的中心。它由大理石列柱围合而成,其间是一个浅而平的矩形反射水池,以及漂亮的中央喷泉。在水池旁侧排列着两行桃金娘树篱,这也是该中庭名称的渊源。

    桃金娘树篱的种植则要溯源于1492年西班牙占领该地之后。在桃金娘中庭内,可以欣赏两个极佳的建筑外观。其一的主景为一座超出40米的高塔。在塔上能够观看引人入胜的美景。周边建筑投影于水池中,纤巧的立柱、优雅的拱券、以及回廊外墙上精致的传统格状图案,与静谧而清澈的池水交相辉映,使人恍如处于漂浮空灵的圣地之中。桃金娘宫院。中央有大理石铺砌的大水池。因为四周植以桃金娘花而得名。南北两厢。由无数圆柱构成的走廊柱子上,全是精美无比的图案,手工极为精细。而圆柱的建筑材料是把珍珠、大理石等磨成粉末。再混入泥土,然后用人工慢慢堆砌雕琢而成。这里的大厅呈正方形,每边长37英尺,四面墙壁,全是金银丝镶嵌而成的几何图案,色彩艳丽。中间有高75英尺的圆顶,为觐见室,内设苏丹御座。大使厅以其雕刻有星状彩色天花板和拱形窗户著称。

    通过桃金娘中庭东侧,可以来到狮庭,也即苏丹家庭的中心。在这个穆罕默德五世宫殿中,四个大厅环绕一个非常著名的中庭——狮庭(patio&&列柱支撑起雕刻精美考究的拱形回廊,从柱间向中庭看去,其中心处有12只强劲有力的白色大理石狮托起一个大水钵(喷泉),它们结合中心处的大水钵布局成环状。由于《可兰经》禁止采用动物或人的形象来作为装饰物,所以,在阿拉伯艺术中,这种用狮子雕像来支承喷泉的做法是很令人称奇的,可将其理解为君权和胜利的象征,而这里的狮子雕像的形态还会让人回想起古代波斯雕刻家的作品。

    狮庭是一个经典的阿拉伯式庭院,由两条水渠将其四分。水从石狮的口中泻出,经由这两条水渠流向围合中庭的四个走廊。走廊由124根棕榈树般的柱子架设,拱门及走廊顶棚上的拼花图案尺度适宜,且相当精美其拱门由石头雕刻而成,做工精细、考究、错综复杂,同样,走廊顶棚也表现出当时极其精湛的木工手艺。由于柱身较为纤细,常常将四根立柱组合在一起,这样,既满足了支撑结构的需求,又增添了庭院建筑的层次感,使空间更为丰富、细腻。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容易放松精神和转换个人心态。在狮庭,同样可以看到与中世纪修道院相似的回廊。它按照黄金分割比加以划分和组织,其全部的比例及尺度都相当经典。所以,这种水景体系既有制冷作用,又具有装饰性。

    不过,在六弦琴凄美哀伤的乐曲声中,巴斯滕侯爵殿下在管家的陪同下往来巡视这两个业已粗粗整修完工的庭院。今晚,这里将举行盛大的酒会用来庆祝他的乔迁之喜。

    上百名仆人将一张张长条餐桌拼接在一处,铺设上浆洗的十分挺括的桌布,摆放好整筐整筐的银质餐具。宫廷内的厨房之中,飘着浓烈的香气,上百名厨师和杂役正在紧张的为宾客们准备着美味佳肴。

    &点!殿下今天头一次在这里请客!要的是面子和排场!看到那几十张桌子了吗?桌上的食物和菜品不能空着,热菜不能冷了!”厨房头目大声的吆喝着。向手下人重复着侯爵殿下的命令。

    &是暴发户的排场!”

