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争夺(六)
    作为执掌南粤军在长江流域、淮河流域,运河地带各项情报、暗桩事务的情报主管叶琪,被李守汉骂的狗血淋头。八?一?中文w1w?w?.88?18z8w?.

    在一旁隔间里伺候茶水点心的李贞丽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自己的男人在部下面前是如何大雷霆的。

    不过,虽然李守汉在士林中一直以来名声都不好,有不敬读书人,不知道礼贤下士的恶名,但是,同其他的大帅、督抚们相比,却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申斥部下时,对事不对人。不像别的大帅、总督、总统、总理那样,骂起部下来如猪如狗一般的人身侮辱攻击。

    “各处的眼线、暗桩,探子,每月花费几十万银元,可是,如今在留都之中有人私下里串联,秘密集会,收买雇佣流氓打手集中,准备搞出些事情来。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不知道?!你们的脑袋里面都在想些什么?是不是都把注意力投入到各地的物价上去了?!”

    叶琪也是有些冤枉,他统领商情司、调查室、巡警、执法处等诸多的情报机构,大家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投入到了对北方辽东反贼们的贸易禁运、军事情报等方面来,执法处等内部监控部门则是将主要力量投入到江北四镇等武装部队上,特别是高杰被暗杀,许定国率部投降了清军后,更是加强了对明军各部的监控,防止出现再次的投降反水。

    但是,防了外患,防了武人,却不曾想这些文人却在私下里勾搭连环,准备往主公头上扣屎盆子!所谓的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咱们做事情不够仔细,没有做到“主公看不到想不到听不到做不到的,我们要替主公看到想到听到做到!”的训条。

    “你们也不要在那里一副死了老子娘的神情!少宁,一会你带人去找司马新元和田帮主,你们人手不够,那就把盐漕两帮的帮众都调动起来!让他们充当你们的外围眼线!老子每年给他们几千万银元的生意,如今正是要他们出力的时候!”

    南京城内城外,盐漕两帮帮众多达数十万,更有不少依附于盐漕两帮混饭吃的江湖小帮派和光棍混混。城内城外不少的茶楼酒肆妓院赌场甚至是寺庙,都是他们的产业,或者是被他们的帮众所控制。要想关注某个团体的动向,就要调动这支本身就处于低下层的力量!

    (寺庙为漕帮中人控制的说法,也是起源于青帮的传说。在青帮的历史地位上仅次于翁钱潘三位祖师爷的王降祖,他的徒孙6隆便出家做了和尚,后来更是成了灵隐寺的方丈。出家剃度的法名叫悟道;在清帮中的法名叫佛献。这位悟道大和尚有个徒弟,也是和尚,法名有点像比丘尼叫做碧莲;帮中法名叫法敬,是镇江金山寺的当家。这个老和尚更是一位牛人。据帮中相传,就是乾隆皇帝入帮“孝祖”的本师。所谓的“孝祖”是青帮里的黑话,意思是在祖师爷牌位前向祖师爷磕过头;换句话说,就是拜师,称为“孝祖”。后来,更引申为本师已经过世,有人引荐,经师兄弟们同意,帮内公认,可以在师父的灵位前磕头拜师,从此便是某某人的弟子。这种方式,在现在的相声行业里还有遗存。君不见,郭德纲不也以家谱字辈传道授业?什么引保代的做法都是沿袭于此。多年前,李文华拜在已故的马三立先生门下,成为马三立的弟子,也是这种习俗的延续。相传乾隆皇帝人帮是在乾隆三十年第四次南巡的时候,“孝祖”的地点在镇江金山寺。随后到了杭州,曾微服私访拱宸桥的家庙及粮帮公所;所以,这也就说明了为啥乾隆在下江南的过程中到处微服私访,从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到江南的程淮秀,一路上沾花惹草都不怕,原因就在此。各处的江湖混混地痞流氓打算敲诈勒索,玩仙人跳,也不敢搞到自家祖师爷头上。)

    看着叶琪飞也似的带着归他统属的几个情报机构的头目们跳上车马远去,去和盐漕两帮商讨如何在暗中监视那些以为自己身在暗处的家伙。李贞丽这才从隔间之中走出来,手中端着一个小盅,里面是她文火煲了一晚上的参汤。

    “先放在那里,等我写完这道命令。”身后香风袭来,李守汉不问便知,是李贞丽。多年的共同生活下来,他也习惯了每次后李贞丽的这点滋补手段。可是,他现在却是无暇他顾,只管笔走龙蛇,起草一道道的手令。

    李贞丽将小盅放在一边,只管为相公铺平纸张,眼睛的余光里,桌上已经写就了十几道命令,分别是给南京周围、城内的各处驻军。而李守汉正在书写的额,却是给他的二公子,如今执掌南京城内防务卫戍警备职能的李华宝。

    涉及到了李守汉的军政大事,李贞丽很是自觉的站到了距离书案有两步距离的位置上,李守汉有事,她可以伺候,但是,桌上的那些机密布置,她又看不见。这也算是她的一种态度,“绝不干权涉政!”

