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葡萄牙破局
    一条条快船在海面上画出一道道的航线,将各地的物产、人口、金银接连不断的运到南中,为这个仿佛永远也填不满的巨大怪兽提供食物和血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往来于各地的航线、道路,犹如一根根蛛丝,在大地和海洋上织就了一张巨大的蛛网,而眼下得顺化,便是这张蛛网的中心。不断的根据每一根蛛丝上传递来的信息做着调整,将这张已经无比巨大的网编织的更加巨大牢固,将无数的飞虫蚊蝇牢牢地粘在网中,成为下一个提供食物的所在。

    飞剪船从地中海将来自里斯本的消息以世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传到了顺化王宫的公事房中。

    这里,上演了一幕壮丽、辉煌的宫廷政变闹剧,用我中华上邦的眼光来看,就是一出鸿门宴加夺门之变的混合。

    冈萨雷斯以四千倭国雇佣兵为骨干,以直布罗陀、摩洛哥各处城池之中的青壮组织了一支规模多达三万人的军队,对西班牙和葡萄牙沿海各地进行攻城略地。一时间,凌厉无匹的攻势打得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纷纷叫苦不迭。

    此时的欧洲,能够动员起几千常备军的国度都可以算得上大国、强国了,以数千不把自己的生死当回事,更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一上战场就立刻狂化疯狂的倭国雇佣兵为主力组建的葡萄牙复**,对于沿海各地的攻势自然是手到擒来,为复**扩充了地盘、人口、经济实力。越来越形成了良性循环有了地盘和城市,就可以收税,招募扩充更多的军队,有了军队就可以攻打更多的城池,掠夺更多的人口和钱财。

    这样一来,以冈萨雷斯为首的复**和最早一批或是自愿或是半被迫而加入归附复**的葡萄牙贵族们立刻便成为了既得利益者,他们开始踌躇满志的筹划着一旦彻底夺取了葡萄牙最后胜利,甚至一举将西班牙打翻在地,将曾经辉煌伟大的西班牙帝国变成自己的附庸。

    但是,里斯本的主人。现任的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却也不甘心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帝国被一个不知名的野小子一口口的鲸吞。这如何能够接受?

    欧洲王室就是这点好,典型的,哦,“宁与友邦。不与家奴。”这话可不是惠玉兰的专利。事实上几百年来欧洲王室之间就是这么做得。彼此之间的战争打得再狠。也不会置对方于死地,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混,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当真要把一方彻底打倒了,只怕以后自己也不好去见别的亲戚朋友了。

    这也就是为啥欧洲各国在拿破仑成为法国皇帝之后不停的对他发起反法同盟的缘故,实际上历次对拿破仑法国的战争,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群亲戚来给路易家族讨公道来的,结果,被炮皇的大炮和骑兵给揍得鼻青脸肿的回去了。

    而眼前若昂四世就和上了断头台的路易十四有点像,不过,他的对手却不是引起了欧洲公愤的拿破仑,比起这个科西嘉人,冈萨雷斯在东方的经历使他早已学会了我中华上国的一些皮毛,合纵连横。

    不惜重金厚礼向教廷献媚,让教廷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复**的合法地位,之后又与法国结盟。眼前正与西班牙掐的厉害的法兰西,突然得到了一个拥有数万兵马的盟友可以在西班牙的背后和侧翼大打出手,这样的好事焉能放过?于是,法兰西最先承认了复**是葡萄牙的唯一合法政府。

    东面的土耳其,冈萨雷斯则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与苏丹陛下合作,他从中穿针引线,一手促成了奥斯曼帝国与南粤军的商务往来,大炮和火药、炮弹、丝绸、茶叶、瓷器,源源不断的被船队运到了希腊和塞浦路斯等地中海上的岛屿。