    一个胖胖的厨娘一面用长长的汤勺品尝着用来调制食物的鸡汤味道,嘴里嚼着用数十种香料烹煮而成的肥母鸡肉。心中却在羡慕嫉妒恨的诅咒着。

    确实是暴发户。

    不但要为前来参加晚宴的各位宾客提供丰盛的宴席,就连随同的仆人侍卫之类的角色也会有酒肉赏赐。主宴会厅设置在桃花娘中庭,为了显示出自己的气派,巴斯滕侯爵甚至将喷泉进行了一番改造,以确保宴会在开始时,喷泉里喷出的不是水,而是上好的葡萄酒。

    如果这群西班牙人、摩尔人读过我中华的经典的话,得知这一番布置之后,便会在脑海里涌现出这四个字,“酒池肉林!”

    不错。就是酒池肉林。不过。除了酒池肉林之外,还有更加直指人心的设置。

    在茂密的桃花娘树丛后面,用上好的绸缎锦幔将人们的视线阻隔开来,不知道这厚厚的幔帐后面是什么。

    随着一轮红日渐渐的落到了地平线下面。前来为安达卢西亚侯爵祝贺的宾客们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了桃花娘中庭之中。对于这里的设置。人们感到很是新奇诧异。

    触目所及。便是堆积如山的各类食物点心主食菜肴,空气之中弥漫着食物混合在一道的奇特香味,随着水花溅起。葡萄酒特有的香甜味道直冲人们的味蕾。前来道贺的客人当中,有着罗马来的红衣主教,法兰西的公爵,奥地利的侯爵,摩洛哥的酋长,荷兰的行业公会会长,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总督。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之中,主人又特意为了这次宴会给大家制作了用上好锦缎制成的礼服,巧妙的泯去了各自的身份特点,只怕这些人见面之后便会因为各自的阵营利益而大打出手了。

    很是惬意的用精美的镂花玻璃酒杯在喷泉之中随意取饮香醇的葡萄酒,让站在餐桌前的仆人们为自己分割看中的食物。来宾们有一种恍然间的时空错乱感觉堆积如山的各色美食,从喷泉之中涌出,在水池之中流动的美酒,这一切,都只在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里,还有传教士写回来描写东方生活的书信之中见过,当然,也包括著名的马可波罗先生写成的回忆录里。

    在悠扬欢快的乐曲声中,今晚的晚宴进入了一个高峰。在场的众人纷纷朝着身边的人举起了酒杯祝酒。

    &位我最尊贵的朋友,想来大家对这种菲薄的酒宴都已经厌烦了,下面本人为了我们今天的欢聚,安排了一些余兴节目。希望大家能够度过欢乐美好的时光。”

    站在高台上举着酒杯向在场宾客们遥遥祝酒的巴斯滕侯爵殿下很是谦虚客套,不过,却令在场的酋长、侯爵、公爵、主教们暗自苦笑,堆积如山的各色菜肴,仿佛流水一般端上来的花样繁多的点心,这种东方君主才能进行的豪奢宴会,在他的口中却成了酒菜菲薄?那我们请客的时候该怎么办?

    照着巴斯滕的话,人们满怀狐疑的将手伸进了丝绸长袍的口袋里,里面躺着一枚用纯金镶银制成的牌子。

    &在旁边的狮子庭中为大家准备了一些余兴节目。骰子,牌九,哦,一直神秘的东方骨牌,还有更加变化莫测的东方牌——麻将,以及我们欧洲人的玩意。大家手中的那枚牌子,可以到荷官那里取得五千金币的筹码。”

    &过,如果大家对那些不感兴趣的话,”巴斯滕殿下做了一个大家都是男人,我懂得你们的心思的表情。右手很是帅气的向上一扬,在桃金娘树丛旁奏乐的乐队指挥着弄了一段花俏的乐曲,有仆人将桃花娘树丛周围围绕着的幔帐撤去,露出了后面的一番无边艳色。

    看着从锦缎幔帐后缓缓出现的那些或妖娆,或美丽,或神圣冷艳的各色美女,不由得让在场的客人们有些手足失措,当啷当啷的酒杯落地之声响成一片。

    有人穿着类似修女道袍的丝质裙服,脚上却是袅袅依依的走了过来,一名从梵蒂冈前来的红衣主教看得很清楚,虽然从样式和颜色都与修女的袍服极为接近,但是以他对修女道袍的深度了解。这绝对不是!

