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比烂时代
    南京城里暗流涌动,距离南京城几千里地之遥的北京城,又何尝不是如此?

    入夜,北京宁完我的府邸却依然灯火通明,作为大清帝国的高官,很多白天不能完成的公务,需要他自觉加班。八??一?中文网w=w≠w≈.≈8=1≠z=w≥.≥这个时代,可没有加班费这种东西。当然,他老宁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就是了。

    按照惯例,处理机密公事,还是在书房当中。依然是管家伺候他办公,作为宁府的老管家,宁福虽然面上是个奴才,但是实际上要兼任幕僚的工作,很多往来的人际关系,不能行诸于笔墨的秘密,都是由他一手料理的。尤其是一些手本禀帖拜帖之类的,他要分类,以方便宁完我处理。经过一番思考,管家宁福先拿出了陈板大的禀帖。

    在禀帖里,陈板大先说明了自己的火器研究进度,然后说摄政王已经批复了他的拨款要求,最后督促宁完我尽快将需要的资金放到位,尤其是给工匠的好处。管家宁福看着宁完我阴晴不定的脸,小心的说道:“老爷,这件事摄政王了话,似乎应该尽早办理为好。”

    所谓给工匠的好处,却是前所未有的一桩举动。在陈板大的建议下,多尔衮以摄政王的名义下诏各省俱除匠籍为民,免征京师匠价。官府手工业及官府需用的匠役,一律改为雇佣制度,实行计工付酬制度。(这是史实。顺治二年四月廿四,清朝下诏各省俱除匠籍为民,免征京师匠价。李守汉:你这个该死的作者!不是说只有我一个穿越者吗?难道多尔衮这个家伙也是穿越者?!你跟我这里玩双穿?!)

    宁完我却轻轻的把手折扔到一边,不屑的说:“腌臜匠户不过一时攀了高枝,就到我面前装主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打造的那些军器,造价高质量差,产量还低得多!真是搞不懂,有那些打造这些军器的银子,想办法打通与南方商人的商路,需要多少便买多少就是了!还要给那些工匠们计价工酬!真是可笑得紧!也罢,毕竟摄政王了话,那就给户部的大人打个招呼,让他们好好议一下,若是赈灾钱粮充裕有余,就给他一点。”

    “老爷说的是。如今各处都在打仗,军饷开支浩繁,消耗巨大。马上开春之后又要准备秋闱的事,这几千上万举子到了,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等他们成了朝廷官员,俸禄花销也得要老爷您来操办。”宁福捧了一句自己的主子,作为执掌机密事务的心腹,他自然了解很多朝廷要务。比如说已经列入议事日程,定于顺治二年八月秋闱的大事。

    历史上顺治二年在非军事领域内两件大事,一件便是让无数人痛哭流涕的剃令。而和剃令一起下达的还有开科取士的通知,定于顺治二年八月秋闱,要说顺治二年八月秋闱效果似乎也不怎么样,不过多尔衮直接下旨所有人都录用。

    结果再次开科的时候,大批汉族士子则趋之若鹜,压根不在乎剃。北方抗清运动瞬间平息,连带着南方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轻轻的把陈板大置于难民之后,宁完我似乎心情好了不少,他伸了个懒腰,然后问管家:“上国李大人最近可有什么好消息?”他口中所称的李大人,便是李华宇。虽然是南粤军的大公子,但是众人都清楚,这种贵介公子都是很忌讳别人称他为少爷公子的,那样会让他们觉得只是仰仗父辈余荫。所以,一般都是称呼他们的官职。这一点,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比如说最有名的民国四公子,你要是见了张学良称呼他“少帅”的话,那你是找不自在。就得按照不同时期的官衔称他为“旅长”、“军长”、“军团长”之类的称谓。见了孙科,就得称呼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为“孙市长”。因为他是广州革命政府的广州市长,执掌着广州政府的最基本地盘。要知道,所谓“民国四公子”时期的广州政府,能够控制的地盘也不过就是广州市和郊区一部分。

    比起张作霖这个胡子出身的军阀,还要让儿子从排长干起,到讲武堂混出身,混资历,混同学关系,然后带着卫队旅到黑龙江剿匪相比,咱们的先总理可就伟大的多,步子胆子都很大。直接把儿子放到了位高权重的位置上,相当于让一个刚刚入党的新党员直接进了常委班子。原因嘛!就是因为先总理和宋二小姐旷世骇俗的爱情,于是刚刚从海外归来的孙科要在广州为生母卢夫人做寿。父子两下里讨价还价的结果,就是孙科有了这个职务。比起孙科的一步登天来,尼古拉同志从苏联回来没几天就成了中将、赣南地区专员、青年军政治部主任算个屁啊!