    将给各部各衙门的命令起草完毕,李守汉又站在窗前稍稍凝神思考了一番,自觉没有疏漏掉的部分,这才命人将这些文件用印后出。

    嘴里喝着温热的参汤,怀抱美人的软玉温香,李守汉叮嘱自己的女人。“这几天南京城里估计会有些风潮乱事。家里的人就不要出去了。那些丫鬟婆子,院公厨子之类的人物,就在宅子里静候。有什么杂事,便让亲兵们去办。”

    李贞丽很明白,这是相公采取的预防措施。天晓得这媚香楼里有那个丫鬟婆子仆人是那些东林派到自己身边的卧底眼线?或者是为东林所收买的?

    “相公,你放心,从现在开始,便是外面送水送菜的,也不能直接和这楼里的人接触。你的亲兵负责接收菜蔬,检查无误后,再送到内宅,交给傲蕾一兰妹子的那些族人,然后再送到厨房去!”

    两道保险的预防措施,让李守汉比较满意。更令他满意的是李贞丽的态度。

    有红颜知己若此,此生也是一桩美事了。

    当李守汉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话,却招来了李贞丽的白眼,虽然说是白眼,但是,美人的白眼也是青眼:“本姑娘如此贤淑,你该如何感谢我?”

    此时周围无人,那些丫鬟婆子和李守汉的亲兵早已很识趣的退到了楼下。只留下他二人在这三楼上。

    “自然是相公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说完这话,李守汉立刻腆着脸,做出一副穷形恶状的急色相,将李贞丽拦腰抱起。

    “呸!死鬼!大白天的你就!”

    “诶!谁说白天就不行?诗经里的文字不还是讲究席天慕地的嘛?!我自然要追随先贤脚步了!”

    夜幕悄无声息的如一架巨大的黑色纱幕降临在南京,城中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将这座六朝古都装点的与天上银河相映生辉。

    在五军都督府的行辕之中,叶琪,司马新元,盐帮帮主田成辉,以及几位情报机构的头目,在李守汉的签押房之中向主公禀告了这一天的收获。

    “果然不出所料,又是这群穷酸措大出头,来给别人火中取栗!”李守汉听完了汇报,脸上一阵阵的冷笑。

    这次阴谋的主力,或者是出面打头阵的,仍旧是各处书院和夫子庙附近那些进京赶考恩科的秀才、举人们。他们的诉求也很简单,很直接。

    “如今查大人在苏州等处催科之举行事强硬,如野火狂飙,这些人多年来积欠钱粮累积数目巨大,他们凭借昔日的权势交通官府,贿买书吏,隐混和拖欠钱粮,致使积逋常达数十万。”

    “也就是因为这样,查大人的秋霜烈日雷霆万钧手段,在他们看来是难以接受的。如今,坊间小儿已经给查大人起了一个诨号,唤作‘查白地’,意思是说他所到之处便是搜刮的一片白地。连一根草棍也不会留下!”

    说到了査继佐的外号,在场的人们不由得都是莞儿一笑。

    官场上,对地方官员的权力和破坏力有这样的评价,“破家县令,灭门令尹。”形容的便是县一级和州府一级主官的权力之大。一个七品衔的知县,便可以让人家破人亡,而州府一级的知府知州,干脆就能让你满门死光。

    不过,这些,在咱们的査继佐查父母面前都是弱爆了。这位身兼吴县知县,苏州同知、巡察御史三个职务,手中又有一营兵马供他指挥的查继佐,早就越了破家县令灭门令尹的境地,直接升级为白地了!

    所谓的老虎不吃人,恶名在外。如今在江南,査继佐查白地的名号,确实是能够起到医治小儿夜啼、尿床的功效。大人在吓唬那些哭闹不肯睡觉的孩子,往往就是一句:“再哭!再哭就把查白地招来了!拆咱们家的房子,搬咱家的东西!把你抓进大牢里,看你怎么办!”这一顿吓唬,往往能把小孩子吓得老老实实,小心眼里认为查白地大概是天地间最凶猛的怪兽了。

    于是,官场上也悄悄的对这位査继佐采取了敬鬼神的态度,不论是公开还是私下里的场合,提到这位査继佐,就像苏州人称呼恶鬼五通神之类的牛鬼蛇神为老爷一样,称呼他为大人。

    受各种脑残影视剧的影响,我们大家都有这样一个误区,认为古代的官员都是统称为大人,只要是个军官都可以称为将军,是个民国的军阀都会被手下人称为大帅。其实不然!