    不错。这种极度体现了女性身材,勾勒出了诱人线条的服装,便是在修女道袍的基础上,用上好的丝绸,结合了李守汉宫中奥黛的特点,根据欧洲女性的身材制作而成,对于这个时代的欧洲贵族、主教老爷们的杀伤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更何况,为首的十几个身着修女道袍改良版的女子,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蕾丝面纱。更是带给了宾客们无尽的遐想空间。行走了几步。这群修女停住了脚步,各自摆出了一个诱人的造型,缓缓的将道袍的衣襟向上或向一侧拉开,露出了内中春光。

    却原来每个女人都是脚上穿着一双用皮革制成的高跟鞋。更为奇特的是。那鞋子在灯火照耀下闪动着诡异的亮色。顺着脚望上去。一条条大腿被黑色的丝袜紧紧包裹,带给人们的视觉冲击是无穷无尽的。

    修女队伍后面,则是一群做宫廷贵妇打扮的女子。倒也罢了。对于这群贵族老爷们来说,这些女人是他们每日里都要与之打交道的。着实有些审美疲劳了。不过,稍稍走近了些,人们便发现了不同。这些女人身上同样是华贵的丝绸服装自不必说,从她们的身上,飘过来的却是淡淡的香气,不像自己家中的那些女人,身上弥漫着的是常年不洗澡而积攒下来的浓烈体味。

    裙裾摆动之中,人们可以隐约看到女人们腿上的白色丝袜和脚上的皮制高跟鞋,一个奥地利的伯爵咽了一口口水,努力的眨眨眼睛,“妈的,这个该死的暴发户。老子回去的时候一定要跟他买几件这样的衣服!”

    随着乐队奏起了类似于教堂唱诗班的神圣乐曲,更加令人摄魂夺魄的景象出现了。

    考虑到在场的默罕默德信徒们的感受,乐队只是演奏着充满了神圣意味的乐曲,不过,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景象,却是丝毫与神圣无关。

    数十个身着雪白丝绸制成的裙服,头上戴着用橄榄枝编成的花环,背上还背着用鸟类羽毛制成的巨大翅膀,俨然便是宗教神话里的天使打扮。不过,这群天使身上的衣服未免也太短了些,短裙比起西班牙贵族的睡衣还要短小些,几乎到了臀部的下沿。而臀部的下沿便是一条更加诱人犯罪的白色蕾丝吊袜带,将同样雪白的丝袜连接起来。

    这一幕看得几位来自伊斯坦布尔和梵蒂冈的贵客不约而同的大为兴奋。

    &不到在这里可以这样的搞一下十字架下的女人!”

    &够如此的与天使接近,我仿佛听到了主的声音!”

    有天使就自然会有魔鬼。

    一阵激昂、诱惑的鼓声响起,庭院内的灯火被仆人们用黑色灯罩遮盖起来,整个庭院内的光线骤然暗了下来。

    从桃花娘树丛的深处,十几个身材异常火爆妖魅的女郎手中举着三股叉摆动腰肢,向外放射着乳波臀浪一路走来。与方才的天使、贵妇、修女不同,她们的身上不是丝绸制品,而是皮革。光闪闪的皮革,将她们的身体躯干裹起来,也只是将躯干的主要部分裹了起来。

    一个眼尖的哈布斯堡家族成员两眼直勾勾的望着越来越近的魔鬼女郎,望着眼前那白花花的胸脯,看着两座山峰之间足以淹死无数男人的深深沟壑,还有那躯干下同样是黑色蕾丝吊袜带和亮皮高跟鞋。