    管家宁福犹豫了一下,斟酌了措辞说:“山东兵马最近似乎让我大清略有小挫,除了两红旗大败之外,在河南的豫亲王多铎王爷和觉罗曹振彦都吃了败仗,现在听说正在前线深沟高垒挖沟防守等着与英亲王阿济格、平西王吴三桂的几十万人马会师。”

    宁完我听完却哈哈大笑道:“上国果然不愧勇武善战,曹振彦这个狗奴才居然想螳臂当车,算是活该。对了,上国东江米巷的商团最近可有啥要求。”

    管家宁福想了一下,从一摞文书最下面拿出一个说帖说:“最近没什么大事,不过昨天不是一个兵卒调戏商团妇女,被您正法了嘛。商团表示感谢,但是您只杀人,没有清理现场,商团说希望您下次杀人能把尸体抬走。”

    管家宁福却没想到,他话刚说完,宁完我一个耳光就打了过来,然后大骂道:“狗奴才,我不是告诉过你,上国商团的事,不管什么事都比天大。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早点报我?”

    “让五城兵马司的人去一趟东江米巷,向上国好生解释一下,就说那个被斩的汉军兵丁乃是流寇一党。当初李闯进京,逼死了大明崇祯皇帝,同南粤军在京畿、天津等处作战,此人也是有份的。被我大清查出来后,故而在东江米巷口斩,然后曝尸示众。请上国老爷们不要误会才是。”

    管家宁福无缘无故的挨了一巴掌,却不敢还嘴,只能连声称奴才该死。等到宁完我气稍微消了一点,管家宁福才说:“老爷,商团还有一个要求,林文丙林大掌柜的希望今晚可以跟您见面谈一下,另外希望范文程范老爷也能来见一面。”

    听完这话,宁完我气的又要打人,不过巴掌刚抬起来,又放了下来,他骂了一声:“狗奴才,去,打人赶快去请范老爷。就告诉他,他那点花花草草有销路了。”

    管家宁福应声去办,大概过了两刻钟,只听到府门外一阵清脆的马挂銮铃声响,这倒是让宁完我一惊,以为是哪家武将来访。结果过了一会,却是范文程来访。二人见礼彼此客套一番后,宁完我笑着说:“范兄,你虽然也是马术好手,可多少年没骑马了,今日为何纵马来访?”范文程一指宁完我说:“你为何,我就为何。”言罢两人均是会心一笑。

    按理说,两人皆是朝廷大员,商贾来访,他们应该便装接待,不过既然来的是上国商贾,那就不同了。虽说正装穿着累人,但是两人却丝毫不感怠慢,幸好南中商人倒是一向准时,到了约定的时间,林文丙施施然的按时来访了。

    见面之后自然是一番常例的彼此见礼互道寒暄,不过坐定之后,宁完我范文程可都没有客套的意思,他们开门见山的说:“如今南北交兵,商路阻塞,很多事关国计民生百姓疾苦之物,京畿各地短缺,以至于物价飞涨,百姓叫苦不迭。不知道林大掌柜可以有良策?”

    这就是掌握了粮食布匹和各种生活必须物资的战略优势了!李守汉的一道商业封锁命令,虽然不见刀兵,却是让清军苦不堪言,损失惨重。

    历史上,进关之后的清军也遇到了粮食缺少的困难。不过,好在有南明朝廷“借虏平寇”战略的帮助,获得了大批的粮食布匹绸缎等物,度过了难关。后来,更是从同安候郑芝龙那里采购到了大批粮米,保证军需民食。可是如今,却没有了这两处补给的途径。

    从来都是物以稀为贵。如今京师一带的粮米布匹食盐茶叶等生活必需品,虽然没有涨价涨到像范文程们在辽东时那般恐怖的地步,却也是让八旗军民和京师百姓叫苦不迭的地步了。

    虽然在多尔衮的严令下,各地州府都在拼命的催缴钱粮赋税,但是,北方连年荒旱,又是多年战乱,早就是农田荒芜,农民变成了流民。就算是太平岁月的年景也不过是亩产两石左右。凭空一下子多了几十万人,几乎同样数量的骡马骆驼等牲畜,如何能够让京畿、山西、宣府、大同等地能够养活的起,负担得了?不要说是在几百年前,就算是在农业机械、优良种子、化肥、农药已经快要泛滥成灾的今天,所谓的宣大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张家口大同一带,也不是粮食产区。真不知道那些动辄就能够在这一带养活几万精兵的作者们是如何脑洞大开的。不但能够让部队吃得饱,还油禽蛋肉一样不缺,果然是难得!