    为了保证货物和船只能够安全顺利的运到苏丹陛下手中,苏丹在面对南中商人的请求时很是大方的将地中海的地图打开,让商人们在上面自己选择他们认为合适的所在,可以在岛上兴建商站,派驻一些士兵,修筑些防御工事。

    有了这几个方面的支持,冈萨雷斯将军已经无数次的在心里悄悄的给自己筹划着上一个什么样的称号,登基为葡萄牙帝国的皇帝。

    不过,就在这个他意气风发的时候,来自里斯本的使者送来了一个让他颇为惊诧的消息。

    若昂四世邀请冈萨雷斯将军到里斯本进行会商,商谈一下如何构建和平。“我们都是上帝的羔羊,血管里都是葡萄牙人的血液。我们不能让葡萄牙人的刀砍下葡萄牙人的脑袋了。”

    言辞之恳切,态度之谦卑,着实令冈萨雷斯手下的一群新投顺的文武大员感动,但是,对于冈萨雷斯本人,这个在东方浸泡了多年、已经在思想上东方化了的家伙来说,本能的嗅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分明就是在鸿门摆下的酒宴!打算置我等于死地!”

    同他一道从南中一路归来的军官们,也是看到了若昂四世热情的书信当中包藏的杀机。

    不过,这封书信也给了冈萨雷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他带着两千精锐士兵组成的卫队大摇大摆从直布罗陀地区前往里斯本,沿途的城镇在“与若昂四世在里斯本会谈”这个大义旗号下对他打开了城门,让他可以合理合法的进驻。

    在他前进的步伐后面,大约两天的路程之后,将近一万人的大队人马缓缓的跟随,迅速的完成了对这些城镇的占领。可怜若昂四世的一番苦心,却为冈萨雷斯进军里斯本打开了宽阔的道路。

    不过,冈萨雷斯也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每进一座城镇,便会首先拜访城镇当中的贵族和宗教领袖。

    除了大撒金币。向城镇当中的各界头面人物送出来自东方的贵重礼物之外,冈萨雷斯少不得向教堂捐献出大大小小的用圣瓷制成的圣母像,(额,严重怀疑是改良版的观世音像)还有大量的玻璃制品,以及来自于江南地区绣着宗教故事画面的上等精美丝质绣品,这些美轮美奂的物品让那些神父们可以将自己的教堂妆点的越发神圣庄严,可以在圣母像前为女信徒布道,驱赶男孩子身体和心灵上的恶魔,然后用漂亮的玻璃杯喝着上好的咖啡和东方树叶制成的饮料。

    面对着代表世俗势力的贵族,行业公会头目等人。冈萨雷斯会说“我们已经和东方的君主谈好。获得了独家贸易权。以后,我们的国家将会重新迸发出前辈的荣光,让我们沐浴在财富的光辉当中。”

    如果对方是身着神圣的道袍,胸前挂着金碧辉煌的十字架。他就会换另外一种说法“感谢万能的主的光辉。在数万里外的东方。我和我的朋友。将一个东方的迷途羔羊引上了上帝的道路,为上帝开拓了万里教区。这个迷途的羔羊,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君主知恩图报。已经给予了我们独家贸易权。”

    &且,我们的东方独家贸易权,因为我们将这个强大的东方君主变成了上帝的信徒,而得到了教皇冕下的祝福。”

    这就是冈萨雷斯吹牛的成分了。不过,反正葡萄牙与南中海路距离数万里呢,谁去亲自查证去?就算是有那好事之人前往梵蒂冈打听,这位复**的将军是否因为将主的福泽引导到了东方,为主开辟了万里教区,那些掌握着教廷各项权力的红衣主教们,正忙着搂着冈萨雷斯进奉的美女和漂亮男孩子爽呢,要么就是在数着十字架上的宝石,哪有那个闲工夫去管这个?再说,从哪个角度都不能否认有这样光荣的事情吧?就像为了忽悠教徒,而编造出来了“约翰长老国”的神话存在一样,害得欧洲的十字架们遇到铁木真的子孙时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组织,结果,眼眶中的热泪还没来得及擦干,对面的大汗弯刀和顽羊角弓就告诉他们不要乱认亲戚。