    几名魔鬼女郎走到人们跟前,俏皮的挥舞了一下手中的三股叉,转过身去朝着人们摇动了一下自己的翘臀。

    &啊!请你赐给我神圣的力量,我要降伏这些魔鬼。”一名红衣主教口中喃喃自语,他在这群魔鬼女郎转身的那一瞬间,看到了女郎们背后的尾巴,毛茸茸的尾巴,真实的插在了菊花之中。

    &位,请随意。”

    巴斯滕先生在阳台上大声的朝着庭院内的人们欢呼一声,手中的小槌子朝着阳台上的一面铜锣敲了一下。顿时,庭院内的灯火被仆人们熄灭了大半,只留下了几盏灯提供着最低限度的光线。

    顿时,随着灯火的熄灭,庭院内响起了阵阵异样的声响。

    灯火的暗影之中,桃花娘的树丛下。喷泉水池旁,罗列杯盘的餐桌上,到此都可以看到此起彼伏的身影。

    如果光线允许的话,你也许会看到,土耳其的总督和梵蒂冈的红衣主教抱着一个天使正在一前一后制作着尚未发明出来的三明治。只不过,根据自己一贯的爱好,在这个天使面前,红衣主教固执的选择了和那些唱诗班的男孩子们一样的旱路。将前面的水路交给了土耳其总督。

    而法兰西的伯爵则是同西班牙的公爵殿下一道,对一个魔鬼女郎大加征伐,甚至在关键时刻邀请了上帝的仆人加入。上下前后的对魔鬼女郎三路夹攻。以期达到犁庭扫穴降魔卫道的功效!不得不说,对于从后面发起攻击,梵蒂冈的红衣主教们还是有着独门绝学的,几下攻击之后。便让那以一敌二不落下风的魔鬼女郎口中含糊不清的发出阵阵的哀告求饶。

    代表着默罕默德的信徒。土耳其的总督们则是对那些身着修女道袍的女神们发起了猛烈攻势。用最锐利的武器、最狂暴的速度。将代表着剑与火的愤怒施加到了这群代表着十字架的女人身上。

    狮子庭做为阿尔罕布拉宫另一长方形宫院,长116英尺,宽66英尺。周围环绕以124根大理石圆柱的俏巧游廊,中间有模仿西妥教团净手间形式的建筑,轻灵的圆形屋顶饰有金银丝镶嵌细工的精美图案。

    不过,当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之后,仆人们打扫这里的卫生时却发现了大量的垃圾撕碎了的衣服,女人的内衣,男人的袍服,三股叉、皮鞭,被不知名的液体沁湿了发出阵阵腥气的圣经,还有散落一地的筹码。

    仆人们在这些物品当中捡拾着可以再利用的东西,心中却在揣测这里借助着夜幕的掩盖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不过,当客人们起床享用他们的晚餐时,仆人们却是惊奇的发现,那几位和侯爵殿下走得很近的来自葡萄牙的客人,却与梵蒂冈、巴黎和伊斯坦布尔的来宾打得火热。

    梵蒂冈的来宾“代我向你们的将军致意。将军对于上帝的虔诚和赞美是主可以听到的。我们感谢将军对于宗教所做出的贡献。”

    在宫殿的背后,十几辆马车满载着来自东方的丝绸、茶叶、瓷器、香料,还有妖娆的北非女奴和漂亮的男孩子,马车的车轮将道路压出了一道道的深沟,看得出,车上还有更为沉重的东西。车头上插着代表梵蒂冈教廷的旗帜,这是葡萄牙复**向罗马教廷奉献的虔诚。

    巴黎和伊斯坦布尔的客人“没关系,只要我们合作,西班牙就会成为一个地理名词!”

    安达卢西亚侯爵巴斯滕殿下,则是被欧洲各国王室,从土耳其的苏丹到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帝都视为了最尊贵的朋友,这些往日里见面都不可能的人欣然达成了一个共识格拉纳达周围五十公里内为非武装区,哪个国家胆敢在此使用武力,整个欧洲都视他为公敌!