    今天,范文程和宁完我与林文丙的会面,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从林文丙这条路上弄到清军所需要的各种物资:粮食、油料、布匹、盐巴、茶叶、绸缎,还有各种铁制农具。

    最后一样的需求,却是多尔衮和八旗旗主们的共识。进关之后,八旗各部的官员、将领们纷纷在沿途挑选肥沃土地进行跑马圈地。将原本在此耕种的农民佃户变成他们庄子上的农奴。这一点倒是和钱谦益们在江南的做法类似。

    可是,圈占了土地也只是第一步。之后要想从土地上打出粮食来,还是要精耕细作。从山西商人那里得知,南中之所以能够做到粮食堆得积山填海的,除了肥料跟得上之外,就是使用大量的金属农具,特别是九转钢制成的上好农具,对土地进行深耕。

    于是,想法子从南中弄来铁制,特别是九转钢制造的农具,便是八旗上下这些新诞生的大小地主们一致共识。

    大概林文丙也得到了前方来的消息,得知了多铎等人战事不利,所以心情看上去感觉格外的好。当宁完我与范文程二人刚刚提出希望恢复双方之间的贸易往来,为下一步的南北罢兵奠定基础时,林文丙便很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答应归答应,鉴于南北之间贸易品种庞杂,数目众多,特别是现在正是交兵期间,对于粮食这种大宗商品还是十分敏感。故而,粮食的输入,林文丙对两位大人表示爱莫能助。

    不过,像什么食盐、茶叶、布匹、烈酒、玻璃、瓷器、丝绸、铜器、锡器、烟草、鼻烟等物,林文丙拍着胸脯表示,“这件事包在林某身上了!只要两位大人能够做到进口时和在各地行销时免除税款,要多少便有多少!”

    这样的态度倒不是林文丙见利忘义。这样的态度和手段也是李守汉同李沛霆商议多日,认真推演过的。

    布匹和丝绸、食盐,虽然可以作为军用,但是更多的是民生。大量的对清军控制区输入并不会对战局起到出可控范围的影响。相反的,像布匹和丝绸的大量输入,反而会对清军控制区内的手工业和农村自然经济形成致命打击,进一步的摧毁清军的统治基础和经济来源。盐的输入也是一样。

    在清军已经控制了山西之后,兵锋直指陕西,盐的问题就不再是特别巨大的困难了。因为,山西运城产盐,被称为解盐。而陕北定边的花马池,更是一个巨大的食盐产区。与其说是等清军利用这两处盐池来恢复生产后保证统治区内的食盐需求,并且将食盐销售盐税收入成为一项重要的军饷来源,还不如在这之前就迅的占据清统区的市场,大量的输入精盐,来堵死池盐的销售通道。

    像烈酒,茶叶、铜器、锡器烟草、鼻烟等物,更是可以让南中为自己的产品找到出路,进而获得暴利的品种。别的不说,像茶叶,如今南粤军已经控制了几乎三分之二的茶叶产区,除了汉中、四川、湖北等少数地区之外,大部分的茶山都归属南粤军管辖。控制了这么多的茶山,自然就拥有了产品定价权。而清军这种北方游牧渔猎民族为核心组建的政权,更是对茶叶不可或缺。只要有,不管开什么样的价钱,他们都要咬牙接受。

    不过,这对于范文程、宁完我来说却是一个绝好的消息。盐、茶叶、布匹、丝绸、烈酒、还有烟草等物敞开对清军统治区供应,这对他们来说,于公,可以在多尔衮面前大肆的为自己表功一番,进而获得更多的权力,更高的官职爵位。于私,作为经手主管之人,在同南中商人的贸易过程中,他们可以获得的好处,又是一个足以让他们疯狂的数字。

    除了这些为所有人都需要,或是大多数人需要的物品之外,更有那些烟草、鼻烟等小众群体需要,但也是获利巨大的物品。比如说用来装盛鼻烟的鼻烟壶,鼻烟,从明朝万历九年被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带进中国。内有冰片、樟脑等名贵药材,用高级富有油分且香味好的晒烟叶、磨成粉未,装入密封容器,待经一定时间陈化后方可使用。如果患感冒,头昏鼻塞,吸点鼻烟,痛打几个喷嚏,立通关窍,呼吸畅通;如头昏疲倦,吸点鼻烟,即可醒脑提神,确有独到的妙用。

    南中那些心灵手巧的饰匠们便在佛郎机人的基础上,研出了各色不同的样式品种。从材质上有用瓷、铜、珊瑚、翡翠、象牙、玉石、玛瑙、琥珀等材质制成的,玛瑙壶中又分琐琅、藻草、缠丝、冰糖。造型上有鸡心、鱼蔷、砖方、月园、双连式、美人肩等等。技法上运用青花、五彩、雕瓷、套料、巧作、内画等技法,将这种原本是用来盛放有着明目避疫功效的鼻烟的器具变成了一件代表着身份和品位的标志物。这桩风雅之物,迅的从明朝降官群体之中向八旗官员群体蔓延。就像现代的水果机最先使用的群体往往都是夜店的小姐和二奶一样。

    南中的那些珊瑚、翡翠、象牙、玉石经过精巧匠人的细心打磨雕制,变成了清军将领官员手中爱不释手的玩物。当然,大把的金银物资便是交换的媒介了。

    自然,范文程和宁完我也会从这种奢侈品贸易活动之中获得属于自己的一份暴利。