    “本朝内大臣、都统、尚书、侍郎、卿寺、学士、堂上官皆称大人。中允、洗马、赞善、巡城御史、掌科给事,皆在本署中称大人,出署则否也。外官文职督抚、布政、学政、织造、监督、司道,武职提督、副都统、总兵、城守尉,皆称大人。御前大臣多以王公兼任,不称大人而称位号,其无世爵者,则用清语称之曰郭什谙班。大学士称中堂,将军称将军,似不以大人两字为极尊之称。国初谕旨中呼内务府大臣为内府大人,是以近日中使人役,仍呼内务府为大人衙门。”

    “考国初外官,非钦使不称大人。曾见山东省城西关有王公祠,木主书山东巡抚王大老爷国昌之位。又济南朱氏家所藏其先世闽督公朱宏祚任广东巡抚时舆颂诗词册,亦称巡抚广东朱大老爷。又于高唐途次见一旧碑,称布政司熊大老爷。此皆康熙中年之事。余幼时,道员已称大人,府厅州皆称大老爷,知县称太爷,形于笔札则称太老爷。咸丰年用兵以来,知府多加运使、道员职衔,亦称大人。甚有未加衔者,属吏亦媚之曰“大人”。知县则无不加衔,无不大老爷矣。从前武职,总兵称总爷,副将称副爷,参将、游击称将爷,都司、守备称掌家(专营都司亦称将爷)。自余幼时总兵已称大人,副、参、游皆称大老爷,都司称总爷,守备称副爷,已觉与前迥异。近年以来,副将渐称大人,守备亦称总爷,兵丁久已称将爷,什长、传号久已称掌家,更为躐等之甚矣。不知数十午后,更加何称。又王州《觚不觚录》,三司见督抚称老先生,见巡按称先生大人,颇似今时中堂、将军,不以大人两字为重也。”

    清末文人笔记,对官场称谓的科普。从文中可以看出明末清初大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领导,连一些布政使和巡抚有时候还不敢当大人的称谓。然后文中吐槽咸丰年间以降,各种官僚称谓跟坐火箭一样,连知府都能被称作大人了,知县成了老爷。估计写这笔记的哥们儿幼年大约是道光年间,本该是老爷待遇的四品道台升格为大人了。咸丰年间太平军兴之后,大人更是泛滥到了知府层面,县令直接成了大老爷。要知道大老爷最初可是道台才能有的称谓,武将一律都带爷,连守备府的掌家都成了将爷。等到了同治年间,更是遍地都是红顶子、黄马褂了。

    “你们给本公说说,本公也算是对这些穷措大们恩遇有加了。给各处书院的膏火银子,粮米布匹不在少数。那些穷酸们完全可以靠着这些银子粮米混个温饱。如今却成了反对本公政策手段的急先锋。本公用不到十分之一的粮米在上海和宁波等处商贸区赈济那些流民、难民,他们都会对我南粤军感激涕零。为何这些平日里自诩读书明理之人反而不知道感激?难道当真是一升米养恩人,一斗米养仇人?!”

    说过笑过之后,李守汉脸色沉了下来,开始对那些白眼狼读书人的行为表示不满了。

    在场的人们也说不清这原因到底出在何处,只能是聆听了主公的指示后各自散去。

    待得到了晚饭时分,面对着傲蕾一兰以及入府来和傲蕾一兰说话的李贞丽,李守汉不由得又开始吐槽起来。

    “难道当真这些读书人都是东郭先生救下的那条狼吗?所谓负心多是读书人?!”

    李守汉一边骂,一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主席。好像他也是被各式各样的文人指责为暴君和独裁者,指责在他执政期间各种的不是,让民国范不在了。读书人的体面荡然无存了。殊不知,在所谓的民国三十八年以前,那些文人教授们要是想像在57年那样向主席提出“轮流坐庄”的要求,伟光正的校长会微笑着给戴笠等人一个暗示,然后,等待这些文人教授的,就是息烽集中营,或是是手枪子弹。杀了你之后,还会说是因为你潜规则了某个女学生,然后被她的男友现愤而杀人云云。

    就连一贯以鸳鸯蝴蝶派小说开山鼻祖而著称的张恨水,(此人应该算是琼瑶大妈的祖师爷了。很多果粉推崇的常德保卫战,最初就是在他的笔下被广为传颂的。)因为写了一部《八十一梦》,揭露大后方的种种丑恶现象,于是,被人很亲切的询问,“是不是在重庆住的不习惯啊?身体有些不好吧?要不要到息烽去疗养一段时间呢?”这话一出,顿时让张祖师爷泄了气,草草的将《八十一梦》收场,也算是开了连载小说烂尾的先河。

    比较起来,所谓的右派们的待遇,可比那些去了息烽休养的民国文人们强多了,最起码各种的工资待遇还是有的。而且,吃饭是管饱的。当然了,也只能是窝头咸菜,你想吃八大楼的大师傅烹调的菜肴肯定没有。但是会比普通老百姓日子好多了。

    “你说,这些年,你替我在江南出去了多少的粮米银子,让这些穷酸们能够在这物价昂贵的江南活下来,而且活得还不错。怎么如今反而是反咬一口?!”

    李守汉瞪着眼睛望着李贞丽的俏脸,希望能够从她这里得到答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