    在不久之后巴斯滕殿下便私人捐资修建了一所修道院,作为罗马教廷的直属修道院。用来弘扬上帝的光辉。不过,这所修道院只收留最美的女人和漂亮的男童。因为他们的容貌和身体是恶魔用来诱惑人类的,必须在教廷光辉的照耀下引导她们走向正途,几乎每个季度都有来自于各地的红衣主教们在这里布道做福音。

    各种来自最新的东方神奇的东西都会在巴斯滕侯爵殿下的宫廷之中出现然后会出现在欧洲的贵族老爷、富豪、国王之类的宫廷府邸之中。在欧洲的贵族女性圈子里,经常会有人在议论,哪个侯爵的女儿,某位公爵的夫人成了巴斯滕殿下的情人。而各个国家的贵族女性们也找到了一个彼此之间口耳相传的秘密途径,可以获得她们想得到的东西。于是,法兰西公主为了一瓶上等香水向红衣主教援交。奥地利的公爵小姐为了一瓶上等香水,向土耳其的总督敞开胸怀;而尼德兰行业公会会长的女儿也许为了一套顶级的丝质内衣,娇笑着躺倒了西班牙皇帝的床上。

    在欧洲、北非、近东地区,只有酋长、国王、皇帝、苏丹这一类的人物才有资格到巴斯滕侯爵殿下的后宫里享受顶级服务。这样就形成了这种奇特的局面,外面几个国家的军队打得尸横遍野,而巴斯滕殿下的宫殿里,各个国家的贵族、国王们在一起坦诚相对,胯下可能是对方或者第三国的美女大玩群众性活动。

    梵蒂冈的神职人员对于前往巴斯滕殿下的修道院布道传福音有个特殊的规定,必须戴上一个护符方准许入内,那就是“卍”字。老的主教会对年轻主教身传言教,这个护符有特殊的魔力,能抵消上帝的力量,凡是佩戴这种护符,都会在两个小时内被魔鬼操纵,那时候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是人类能控制的。

    我们要用自己在上帝的意志下带来的虔诚来培养自己的勇气。不是一般的勇气,而是挑战魔鬼的勇气。一个人可以丧失生命,但是不能丧失勇气。

    有了这些勇气,一个个红衣主教们前赴后继的前往巴斯滕殿下的修道院,去用自己的一颗虔诚之心和挑战魔鬼的勇气来同魔鬼对抗,将自己的身躯去和化身为美女和漂亮男童的魔鬼意志肉身相搏。

    一位年迈的牧师挑衅魔鬼护符失败,最终病逝在船上。他的一生,是一个传奇,由于魔鬼护符的强大魔力,一般挑战者很难活过五十,但是这位坚强的主教,活到了八十,并且创造了挑战魔鬼护符的记录。临死前,他拉住新任主教的手说“我一生没什么遗憾了,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再去挑战魔鬼护符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重新去挑战。今后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记住,一定不要试图用药物去战胜魔鬼,这是上帝的自尊。”

    巴斯滕殿下的这座修道院和阿尔罕布拉宫,在南粤军的文件之中被守汉戏谑的称为红楼,而在欧洲,不论是王室还是教廷,都称这组建筑为魔鬼之馆。

    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当葡萄牙复**通过各种渠道与欧洲的大多数国家搭上了线之后,热闹的大戏又开始了。

    首先,梵蒂冈教廷不再宣称葡萄牙复**是上帝的叛徒,而是漠视着若昂四世的地盘和腓力四世的疆土被冈萨雷斯手下的矮子们一块块的蚕食掉。

    在西班牙身后与他对峙的法国人,趁机大举发动进攻,在与复**的使者秘密会商时宣称,在西班牙统治期间接受了西班牙的册封的若昂四世是葡萄牙的叛徒,不能代表葡萄牙人民。

    法兰西帝国发表严正声明,只承认葡萄牙复**为葡萄牙王国和全体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东面的奥斯曼帝国,虽然没有发布什么公告和文书,但是对悬挂着复**旗号的船只和货物只当作没有看到,任凭他在红海和地中海两侧往来卸货运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