    但是,冈萨雷斯的这番有真有假的说辞,却取得了数万大军都未必能够取得的效果。对于葡萄牙和西班牙这样宗教氛围极为浓厚的国家,用利益吹嘘不如用宗教成就吹嘘,能忽悠一个国家元首信仰十字架是绝对可以封圣的成就,(哦,貌似在上海留下一个地名的那位保罗,眼下也进入了封圣的流程,就是因为他对于十字架的向东方传播立下了大大的功劳,而且后代之中也是对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如果是用贸易利益加上宗教成就来忽悠,对于葡萄牙这样最早体味过远洋贸易甜头的国家来说,杀伤力是巨大的。可以说无人可以避免。

    这样的消息伴随着他沿途在各个城镇的诸多作为,还有那两千精锐士兵组成的近卫军所带给人们的冲击,迅速成为了让葡萄牙社会在选择冈萨雷斯还是若昂四世的天平上沉重的砝码。

    就在里斯本的若昂四世与身边的亲信宠臣们紧锣密鼓的筹划着每一个细节的时刻,却不想,原本以为铁板一块的贵族集团出现了巨大的裂痕。贵族们能够拥戴他从公爵摇身一变成了葡萄牙的皇帝,也能够抛弃他这个有名无实的空头皇帝,去拥戴一个比他更有实力,更加能够带来实惠和利益的家伙来做他们的皇帝,哪怕这个人是一个没有贵族血统的野小子。

    &有贵族血统,那不更好?他就更要依赖我们?”

    &是!没有贵族背景,我们可以从欧洲那么多的谱系传承之中,给他编造出一个显赫的家世出来,说他是某个没落的绝嗣的家族唯一传承人,或者是私生子?”

    &耶稣不也是被上帝感孕了他妈玛利亚,才有了他?也就是说,耶稣就是上帝的私生子,也是个野种!”

    (“该死的东西!你这个污蔑主的东西,只因为有了主,我们才过上了这样的生活!只因为顺治信了主,才有了康乾盛世!”某个因为演了石光荣才被大家记住了的家伙。满怀着对主的虔诚之心,口齿不清结结巴巴的来找作者这个没节操的家伙拼命了!)

    城市之中的贵族和新兴的资产阶级们,从各自的利益角度出发,纷纷倒向了更为强有力、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实惠和好处的冈萨雷斯一边。那些代表着十字架,原本也是分为几派的神职人员和宗教裁判所们,对于冈萨雷斯给十字架带来的光荣和荣誉、财富和信仰也是推崇备至。于是,各派各种势力悄悄的派人出了里斯本,去向冈萨雷斯纳款输诚。

    &军千万不要相信那个西班牙杂种的谎言。”唉!在贵族们口中,往日还是代表着葡萄牙的若昂四世,一转眼变成了西班牙杂种。不过也不错。谁让他身体里有着西班牙贵族的血液?

    &在里斯本设下了埋伏。就是准备对您和您伟大的军队下毒手!将我们的葡萄牙重新变成西班牙人的附庸,任凭我们美丽自由的国度被那些西班牙佬来蹂躏!”

    &军!不!我们伟大的葡萄牙的唯一真正君主!我建议直接宰了那个西班牙杂种!锤刑怎么样?”

    &帝告诫我们,要爱世人。所以,我们的惩戒要温和些。切忌流血。听说那个西班牙杂种他崇信异端。干脆就火刑解决好了。”

    一个牧师淡定的提了一个建议。他的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宗教裁判所人士的一片叫好声。

    &于他毕竟是葡萄牙的国王,享受过葡萄牙带给他的荣誉,我们在对他执行火刑时也要温和。不能直接烧死。要慢慢来,尽量不让其身体烧的像焦炭。所以,我建议用小的木柴,陛下,同时不能在木柴上喷洒油脂,相反的,需要在上面淋上些水。以期让木柴燃烧的慢一些。”

    &了,各位先生们,我们还是先讨论一下如何逮捕那个至今还盘踞在里斯本,以葡萄牙国王的名义欺骗民众辱没宗教的葡萄牙的叛徒,西班牙的内奸,我们国家的卖国贼吧!”

    叛徒、内奸、卖国贼,这三个从冈萨雷斯口中吐出的名词,立刻成了若昂四世头衔前的冠词了。人们再提起他的时候势必会带着这三个名词。

    当在里斯本城外,若昂四世出城欢迎冈萨雷斯,打算将他引诱进自己布置好的伏击圈加以逮捕的时候,却被冈萨雷斯和他的手下反客为主,抢先一步将他逮捕。并且在上万前来欢迎加看热闹的里斯本市民面前揭露了他的丑恶面目。

    当惊愕的市民们发现了在欢迎的鲜花丛下隐藏的大炮,在装饰着彩带和花环的接到后面是埋伏的宫廷士兵时,在有心人的带领下,他们由惊愕转眼变成了愤怒。

    &清白死去,我原谅我的敌人,但愿我的血能平息上帝对葡萄牙的怒火。”

    当愤怒的里斯本市民抢走了若昂四世头上的王冠,夺取了他手中的权杖,撕碎了他身上漂亮的袍服,并且大声的在宫廷前的广场上讨论着应该如何处死这个西班牙人的杂种,葡萄牙的叛徒内奸卖国贼时,若昂四世脸色苍白,嘴角颤抖着,但是为了保持住一个君主的风度,他还是努力将身体站直,不使自己因为恐惧而倒下。

    在他的身旁,被一群来自里斯本底层社会的娘们儿将头发撕扯的一绺一绺的,身上的王后制服也被撕碎,露出了里面的衬裙,身上、头上的首饰也被那些妇人借着混乱之机抢掠一空,脸上更是被抓出一道道血痕的王后,努力保持着从小便被灌输教育的贵族风度,口中却也喃喃自语道“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们马上处死这对西班牙人送给我们的国王和王后!”有人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更有那急于在新主人面前表现忠心的家伙,从宗教裁判所中搬了火刑架和木柴,准备在里斯本街道上,像当年烧死布鲁诺那样,烧死这对葡萄牙人的叛徒内奸卖国贼夫妇,为葡萄牙人出一口恶气,顺便也让那些该死的西班牙佬看看!

    &萄牙的子民们,若昂四世,身为葡萄牙的君主,却勾结西班牙,迫害上帝的子民,崇信异端,并且在葡萄牙复**收复国土的时候,妄图残杀葡萄牙的希望。他的所作所为,就算是上帝都难以原谅!”

    被无数小贵族簇拥着,骑着一匹极为神骏的阿拉伯马犹如天神一般出现在里斯本街头的冈萨雷斯,即席发表了义正词严的演讲。

    &过,我依然决定要释放他和他的妻子。因为,这是上帝的启示。人被逐出乐园之后,身上就有原罪,所以,才会降临世界受各种苦难,主借以考验我们的信仰。因此,葡萄牙才会暂时落入西班牙的手中。在这段时间,我们每个人,哪个没有做过忍辱负重的事情,又有哪个没有选择过妥协,但是这些,并不能否定葡萄牙人对上帝的忠诚。尽管我无法知道若昂四世是否真的心甘情愿的为西班牙服务,但是这个罪,我们大家都有,包括我,所以我不会以这个作为杀他的理由。我决定将他和他的家族在葡萄牙的财产、爵位、光荣统统褫夺,遣送出境!以感谢上帝的仁慈和伟大!”

    冈萨雷斯的这一番演讲,顿时赢得了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喝彩声。

    &王陛下万岁!”

    有人趁机在人群之中带头喊起了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